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未来主义:《黑豹》的城市创作手记

引言

电影建筑师

《黑豹》无疑是今年奥斯卡奖的最大“黑马”,也是颇具争议的电影界话题。但无论如何,电影创作下的虚拟城市瓦坎达“黄金城”无疑是成功且令人印象深刻的,这或许也是电影虚拟建筑设计领域的一个代表性案例。

瓦坎达是电影《黑豹》的故事发生地,也是一个非洲反殖民主义化的虚构国家。里面的建筑及生活设施充满了非洲未来主义美学,住着拥有超能科技的多部落民族。振金是瓦坎达科技的原动力。


瓦坎达的主城的摩天大楼群

设计瓦坎达的是一位来自新奥尔良年轻的非裔美国女制作设计师,她曾参与了众多黑人主导的电影,并且善于借鉴大自然与其他领域的优秀设计。

汉纳·比奇勒(Hannah Beachler)

汉纳·比奇勒(Hannah Beachler)代表作品:《黑豹》、《月光男孩》、《爵士灵魂》、《奎迪》

回退到2016年5月。黑人导演瑞恩·库格勒(Ryan Coogler)和制作设计师汉纳·比奇勒(Hannah Beachler)正坐在漫威的办公室,谈论着瓦坎达的概念。

1982年的《银翼杀手》是日后其他科幻电影的导演与制作设计师反复讨论并大量参考的影片,影片中城市的设计及密度处理让人感觉这座城市并非虚构,而是切实存在。

创作团队也想让瓦坎达拥有先进技术下的真实感,但它依旧是一座有温度的城市,它并不冷漠。电影也参考了《轮回》的空间与《狮子王》的剧作桥段。

《黑豹》与《狮子王》的构架十分相似

设计师的首要任务是建立一个技术先进的国家,同时这个国家从未被殖民化或被几百年前的殖民者蹂躏过。 所以,你会从哪里开始呢? 答案是,非洲。

制作设计师比奇勒随主创团队探访了包括乌干达、南非、赞比亚等代表性的非洲国家,并从不同的地域建筑中汲取灵感。

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的办公大楼La Pyramide(意大利建筑师Rinaldo Olivieri设计)

比如位于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由意大利建筑师Rinaldo Olivieri设计的办公大楼。它像是一座金字塔,其外观会随着阳光角度的变化而变化,非常与众不同。而在塞内加尔,达喀尔国际展览中心(Foire Internationale de Dakar)就像是伸出地面的高山。


肯雅塔国际会议中心建筑外部

再比如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肯雅塔国际会议中心(Kenyatt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Centre)。它是一个圆塔形建筑,也是这个国家二十年来最高的建筑。

我们可以看到最终《黑豹》里的瓦坎达或多或少都结合了非洲这些具有代表性的现代建筑。除了到非洲的城市,剧组还进入了非洲自然内部挖掘设计元素。

“我们立即去了桌山(Table Mountain),进入了峡谷。 白雾慢慢驱散了不祥的深绿色和黑色相间的岩壁,刚下过的雨水还在岩壁间滑落。 我们通通都拍了下来,享受这里的色彩,观察岩石的锋利边缘,沉浸在幽默的旅行自拍和本土的绿植之中。这一切都令人看起来十分惊奇,但也有点阴森和寒冷。”比奇勒说道。


勇士瀑布所在的亚特兰大一处外景搭建区
在勇士瀑布呈现的特效场景

剧组考察期间走遍了Arbor Glade地区,Mzamba 河,Oribi 峡谷和Eland湖。 在Blyde河峡谷,比奇勒团队徒步到了“世界尽头”和“三茅屋”(一个由大量沙子和碎片形成的奇异漩涡洞),看到很多像非洲茅屋形状的山和悬崖。这里的景象启发了《黑豹》中河流部落的长形设计。

河流部落地区

在设计考擦之旅结束之前,主创团队前往了韩国进行最后的参观。在哪里,比奇勒见到了对《黑豹》瓦坎达设计影响最深的作品——扎哈·哈迪德设计的东大门设计广场(DDP)。

东大门设计广场位于韩国首尔
东大门设计广场的半室外空间
比奇勒认为该建筑既奇特又富有幽默感。 “它充满了让你感觉良好的东西。 这个结构是一个巨大而妖娆的雕塑,当你走入其间,一直伴随着曲线与转折。出人意料的是,巨大的空间由于天花板较低而感到亲密。天花板和墙壁之间没有任何分隔,它们用曲面彼此过渡,常常以单点透视的方式呈现,仿佛在透视终点背后有一些神奇的东西或一个童话故事在等着你去发现。”
曲面与材料的处理打破了传动的空间隔断与感知方式

汉纳·比奇勒在参观完已故女建筑师Zaha Hadid的作品后,发现那种空间体验和感受就是她想要人们在这部电影里体会的,“非常性感、丰余,没有方正的边缘,充满曲线,空间开阔但让人感到亲密。”在以非洲为背景,电影城市里的建筑多使用泥土和天然材料,另外结合Zaha Hadid的流线风格和非洲南部的建筑,例如:传统的圆锥形屋顶茅屋。Zaha Hadid设计的建筑材料,那些弯曲的墙面不是石膏板,而是金属或木头,是人们熟悉且了解的质地,所以比起玻璃墙,这些墙面让人和建筑更有连结感,因此能在开阔的空间里感到亲密性。

瓦坎达“黄金城”(Glden City)

考察之旅结束后,比奇勒心中已经有了瓦坎达“黄金城”的形象。她打算结合非洲未来主义与扎哈·哈迪德、白金汉宫的设计风格来打造这个虚拟城市。

除了扎哈·哈迪德在首尔的东大门设计广场外,瓦坎达的部分摩天楼似乎和北京的望京SOHO交织的山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瓦坎达“黄金城”概念设计图

整个城市的构思是从国王宫殿的部分开始的。英国的白金汉宫是女王的住所与国家权力的象征,它周边建筑的尺度和规模必须在白金汉宫的基础上发展开来。同样,瓦坎达黄金城的建筑也是基于国王宫殿的规模和大小规划而来的。

英国白金汉宫
“我看到的尺寸和得到的所有测量结果都是白金汉宫,因为就宫殿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复制尺寸,”比奇勒解释道。 “宫殿的完美尺寸大约是359英尺乘486英尺,就像白金汉宫一样。”
瓦坎达国王宫殿

瓦坎达的整体设计中,不单单运用了流动与曲面结构,还使用了大地色系与自然建筑材料。

城市中的街道细节

电影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元素:圆形。这个元素在建筑、空间里多次出现,比奇勒解释这是为了营造一种氛围,每个单独的空间都是一个圆,能让人放松和冷静。同时,圆形也代表一种文明进程的具体意义,比如生死循环的生命周期,这个意义非常重要,必须放在电影中,因此在剧情中才有无所不在的圆圈。

苏睿公主的实验室

坎达国度中,可在皇室会议厅、实验室、地下洞穴等地方看见许多圆形建筑、螺旋状的构造设计。设计团队从英国著名的巨石阵、罗马时期分送水源的圆水池,甚至南非穴居壁画纪载的文化里,发现这个共同点。这些历史上的设计似乎都以圆形设计,来创造、或者输送引入能源。

利用建筑元素创造时尚的形式感

这让汉纳·比奇勒联想到瓦坎达拥有的振金——能吸收声波及其他震动波转变为动能向外发送。因此,由中心向外延伸的”圆弧型”便成为团队打造瓦坎达的共同语言。为了突显这个特色,电影里出现的现代场景如美国奥克兰、韩国场景构造多以“方正型”呈现。

瓦坎达之外的同时期其他国家的建筑设计

在室内场景,诸如皇宫、实验室、地下洞穴等空间,加上金属科技感的设计,容易让观众观看时产生疏离感。设计师为避免问题,在场景中加入泥土、木材等天然元素,软化场景的生硬感,“我们要带来更亲密的人味,让人感受到空间,感受到这是瓦坎达人热爱的空间,感受到角色在这里面的故事。”

瓦坎达宫殿内部
王宫概念图
王宫布景照片
地下洞穴概念图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黑豹》在瓦坎达之外的另一个重要场景——韩国赌场。

“提到乘坐火车去釜山,这听起来有点像20世纪40年代道格拉斯·塞克(Douglas Sirk)电影的名字,因为很明显,这里是经常发生汽车追逐和赌场镜头的地方。”比奇勒说道。
韩国的追车戏拍摄地

在进入赌场前,有一个非常密集拥挤的韩国鱼市。这个场景包含了多方面的感受。

鱼市概念图
当我们走入其间时,导演看着我说:“如果我们的三个角色(Nakia,T'Challa和Okoye)穿着华丽精美的服装从杂乱的鱼市进入一个高端赌场会怎么样?”当然,保持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并加入一些黑暗交易和阴谋会提高一系列动作场面的吸引力。
韩国赌场室内布景
赌场片段拍摄现场

后记

汉纳·比奇勒在此次的非洲幻想艺术创作上发挥了令人赞叹的水准。这可能与她进入电影行业前主修时尚设计(Fusion Design)有关,瓦坎达无论是建筑、室内陈设、服装设计都从细节与创新上复兴了沉默已久的非洲未来主义艺术。

很多人说漫威宇宙充斥着“娱乐味”与不严谨的“软科幻”想象,但恰恰是每部超级英雄电影里对真实世界艺术、文化、历史的认真思考与研究,让突破天际的超能力有了落地的根源,更让世界各地的观众沉浸其中。

发布于 2019-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