学个毛对位【1】三六度

不知道为啥,好多音乐爱好者都会喜欢对位,好多音乐学生都也必须学。虽然觉得对位各种高大上,但是大家都不知道从何下手-我曾经也不知道。当时翻了翻《对位法教程》,看到里面的章节:二声部对位,一对一,一对二,一对三,一对四,三声部对位...... 然后里面满篇的这:


先不说这多无聊多复杂,关键是它难听啊,难听的跟屎一样啊!啥时候见巴赫写过这样的音乐啊!如果大脑都用来算数,那儿还有脑子想音乐啊!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可以很有谱的告诉大家,学这这么多烂七八糟的规矩根本没用。

所以写这个系列,就是要把所有对位“法”的东西简单化,简单到不行,然后我们就能熟练掌握对位实际的核心,然后我们就能开始思考怎么写好听的问题。

今天要讲的是第一个点:掌握了三六度,就掌握了大部分的对位。

我们来想一想这个点:所有人犯错都是因为一个规矩,不能五八度平行。那咋办呢,我们就都用三六度不就好了,三六度爱咋平行咋平行。



(哥德堡变奏曲 BWV 988)

当然,三度平行上下一掉个儿就是六度平行:

(二重奏 BWV 803)

光三度或者光六度平行多没劲,得时不常的切换一下:

(哥德堡变奏曲 BWV 988)

这听起来就相当丰富多彩了。

要说三六度之间的切换,无非是以下这几种:

最常见的切换方法就是劈叉法(a)也就是三度反向劈成六度,六度并成三度。想做这种切换需要一个声部走二度,另一个声部往反方向走三度。当然走三度的声部可以给他一个经过音。a的几个变体就是取决于到底是上面还是下面的声部走三度。

随便到处看看就会发现劈叉法异常的常用:

(小提琴奏鸣曲 BWV 1005)

变换法b是一个声部走二度另一个声部反向跳四度(或同向跳五度)。

(二部创意曲 BWV 773)

c则是一个声部不动另一个跳四(五)度。

(赋格的艺术 BWV 1080)

d也非常常用:两个声部同时反向走三度(可以有经过音),来达到互换角色的效果。

(二重奏 BWV 802)

我在这里把这些变换方式整理分类只是为了展示仅仅用三六度的变换就能产生的多彩性,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死记硬背。大家只需要在钢琴上玩一玩看三六度能怎么切换就可以。

如果我们去仔细观察一下巴赫的二部创意曲啊,二重奏啊,或者赋格刚开始两声部的片段啊,就会发现,几乎满篇都是上面说的这几个三六度的模子。

在两声部作品里,三六度的运用并不光是因为他巧妙地避开了错误,更重要的是他保证了和声的完整唯一性。这话怎么讲呢?所谓和声完整唯一性,就是说你能通过一个不完整的和弦和语境推测出完整的和声。而在以三和弦为基石的和声体系里,想做到这点,就必须有三音。因为一个空的五度你是无法判断它是大三和弦还是小三和弦的。

而一直用三六度,恰恰保证了三音的存在---三和弦是由两个三度叠加而成的,所以如果你有一个三度或六度,那这俩音不是根音三音,就是三音五音,反正不可能是根音五音,因为那样就成五度了。

用三六度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写出来的东西随你怎么折腾都不会有问题,比如上下两个声部对调(专业名词叫八度复对位):

(二部创意曲 BWV 772)

三度上下掉个儿就是六度,六度倒过来就是三度,还是能随便平行。而如果你用了四度平行,上下一对掉就成了五度平行,这就不行了。

再比如倒影:

(哥德堡变奏曲 BWV 988)

三六度倒影过来还是三六度 =_=(这个上下两行简直就是镜面反射)

反正无论怎么折腾,还是同样好听,还是同样能保证和声饱满唯一。

三六度的确是好用,那二度四度五度七度呢?那三声部四声部五声部呢?大家放心,这一切都能从三六度的核心引申出来。下一篇再继续。

发布于 2019-03-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