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的回忆

2014年去长春下面一个地方叫榆树出差,小城镇不大但还算整洁。晚饭在一家烧烤店吃串,自己一个人点了一瓶啤酒几个肉串吃,旁边一个桌子坐着两个本地东北大汉和一个大姐,个个膀大腰圆,吃菜喝啤酒,满桌子都是空的啤酒瓶,我一个人在陌生城市,不敢惹事,就一个人低头默默的吃。
我吃一半的时候,旁边桌子其中一个大哥突然向我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瓶啤酒,走到我桌子前问我,老弟你怎么就一个人喝啊,吓得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嗯嗯了敷衍了一下,结果大哥一听就说你不是本地人啊,我说不是,他问我是哪的,我说我是北京的。
结果旁边桌子上另外一个大哥和大姐都过来了,说北京的啊,大城市啊,来敬你一杯,说着就拿着杯子咕咚咕咚喝了一杯,我至此还在蒙逼状态,看人家喝了自己也就喝了一杯,然后大哥就跟我说别一个人喝了,过来跟我们一起喝吧。。。当时我都吓死了要,莫不是碰到地头蛇了。。。
我就拿着我那一瓶酒和凉菜来到了旁边桌,大哥和大姐就招呼我喝酒吃肉,问我是不是老北京人,问我北京好玩的地方,问我一月工资多少,我记得我说我一月就拿5000多(我当时工资有小一万了,我怕这几个是截道的,故意说少了点)然后大姐说你看,还是人家大城市挣的多吧啦吧啦的,俺们搓澡一个月赚不了这么多钱。。。。。。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两个大哥和旁边的大姐都是旁边澡堂子搓澡的。。。。。。真是因为看我一个人喝酒觉得我有心事才让我一起去喝。。。。。。怕我想不开。。。。。。
然后大家就聊成一片,我一般自己喝酒最多两瓶,那天就喝了七八瓶,大家有说有笑的,最有意思的就是大姐老问我去北京搓澡一月能赚多少,我说我真不知道啊。。。。。。
最后走的时候我抢着去结账,结果大哥说他都结完了,(中途大哥出去把账付了但我不知道,要不说啥不能叫人家付款)说我是外地人怎么能让我请客,我都不好意思了。
走的时候大哥大姐把我送到宾馆,跟我说下次再来出差一定找他们玩。。。。。。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没有再回去过,我在北京也吃不到毛葱,也不知道大哥大姐现在过的咋样了,但真的很想念。

发布于 2019-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