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同人】马尼拉谍影 (一)

原文刊发于北朝论坛临高板块,现由作者本人搬运至此。

“……殿下,包括两艘马尼拉大帆船在内,过去的一年内共有五艘商船在从吕宋到米沙鄢以东的海域被击沉,仅仅计算船上所载的白银,我们的损失就已超过一百万比索。船员和船上搭载的乘客没有一人生还,他们或被掳走,或者已经葬身大海。如此骇人听闻的罪行只能是那些无法无天,残暴成性的尼德兰海盗们所为。挂着低地叛匪①旗帜的快速帆船已经不止一次地越过苏禄海,出现在民都洛附近甚至巴丹的水道口外。尊敬的副王殿下,我谦卑地再度向您提出:向马尼拉增派援军和增援舰队是刻不容缓的要务。铸造大炮,扩建马尼拉湾炮台工事,在当地人中招募士兵,这些已经花费了菲律宾皇家政府二十万比索的预算,但尼德兰人正在不断增派舰队到东印度,以上举措只能说是杯水车薪。尼德兰人看来正在抛弃了昔日的中国盟友刘香,因为一官的攻击毁灭了他大多数的舰船,惯于背信弃义的低地盗匪和小店主们认为他已丧失利用价值。但是据澳门传来的消息,巴达维亚当局派出船只前往中国南部的琼州岛,企图与盘踞在那里的澳洲人结成同盟。关于澳洲人的种种情况与传说已在前述提及,不过必须谈到与他们的武力有关的一起事件:四年前,马尼拉最著名的冒险家阿拉贡内斯·西多尼亚,带领由两千名士兵与水手组成,用一艘大帆船和五艘戎克船装备起来的远征队前去远征澳洲人在琼州的港口临高。此事未在政府档案中留下记录。有理由认为,远征行动受到了胡安·塔波拉总督的默许,甚至可能得到他的私人资助。马尼拉的许多商人乃至政府官员都知晓此事,因为远征行动失败了。澳洲军队设防坚固,武器精良。阿拉贡内斯队长的人马被歼灭了一半多,澳洲人只发射了一些小型火炮就一举击沉了五艘戎克船,使大帆船受到严重的损伤。毫无疑问,尼德兰海盗一定得到了某种威力巨大的澳洲火炮,才可能击败马尼拉大帆船上善战的我国士兵和骁勇的海员。

……保罗·高山先生的到来对我们有极大助益。值此多事之秋,这位坚毅、虔诚、勇敢的青年追随着他的族亲,伟大的日本虔信徒胡斯托②而来到马尼拉。当保罗来到那名伟大圣徒的蒙召之地时,他痛哭流涕,一路跪行着前往圣灵安息的马尼拉教堂,此情此景令洛伦佐大主教极为动容。这名年轻人曾经是一名英勇的武士,在坚持神圣信仰而遭到野蛮的日本幕府驱逐之后,他曾被耶稣会引荐到马六甲的葡萄牙军队中服役,立下很多功勋。最可喜的是,上帝赐予这名年轻人对自然哲学的热诚,以及制作机械和弹药的天才,用大炮发射炽热弹这一烧毁击溃尼德兰舰队的易行之法便是他所提出的。他以一个简单的实验揭开了澳洲火器不用火绳即能快速发射的秘密。这个实验在本人与大主教阁下的注视下进行,保罗先生没有隐瞒任何细节,如果说他有什么比较顾虑之处,也只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请求我们离得稍远一些。这个实验非常有用,请允许我花费些许篇幅向殿下作详细描述。

保罗先生准备了连结在一起的两个钟型玻璃容器,这是件非常精美的欧洲制品,称之为‘排钟’。他分别在两个玻璃钟内放置了印度硝石和福摩萨的硫磺,点燃她们的后果使得房间里充满了刺鼻的硫磺气味——不过没有烟,排钟里所有的烟都沿着玻璃管导入了一个盛有水的曲颈甑。当燃烧殆尽,白烟散尽后,保罗取下曲颈甑,告诉我们里面装的水已经溶解了绿矾油③。

曲颈甑里的液体倒进蒸馏器里蒸馏,房间里的气味愈发刺鼻了,虽然全部窗户都已经打开。洛伦佐大主教却忍受这气味而兴趣盎然,作为一名渊博的学者他不仅熟读普林尼和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对炼金术与药剂学也兴致颇浓。保罗用天平称量了大约两昂西尔的纯净硝石,将它们磨细后加入浓缩的绿矾油中。这一混合物还需进一步蒸馏,直至硝石粉末完全消失,白烟逐渐升腾起来,这就制成了腐蚀力极强的硝镪水。为了说明它的可怕,保罗往盛满镪水的烧瓶中放入十数片碾薄的纯银,它们很快就像丢入水中的糖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以下的步骤,保罗先生处理得小心翼翼,就如同身处火药库中。他在蒸馏器里蒸馏酒精,同时将溶解了白银的硝镪水置于水浴器中,以炉火烘热。当纯酒精倒入镪水溶液时,一大股呛人的白烟弥漫了整个房间,我不得不唤来整个总督府的仆人挥动扇子和毯子将恶魔般的烟雾驱赶出去。保罗先生对此表示了歉意,溶液完全挥发后,他指给我们看凝结在烧瓶底部的白色的银结晶,表面还留有被镪水烧蚀的黑迹。这些银晶体必须十分小心地取出,因为一旦受到震动就容易爆炸。将它们与少量细粒火药混合,用中国纸包裹起来,外表涂抹防潮的油脂。这包混合药剂放置到火枪药池或大炮的火门里,用击铁捶打,爆炸产生的火焰立刻就能引发装填的火药,比火绳迅猛得多。最可贵之处在于这种混合药剂可以确保枪炮无论在何种天候下均能发射,既不会被大风吹熄,亦不会被雨水浇灭。这一宝贵的药剂配方据悉源自罗哲尔·培根用密语写就的一份手稿。保罗指出,可以用水银取代纯银溶解于镪水,制得的药剂效果更好。但是中国人贩卖到马尼拉的水银售价实在太高了。

……保罗先生一共提交了十一种武器和战舰的图纸,全部都绘制的异常精美而且详细。我已下令在甲米地设立一所工厂,优先制造水雷和潜水舰。如您所知,十年前尼德兰人科尼利斯·德雷贝尔在英格兰建造了一艘潜水舰的消息曾让巴赞海军上将忧心不已。保罗先生的潜水舰装有一个可以折倒的桅杆,潜入水下时,由舰内的海员摇动螺旋推进器接近敌舰,放出系在长杆上的水雷炸毁敌舰船底,哪怕最坚固的三甲板战舰也无法承受这致命的一击而不沉没。在本土增援的舰队到达以前,潜水舰将成为我们挫败尼德兰海盗及其澳洲盟友进攻的主要希望。我冒昧地请求殿下在即将出发前往马尼拉的大帆船上装载更多的秘鲁水银和墨西哥黄铜,后者不仅是建造潜水舰必须的材料,也将用于制造保罗先生设计的新式榴弹炮和爆炸弹。”

————菲律宾总督胡安·萨拉曼卡致新西班牙总督罗德里戈·帕切科侯爵的报告

①西班牙人对荷兰人的蔑称。

②Justo,日本天主教大名高山重友的洗礼名,1615年病逝于马尼拉。

③中世纪炼金术士对硫酸的称呼。

发布于 2019-04-1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临高同人的知乎聚集地。火星后继者的专栏被定点爆破了,这里权当做是个精神的继承吧。请大家投稿的时候还是不要做大死,毕竟,闷声大发财是坠吼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