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中国科研界重大造假团伙,涉及杰青、优青、教授等-国外ForBetterScience原文揭露

以下为外文网站For Better Science刊载的揭露中国科研团队造假报道的翻译,翻译水平有限,侵权删除!!!

转载:

Yubing Sun (孙*兵) :造假中的科学,同步辐射欺诈,论文引用骗局

For Better Science 03.26, 2019

(原文链接:forbetterscience.com/20

一些中国科学家看似在致力于解决工业环境污染和放射性废料处理的研究工作,其实他们是在致力于编造大量数据,同时还维系着文章灌水的利益集团。其中有些数据据说是从上海同步辐射装置测到的,但数据图谱却在不同的文章里被反复使用、PS和编造,这不禁令人生疑:“诸多文章中的数据是否真的是由这些文章的作者用同步辐射仪器测得的呢?”今天的主角就是37岁的物理学家Yubing Sun(孙*兵)。这位环境纳米科技领域之星曾在合肥的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担任教授一职,发表文章50余篇, h-index 32,现担任华北电力大学博导。显然这些成就都是通过学术欺骗获得的,而且Sun还属于一个更大的团伙,这个团伙用编造的数据和虚假文章引用量来玷污科学界,这些全都是为了让他自己能在学术圈得到更好的发展。这次的事件和之前报道过的事件相似,他们的文章通过回避那些使用相同数据的作者从而掩盖学术欺骗的痕迹。Sun和他的朋友对于捏造数据、共享假数据和大量引用彼此文章的事实感到心安理得,他们的学术生涯虽然光鲜绽放,但Sun教授和他的同僚们却是在培养新生代的学术骗子。

以下内容是有一位网友Smut Clyde投稿,展示了他和TigerBB8两人联合调查Sun等人的事件,涉及从2012年至2018年以来发表在知名杂志ACS(美国化学学会)和RSC(皇家化学会)的24篇文章。

谱图里的细微之处 - Smut Clyde:

Brocken spectre(布罗肯幽灵奇景,又名山中鬼影)是一种在山顶上看到的自然现象:观测者背向太阳,俯视云雾,会看到观测者巨大的影子。 “Brokenspectra (拼写与Brockenspectre相似)”是我为那些看似不正常的波长函数起的名字- X射线谱、IR红外光谱或拉曼光谱(其中包括了为人熟知的X射线晶体衍射图谱,XRD), 这些谱图数据是从其他数据复制粘贴拼接而成。他们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得到。

接下来的内容会让你更感兴趣。 如图1所示,我认为它是某种包含隐藏信息的突变条形码。

图1:Eu 3d高分辨XPS谱图及文章信息 Li, et al, 2017 [1]

另外一个如图2所示。它就像我连喝两杯特浓咖啡之后的心电图一样。

图2 GO(氧化石墨)的XRD图谱 Jin, Shen & Sun, 2014 [2]

我的读者们可能会对这个帖子中没有对蛋白质Western Blots的操控而感到失望吧。可是,这的电子显微镜照片也是可以七十二变的,每次出现的时候都会变身。这里还有刚才提到的Brokenspectra,其中包括难得一见的高大上EXAFS(拓展X射线吸收精细结构)表征,这些爆料也够读者们吃瓜了。还有,对比那些跨领域搞大新闻的大牛们,这次的主角有着不寻常的文章引用量。今天的主角是Yubing Sun (孙*兵),一位成果高产且资金雄厚的研究员,他来自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所(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和华北电力大学(NCEPU),以及和他经常合作的:Xiangke Wang (王*科) - Sun孙在NCEPU的老板。但我们最好顺藤摸瓜,倒叙818.....

首先我们从论文[3]开始,对于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厦门理工学院的Pan Min (潘*)来说,这篇对于先进材料科学的探究工作是不寻常的,因为她的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污水处理及屠宰场废水处理上。该论文[3]阐述了一些特别的工作,如图3所示,文中用各种方式对GO(氧化石墨烯)进行表征。但图3给出的XRD信号中,这些重复出现的噪音信号难道是因为XRD设备出故障导致的吗???(暗指图中数据作假)。

图3 GO的XRD图谱

还有就是,如下图4:图4左边的是GO的TEM(透射电子显微镜)图,但是它的一部分已经早早之前就被放大而且旋转了一定角度发表在论文[4]中。

图4两篇文章的GO TEM图对比

论文[3] Enhanced Adsorption of Zn(II) onto Graphene Oxides Investigated Using Batch and Modeling Techniques

发表:MDPI Nanomaterials (2018) doi: 10.3390/nano8100806

作者:Min Pan, Guangxue Wu, Chang Liu, Xinxin Lin, Xiaoming Huang(黄晓鸣)

论文[4] Tuning the chemistry of graphene oxides by a sonochemical approach: Application of adsorption properties

发表:RSC Advances (2015) doi: 10.1039/c5ra02021b

作者:Yubing Sun, Shubin Yang, Congcong Ding, Zhongxiu Jin, Wencai Cheng

细心的你会发现:这两篇论文中,有共用的数据出现,但作者们似乎没有关联。他们是如何操作的?这里有一个线索:论文[3] 的最后一位作者Xiaoming Huang(黄*鸣)和[4]中的第一作者Yubing Sun(孙*兵)分别在2006-2009年和2004-2007年在合肥工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攻读硕士学位。Sun继续读了博士,而Huang在硕士毕业后在厦门理工学院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担任“技术员”(貌似是因为学位不够的原因才作了技术员),并在2018年担任高级技术员。与此同时,论文[3]的第一作者Pan Min,是该学校的讲师。Xiaoming Huang和Min Pan两人之间有着非比寻常的学术关系。

相似的问题,同样出现在Yubing Sun的其他文章中,如图5所示

图5 不同文章中出现的相同的SEM图

图5左侧的B图出自论文[5],文中命名为HOOC-GOs,而右侧的A图出自论文[6],却被命名为sulfonated graphene oxide” (GO-OSO3H) 磺化GOs。请注意,这照片不仅仅是另一个照片的细节放大:它们有部分重叠了(红色框内的部分),重叠的部分都属于图的一部分,这表明两课题组的作者将同一张原图以不同的方式截图了。另请注意,现在这是两篇不同的论文,研究的材料也是不同的,但表征的SEM确实用的同一张图。

论文[5] Adsorption and desorption of U(VI) on functionalized graphene oxides: a combined experimental and theoretical study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5) doi: 10.1021/es505590j

作者:Yubing Sun, Shubin Yang, Yue Chen, Congcong Ding, Wencai Cheng, Xiangke Wang

论文[6] Adsorption of Eu(III) on sulfonated graphene oxide: Combined macroscopic and modeling techniques

发表:Journal of Molecular Liquids (2016) doi: 10.1016/j.molliq.2015.11.030

作者:Ting Yao, Yunpeng Xiao, Xiaowen Wu, Changying Guo, Yuanli Zhao, Xi Chen

我们暂时将潘的作品放在一边,转向徐州空军后勤学院(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勤务学院)的Ting Yao(姚*)。 Yao老师主要研究有关航空油和污染环境修复方面的工作。 但在某种情况下,她搞到了稀土元素并且还发表了论文[6]

图6:论文[5]和论文[6]中关于不同处理情况下GO的C 1s XPS谱图

图6右边是Yao于2015年发表的论文[6]中的GO-OSO3H磺化GO的C的XPS图,Yao和Sun在2015年发表于论文[5]的羧基化GO的C的XPS谱图一模一样!!!不要担心论文[5]的其他图被忽略哦。如图7所示:论文[5][6][7]由三个完全不相干的作者完成,且三篇文章都没有重复出现相同的作者。但是三者的文章中却都出现的相同的研究数据,可想而知,这背后的故事得有复杂。

图7:Sun,Huang, Yao三者论文数据重复关系图

论文[7] The highly efficient adsorption of Pb(II) on graphene oxides: A process combined by batch experiments and modeling techniques

发表:Journal of Molecular Liquids (2016) doi: 10.1016/j.molliq.2015.12.061

作者:Xiaoming Huang, Min Pan

Ok,我们来继续看姚的研究成果,如图8左侧所示为Yao于2016年发表的论文论文 [8] ,是B subilis的红外光谱图。仔细一看,发现其与右侧图8底下蓝色的红外光谱数据完全一致,而图8右侧数据图出自Sun于2016年发表的论文[9],不经让人有哗然。。。。

论文[8] Biosorption of Eu(III) and U(VI) on Bacillus subtilis : Macroscopic and modeling investigation

发表:Journal of Molecular Liquids (2016) doi: 10.1016/j.molliq.2016.01.101

作者:Ting Yao, Xiaowen Wu, Xi Chen, Yunpeng Xiao, Yongguo Zhang, Yuanli Zhao, Fengbo Li

论文[9] Adsorption of U(VI) on sericite in the presence of Bacillus subtilis: A combined batch, EXAFS and modeling techniques

发表:Geochimica et Cosmochimica Acta (2016) doi: 10.1016/j.gca.2016.02.012

作者:Yubing Sun, Rui Zhang, Congcong Ding, Xiangxue Wang, Wencai Cheng, Changlun Chen, Xiangke Wang

图8 Yao论文[8]与Sun论文[9]的论文重复红外光谱数据图

现在论文[8]的排在最后的作者即通讯作者是Fengbo Li(李*伯),这是一个新登场的角色。 他来自黄山学院,学术研究重点是土壤真菌拟青霉(Paecilomyces catenlannulatus)的应用,特别是其对重金属的隔离和生物吸收的等方面。 这里有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即处理具有强毒性的环境污染物,有时是具有放射性的污染物,这反映了中国工业转型的不利因素。 总之,Li用他的一些文章为第三个研究团队提供了便利之门。

下面来看吸人眼球的图9,Li于2018年发表了论文[10],其主要展示的是磁性氧化铁/拟青霉复合材料的吸收性能。但是图中的看起来却于Sun等于2016年发表的论文[11]中展示的碳纳米纤维一模一样,甚至连他们的XPS结果及作图选用的曲线颜色都一模一样。。。。

图9 上面两张为Li于2018年发表的论文图片,下面两张为Sun于2016年发表的论文图片

论文[10] Adsorption of U(VI) on magnetic iron oxide/ Paecilomyces catenlannulatus composites

发表:Journal of Molecular Liquids (2018) doi: 10.1016/j.molliq.2017.12.136

作者:Fengbo Li, Xiaoyu Li, Pu Cui

论文[11] Macroscopic and Microscopic Investigation of U(VI) and Eu(III) Adsorption on Carbonaceous Nanofibers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6) doi: 10.1021/acs.est.6b00058

作者:Yubing Sun, Zhen-Yu Wu, Xiangxue Wang, Congcong Ding, Wencai Cheng, Shu-Hong Yu, Xiangke Wang

我们来快速的浏览下李的另一篇大作,论文[12]图10展示了P. Catenlannulatus的FT-IR红外光谱图,该图有一种不寻常的重复特征,看起来像沙发。 但是仔细放大一看,又像是飞机的座位(醉了。。。。)

图10 典型的数据作假FT-IR图

此外,本文还为提供了EXAFS谱图。重复一遍,这是高端材料科学运用的一种表征手段。如果我试图解释EXAFS,我会暴露我的浅薄的知识水平。然而,关键是,在足够高的分辨率下,X射线吸收线的精细结构包含吸收这些X射线的原子的晶体邻域的线索(因为光子将移动电子的概率由被驱逐的电子(作为波)和相邻的原子/键之间的能量依赖性干涉。从频率到空间域的计算加权傅里叶变换使这些线索显而易见。足够纯净的单色X射线的唯一来源是同步加速器光源,这些不是台式实验室设备,而是占地庞大科学装置,就像熟知的FAST一样。目前大陆只有北京和上海能进行相关测试。所以没有多少人活跃在这个领域。显然, Li Fengbo“有资格”获得上海同步辐射设备的使用机会(这难度和你平时接触到放射性物质一样难),见图11 左侧,其中底部曲线是“U-loaded P. catenlannulatus孵化时间=7天,pH 4.5,CU(VI)= 20 mg / L.“

令人失望的是,图11左侧的三个图均来自Sun于2014发表的论文[13]中的数据,见图11右侧。可见,相同的数据却被用在了不同的文章中的不同样品。。。。

论文[12] Detoxification of U(VI) by Paecilomyces catenlannulatus investigated by batch, XANES and EXAFS techniques

发表: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adioactivity (2018) doi: 10.1016/j.jenvrad.2018.03.005

作者:Fengbo Li, Xiaoyu Li, Pu Cui

论文[13] Simultaneous adsorption and reduction of U(VI) on reduced graphene oxide-supported nanoscale zerovalent iron

发表: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 (2014) doi: 10.1016/j.jhazmat.2014.08.023

作者:Yubing Sun, Congcong Ding, Wencai Cheng, Xiangke Wang

图11 Li的论文[12]和Sun的论文 [13] 中EXAFS数据对比图

总结一下:我们扒了三个课题组的中国研究员们,Sun/Wang高产的大课题组重复利用已发表的图片和数据。在PubPeer的评论中,Sun和Wang的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已经令人失望,但他们根本丝毫就不想弄明白别人是怎么得到的原始数据。这些科研团队是有潜在联系的:第三组的李*伯是Yao论文[8]的通讯作者。Li在2018年也和Sun进行着论文合作(见下面的论文 [14] )。我注意到了,大部分的这些造假文章能够成功发布在Journal of Molecular Liquids这个期刊上,主要是受益于Wang在这个期刊的编辑委员会之列。遗憾的是论文[6][7][8][10]并没有被交送到Wang的办公室,以提醒他这些学术不端行为。可能作为补偿,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文章引用(如上所述)。在论文[6]中,44篇参考文献中有26篇引用了Y. B. Sun的文章(图12)。在论文[7]中的44片参考文献中有15篇(图13)。。。我不相信这些涉及Sun的参考文献都是那么的至关重要。

图12 Yao论文[6]中44篇参考文献有26篇引用Sun&Wang


图13 Huang论文[7]中44篇参考文献有15篇引用Sun&Wang

论文引用量,已经当之无愧成为衡量学术出版物身价的货币。 就像观众们在真人秀节目中的投票一样,他们推动了期刊以及个人论文的影响因子,当然也促进了还有个别科学家的h指数增长。 通过对论文的总结,它们决定了文章作者在学术圈的成败,他们也骗过了学术监管人员的眼镜。他们强大的引用量能够左右Peer-Reviewer审察小组和编辑委员会。 论文[8]中的51篇参考文献中有27篇引用了Y.B Sun。在论文[10]中,47参考文献有27个引用Y.B Sun。这可能会使一些人感到非常不合理。

图14 Yao论文[9]中51篇参考文献有27篇引用Sun&Wang

图15 Yao论文[9]中47篇参考文献有27篇引用Sun&Wang

这样的行为鼓励了作者在自己的文章参考文献部分引用自己的大量文章,或者在peer-reviewers审稿时让别人引用某人的文章12篇否则不予发表,尽管这些大家一般都反对这样的行为。杂志期刊的引用量利益集团也会因为编辑们之间会互利互惠而不被约束。在论文[12]中,38篇引用文章中有23篇引用自Y. B. Sun。在在论文[14]中,56篇引用文章中有23篇引用自Y.B. Sun和X.K. Wang。以下就是论文[14]的引用情况。


图16论文[12]中38片参考文献中有23篇,论文[14]中56篇参考文献有20篇

现在,Li的论文[14]同样的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图17左侧图是偕胺肟/金属有机骨架复合物或AO / MOF的FT-IR光谱,含有奇特的自相似区段,涉嫌数据造假。同时,该部分数据早就在2017年被Sun发表于论文[15]。且Li的文章作者中也有Sun,可见性质之恶劣。事实上,尽管两篇文章中研究的两种材料AO / MOF与“Amidoxime / Carbon Nanofiber Hybrids”之间存在差异,但两篇论文共享了许多结果,如XPS(图18),EXAFS(图19) 。


图17 复合物的FT-IR谱图,左侧为Li 论文[14],右侧为Sun论文[15]


图18 论文[14][15]共享的XPS数据


图19 论文[14][15]共享的EXAFS数据

事实上,这些数据并不仅仅出现在这两个地方,还有其他文章出现,如图20左侧所示图,来自论文[16],是Sun于2018年发表,与其在2017年发表的论文[15]中,下面两条曲线基本一致,但是研究的材料和命名却不相同,涉嫌数据造假。另外,图20左侧和右侧图中最上面的两条曲线分别表示铀封存的纳米氧化铝和纳米刚玉数据图。对于R<2.2Å的数据来说,没有被篡改;但对于R>2.2Å的数据来说,其和下面的两条数据完全不同,是完全平坦的。对于该处缺失的第三个峰,EXAFS专家表示了十分好奇,但最好的解释就是这些数据被修改了(如图21所示, 链接如下:pubpeer.com/publication

论文[14] Plasma-grafted amidoxime/metal–organic framework composites for the selective sequestration of U(vi)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Nano (2018) doi: 10.1039/c8en00583d

作者:Fengbo Li, Xiaoyu Li, Pu Cui, Yubing Sun

论文[15] Plasma-Facilitated Synthesis of Amidoxime/Carbon Nanofiber Hybrids for Effective Enrichment of 238U(VI) and 241Am(III)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7) doi: 10.1021/acs.est.7b02745

作者:Yubing Sun, Songhua Lu, Xiangxue Wang, Chao Xu, Jiaxing Li, Changlun Chen, Jing Chen, Tasawar Hayat, Ahmed Alsaedi, Njud S. Alharbi, Xiangke Wang

论文[16] The influence of nanoscale size on the adsorption–desorption of U(vi) on nano-Al oxides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Nano (2018) doi: 10.1039/c8en00912k

作者:Tian Wan, Wen Cheng , Jiehui Ren , Wei Wu, Min Wang , Baowei Hu , Ziyi Jia, Yubing Sun


图20 左侧图为Sun于2018年发表于论文[16],右侧图是其发表于2017年


图21 因被修改而消失的第三个峰,出自Sun论文[16]

在接下来的论述之前,我们继续来看看来自Sun的论文[16]的另外两个 Brokenspectrum: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两条数据线的数据都被修改过,只是造假的手段太卑劣,让人一目了然。。。


图22 Sun论文[16]中U(VI)-bearing NA and NC的XPS谱图

下面我们来快速的看看Sun的其他文章中出现的Brokenspectra现象:(前方高能预警。。。。)

图23 左侧为论文[17]中的 U 4f XPS,右侧为论文[18]中碳材料的XRD图

论文[17] Determination of chemical affinity of graphene oxide nanosheets with radionuclides investigated by macroscopic, spectroscopic and modeling techniques

发表:Dalton Transactions (2014) doi: 10.1039/c3dt52881b

作者:Congcong Ding, Wencai Cheng, Yubing Sun, Xiangke Wang

论文[18] Enhanced adsorption of ionizable aromatic compounds on humic acid-coated carbonaceous adsorbents

发表:RSC Advances (2012) doi: 10.1039/c2ra21713a

作者:Yubing Sun , Changlun Chen , Dadong Shao , Jiaxing Li , Xiaoli Tan , Guixia Zhao , Shubin Yang , Xiangke Wang

图24 左侧为论文[19]中Eu 3d3/2 XPS,右侧为将论文[19]中两条曲线移动,两者有部分完全重合(造假)

论文[19] Highly efficient enrichment of radionuclides on graphene oxide-supported polyaniline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3) doi: 10.1021/es401174n

作者:Yubing Sun, Dadong Shao, Changlun Chen, Shubin Yang, Xiangke Wang

图25 为论文[20]中Th 4f5/2 XPS图

论文[20] Mechanistic insights into the decontamination of Th(iv) on graphene oxide-based composites by EXAFS and modeling techniques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Nano (2017) doi: 10.1039/c6en00470a

作者:Yubing Sun, Xiangxue Wang, Wencheng Song, Songhua Lu, Changlun Chen, Xiangke Wang

其实,本人非常想致力于EXAFS这种高端分析手段,因为它与其他的都与众不同,几乎很难得到完全一样的谱图。但是在Sun于2017年发表的论文[21]中却出现了与论文[5]中一模一样的四条EXAFS曲线。而且同一条曲线在不同的图中代表着不同的样品及处理条件,真是令人无语。。。


图26 左侧为论文[5]中样品EXAFS图,右侧为论文[21]中样品EXAFS图

论文[21] New Synthesis of nZVI/C Composites as an Efficient Adsorbent for the Uptake of U(VI) from Aqueous Solutions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7) doi: 10.1021/acs.est.7b02431

作者:Haibo Liu, Mengxue Li, Tianhu Chen, Changlun Chen, Njud S. Alharbi, Tasawar Hayat, Dong Chen, Qiang Zhang, Yubing Sun

当然,这些相似并非完全一样,适当的人为修改被引入其中。例如,2015年论文[5]中rGO_U/pH8数据被重新使用,改为2017年论文[21]中U(VI)O22+的数据时,R>2.2Å后的数据被人为平滑了,如图27所示。


图27 EXAFS数据重复使用及修改迹象演示

和你们想象的一样,还有更多的造假。无奈的我只能从前面的论文[5]中在此提取出那七个谱图进行对比。。。其中有四个同样出现在了论文[4]中的Fig. 4。如图28所示,这次估计是U-GO海绵体变种了。更令人好奇的是,尽管原始数据相同,但这些EXAFS光谱的傅里叶变换版本并不匹配。 右侧论文[4]中图中只有两个主要的驼峰而不是三个。 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我们回到论文[5]的主题,使用功能化的GO,可能是时候想知道为什么GO和rGO的FT-IR光谱是基本相同的,除了 10%的水平拉伸(如图29所示)。


图28 左侧论文[5]与右侧论文[4]中的重复数据对比图


图29 论文[5]中的GO和rGO的FT-IR光谱数据对比图,基本一致

读者们,可能会对论文[5]中看到的褶皱状rGO的SEM图比较担心。不用担心,它并没有被忽视,而是被看做是论文[22]中Fig 1A中的GO SEM图 (图30所示)。


图30 左侧论文[5]中的rGO和右侧论文[22]中GO的SEM对比图基本一致

我们继续回到论文[5]的GO的SEM图片问题上,这里我们发现其他两处地方也出现与论文[5]一样的SEM图片。其中一个是论文[23]里面的补充文件 Fig S1A,如图31所示,描述的是GO,但却是在不同于论文[5]中扫描电镜中拍出来的。简而言之就是,用了两台不同的扫描电镜,拍出了一模一样的SME图,鬼信!第二个就是论文[24]中的Fig. 1D,如图32所示。就像犯罪小说中的主犯日常操作一样,更改了自己的身份名字(从GO到介孔Al2O3/EG复合物),却无法更改自己的外貌。


图31 论文[5]中GO的SEM和论文[23] SI中GO的SEM对比图


图32 论文[5]中GO的SEM和论文[24]中介孔Al2O3/EG复合物的SEM对比图

论文[22] High sorption of U(VI) on graphene oxides studied by batch experimental and theoretical calculations

发表:Chemical Engineering Journal (2016) doi: 10.1016/j.cej.2015.11.066

作者:Xiangxue Wang, Qiaohui Fan, Shujun Yu, Zhongshan Chen, Yuejie Ai, Yubing Sun, Aatef Hobiny, Ahmed Alsaedi , Xiangke Wang

论文[23] Mutual effect of U(vi) and Sr(ii) on graphene oxides: Evidence from EXAFS and theoretical calculations

发表:Environmental Science: Nano (2017) doi: 10.1039/c7en00114b

作者:Wencai Cheng, Congcong Ding, Qunyan Wu, Xiangxue Wang, Yubing Sun, Weiqun Shi, Tasawar Hayat, Ahmed Alsaedi, Zhifang Chai, Xiangke Wang

论文[24] Enhanced adsorption of Eu(III) on mesoporous Al2O3/expanded graphite composites investigated by macroscopic and microscopic techniques

发表:Dalton Transactions (2012) doi: 10.1039/c2dt31510f

作者:Yubing Sun, Changlun Chen, Xiaoli Tan, Dadong Shao, Jiaxing Li, Guixia Zhao, Shubin Yang, Qi Wang, Xiangke Wang

是什么让这一切成为现实?Sun孙和Wang王已经达到了物理化学领域的巅峰,并进入了高被引行列(辅以一定程度的自引)。当拥有以下资源时:(1)特性材料,(2)同步加速器X射线光束线,(3)软件和(4)足够的研究生们干活,以保证足够文章的发表(以及确保(1)-(4)顺利进行的经费)。不需要操纵光谱,而是直接复制结果,并将某一组数据放到不同的,甚至违和的光谱结果中。特别是对于这个材料科学领域,不需要其他领域研究者,只需要Sun&Wang的电镜照片,Sun&Wang行文模板和Sun&Wang的引用量来装修他们的学术成果。一篇论文(以及他们的精心布局)应该已经吸引了该领域其他研究人员去引用他们的论文。当然,我们这里说的那些被吸引的研究者,肯定也会如法炮制地复制假冒别人的数据和结论。 [感谢TigerBB8的贡献]

全文结束!

主要涉及人员

Xiangke Wang: 华北电力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Yubing Sun: 华北电力大学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Xiaoming Huang: 厦门理工学院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Min Pan: 黄山学院,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Yao Ting: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勤务学院

Fengbo Li: 黄山学院,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

发布于 2019-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