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上海秋天 | 我们痛恨成为一支“老外乐队”

专访上海秋天 | 我们痛恨成为一支“老外乐队”

Enaut站在南京欧拉艺术空间的舞台上做完最后的乐器调试,把吉他放回架子上,恍然之间,他突然意识到:半小时后,自己将要和最喜欢的中国乐队Chinese Football同台演出。

这是一件很让他兴奋的事情,毕竟在来中国之前,他居然就听过国足的大名,并把Chinese Football放到喜欢的Top 10乐队名单中——并且是没有风格、地区等任何范围下的top 10。
“所以你们选择在野生发片,以及去武汉录制。”
“没错。”
众所周知,野生就是国足吉他手徐波主理的厂牌。

吉他手Enaut


Enaut来自于巴斯克,巴斯克位于西班牙和法国的交界处,在政治上有一定的争议,程度可能要比加泰罗尼亚之于西班牙高很多,但作为西欧国家中仅有的非印欧语系,他们的特殊显而易见的别致。

而这个别致似乎也反应到他的音乐中,而且不仅仅是音乐中。

Enaut和鼓手Florian结识于育音堂的周一Open Mic——这是一个为所有人开放的舞台,只要你愿意上台就行。所以,有很多乐手在此相识,也有很多新乐队甚至老乐队把Open Mic作为一个试炼的舞台。比如陈粒刚离开后的空想家,他们就带着新主唱踏上过此,那次下面还聚集了很多观众。
“我见到Florian那一天,大部分上去的只是弹奏个Cover曲目,或者玩布鲁斯的十二小节Jam,对我来讲并没有特别有趣,直到Florian上台打鼓之后,我精神才为之一振,一拍即合!”
“你弹的是Math Rock?”
“是的。”
“那能一拍即合还挺不容易的。”
Enaut“yeah”三声表示赞同。“我边弹着Riff边看着他,发现他很兴奋的在打着鼓点,同时也抬头看了看我,充满着‘卧槽,太他妈爽了’的感觉!”
“他懂你。”我附和道。
“那种感觉真的太棒。”

育音堂Open Mic海报


但在这之后,Florian并没有马不停蹄的和Enaut组上乐队,在他们交换完微信后,三四个月甚至都没有联系。
“直到之后有一个朋友想找我组乐队,我就表示如果鼓手是‘皮卡丘’我就愿意组。”
“当时Florian的微信头像是皮卡丘。”坐在一旁的Kip帮忙解释道。
尽管那个乐队录完一首歌就分道扬镳,但随后Florian去了Enaut的音乐Lab工作,这也为后面的上海秋天埋下伏笔。


上海秋天的英文队名并不是Shanghai Autumn,而是Shanghai Qiutian,直接把中文音译套上去。

很别致。
看得出他们对中国文化的喜爱,比如Florian的中文就很棒,而Enaut甚至表示愿意一辈子待在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是上海上港的球迷,并且是加入球迷协并会去现场助威呐喊的那种。他给我看了现场拍摄的照片,穿着红色球衣的他,站在看台前排,煞有其事。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虽没底气,我仍硬气地回了一句:
申花是冠军。

在上港队现场的Enaut


“我们痛恨成为一只‘老外乐队’。”在问到为什么叫Shanghai Qiutian,却不是Shanghai Autumn的问题后,Enaut回答道。
“在上海有一个现象,就是老外的乐队都是老外,下面的观众也全是老外,老外只和老外玩在一起,只去老外常去的地方,我不喜欢这种状态。”
“我们生活在上海,在这个城市工作居住,在这个国家为自己的愿望追逐。我们热衷于和这里的朋友打交道,也不会在这里只待一阵就走。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去武汉录音,而不是某个老外常去的地方。”
“所以现在的另外四位成员,没有一个老外,也不想找老外,全是中国人。就是不想贴上‘老外乐队’的标签。”

“当然,他们四位也给乐队很大的帮助,知道很多事情,了解方方面面。比如我对效果器也不是很懂,他们就跟我普及很多。”
“上次竟然还问我延迟、失真和混响哪个放后面。”贝斯手Kip说。
“不过他手上功夫很好。”另一位吉他手Solo挽回一城。
Enaut笑了笑,“我需要这群中国朋友。”
“所以,上海秋天不是一支老外乐队,就是一支中国乐队。”Enaut最后补充道。


键盘手维尼跟我形容说他们是一群很Crazy的人,对每一件事都为之疯狂:
发在虾米的歌曲每隔一个小时刷一次,看到每一次数据的上涨就为之雀跃欢呼,“看,我们又多了100个点击量!”“看,我们又多了两个粉丝!”“看,又有人说喜欢我们的音乐。”
兴奋的简直像个高中生。

上海秋天和Chinese Football的合影


在乐队人员还没齐的情况下,他们居然已经策划起欧洲的巡演,并联系好以前的朋友;想认识toe,直接发邮件就完事儿;对音乐节感兴趣,发动粉丝和大V们转发想上迷笛的微博。
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很Crazy,即使是想一下,也会有一百个理由击退。比如签证问题、报批来不及、人员是不是变动、别人根本不会理你等——但这些未尝又不是阻止我们进步的牢笼呢。
效率奇高的他们,甚至已经在做第二张EP了,要知道,第一张才发半个月而已。

“我们想成为一支代表性的乐队,武汉有Chinese Football、大连有惘闻、南京有PK14,或许上海就是上海秋天,”Enaut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上左至右:Florian、Kip 下左至右:Enaut、Solo、Winnie


​看完上海秋天在Chinese Football专场的暖场表演后,我身旁的朋友对我赞叹道,”这可能是这些年我最喜欢的一支新乐队了。“
不论如何,在乐队的前三场演出,已经有差不多1500个观众观看了他们的演出,这真的算是一个很漂亮的“新秀成绩单”。
但是疯狂之路才刚开启,我想。



Q&A

你们为什么要做数学摇滚?
Enaut:我没有刻意要做什么风格,只是我的动机弹出来有时就是奇数拍的。

一句话形容数学摇滚?
Enaut:意味着自由的一种音乐。
Solo:可以挠到别的音乐挠不到的地方。
Kip:数学人类精神虐待。
维尼:一方面遵循着规律,一方面又要去打破它。

《新时代,共享未来》的歌名耐人寻味,由来是?
Enaut:这是进博会的口号。我和Florian的学校在青浦,旁边就是国家会展中心,所以满大街都是这句话。我们认为这个标语确实很适合中国,因为未来是中国的,但不是和谁竞争,“共享未来”才是最需要做的事情。而那个未来,对等待机会许久的我们而言,就是现在,所以在歌词里又加了“新时代,现在。”

专辑封面的意义?
Enaut:画面上的人看上去要掉下来,尽管实际上并没有,但他一直在挣扎着。而我想,经过这些演出后,目前这个人暂时是安全了。

《新时代,共享未来》专辑封面

编辑于 2019-04-0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