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在网上提前吃瓜?

怎么在网上提前吃瓜?

大家都知道,做新媒体这行,基本都需要追热点。

为了追热点,整天刷微博、刷知乎、刷豆瓣,简单形容下,就是整天刷手机筛选话题。

初期可能还好,但是时间长了,就会比较累比较无聊。

所以,我一直在想,是否能够用软件筛选出潜在的热点,提前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好打个时间差写出一份高质量的十万加稿子。

也就是我们标题提到的,在网上提前吃到瓜看到戏,而不是等瓜长大到人人都能看到以后,再去跟别人抢这个瓜吃。

毕竟,抢瓜是有风险的,力度没掌握好,可能会得罪读者;读者一愤怒,被平台封禁;运气再差点,自己变成瓜。

思索了一阵子,查找了一些资料,当然——没想出个啥所以然。

直到有一次,我跟着众多知乎网友和微博网友,一起下场亲自参与种瓜,突然有了点任督二脉被打通了的感觉(马艺妮宋思睿3P事件还没被自媒体大规模报道的几天前,也就是还没有上热搜的时候)。然后,我找到了《弱传播》这本书,简单阅读了一下,这种感觉就更是强烈了。紧接着,我根据书中提到的理论,加上自己的感悟,在自己的个人微博简单实验了几次——手速快的话,原本阅读量在几十几百阅读量上下浮动的微博,立马爆炸到了七八十万;手速慢一些,最少也有好几万。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用软件筛选潜在热点,这件事或许能成。我与认识的互联网以及新媒体行业的朋友们讨论了下,他们也有点感兴趣,基本认同我的感觉。

讨论了很长时间,我们最后得到一个或许可行的办法,那就是:分析过去发生过的大瓜和小瓜,找到它们之间的联系,然后用数学统计的方法,来提前找到符合条件的潜在热点。只不过,到底用什么指标来衡量,暂时没想出来。如果像其他舆情监测平台一样,采用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传统指标,等舆情爆发才能监测出来,那么也太没有意思了。

过了几天,网上爆发了“不知知网翟博士事件”,随着吃瓜网友的不断深挖,这个瓜变得越来越大,大到最后连官方都下场了。有好事的微博网友把这件事做成了下面这张图,我看到这张图后,脑中蹦出来三个词——(高能关键词的)数量能量动量,简称吃瓜三要素。



俗话说的好,真理越辩越明,道理越讲越清。到底对不对,我目前还不太清楚,所以先在这里简单阐述下我认为的吃瓜三要素的概念定义。如果不对,还请大家给点意见和建议。

在正式吃瓜以前,我们先来聊一聊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具体理论不多说了,大家随便查下资料都应该知道,占比最大的需求层次,就是位于塔底的第一层次——生理上的需要。生理上的需要大致分为七种,它们分别是呼吸、水、食物、睡眠、生理平衡、分泌和性。

如果我们拿这个第一层次需求来重新看待近期发生以及过去十几年的重大舆情,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特点,它们的核心诉求基本上都跟这七种生理需要相关,而且还有很多除第一层次需求以外的其他需求。同时涉及的层次越多, 那么它们就会与越多的人息息相关、产生联系,也就会引起越多人的关注;关注的人越多,传播范围也就会越广。

也就是说,我们吃瓜的目的达到了。体现在新媒体的文章阅读量上,它就是十万加。也许十万加只是起步,百万加,千万加、亿万加都有可能,甚至最后全国十来亿人、全球几十亿人都传播到了。

在我们这个阅读量造假都能赚人民币的环境下,这些真实的阅读量,难道不可以赚美刀、赚黄金、赚珠宝?

铺垫了这么多,现在应该可以来正式谈谈吃瓜三要素:(高能关键词的)数量、能量和动量。

数量:瓜解构分离出来的关键吃瓜点的个数。

数量,应该是这三要素里最好理解的概念了。以上面的“不知知网翟博士事件”还原图为例子,里面出现了一二十个关键吃瓜点,而且还和一两年前的“北电侯亮平事件”产生了关联。“北电侯亮平事件”再次被扒出,我相信“北电阿廖沙事件”这个沉寂已久的老瓜也会再次浮出了水面。

能量:瓜里的关键吃瓜点本身自带的舆论熵。

熵这个概念,大家都知道是越大就会越混乱。根据我们的经验,主流舆论是熵最小、最不容易被传播的舆论,我们可以把它看做为1;而次主流舆论,则是熵相对最大的舆论,我们可以把它看做100。其他类型的舆论形态的熵的大小是多少,则需要我们去用历史数据统计测算。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跟马斯洛需求层次强相关——主流舆论,基本上都是“自我需求”方面的舆论,而且它是官方发起的,与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不怎么强相关;而次主流舆论,基本上都是些吃喝玩乐方面的“生理需求”,与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高度相关,可以说基本上会让每个人感同深受。

动量:能够打破能量的稳定状态的诱发条件。

这个概念,是我还没完全想明白的一个概念,我就用我认为类似的东西来比喻吧。我个人觉得,舆论本身就跟能量一样,既无法被凭空创造,也无法被凭空消灭,它只能被利用,除非人类这种社会生物灭亡。过去一次次产生的假舆情,基本上都是有人把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裹挟进来而产生的。

假设我们把每一个人的所产生的舆论看做一个粒子,在常规情况下,全球的几十亿粒子基本上都在做杂乱无章的布朗运动。一旦出现某些瓜,这些粒子就好像有了生命,呈现出波的特性,有了规律的运动,这些舆论就变成了舆情。简单总结下,可以叫做舆论的波粒二象性。

大家都知道,量子力学中的观测会引起量子坍塌,观察会引起量子从不确定的叠加态,坍塌至确定态。这种现象,有个著名的薛定谔的猫的思想实验来解释它——当我们不观察猫时,无法得知猫的生死状态;一旦打开盒子观察猫,这只猫是生是死就可以确定了。

把这个套用到舆论上面,就是这样的情况——吃瓜群众的关注能够打破能量的稳定状态。表面上看诱发条件是关注,实际上是关注背后的情绪。是情绪,赋予了舆论打破传播媒介的能力,因此把舆论变成舆情。

以上三个概念,就是我想描述的吃瓜三要素,研究不是很深入,可能没有解释清楚。欢迎大家找我交流,一起交流切磋。

编辑于 2019-03-2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