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05/特征22:存储信息

就像蚁群能够完成单个蚂蚁无法完成的任务,人类组织机构的能力也同样超越了个人的能力,创造出非凡的记忆、信仰、策略和行动。
——丹尼特·C·丹尼特,德布·罗伊①


我们已经走上了集体智慧之路。未来,人类的智慧能够发展到何种程度,令人难以想象。或许,在集体智慧的推动下,人类智慧的强大程度将是无穷无尽的吧。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无限强大的集体智慧,离不开无限强大的集体记忆。

存储信息

在天文学方面,穆斯林曾为人类做出过卓越贡献。但是,他们的贡献有些特别。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穆斯林并没有在理论上取得什么重大突破。相反,他们只是沿用了前希腊人的原则和方法,持续观察天文现象,并记录下来。这些观察记录跨越了漫长的年代,长达约900年。之后,到了文艺复兴时期,天文学家们正是在这些记录的基础上,才做出了诸多重大发现。

就像穆斯林所做的那样,人类一直在存储各种信息,随之而来,就能形成集体记忆。例如,在开会时,我们常常需要做会议记录,而这些记录就是对讨论的记忆。在互联网上,谷歌保存了多年来的搜索记录,而这些记录则是对搜索行为的记忆。事实上,人类的集体记忆还有很多。遍及世界各地的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收集了丰富的文献和资料。当代的数据库,如同仓库一样,保存着大量数据。另外,我们每个人的头脑中也保存着大量的知识、经验和技能。与此同时,凭借着种类繁多的存储手段,以及强大的存储能力,集体比个体储存了更多的信息。随之而来,通过不断存储输入的信息,人类保存了海量的数据、信息和知识,同时也掌握了丰富的技能、经验和技术。

然而,海量的信息却使检索成为难题。对于熟悉的内容,人脑通常可以立即提供检索结果。但对集体来说,检索可并非易事。过去,在计算机检索技术普及之前,图书馆为了读者能更快地找到想要找的资料,通常会将图书分门别类地放在书架上。另外,还会制作记录图书信息的卡片,之后,会以字母顺序或者学科分类为索引,将它们放在卡片盒中供读者查找。通过经验我们知道,这些方法虽然提供了方便,但速度还是很慢,而且有的资料也很难找到。幸亏后来有了计算机检索技术,为我们解决了这个难题。

如今,通过计算机检索信息,大大加快了检索的速度、便利性和准确性,同时也大大扩展了查找的范围。例如,在互联网上,谷歌公司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球的超过数十亿条的搜索需求。然而,凭借高超的信息技术,即便面对海量需求,谷歌仍然能快速搜索互联网中的信息,并立刻得到搜索结果。事实上,正是凭借这项技术,才使谷歌最终成长为世界领先的科技公司。另外,这项技术不但缔造了一家伟大的公司,同时对互联网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确切地说,从此以后,人们终于能够快速查阅互联网了。随之而来,互联网这本“巨大的档案”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有记忆就有遗忘,集体记忆也同样如此。事实上,集体存储的信息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损耗,甚至完全消失。例如,台风、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盗窃、战争、火灾等人为灾害,都会损害集体记忆。显然,这些都属于被动方式。此外,除了这些被动方式,也有很多主动的行为,例如淘汰过时的资料,删除多余的数据,等等。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这些主动的删除行为,没有信息的新陈代谢,人类的集体记忆将变得不堪重负。另外,海量的信息如果只是简单地汇聚在一起,就会变得难以处理。这时,就需要不断将其加工整合,以便充分利用其价值。


参考文献:
① 丹尼特·C·丹尼特,德布·罗伊. 信息透明让社会进化[J]. 阳曦 译. 环球科学,2015(4):80-85.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4-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