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Rust编程
理解 Rust 中的 Closure

理解 Rust 中的 Closure

原理

有些语言中没有 closure 和普通函数的区分,但 Rust 有。对 Rust 来说普通函数就是一段代码。而 closure 和 C++ 类似:每个 closure 会创建一个匿名的struct,编译器会在当前上下文捕获 closure 代码中的外部变量然后塞进这个结构体里面。

这件事非常重要,请默念三遍一个 closure 就是一个捕获了当前上下文变量的结构体(外加一段代码,这不重要)。

这解释了为什么 Rust 中两个参数和返回值一样的 closure 不被视作同一类型[1],因为它们背后的匿名结构体不同,有着不同的大小、字段和 lifetime。

let m = 1.0;
let c = 2.0;

let line = |x| m*x + c;

// 等价于

struct SomeUnknownType<'a> {
    m: &'a f64,
    c: &'a f64
}

impl<'a> SomeUnknownType<'a> {
    fn call(&self, x: f64) -> f64 {
        self.m * x + self.c
    }
}

例子来源于 Why Rust Closures are (Somewhat) Hard

这也是 closure 难用的根源:

  1. Rust 中结构体的可变性以及 liftime 本身就很烦人。
  2. Closure 的规则都是隐式的:closure 捕获值的方式及所生成的closure的类型都是按照隐式的规则决定的。
  3. Closure 一直会捕获整个复合类型,如 struct, tupleenum 。而不只是单个字段[2]

对于 (3),Rust 团队已经接受了一个提案,旨在改进不相交字段的捕获规则。(当前看起来没多少进展)

为什么

对于 (1) 和 (2) 是语言设计思路所带来的结果,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 closure 很好用,但是我们不想付出运行时代价。所有语言都有类似的东西,但是它们把 closure 捕获的结构丢到堆上以保证所有 closure 类型大小一样,且借助了 GC 管理资源。

Rust选择「零额外开销」(Zero Overhead)所以必须用这种方式来实现 closure。使用高级抽象的同时保持了性能无损。比如说我们能用很函数式的方法处理迭代器,但最后生成的汇编和手写循环没什么区别。

并且Rust提供了Box<Fn() -> T>Rc让你可以手动做到别的语言自动做到的事情。你需要显式使用这些设施,因为这代表额外的开销。

而选择隐式的捕获规则是因为closure被设计为在某个特定上下文内以短小、简洁而频繁的方式书写[3]。因此采用了这种隐式且最保守的捕获方式。代价就是容易让人摸不着头脑。虽说利大于弊,但的确是一个缺点(参见下一节的引用部分)。

规则

捕获规则最简单的情形是 move || {...} 它会尝试获取closure中用到的值的ownership,如果值是 Copy 的则 copy 一个。

而默认的捕获方式是:

  1. 如果可以,则尽量用 & 借用
  2. 否则,如果可以,则总是 &mut 借用
  3. 最后,无计可施必须要 ownership 的话,才会 move

捕获之后,根据你在 closure 代码中如何使用捕获到的值,编译器会为 closure 实现函数 traits。最后实现了哪些 traits 和捕获的方式(有没有加move)或者捕获到了哪些变量是无关的。

  • 所有函数都至少能调用一次,所以都会实现FnOnce
    • 另外,对于那些不会移走匿名结构体中变量的 closure 实现 FnMut
      • 并且,对于那些不会修改匿名结构体中变量的 closure 实现 Fn

FnOnce, FnMutFn,下图中可以看出这三者是包含的关系。

(Google Docs)

其中FnMutFn能调用多次。FnMut调用时需要对自己匿名结构体的&mut self引用。调用Fn只需要&self引用就足够了。

以下内容可以跳过。
即使是面临必须要 ownership 的情况,如果值可以 Copy,编译器依然会避免 move,而是用 & 的方式借用值,之后在需要的时候 *。相关文章是《Rust 闭包环境捕获行为与 Copy trait》。
我们都认为是 bug,直到语言团队成员回复说这是预料中的行为。之后我注意到这是规则1较为反直觉的特例。

实践

现在来写下不同类型的 closure。然后去看编译器产出的 MIR。

MIR 是中级中间表示(简称中二表示)详细可以看官方博客的这篇文章。我们关注的只是少部分内容,大部分看不懂也没关系。

总而言之,MIR 告诉我们「代码究竟会变成什么样」但又保留了类型信息,不像汇编那样面目全非。

FnOnce

Closure 中必须移走某个变量的 ownership,这种 closure 需要 self 来执行,所以只能 FnOnce

Playground (点右上角 “RUN” 按钮旁的「…」按钮,再点 “MIR” 看结果。)

fn main() {
    let homu = Homura;
    let get_homu = || homu;
    get_homu();
}

调用时的 MIR

let mut _4: [closure@src/main.rs:9:20: 9:27 homu:Homura];
let mut _5: ();
_3 = const std::ops::FnOnce::call_once(move _4, move _5) -> bb1;

可以看到它是以 FnOnce 方式调用的。

_4 作为第一个参数传进去,它的类型 [closure@src/main.rs:10:20: 10:27 homu:Homura] 就是本文一直在叨念的匿名结构体了。其中 home:Homura 则是这个结构体捕获的变量和她的类型。

_5: () 代表着无参数。

Closure 代码所编译成的普通函数:

fn main::(_1: [closure@src/main.rs:9:20: 9:27 homu:Homura]) -> Homura {
    let mut _0: Homura;                  // return place

    bb0: {                              
        _0 = move (_1.0: Homura);        // bb0[0]: scope 0 at src/main.rs:9:23: 9:27
        return;                          // bb0[1]: scope 0 at src/main.rs:9:27: 9:27
    }
}

注意这里 _1 的类型:[closure@src/main.rs:9:20: 9:27 homu:Homura] 前没有 & 或者 &mut,代表这个调用后会消耗掉匿名结构体。

_0 = move (_1.0: Homura); 可以看见内部移走了 homu

FnMut

在 closure 中修改某个可变的引用[4],但无需移走任何捕获到的值。这种 closure 必须请求一个&mut,所以有FnMut

Playground

调用时:

let mut _6: &mut [closure@src/main.rs:9:25: 9:41 madoka:&mut std::option::Option<Madoka>];
let mut _7: ();
_5 = const std::ops::FnMut::call_mut(move _6, move _7) -> bb1;

Closure 所生成的函数体:

fn main::(_1: &mut [closure@src/main.rs:9:25: 9:41 madoka:&mut std::option::Option<Madoka>]) -> () {
    // ...
}

可以看到 _1 变成一个 &mut 引用了。能多次调用而不会消耗匿名结构体。

被捕获的值变成了 madoka:&mut std::option::Option<Madoka> 。于是在这个 closure 销毁之前别人都不能访问 madoka 了。

Fn

在 closure 中只会读取外部的值,只需要 &self 就能执行,当然全部三种都实现了。

fn main() {
    let homu = Homura;
    let mado = Madoka;
    let marry = || (&homu, &mado);
    marry();
}

Playground

调用时:

let mut _7: &[closure@src/main.rs:10:17: 10:34 homu:&Homura, mado:&Madoka];
let mut _8: ();
_6 = const std::ops::Fn::call(move _7, move _8) -> bb1;

是用 Fn 的方式调用的。

Closure 生成的函数体:

fn main::(_1: &[closure@src/main.rs:10:17: 10:34 homu:&Homura, mado:&Madoka]) -> (&Homura, &Madoka) {
    // ...
}

如果 closure 根本不捕获任何东西,则匿名结构体是 Zero Sized Types,在运行时不会被创建。这类 closure 等价于普通函数,自然也实现了全部三种。代码略。

实现哪些 traits 和捕获到的值无关

就算用 move 强制捕获变量的所有权,只要不移走它而仅仅是修改或读取它。这种情况依然会实现 FnMutFnPlayground

fn main() {
    let homu = Homura;
    let mado = Madoka;
    let marry = move || {
        (&homu, &mado);
    };
    marry();
}

这种代码,用了 move 所以会捕获 homumado 的所有权,但是MIR可以看到是通过 Fn::call 调用的:

let mut _5: &[closure@src/main.rs:10:17: 12:6 homu:Homura, mado:Madoka];
let mut _6: ();
_4 = const std::ops::Fn::call(move _5, move _6) -> bb1;

看看closure所生成的函数体吧:

fn main::(_1: &[closure@src/main.rs:10:17: 12:6 homu:Homura, mado:Madoka]) -> () {
    let mut _0: ();                      // return place
    let mut _2: (&Homura, &Madoka);
    let mut _3: &Homura;
    let mut _4: &Madoka;

    bb0: {                              
        // ...
        _3 = &((*_1).0: Homura);
        _4 = &((*_1).1: Madoka);
        (_2.0: &Homura) = move _3;
        (_2.1: &Madoka) = move _4;
        // ...
        return;
    }
}

不同于前一个没有加 move 的例子。homu:Homuramado:Madoka没有 &,代表匿名结构体捕获了这两个变量的所有权。

然而捕获了那些变量的匿名结构体本身又是以 _1: &[closure...] 的方式传入的。因为函数体内根本不会移走 homu 或者 mado

如果修改这份代码在 closure 过程内修改 mado 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呢?留作习题。


感谢 Telegram「Rust 众」群网友们对本文的帮助。

相关阅读

  1. Why Rust Closures are (Somewhat) Hard
  2. Closure types
  3. std::ops::{Fn, FnMut, FnOnce}
  4. 闭包 - Rust编程
  5. Higher-Rank Trait Bounds (HRTBs)

参考

  1. ^其实所有的普通函数也都是唯一的类型。被视作 Zero Sized Types。 https://doc.rust-lang.org/nomicon/exotic-sizes.html#zero-sized-types-zsts
  2. ^Reference - Closure Types https://doc.rust-lang.org/reference/types/closure.html
  3. ^比如说参数和返回值的类型都可以省略
  4. ^有一种符合直觉的例外在这里 https://doc.rust-lang.org/reference/types/closure.html#unique-immutable-borrows-in-captures
编辑于 2019-05-0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