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张弓智库
创新创业东山再起的动力源泉

创新创业东山再起的动力源泉

副标题:垄断平台、垄断资本,

控股收购、全资收购之万有引力机制。

人有多大胆,钱有多大产!

资产、资源投机炒作,

资本泡沫横行时代,

需要一个约束垄断资本

无限扩张、肆意收购的万有引力!

超投必投、超收必投,

创新创业东山再起的资本源泉!

一、资本万有引力之超投必投机制

万有引力的万有控制、束缚作用,

能够适用大自然,是否适用于

人类社会、经济社会,尤其是资本世界?

资本万有引力之超投必投机制,就是如果土豪有100元的投资机会,市场会让土豪把99元的正常商业投资机会给张盖茨们,政府会让土豪把1元的公益创投投资机会给创业大众;前者就是超投,是市场的马太效应机制,是“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后者就是必投,是政府的张弓效应机制,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因为这一机制具有限制垄断资本利用自有资源或公共资源无限扩展、肆意并购、扼杀创新企业的趋势,并打破垄断资本“大到不能倒”的潜规则,故称为资本世界的万有引力,其来源依据为老子《道德经》第77章之马太效应与张弓效应联合运行机制。

土豪一般是指政府资金、银行资金、公众资金等,张盖茨们一般是指世界五百强、全国五百强、地区五百强、互联网超级平台、独角兽等超级公司;超投一般是指这些张盖茨们除了使用自有资本、资源进行投资之外,通过向政府资金、银行资金、公众资金等机构、个人,借贷、发债、上市等金融方式,利用社会资源的超级投资行为,简称超投;必投是政府通过有关《反垄断法》等法律法规管理、规范土豪的上述超投行为,强制性收取1%的天之道公益创投虚拟股本基金的投资方式,简称必投;超投必投机制就是资本世界的万有引力定律,1%的必投资本份额,就是其万有引力常数。

超投必投!

为什么五百强的超级投资,

必须部分投资于天之道公益创投基金?

这要从马太效应与张弓效应的相互关系说起。

详情请参阅:

二、超级收购需要管理、规范的现实迫切性

垄断资本、互联网超级平台,利用自有资源或公共资源,对创业不到三年的创新企业、独角兽进行全资收购、控股收购的行为称为超级收购,简称超收;垄断资本、垄断平台通过超级投资、超级收购,扼杀创新、制造贫富差距的趋势越来越强烈;国家通过有关《反垄断法》等法律法规,形成类似超投必投、超收必投的资本万有引力机制,管理、规范超投、超收具有现实迫切性。

01

独角兽们被收购,互联网渐趋垄断

创业失败之罪在于资本,在共享单车、外卖等新经济行业比比皆是。

小蓝单车、小黄车、摩拜单车、饿了么等等优秀创新创业企业,

不是被垄断资本直接碾压,就是被垄断资本直接吞并;

2018年的创新创业步入寒冬,一片狼藉。

2018年,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金额高达95亿美元;同期,美团和摩拜也达成收购协议,美团将摩拜以37亿美元纳入麾下;财大气粗的互联网巨头,就是有钱!但是,人们不禁要问,他们哪来这么多钱?阿里及其蚂蚁金服,收购饿了么的95亿美元资金,是自有吗?如果是大规模发债或借贷,相对中小创业公司,挤占投资资本、精英人才等社会宝贵资源,公平吗?比这些问题更严重的是,互联网资源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几个平台,让他们能够有能力,按照资本的意志,肆意、恶意收购、并吞。

互联网越来越集中、越来越垄断,

这一趋势不能不引起学界、政界的关注与忧虑。

人民日报刊载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家黄晋一篇文章,《规范互联网平台竞争行为,规模再大也不能不当获利》称:互联网公司超级平台经营者,进行收购或者抢占新的技术制高点,会进一步增强其市场支配地位。因此,对于具备一定规模的互联网平台经营者,在其收购营业额较低但价值较高的初创企业时,可以考虑适度提高交易门槛。

人民日报称,当前,数字经济的发展正成为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在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互联网平台的作用日益凸显,竞争也日趋激烈。如何规范互联网平台竞争行为,是当前需要高度关注,特别是如下二方面的反垄断问题。

报名参加2020美国总统竞选的民主党参议员华伦主张,要立法规范脸书、谷歌、亚马逊的收购行为;一方面限制科技公司既提供平台,又参与平台,另一方面则是加强对于非法和妨害竞争的全资收购、控股收购等垄断行为,而她特别点名的则是脸书收购IG(Instagram)。

02

互联网平台,垄断没有边界

传统反垄断法中的相关市场是指经营者进行竞争的商品范围或地域范围,就是相关商品市场或相关地域市场。一般而言,相关商品市场是一组或一类商品所构成的市场,相关地域市场是需求者获取商品的地理区域。与传统实体单边市场不同,互联网平台的属性决定了它具有双边市场或者多边市场的特点。互联网平台不一定遵循传统实体单边市场的定价法则,因此其产品、服务价格结构具有不对称性。此外,互联网平台经营者在定价时还可能采取交叉补贴行为,即向市场一边如消费者提供免费服务,而由市场另一边,如广告用户、服务提供商等收取广告费用的方式进行补贴。这些做法使得市场领域和互联网平台经营成本都具有不确定性、不对称性,在评估市场影响力时需要采用新标准,如用户使用情况、网络效应、获得竞争性数据的能力等。

由于互联网资本及其平台的上述垄断特性,刘强东曾经直言道:“以前的互联网是野蛮生长的,很难看到清晰的规则,这两年情况有所好转,但两极化越来越严重,流量越来越集中。全世界都是如此。这是因为互联网是天然的垄断工具。”

“两极化越来越严重,流量越来越集中”,明显就是,越穷越见鬼,越富越发财,典型的马太效应现象,反映赢家通吃的经济学原理,并非互联网独有;但是赢家通吃的天然垄断性,却是马太效应独有。

03

互联网平台,全资收购、控股收购,强化垄断。

从实践来看,今天我们所认识和使用的互联网,已经逐渐由一些大型互联网平台所主导。比如在搜索引擎、社交网络等领域已经形成一些超大规模经营者,它们所具有的优势和网络效应是其他竞争对手短期内难以赶超的。这些互联网平台经营者进行收购或者抢占新的技术制高点,会进一步增强其市场支配地位。因此,对于具备一定规模的互联网平台经营者,在其收购营业额较低但价值较高的初创企业时,可以考虑适度提高交易门槛,或者设立反垄断的超投必投机制;否则垄断平台的力量,会毁灭性打击互联网的创新、进步。

互联网之父,伯纳斯-李警告:平台的力量正在毁灭互联网:“他们收购可能挑战其地位的创业公司,购买新的创新技术,挖来业界顶尖人才。再加上用户数据给他们带来的竞争优势,所以我们可以预计未来20 年的创新将远不如上一次创新浪潮。当前虚假新闻泛滥的根源,是因为平台力量使人们有可能“把互联网变成战场”。

伯纳斯-李认为,“少数几个占统治地位”的科技平台基于用户数据的规模效应,规避竞争,并将权力集中在“看门人”手中,而管理者又掌控着“人们可以看到和分享哪些想法和观点”,所以这种趋势显然会带来不利的影响。解决方案并不是让科技巨头们自我约束,而是要创造一个框架来规范他们在“社会目标”中的各个因素。“今天强大的数字经济需要强大的标准来平衡企业和互联网公民的利益。这意味着,我们要思考如何使科技部门的激励与用户和整个社会的激励相一致,并在这个过程中征询不同社会阶层的意见。”

2017年,Facebook收购了在青少年中流行的手机应用To Be Honest(简称TBH),收购时这款匿名问答应用仅问世两个月,但已经吸引了超过500万用户,发出信息十亿条以上。自2010年以来,Facebook收购了60多个像TBH这样的行业新秀。

从好的角度看,卖给Facebook(或谷歌、苹果)能带来许多经济上的好处。大公司开出的优厚价格,为有创意的创业者提供了巨大的激励。在更广泛的层面,Facebook平台推广创新的能力,可以让先进技术得到迅速、广阔的增长,产品发展前景比留在初创公司更好。

可是从坏的一面来讲,Facebook不停地吞并有前途的新公司,扼杀了这些新公司参与竞争的潜力。假如没有被收购,TBH、Halli Labs、Orbitera、Instagram、WhatsApp、Oculus VR等公司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如今已然不得而知。换言之,假如有才能的创业者有信心与Facebook一较高下,他们会建立起怎样的公司?他们会成功颠覆旧有互联网平台的地位吗?不得而知。

04

超级平台利用垄断,超额占用社会资源

红极一时的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等平台公司的大肆收购、兼并,已经引起了美国经济学家、法律学者、政客和政策分析师等各方关注,它们被指控为利用自身规模及势力碾压潜在竞争对手。

许多行业都有集中化倾向,这一点毋庸置疑。大公司在行业收入总额中占比较高,一向能够获得大笔利润。这并不是坏事。集中化和更高的利润是技术创新带来的良性结果。当今世界“赢家通吃”,生产力较高的超级公司可以获得较高的市场份额,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凭着创新倾向占据顶端。有学者指出,除高科技行业以外其他行业的顶级公司攫取的收益份额越来越高,是由于这部分公司采用了不可或缺的关键信息技术:因为这些公司更好,规模才得以扩大。

然而许许多多的证据表明,负面力量同样在发挥作用。“集中化也许是反竞争势力造成的,”一些研究者表示,“占据优势的公司借此阻止实际竞争对手和潜在对手进入行业发展壮大。”研究表明,在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经济的多个行业,行业强势领先企业大量占用资金、人才、土地、政策制定等生产要素资源,操控市场,阻止竞争对手发展。马太效应历久不衰,胜者一直会胜利下去,新的初创公司越来越少。公司面临的竞争压力减轻,生产力发展减缓,工资停滞,胜者和败者间的差距,跟贫富差距一样,越来越大。

科技巨头公司越来越无所不能,新兴创业公司成功率和天花板越来越低,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集中,贫富悬殊加剧,越来越多的企业也都被垄断的巨头们“殖民”,并因此丧失自由竞争的权利。

曾经的创业者如今成了垄断者,后来的创业者越来越难有创业的机会;曾经依靠自由竞争实现梦想的人,如今成了别人依靠自由竞争实现梦想的障碍……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市值暴涨,业务无边际扩张,公司及主要股东纷纷富可敌国,从政党到民间,分拆它们的呼声也是络绎不绝。

在所谓市场自由竞争条件下,超级公司依靠自由竞争发家,进而不断发展壮大,继而获得市场垄断地位,然后以垄断成为他人自由竞争的障碍,这种现象连美国总统都看不下去,超级公司因此被采取措施,这在美国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100多年前,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正是因此被分拆。IBM、微软、英特尔……也都因此挨过收拾或折腾,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也不例外。

三、资本万有引力的超收必投

资本万有引力之超收必投机制是指,垄断平台、垄断资本进行全资收购、控股收购等超级收购的100元,必须将其中1元~9元,作为国家公益创投虚拟股本投入,收益作为垄断资本的倒闭补偿金;垄断资本利用自有资源或公共资源对创业不到三年的创新企业、独角兽进行全资收购、控股收购的行为称为超级收购,简称超收,1%或9%作为国家天之道公益创投基金的虚拟股本投入称为必投,1%或9%称为资本万有引力常数,其运行机制则称为超收必投机制;因为这一机制具有限制垄断资本利用自有资源或公共资源无限并购、扼杀创新企业的趋势,并打破垄断资本“大到不能倒”的潜规则,故称为资本世界的万有引力定律之超收必投机制,其来源依据为老子《道德经》之马太效应与张弓效应联合运行机制。

超投必投,规范张盖茨们用资本力量野蛮碾压创新;

超收必投,规范张盖茨们用资本力量残忍吞并创新。

中国是人口大国,人民奔小康以后,具有不可限量的市场前景;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各种各样、多多少少、千奇万态的需求,需要大大小小的创意公司来满足;然而面对强大的资本意志、非同小可的互联网平台的垄断力量,创业者和中小创业公司还是太弱小,一旦被恶意收购、肆意碾压消灭,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生态,创新创意的种子,将遭到不可修复的破坏!

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是反抗、战胜侵略者的法宝;创业公司对付垄断者,政府也应该使用这种战略,国家才是最公正、最公平的超级平台,国家通过有关《反垄断法》等法律法规,形成类似超投必投、超收必投的资本万有引力机制,让互联网垄断者在创新创业创意公司的汪洋大海之中,望洋兴叹!

利用超投必投、超收必投的公益创投机制,孵化的好公司层出不穷,垄断资本、垄断平台,他们只可以捕获有限的大鱼、好鱼苗;大部分创业创新创意公司,在超投必投机制公益创投资本的汪洋大海中孵化,源源不断、生生不息,健康成长为独角鱼、独角兽;良好的创业生态,海阔凭鱼跃,可以自由翱翔,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得以充分阐释和发扬,创新创业生态,避免了垄断大公司的竭泽而渔!

四、超投必投机制的实证设计

资本世界万有引力之苹果落地实证设计:

如果来自苹果公司的天之道国家公益创投基金,

能够对普罗大众的草根公益创投进行投资,

则资本世界的万有引力定律,必横空出世!

详情请参阅

正如老子《道德经》第七十七章所云: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

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市场过度的马太效应,需要政府张弓效应来校正,市场经济高效无形之手造成的弊端,需要政府法律公平有形之手来彰显。

美国普罗大众如何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资本世界的万有引力定律呢?目前可行的是途径是,通过资逼民反的选票,选出能够制定资本世界的万有引力机制的议员、总统。

延展阅读:

发布于 2019-05-10 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