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駁所謂蔣介石下令不抵抗原件論點與真相

最近,大陸網絡媒體廣傳所謂蔡英文在台灣公佈所謂蔣介石當年下令不抵抗的原件檔案,狠打果粉和國民黨的臉,而且被某些人列為國史館的一波“騷操作”,筆者當時看得時候還算是相當驚訝的,畢竟的確是原稿原件的檔案,還有國史館的浮水印為據,此一消息還散播到了台灣的網絡媒體,引起不少人的關注,綜合了他們的論點,筆者也親自去國史館網站搜尋資料,最終也得到了一些我想要的答案。


一,蔡英文公佈解密了蔣介石的原件?:這只是一個假新聞。

筆者在大陸與台灣網絡媒體混了也算不少年頭,都有接觸和交流各地中國的朋友。當某人發給我這則消息時我挺質疑的,因為如果真的是蔡英文公佈這些所謂蔣介石不抵抗的原件來打國民黨的臉,依照民進黨的一貫做法必定是利用一切的媒體散播這則新聞、在記者會或集會前大肆利用這則新聞來抨擊和批鬥國民黨,而國民黨則是發布什麼樣的文告等等加以辯解...反正台灣統獨間的鬥爭肯定是更亂了,然而這種現象卻沒有在台灣發生,於是筆者在網絡搜索相關文字,也不見台灣真的有這則新聞,反之是大陸的網絡媒體時常都在宣傳和轉發,而所有消息來源全都來自於知乎上暱稱為理水的人,到後來消息傳到台灣網絡媒體時連台灣人都疑惑了,可見這則消息純粹子虛烏有。再說了,如果就憑國民黨的“黑材料”就能推斷為國史館的騷操作,然而筆者也搜到不少同年裡國史館公佈垬黨的“黑材料”,請問這能不能算是國史館的騷操作呢?

從上圖就可以看到,各個網絡媒體幾乎都在傳播這則消息,大部分都是來自於大陸,而台灣新聞根本沒看見,不僅沒有見到民進黨批判,更看不見國民黨辯解了。


二,蔣介石下令張學良東北九一八不准抵抗?:毫無證據、斷章取義

以下是知乎上的理水在文章中寫的:

理水以兩份張學良給蔣介石的電報來說明張學良懷疑日軍有侵略之嫌,並且說明張學良在九一八之前就多次匯報東北事態給蔣介石,但最後給出的憑證卻是九一八事變以後蔣介石給劉珍年和張學良的電報,很明顯蔣介石對於張學良的回應方面和下達九一八不抵抗的命令方面都是證據不足的,而且作者還最後結論出不抵抗(逆來順受)是蔣介石給所有人的命令。

我們來看看蔣介石給劉珍年的電報原文是怎麼寫的:

“煙台劉師長勳鑑。哿辰電悉。日軍侵魯,已提出國際聯盟。此時我國應上下一致,嚴守紀律,確定步驟,勿為日人藉口。故先勸告民中(眾)守秩序,遵公法,勿作軌外行動,以待國際之公理與國內之團結,須為有計劃之舉動。如果其海軍登岸,則我方劃出一地,嚴陣固守,以待中央之命令,此時須忍耐堅定,靜鎮謹守之。中正,養午。”

電文表達的意思未超過一直已知的釁不可自我而開,而「嚴陣固守」竟被某些人抹黑成「如果日本侵略,不准抵抗」,而且文中『忍耐堅定,靜鎮謹守』也表明蔣介石要劉珍年態度要忍耐堅定不可意氣用事,只需嚴謹的防守,何來成為蔣介石下令不抵抗的態度之說?而且筆者懷疑某些毛左不看文中內容,甚至直接斷章取義為蔣介石命令山東不抵抗、九一八不抵抗的關鍵性證據。

我們再來看看蔣介石給張學良的電報原文:

“瀛眷及尊府家屬想均已安全離沈。遙深繫念。請代慰問。再青島海軍,鄙意可迅予集合塘沽。因在青或恐與日艦發生萬一意外,集合塘沽,則在各國軍艦監視之下,較為安全。請即酌行。中正,養印”

很明顯明明是家屬安全離沈,青島海軍集合塘沽。文中表明了因為青島海軍恐怕會與日軍艦艇發生萬一的意外,且要在其他各國軍艦監視之下比較安全,可見蔣介石也不想重蹈日軍利用中國軍隊破壞日本建築為藉口佔領瀋陽發動事變的覆轍。然而某些人利用受眾無知不看原文,造謠為「蔣要求張學良退到長城」。以下就是某些人在其他網絡媒體上盛傳的圖片:

事實很明顯,根本就沒有蔣介石命令張學良不抵抗的關鍵證據,那兩封電文,顯然還是與下令不抵抗的命令無關,而且還是其他的與九一八並無相關的內容,更不是蔣介石對於張學良發表東北事態後回覆給張學良的指示。

三,銑電與蔣介石之後對張學良下達了不抵抗命令?:證據不足

以下是理水的文章:

以理水在知乎上的文章內容來看,他用了兩本回憶錄想證明銑電與蔣介石後來下令東北不抵抗的證據,並拿了張學良兩封發給蔣介石匯報東北事態,之後跟據蔣介石後來的回應及後來與張學良在石家莊會晤,下達了不抵抗的命令,綜合出蔣介石對日軍侵略東北採取不抵抗政策的態度。

8月24日,張學良致電陳群並轉蔣介石,提出:

近來對日外交性情緊迫,彼國朝野上下公然密謀侵占我東北(彼方謂為滿蒙),勢甚積極,不可終日。弟曾盡力設法以謀疏解,終鮮效果,所有一切經維寅兄電達左右,荷蒙鑑譽,轉呈總座,至深佩感。近數日來,情況益緊,遼寧東邊沿江接近韓岸各縣紛紛告警均謂,韓人得對華人實行襲擊,人心異常惶恐,其他各處日韓僑民復多到處尋釁凶橫異常,雖經嚴令各地方官民特別注意持以鎮靜避免衝突,一方設法銷解一時暫得丟事,但日人方面屬有意動作,現已揭開面目,必將另造事端以為藉口。似此情形,恐非退避所能了事。弟為此事,日夜焦慮,我兄卓識盡籌,對日外交研究有素,當此危急之時,我方應用何法以為應付,尚祈詳賜指示並請密陳總座決定方策。弟意以為對立各種懸案應即與之開誠談判,能解決者即解決之,其絕對不能許其要求者即拒絕之。為此了一件即少一件,而彼方即少一攻擊之目標,是為釜底抽薪之計。總座明燭,幾先對此必有良謀,亟望與外交方面負責人員切實商討,指示遵行,不勝企禱。

本文這裡明確指出日韓僑民襲擊華人滋事,而張學良已經嚴令各地方官民特別注意持以鎮靜嚴謹的態度來避免衝突另一方面則是設法消解事態,但日本方面有意動作必將另造其他的事端為藉口,所以張學良說“似此情形,恐非退避所能了事”。這裡張學良的嚴令持以鎮靜避免衝突和蔣介石之後命令劉珍年『忍耐堅定,靜鎮謹守』的態度是幾乎一樣的,所以很有可能是蔣介石此前命令張學良的,但也有可能是張學良自己下的命令,所以才會請示蔣介石依照何種辦法來應付。與所謂的不抵抗、竭力退讓的銑電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另外,在大陸關於蔣介石不抵抗政策、銑電等內容,大量使用了文史資料的回憶錄,這些回憶錄雖然是珍貴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難免有遺忘或記錯,或是受環境的影響來寫的回憶錄,更沒有其他的佐料來對其相關證明,在海外或台灣雖然有更多的相關原始史料,但因為歷史動盪的原因也未能保存能夠足以研究相關問題的資料。而台灣以目前的史料例如大溪檔案,也未見到銑電或提到銑電等相關內容。

“銑”為16日之代電韻目。“銑電”指蔣中正1931年8月16日致張學良電。該電最初見於“文史資料選輯”第6輯洪鈁“九一八事變當時的張學良“。該文稱:(九一八當日晚)沉陽有長途電話前來,據榮報告”駐沉陽南滿鐵路站的日本聯隊,突於本晚十時許,襲擊我北大營。誣。稱我方炸毀其柳條溝鐵路路軌現已向省城進攻我方已遵照蔣主席“銑電”的指示,不予抵抗“(按:蔣介石於8月16日曾有一”銑電“致張學良謂,“無論日本軍隊此後如何在東北挑釁,我方應予不抵抗,力避衝突。吾兄萬勿逞一時之憤,置國家民族於不顧。”張學良曾將這個“銑電”轉知東北軍長官一體遵守)。張學良令其將續得情況隨時轉告,但此後沉陽電話呼叫不通。(大風編“張學良的東北歲月”241頁光明日報出版社1991年)。九一八時,洪鈁任陸海空軍副司令行營秘處機要室主任,隨同張學良在北平辦公。因此均以其為權威。但洪文所載“銑電”無其他人有相關的回憶可以印證。即使就部分大陸學者認為張受“銑電”的影響,於9月6日致遼寧省政府主席臧式毅,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公署參謀長容臻關於不抵抗的電文:“遼寧政委會臧代主席,邊署容參謀長鑑:查平密。現在日方外交漸趨吃緊,應付一切,亟宜力求穩慎。對於日人無論其如何尋事,我方務須萬萬容忍。不可與之反抗,致釀事端。即希迅即密令各屬,切實注意為要。“(”張學良致臧式毅等電“吉林省檔案館編”九一八事變“172頁)。並沒有提到與所謂”銑電“有關的字樣。此外,臧式毅於1951年7月在撫順戰犯管理所寫的交代材料,關於九一八事變發生後的應變,僅書:“會同總司令部留守參謀長容臻急電北京,想張學良總司令報告並請求應付策。奉命是採取不抵抗主義。“(”臧式毅筆供“,中央檔案館編”偽滿洲國的統治與內幕-----偽滿官員自述“70頁中華書局2000年)。同樣沒有蔣中正事前指示張學良不抵抗等相關資料。


但是更另人難以理解的是洪鈁的會議十分具體,應該有其他依據。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見到關於“銑電”的原始檔案。就目前大陸方面出版的幾本相關檔案館編輯的九一八事變的史料選輯:中央檔案館,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吉林省社會科學院合編<九一八事變>。遼寧檔案館編<九一八事變>以及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中華民國檔案資料彙編“等,除了遼寧檔案館編<九一八事變外”,都沒有收錄此電。而吉林檔案館則註明該電系館藏檔案資料,而非館藏檔案。其格式亦不同於其他正式電文作為轉錄洪鈁回憶或報刊登載資料謂:“蔣介石一東北中日外交日趨嚴重,是日致電張學良稱:”無論日本軍隊此後如何在東北挑釁,我方應予不抵抗,力避衝突。吾兄萬勿逞一時之憤,置國家民族於不顧“。(”九一八事變“172頁)。而查遍台灣海外所有相關資料均無“銑電”記載。


因此,就“銑電”而言,除了洪鈁的回憶外,包括其他相關人的回憶檔案館庫藏的檔案及蔣中正個人資料等,幾乎沒有其他資料證實此電的存在。而洪鈁的回憶是否正確,則是一個疑問。在這種情況下,“銑電”是否能作為蔣中正主張“不抵抗政策”的重要史料,是需要仔細考的。

另一個研究不抵抗政策有關的問題,是蔣中正於張學良於9月12日在石家莊會晤的問題。有部分大陸學者在討論不抵抗政策時,即根據這些事實指陳張學良對於蔣中正上述不抵抗的指示是積極貫徹執行的,並即使想東北軍個部的長官轉去蔣中正不抵抗的命令(李新,陳鐵健主編“抗日潮流的起伏”86頁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關於張學良與蔣中正會面一事,是根據何柱國的回憶而來。“文史資料選輯”第76輯,登載何柱國“九一八沉陽事變前後”(231頁)。另有何柱國“憶張學良將軍”,“張學良的東北歲月“(20--21頁):九一八事變以前,9月12日蔣介石曾電約張學良到石家莊一次會面......張蔣兩人的專車到站後,兩人專車並停在一處....兩人談了一個多小時,張回到自己的車上。蔣介石的專車即開走了。我上車問張學良和蔣談了些什。張說:“不得了,日本人要動手了!”我說:“那我們得趕快調兵作好準備。”張說:“總司令叫我們不要還手”我說:“軍人守土有責,敵人來了,怎麼可以不哈呢他說:“是呀守土有責,應該抵抗,但總司令說如果我們還手,在國際上就講不清了;我們不還手,讓他打?!在國際聯盟好說話。“這就是不抵抗之由來。在蔣介石之授意與命令下不戰而喪失東北,是張學良悲傷了”不抵抗將軍“之惡名。這次石家莊蔣,張之秘密會見,也說明日本人要佔領東北,蔣介石是實現得到情報的。我可以作為歷史的見證人。“之後,張友坤,錢進主編”張學良年譜“,將此事載入1931年9月12日記事。(張友坤,錢進主編“張學良年譜”(上)573--574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根據上面的圖,理水也用了何柱國的個人回憶錄《”九一八“瀋陽事變前後》的記錄拿出張學良與蔣介石在石家莊會晤來串聯出蔣介石後來明確指令張學良若日軍侵略均不予抵抗的命令的故事。何稱9月12日蔣張會面時,蔣的專車”自漢口開來“,但根據《中華民國大事記》8,9月記事,蔣中正於8月28日至武漢視察水災,9月1日發出”彌亂救災“通電,2日離漢返南京。此後至12日未有再度赴漢的記載(韓信夫,姜克夫主編《中華民國大事編》229---234頁)。其次,就何柱國所稱12日會面一事,亦非事實。 9月12日蔣中正整日在南京活動,並未有石家莊的行程。 《事略稿本》12日記載:”上午與夫人至天伢城浙軍紀念塔野炊。下午,吳忠信持粵方汪兆銘等複電。“另據吳忠信日記12日所記:”偕三先生趁十一時三十分車,下午四時三十分到南京。六時,在陵園晤介石兄。。。“(《吳忠信日記》民國20年9月12日台北黨史館藏影印件)。次日,吳忠信再度揮舞蔣中正。 “南京粵和平,擬發電粵方當局,請推代表而人來滬,與介石面談。”(《吳忠信日記》民國20年9月13 台北黨史館藏影印件 )。另一方面,張學良在12日亦有接見新任駐日公使蔣作賓的活動。據《蔣作賓日記》9月12記:“晚六時與副司令接洽。方知日方亟欲分離吾外交政策也。”(北京師範大學,上海市檔案館館藏編《蔣作賓日記》356頁江蘇古籍出版社1990年)。因此,蔣中正如果到石家莊見面,僅有餐後六時前約五六小時的空擋可以行動。不過以吳忠信由上海到南京的火車行程需要5個小時,五六小時是否能夠來回南京與石家莊,值得懷疑。所以就蔣中正即張學良在9月12日當日的活動來看,幾乎不可能有時間見面。而在引用何柱國的回憶時自然需要加以注意,而不應據此事來說明蔣中正與張學良在不抵抗政策上的關係。

以下是蔣介石和宋美齡在9月12日的事略稿本記載,很明顯事實與蔣張在石家莊會晤明顯不符。

四,張學良放棄錦州是蔣介石的命令?:偷換概念、子虛烏有

我們再來看看理水在知乎上的文章:

理水以從蔣介石下野、蔣後來被邀回京主持大局到維護張學良職位為藉口,誣陷蔣指示張學良放棄錦州和壓倒孫科政府倒台,然而實際拿不出任何關於蔣介石下令張學良放棄錦州的任何電報指令。首先來看看老蔣對錦州的態度:1931年12月8日,蔣中正電張學良『錦州軍隊此時切勿撤退...(並詢)近情如何』由此可見,老蔣下野以前就已經命令張學良堅守錦州了。12月9日,蔣中正電張學良航空第一隊已令其限三日內到平歸副司令指揮,可見蔣對防守錦州的態度是支持的。在孫科政府上台以前,蔣介石、顧維鈞二人均屢次向張建議:“錦州一隅如可保全,則日人尚有所顧忌……關係東省存亡甚鉅。”顧於12月5日致張電中猶敦促張: “現在日人如進兵錦州,兄為國家計,為兄個人前途計,自當力排困難,期能抵禦。”

張學良始終傾向於“直接交涉主動撤軍”,11月28日,日本駐北平參事矢野真前來與張學良商洽雙方解決方案,張表達“雖未獲訓令,但本人對此贊成”日方進一步希望: “地方局部問題就地解決,錦州衝突攸關張學良軍隊切身利害”,隨後更情商前參議湯爾和進行遊說。 12月7日,張學良首肯將自錦州撤兵。但張學良對外界都堅稱死守錦州,據日本關寬治等的《滿洲事變》記載,“陸軍方面收到中國方面的兩份重要電報。一份是十一月三十日由錦州的榮臻給張學良的,主要內容是說錦州附近由張廷樞的第十二步兵旅固守,很放心,因此希望取消設置中立地帶。另一份是十二月一日由張學良給蔣介石的,內容是否定關於主動撤出錦州的謠傳。張學良的這種態度反映出來之後,國民政府四日就反對設置中立地帶的方針,向國聯的中國代表施肇基發出訓電,同時開始宣傳說,設置中立地帶是日本提出的,如果國聯萬一不能阻止日本的進攻,中國不得不為自衛而戰鬥。根據中國方面的上述動向,關東軍認為,中國確實要決心保住錦州。於是,十二月十日,關東軍向中央提出,要求增派一個師團。同時要求增配重砲和山炮。”

張學良在錦州駐有重兵,據《蔣總統秘錄》記載,關東軍看穿了張學良自蔣於12月15日下野之後已經喪失了戰意。據日本陸軍參謀本部的“在滿州事變中軍的統率”文件中,錄有獲自中國軍方的下述兩件情報為例,分析張學良內心業已動搖:

12月21日,北平綏靖公署令第二軍司令部:“我軍駐關外部隊,近當日本來攻錦州,理應防禦;但如目前政府方針未定,自不能以錦州之軍固守,應使撤進關內,屆時,以遷安、永平、灤河、昌黎為其駐地。”

12月22日,張學良上蔣總統電 :“公(蔣)今旋裡,毋任痛心!日寇近迫錦州,河北局面如何善處,乞公賜予最後指針。”蔣下台後張學良信心動搖,大部分部隊已經撤入關內並請示中央,這才是事實

蔣介石電張學良錦州軍隊此時切勿撤退並詢近情如何

蔣介石電張學良航空第一隊已令其限三日內到平歸副司令指揮

事略稿本記載蔣介石電張學良商錦州方面軍事佈置,蔣中正觀察國聯理事會有關瀋陽事變六件決議案等

憑以上兩封蔣介石親自給張學良的電報就能證明,錦州堅守他是態度積極的。所謂蔣介石下野後留兩把手讓孫科政府下台,純粹是依照種種資料編出來的一個故事。

綜上所述,蔣介石自九一八事變的前後,首先在八月東北事態的態度是對日軍嚴加注意,持以鎮靜避免衝突,一方面想方設法消解事態,無論是蔣介石還是張學良,大概都已經猜到日軍以藉口發動事變滋事了,九一八事變發生後,也是以嚴陣固守、忍耐堅定靜鎮謹守來應對日軍,只備戰而不求戰,並等待國際公約的裁決,並非某些人“均不抵抗、竭力退讓”的說法。


本文章內容並非完全原創,有許多內容參考、引用、轉載大量其他人士及學者的書籍、資料、文章等等。筆者不是專業的歷史學家,僅僅是平日的歷史愛好者,有任何錯誤或異議歡迎網友糾正和討論,更希望毛左能後拿出更明確的史實來反擊我,對於某些人,筆者就是看不慣,筆者到今日才見識到什麼叫謊言發了一千遍就成真理,但筆者不願意沉默不發聲,我不管你是站在什麼政治立場,那是你的事,但是故意造謠抹黑、歪曲事實、顛倒黑白者們,不僅是道德問題,還是智商問題。

關於更完整辨析九一八不抵抗的帖文請看royale:再次辨析九一八不抵抗

编辑于 2019-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