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人文地理

油气管道,俄罗斯的命脉

战斗民族、北极熊,是对作风彪悍的俄罗斯人,最为形象生动的描述。

俄罗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前苏联衣钵的主要继承者,当今世界唯一拥有可毁灭美国本土核武能力的国家,坐拥1709万平方公里的世界第一大陆地领土面积,横跨欧亚两大洲。

辽阔的领土,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石油、天然气、煤炭等当今世界的三大主要能源消费品种,更是储量惊人。

石油探明储量65亿吨,占世界探明储量的12-13%。

天然气已探明蕴藏量为48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探明储量的35%。

煤蕴藏量2016亿吨,居世界第二位。

如果是石油、天然气、煤炭这些能源是大自然给予我们人类的恩赐,那么俄罗斯无疑是最幸运的。

第二次工业革命后,内燃机的发明,催生了石油工业的发展壮大。相较于煤炭的众多优势,让石油消费迅速增长起来,并牢牢占据着人类能源消费的主导地位,直到今天。

近些年来,随着全球对气候变暖的担忧和清洁能源的关注,天然气消费迅速增长起来,大有逐步取代石油的趋势。但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一段较长时期,石油作为现代工业基础原料和基础能源的地位仍将难以撼动。

在国际市场上,石油、天然气,就意味着财富。对俄罗斯而言更是如此。

一组数据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俄罗斯国家财政收入对油气的严重依赖。

俄罗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原油出口国和第三大能源消费国。出口外汇收入的60%、国家预算税收收入的50%来自油气工业。俄财政部做过预测,国际油价每下跌1美元,俄罗斯财政收入就会减少700亿卢布(约合15亿美元)。油气工业对于保证俄罗斯国家能源安全、财政稳定、经济发展、社会安定起着关键的作用。毫不夸张地说,在俄罗斯,谁控制了石油天然气,谁就控制了国家。

91年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奉行全面倒向西方的政策,经济上采用休克式疗法,搞得国力大减,昔日超级强权雄风不再。更要命的是,俄军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的表现,更是惊跌世人眼球,外强中干的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

世纪之交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英明抉择,将大位传于普京,开启了国运的转折。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总统于1999年刚上台时喊出的口号还犹在耳边。

面对已沦为二流国家的残酷现实,能让普京大帝作出如此承诺的底气何在?

政治动荡,经济衰落,军备松弛,士气低落,剩下的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就是所拥有的丰富能源储备。

事实也确实如此。掌权后的普京,采取能源战略推动国家发展。经济上发动能源领域的国有化,打击寡头势力,境内60%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归国有。尤思科事件就是发生在这一背景下。

可谓是,“打瞌睡,送枕头”。21世纪初的国际局势发展变幻莫测,9·11事件后,美国调转枪口,开始全球反恐,缓和了美俄关系的同时,接连发起的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特别是伊拉克战争,也给俄罗斯带来了巨大的收获。国际油价由战前的30美元,一路推升到2008的历史最高点147.25美元。这让布什政府背后的石油利益集团赚的盆满钵满的同时,俄罗斯也凭借着丰厚的石油收入,国力大增,仿佛民族复兴近在眼前。此时,得石油者,得天下。

国际上就曾如此形象地描述当今的俄罗斯。油价涨至80美元左右一桶时,生龙活虎;高于110美元一桶时,左奔右突。

然而,成也石油,败也石油。08年金融危机后的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对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需求放缓,乌克兰冲突、克里米亚事件招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严厉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再加上低位徘徊的国际油价,让国民经济严重依赖油气出口的俄罗斯很受伤。

石油,90%是政治,10%是能源。

昔日,美国联合沙特压低国际油价,加速了苏联的解体。今天的俄罗斯,似乎仍未摆脱这样的宿命,备受困扰。

俄罗斯就没其他的出路来摆脱对能源的依赖而实现国家的再度崛起吗?

难,在21世纪的全球可以说是非常之难。

一个国家要想崛起,就必须发展经济,那么就离不开国际贸易。现在的国际贸易,实质上是产业的全球大分工。产业链上的国家,只有充分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才能获得发展。

就像中东国家,石油资源优势,无人能敌;西欧、日本,工业技术发达;美国,集美元、科技、军事霸权于一身,傲视天下;中国,成本和市场优势,全球第一制造大国。相比较而言,摆脱苏联计划经济束缚的俄罗斯,所能凭借的也就是能源优势。

俄罗斯的地理位置

俄罗斯整个国土位于北纬50-80度之间,大部分在北寒带,少数在北温带。人口、工业主要分布在国土的西部,欧洲部分。东部亚洲部分的国土则地广人稀,发展缓慢,尚未大规模开发。

在气候方面,俄罗斯的冬季较为漫长,这既是大自然给与的屏障,历史上曾让拿破仑的法国大军、希特勒的德军折戟城下,得以扭转战局;却也是经济发展的制约,整个北方的海岸线处于北极圈内,每年封冻期长达8个月,无法开展国际海运贸易。而海运是国际贸易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占国际贸易总运量中的三分之二以上。国际上60%的石油贸易也是通过海运开展的。

全球石油贸易线路图

苏联时期,石油出口港口集中在波罗的海和黑海沿岸。冷战后,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相继独立,俄罗斯失去了大部分的石油出口港口,如乌克兰的敖德萨、拉脱维亚的里加、爱沙尼亚的塔林,剩下的仅有黑海的新罗西斯克、波罗的海的摩尔曼斯克,以及近年来逐步发展起来的东部太平洋港口科济米诺。

全球航运港口分布图
俄罗斯主要港口

虽然拥有漫长的海岸线,但是真正能够用来开展国际贸易的天然良港几乎没有。就连黑海的新罗西斯克还需通过土耳其海峡,才能与地中海国际海域相通,近三十年来曾多次受到土耳其的威胁,严重受制于人。所以,对俄罗斯而言,石油、天然气的海运贸易因气候和地理位置的先天制约无法开展,铁路贸易运量小且成本高,剩下的也就是凭借与西欧、东亚这两大能源消费热点地区的陆地接壤便利,大力发展石油、天然气管道运输业。

截止目前,俄罗斯已建成世界上最发达的油气管道网,油气管道总里程超过25万公里,其中天然气管道17.8万公里,原油管道5.4万公里,成品油管道1.7万公里,分别占世界相应管道总里程的14%、14%、7%。俄罗斯能源出口的传统和主要方向是欧洲市场,市场份额长期保持在28%~30%,占据每年油气出口总量的70%,德国、意大利、荷兰、波兰是主要的买家,因此,油气管道也集中分布在西北部、西部和黑海区域三个方向。

俄罗斯输油管道分布图

俄罗斯在世界原油贸易市场的平均份额长期稳定在13.5%左右。输油管道系统由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管理,承担着近90%原油出口外输任务,主要的原油管道有:

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管道系统(东部管道)。将西西伯利亚和东西伯利亚石油运往太平洋沿岸的石油终端-科济米诺港。主要供应近年来成为世界原油和成品油市场最具发展活力的亚太地区,特别是东亚的中国、日本、韩国市场。

波罗的海原油管道。将西西伯利亚和乌拉尔-伏尔加河流域,也包括中亚地区的原油输往普里摩尔斯克港。绕过波罗的海沿岸国家,避免因高昂的石油陆上过境费而受其制约。

友谊管道。从中部伏尔加河沿岸,通往波兰、德国、捷克、匈牙利等国。

萨马拉-新罗西斯克管道、里海财团管道。将萨马拉方向、哈萨克斯坦的田吉兹油田的来油输往黑海的主要港口新罗西斯克,然后经黑海和土耳其海峡外运。

与石油不同的是,天然气的气体属性特点决定了最适合其的运输方式就是管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控制着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目标是保持俄罗斯天然气在欧洲市场的份额,并向北欧和英国扩展,同时开拓美国和亚太地区市场。主要的天然气管道包括:

Transgas天然气管道。俄罗斯通往西欧的主要输气管道,经乌克兰进入斯洛伐克后分为两条,一条向西经捷克进入德国,另一条从西南进入奥地利后向西欧延伸。

亚马尔-欧洲天然气管道。将北部气田的天然气输往欧洲市场,经白俄罗斯和波兰,到达德国境内。

蓝流管道。经黑海通往土耳其,向土耳其供气。

北方-欧洲天然气管道。将秋明州的、亚马尔的天然气,不经周转国家,穿越波罗的海水域直达德国,与西欧的输气管网直接连接在一起。

中俄天然气管道。从萨哈林地区通往中国东北地区,满足中国市场对天然气的日益增长需求。

如果说能源战略是实现俄罗斯复兴的国家战略的话,那么油气管道就是支撑能源战略实现的中流砥柱。

打蛇打七寸。美国为何一直反对俄罗斯修建“北溪2”管道,威胁制裁参与建设的外国公司;

德、法领导人积极参与斡旋,竭力缓和甚至主动提出逐步解除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与盟友美国的步伐明显不一致,不也还是因为本国能源市场主导权牢牢掌握在俄罗斯的手中,对其能源工业的制裁最终也会威胁自身的油气供应安全;

俄土战机事件,大使遇刺,普京大帝都隐忍不发,静待时机,土耳其军事政变未遂,俄土关系回暖,停滞不前的“土耳其流”管道得以迅速推进;

叙利亚战争背后的中东油气管道走向之争,表面上是对欧能源市场份额的争夺,实质上还是俄罗斯在竭力守住对欧洲国家的能源供应主导权和话语权。

横跨欧亚大陆的地理位置,预先决定了俄罗斯精英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考虑问题,冷战后的俄罗斯更是奉行以能源为中心的国家战略参与全球博弈。发生在俄罗斯周边或由其直接参与的多数热点事件背后,都与能源有关。

石油,即政治。对俄罗斯而言,管道即政治。

油气管道早已成了俄罗斯的国家命脉。

发布于 2019-04-2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