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同人】马尼拉谍影(三十二)

“停止前进。就地短暂休息,每人吃一颗盐梅干。”

屠腊上士那副尖利古怪的嗓音同矮壮敦实的体格似乎不甚相称。偏生他的嗓门又大,下命令时候那种凄厉的音调连隆隆炮声都压不住,陈凯戈觉得那声音直戳得自己耳朵痛。他咽下梅干,还有那口既咸又酸的口水,又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机枪弹箱,还有一支步骑枪,这些对高大健壮的陈凯戈并不算特别沉重的负担,可是在吕宋岛旱季的烈日下就不是那么舒服了,汗水渗透军服和厚实的垫肩,又被晒出了细小的盐晶,压在弹箱的背带下磨得皮肤生疼。

不管怎么说,自己总是走运的,赶在让海水呛死以前被战友捞了起来,又碰上首长开恩,没有枪毙自己。陈凯戈还记得走出禁闭室,那间西班牙兵营里的黑屋子,一个通信兵带着他先拐八绕,在他快被绕晕的时候走进了一个有哨兵把守的营地,“陆军二等兵陈凯戈,向重机枪分队第三班报到。”接着就是屠腊上士几乎能刺破耳膜的声音:“把王老五那杆枪给他。这小子,我看叫他扛两个子弹箱也压不死。”

陈凯戈当然没有扛上双份的负担,他和整个班里其他四个弹药兵与自己同样背着一只沉甸甸的子弹箱。重机枪,或者按着琼州市集上“说髡书”艺人夸张到吓人的叫法:赛电奔雷神机连珠铳。陈凯戈觉得越看越觉得这个铁家伙简直如同大明朝那会儿琼州府里的知府老爷的派头,虽说生就三条铁腿,一路全靠四位机枪手拿撬杠抬着,活像坐着轿子,架势十足,就是不知道真打起仗来究竟有多厉害。他仅在行军休息时听到过机枪手符彪下士唾沫横飞地大谈在两广治安战时的经历。

“……林首长,还有黄主任领着咱们队伍赶到那个寨子,四里八乡的瑶民头领,还有方圆百里大大小小什么寨堡帮会的头目带着自个儿的亲信全都赶了过来,到处乱喊乱叫,闹哄哄乌糟糟一大片。当着这群衰仔的面,咱们架起重机枪对准一段寨墙。林首长亲自下令:‘机枪火力演示!’,扳机就那么一扣——”

“然后呢?”

“咱事先专门连了一条特别长的子弹带。瑶人的寨子墙是拿乱石头堆出来的,硝烟后边只瞧见打碎的石头渣子到处乱飞,等打完烟散开一看:好家伙,石头堆都被打散了,硬生生把寨墙开出一个大豁口。墙角那块儿原来还有座用竹子搭的望楼,结果整个儿地给它打塌下来,臂膀粗的大毛竹做的柱子都叫子弹削断了。那帮衰仔方才还在吵吵,现在一点声都没了,四下里一望——”

“怎么啦?”

“就望见一整片屁股朝天撅着。黄主任,黄首长拿起大喇叭站到桌子上对衰仔们训话:‘往后哪个不长眼的再敢冒犯大宋天威,你跟你们的族人就是这个下场。想想是你们的脑壳子硬,还是石头墙硬!’哈哈哈,可把这群衰仔胆全吓破啦,一个个都只管往地上磕头,抬也不敢抬。”

说实话,陈凯戈不相信机枪能吓唬得住拥有大炮的西班牙鬼子。当初在新兵训练营里教官就对他们灌输过:要战胜大炮只有两种办法:一是用更大、射程更远的大炮去压倒它;二是在开炮的间隙冲进炮兵阵地杀死炮手,缴获或者摧毁大炮,后者正是作为一名步兵的光荣职责。不过海军的同志们看来正在使用第一种办法,远处的海面上炮声隆隆。陈凯戈个头高,眼力还比别人好,看得到离海岸线最近的那条火轮战舰,光秃秃一条桅杆杵在甲板上整个儿地像个“山”字形,无所畏惧地挺立在西班牙炮弹激起的水柱当中。它的炮放得比其他军舰慢不少,可是动静大得多,火光一闪,喷出来大团的烟像云层一样翻滚升腾,把整条战舰团团盖住。约莫一两分钟后,只觉得地面都在震动,这是炮弹穿透海岸的土堤石墙,在西班牙鬼子的炮台下爆炸了。就在队伍恢复行军没过多久,脚底下猛然剧烈震颤起来,陈凯戈差点瘫倒在地,他听到后边弹药班的士兵一阵喝骂,企图拉住被剧烈爆炸惊吓到的骡子。吆喝声转瞬就淹没在连绵不断地爆炸巨响中。他们进攻的目标:马尼拉南郊最重要的屏障,圣安东尼要塞已经跌入毁灭的深渊。某颗幸运的穿甲榴弹砸穿火药库的石质穹顶,在里边炸开了。殉爆的火焰从这座翻修过的坚固棱堡的射口和门窗里喷出来,许多带着火星的碎片残骸四处迸射,爆炸的闷响好像是从地下发出的,到处向外翻滚着浓厚的烟云,要塞炮台上的大炮彻底沉默了。

陆军步兵的欢呼和冲锋号声甚至没有被担任掩护射击的野战炮给压倒,他们已经包抄到要塞背后,用手榴弹解决掉蜷缩在堑壕里,惊吓过度不敢抬头的殖民军步兵。重机枪分队没有参与到这种打死老虎式的进攻中,而是加强给一个步兵连,命令是迅速攻占北部的马拉塔村,阻断从马尼拉城里派出的援军。陈凯戈气喘吁吁地背着弹药箱一路小跑,到现在为止自己也好,机枪也好,一枪都没放。占领马拉塔村未受任何抵抗,村里没有驻军,渔民们无动于衷地望着这些奇装异服,手持奇怪枪支的士兵冲进小教堂把西班牙神甫押了出去。

马尼拉城的反应就西班牙人而言相当迅速,虽然终究比澳洲士兵慢了一步,增援的骑兵刚冲出城门,圣安东尼要塞上已然飘荡起蓝白星旗。重机枪第三班在马拉塔东北占据了一个阵地,从马尼拉城南延伸过来的大道正好在这儿转了个小弯,让行军队列暴露在枪口下。陈凯戈有些手忙脚乱地卸下子弹箱,掀开的箱盖里,亚麻布弹带上串好的一排排子弹黄澄澄直晃人眼,简直就是一箱金子啊,谁能相信首长拿这么金贵的玩意当铳子儿杀人?正胡思乱想着,猛然钢盔被重敲了一记:“发什么愣,快把子弹带拿过来!”

马蹄在土路上踏起滚滚烟尘,机枪班的士兵都凝视着远处逐渐变大的一片黑影,等待上士发出射击命令。陈凯戈盯着上士举起的手,焦灼地咽下一口唾沫,忽然一阵怪异的呼啸从头顶上传来,为了驱散开火前的焦灼他略抬了下头,那惊骇的场面令他终生难忘。

跟随先遣分队抵达马拉塔的炮兵观察员呼叫了炮火支援,反应最迅速的却是火箭炮分队。他们装备的试三六型火箭弹放弃了HALE式自旋构造,改用低速旋转的尾翼稳定结构,这样一来整个火箭炮系统虽然是用马车牵引,多少也有了些喀秋莎的样子。硝酸钾混合焦油沥青制成的推进药剂一经点燃便喷出遮天蔽日的灰黑色浓烟,以致火箭越过头顶时,陈凯感觉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火箭武器对骑兵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侥幸没有伤死的战马也被劈头盖脸的爆炸、火焰、拖着黑烟发出怪叫从天而降的怪物吓坏了,完全不听主人使唤,四处乱窜,跌倒在地,出城的这支骑兵队全军溃散。西班牙人的反攻土崩瓦解,陈凯戈看着屠腊上士缓缓地放下了胳膊,今天对于三班的所有成员而言是不愉快的一天,他们头顶烈日抬着沉重的机枪和弹药行军了一整天,却未曾打出一发子弹,消灭一个敌军。

发布于 2019-04-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临高同人的知乎聚集地。火星后继者的专栏被定点爆破了,这里权当做是个精神的继承吧。请大家投稿的时候还是不要做大死,毕竟,闷声大发财是坠吼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