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同人】马尼拉谍影(九)

临高角公园附近的那所别墅理论上属于办公厅,但占用它最频繁的却是对外情报局。江山总是把情报工作联席会议安排在这邬德的旧居里。别墅的围墙外有哨兵警备,能保证安全和隐秘,打开窗子就能看见临高角的海滩,比起政治保卫局那四不透风的密室式会议厅要舒适得多。即便为了使用投影而关上了百叶窗,阵阵清新的海风依然透进来驱散了室内的燠热。

“我们看这张,”幻灯机投影出一张凯旋庆典上的照片,保罗主持铸造的四尊榴弹炮放置在花车上参加游行。距离极近,估计是魏斯·兰度将相机藏在斗篷的缝隙中贴身拍到的,江山对老式火炮不很在行,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后,他觉得这炮很像自己早年在东京游就馆里看到的90毫米青铜臼炮与达尔格伦炮的混合体。

“很遗憾,传说中的保罗·高山没有在庆典游行中露面,据说他以身体健康为由拒绝出席,马尼拉各处都在赞美他对荣誉的淡漠。”薛子良继续报告他在菲律宾的侦察成果,新的照片投映在幕布上。“圣地亚哥棱堡上至少已经增加了三处新炮位,安装的都是用旧炮拉出膛线的24磅改装线膛炮。”照片一点点地被放大,他手中的白藤鞭在上边圈圈点点,提醒与会者注意一些细节:炮尾下的俯仰螺杆,炮台地面铺设的带有转轴的木包铁皮滑轨,四轮炮车紧贴在三角形桁材组成的下方大架上。

“倒有点中情局的范儿了,”江山在心里想,“但派外勤特工渗透到敌营里去实地拍摄这些情报,再用伪装的通勤船送照片回来。速度慢、效率低还不安全。”他的思绪一直飞到若干年后外情局会议室,大屏幕上滚动着卫星拍摄的实时侦察图像,无人机的航拍照片纤毫毕现,外情局所属的U-2、黑鸟和全球鹰构成全世界效率最高的侦测网络。以后要去和展无涯谈谈,航空工业应当尽快上马。在飞机搞出来以前先设法把资源部的遥控航模要过来,无人机部队可以先着手搞起来。林汉隆那儿也得去问问,航空侦察怎么能离得开高精度镜头和相机……

“……甲米地半岛北缘的海岸发现的要塞工程完全不同,没有棱堡。四座环形的海岸炮台,由交通壕联通,外侧延伸出去一条可以容纳步兵的掩蔽壕,请注意这里构筑的胸墙……这座要塞与南边的半岛上的圣菲利普要塞正好隔海相对,如果安装的都是射程够远的线膛炮,可以有效封锁甲米地湾。”

江山察觉到自己走神时,薛子良的报告已接近尾声。江山心中暗悔,放纵自己的胡思乱想近来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暂时压抑住心底某种情欲的潜流。他努力挺直起靠在椅背上的躯体,强行收摄住心神听下去。

“……最后是马拉塔港湾南边的圣安东尼要塞。西班牙人把它叫做要塞,其实原先不过是片木头兵营,附带一座简陋的小圆堡。最近他们开始在这里大兴土木,在情报站设立的观察哨能完全监视炮台工程的进展,相距才两公里……”

“也就是说,那个猖狂到搞不清自己是谁的美国枪贩子居然把我们的情报站安置在敌人的炮口下。”王瑞相插进来说,作为原海上力量部与第一武器设计小组的成员,又参加过发动机行动的外勤,他对马尼拉行动一贯很有看法。

“目前不存在这种威胁,”发言被打断令薛子良有些恼火,“已发现的新造要塞炮架都安置在半圆形轨道上,方向射界不超过180°。修筑中的两座炮台只能轰击海面,无法指向东北方向的马拉塔村和港口。”

“好啊,那个日本混蛋搞出这么多天才炮台和炮架上,他能装什么家伙上去?给每一门西班牙大炮都拉出膛线?别的不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炮每种口径都得配上够用的新炮弹,这就是个天才也能活活折腾死。”

“日本鬼子搞得还是可胀弹带,不错,够先进,有他祖宗家八九掷弹筒和他干爹家化学迫击炮的遗风。不过弹带是紫铜的,这价钱可就蹭蹭地上去了,还需要精密加工。他自己不怕累死,西班牙总督可要担心被丫玩破产的。”

“可胀弹带不一定要用铜,”林深河开口了,声音中透着疲倦,两眼布满血丝。逐件测绘、鉴别海圻从马尼拉带回来的武器零件、弹药残片的活计不轻松,情报局要他的鉴定报告要得很急,以致休息时间都在工作。“用铅就可以,成本低得多,加工也方便。”

“炮弹啊弹带什么的都是小事,”王瑞相点燃一支黄金限量版南海雪茄,吸了一口,意犹未尽地说下去:“关键是他能造得出什么炮?把个西班牙老炮拉条膛线出来再到阅兵游行上露脸的破事就别提了。大口径线膛炮是那么好造的?那日本鬼子有本事赤手空拳复制个克虏伯公司还是岩岛兵工厂?他有钻床有镗孔机么?有汽锤么?TG的黄崖洞好歹还有两台蒸汽机呢。他一个人要能带着那些只会耍《圣经》跟火绳枪的白皮、屁都不懂的菲律宾土著就把整个火炮的科技树攀出来,咱临高的工业口集体去自挂路灯算了。”

“我这里有马尼拉站发来的一份长电报,密码处直到开会前才翻译完送过来。”江山把话头接过去:“报告了最新的情况,发现西班牙当局正在马尼拉以西,巴石河与圣胡安河交汇处修建金属熔炼工场,规模不小,当局在马尼拉和卡维特征集华人泥水匠、木匠、铁匠和铜匠前往工作,已经派去了四五百人。离河口上溯1.5公里左右,他们正在圣胡安河段上修筑一道用于蓄水的拦河坝,华人工匠正用上游砍伐下来的硬木制造某种水轮装置……”

“这玩意有屁用,”王瑞相不屑一顾地吐出一口烟圈,“水力机床,嘿嘿,效率低得吓人。难道还指望水力锤锻造炮胚?那他撑死了也造不出比12磅拿破仑更大的家伙。”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认为自己造得出,而且西班牙人也相信他造得出。”林深河说。“对这个穿越者不能掉以轻心,来看看他的作品,”他从样品匣里取出一件东西,薛子良曾经见过的火箭残骸。“够简陋,对吧?比我们的黑尔火箭都差得远。这个日本人既然是走私现代武器的,航空火箭弹、斯大林风琴、63式107火什么没见识过?他为什么偏偏选定康格里夫火箭?因为这玩意够简单,弹体就用铁皮卷的,连无缝钢管都不需要。”

林深河借喝水喘了喘气,继续侃侃而谈:“一些残骸表明这个保罗还进一步简化了工艺,用混凝纸在模具上直接压制出战斗部的壳体。没错,这些火箭命中率很差,哪怕这家伙改良了设计,但是足够用来炸城市、烧码头的船、拆土著的村子。最重要的是,它不难造。”

“你的意思是,”王鼎试图总结一下:“他精通军火技术,却不是个简单的技术崇拜者,而注重的是在本时空环境允许的条件下制造性能尽可能好的武器。”

“价钱便宜量要足,”林深河答到:“这是为非正规武装搞地下军火的人的原则,如果那个保罗过去干过这种活的话。”

“这人很危险,当初在兰度的船上他就使用了假名字假身份。他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要对一块儿干非法勾当的同伙隐瞒?”江山提出自己的看法。

“也许在穿越前他是一名武器专家,至少是相关行业的技术人员。而在穿越后,他很有头脑地将自己的知识与技能作为进身之阶。目前我们不知道他是被动还是主动选择了投靠西班牙殖民当局,但是西班牙人肯定会欢迎给他们带来新武器的发明家。”

“为啥?就因为挂荷兰旗的901炮舰把马尼拉的西班牙鬼子吓尿了?”

“三十年战争。黎塞留治下的法国即将与瑞典结盟对抗天主教阵营,西班牙在欧洲的形势会变得不大好过。战争才是军事技术最大的推进器,现在有又了一位善于利用现有技术资源的武器天才,并且还恰巧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在西班牙人看来简直是上帝的眷顾。”

王瑞相哼了一声:“这算个球,让西班牙人放火箭烧了巴黎,法国人学会了做火箭再烧掉马德里,不是很好么?白皮鬼子自相残杀死的越多越好,省的以后攻略欧洲的时候还的咱们自己动手。”

“想的太远了。还是看看这个穿越者的作品会对我们带来什么现实的威胁,”从高雄赶过来参加会议的许可发言了,“姑且不论马尼拉要塞上会装什么炮,那条人力潜艇怕不是假的。如果有朝一日大洋舰队进入马尼拉湾,我可不希望豪萨托尼克号的惨剧提前二百多年上演。”

“不会,我们8154巡洋舰上的渔业声纳已经饥渴难耐了。”

“还有,这个穿越者如果制造出简易的水雷,让西班牙人拿到基隆去布放,对我们在台湾海域航行的船队都会构成威胁。”

“水雷?这家伙设计的出来,西班牙人能造的出来么?”

“简单的锚雷没问题,漂雷的话更好造,比大炮方便多了。”林深河说,“触发机构可以用化学引信,他既然能做出雷汞,这玩意也没什么难的。西班牙人要是打算放弃基隆的据点而又想给我们添堵的话,水雷是个很好的选择。”

“854和901型舰,以及H-800船的水下部分都没有防雷纵壁和防雷带,哪怕是被几十公斤黑火药给木船壳来那么一下,也够呛的。”

……


“我觉得啊小江,你高估这位保罗向整个欧洲扩散军事技术的风险了,未免有点杞人忧天。毕竟成体系的工业力量只有我们一家掌握着,他就是再蹦跶也翻不了天嘛,”文德嗣听完江山的汇报后,说道:“不过西班牙人在他的影响下,加强菲律宾防御和海上力量的情报,是应该关注的。你有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可以说明,西班牙当局能把保罗的军备计划做到哪一步?比如在饥饿行动实施后,马尼拉政府还有足够的白银支付更新武器、修筑要塞的军费么?”

“打劫运银船的行动影响不小,但对菲律宾统治者们的实质性打击不如设想的那样大,”江山看着手中一叠材料,大多是魏斯写的报告,“总督强行颁布的烟草专卖令,再加上收取赌博税、向华人出租土地,为殖民政府捞了不少进项。还有一点很有意思,马尼拉对一种通常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水银的需求大大增加了。”

他翻出一张电报纸:“三周前,一艘来自澳门的葡萄牙商船上在马尼拉卸下了119罐水银,每罐约两加仑。总督下令把一批苦役犯押送到巴拉望岛去开采水银矿,甚至为此推迟了向三宝颜派驻军队、修筑城堡的计划。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断地写信请求从秘鲁给马尼拉运来更多的水银。”

“这么大量的水银用来干什么?制作雷汞也嫌多了点。”

“您一定记得我在报告里提到马尼拉最近的一次盛大庆典,庆贺剿灭伊洛科反抗者的胜利。”注意到到文总微微颔首,江山继续讲下去:“实际上殖民军队征服的地区包括了菲律宾最重要的金矿产地碧瑶。西班牙人早已知道那里出产岩金和砂金……”

“所以西班牙人准备按照在美洲的习惯,用混汞法炼金。”

“对,您真是博闻多识。”江山不失时机地奉承了一句。

“用别人的钱袋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他倒真是聪明。”文总似乎在自言自语,“问问海军,海圻——艾丝美拉达号现在在什么地方?”

“正在博铺海军船厂检修,听说主机出了点问题。”

“我个人是支持海军为情报局外勤行动提供支援的,只要在海军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文总从办公桌后欠起身,江山知道这是谈话结束的表示,“那个会建造半潜式杆雷艇的日本人也有点意思,挺让人感兴趣。”

发布于 2019-04-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临高同人的知乎聚集地。火星后继者的专栏被定点爆破了,这里权当做是个精神的继承吧。请大家投稿的时候还是不要做大死,毕竟,闷声大发财是坠吼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