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全球国土面积第2大的国家 终于有了职业足球联赛

2019年4月27日,对于所有加拿大的足球人而言,无疑是一个会让他们铭记一生的日子。

在时隔整整27年后,这个全球国土面积第二大的国家,终于再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职业足球联赛。尽管当天下午刮着大风,但仍然有17611名观众在南部城市汉密尔顿见证了主队汉密尔顿锻钢与约克九镇的2019加拿大超级联赛揭幕战。

众所周知,加拿大是一个以广袤自然和荒野著称的国家,对于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来说,这通常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源泉,但如果你和他们谈论加拿大男子国家足球队,话题就会走入真实的荒野,一无所有,无从谈起。

自从1986年参加了墨西哥世界杯后,加拿大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世界足球的顶级舞台,而那也是枫叶之国唯一一次的世界杯之旅。幸运的是,不论2022年他们能否挺进卡塔尔世界杯,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加拿大将绝对出现在2026年世界杯上,因为届时他们将和美国以及墨西哥联合举办世界杯。

毋庸置疑,举办世界杯显然能够对加拿大足球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平心而论,对于一个像加拿大的这样的经济大国而言,承办世界杯并不能消除长期没有属于自己职业足球联赛的悲催和尴尬。但在加拿大的足球历史上,其实曾短暂出现过职业联赛,可惜的是,1986年成立的加拿大职业足球联赛由于经营不善,最终在1992年画上了句号。

为了让加拿大尽早摆脱足球荒野的称号,加拿大足协早在2014年就开始准备打造职业联赛,在一篇公告中,加拿大足协表露出强烈构建职业联赛的欲望,“我们的国家队主帅在挑选球员时没有任何优势,因为通常来说,一个国家队的主帅都是通过观看本国的顶级职业联赛来筛选队员,但我们却没法进行。”

这正是加拿大足球困窘之处,一个真正热爱足球的加拿大年轻人若想在本国有所发展是不现实的,他们只能寻求出国,目的地无非是美国或者欧洲,但这样的成本和代价都是极大的,因此打造一个自己的职业联赛就变得更加势在必行。经过几年的努力筹备后,加拿大足协终于在去年正式宣布将有7支球队参加今年的首届加超联,并且希望不断扩大队伍,从而构建成真正的升降级制度的职业联赛。

“如果说加拿大足球是一张拼图的话,那加超联就是那块之前缺失的零片”,在现场观战完首轮比赛后,加拿大国家队现任主帅约翰-赫德曼动情地说道,“对于我们的年轻球员来说,他们为什么无法大量地在美国职业大联盟或者欧洲顶级联赛站稳脚跟,原因就在于他们之前从来没有真正的发挥出应有的潜能,现在加超联终于提供了这个平台。这不仅仅是对于球员、教练是一件利好的事,这对于整个社区,整个设施,整个加拿大的足球文化都会有所帮助,甚至对于裁判而是一件喜事,他们有了更多执法高水平比赛的机会。”

正如赫德曼所言,不同于美国职业大联盟用高额薪资吸引那些接近退役的球星,加超联的宗旨就是要让更多的年轻人有发挥的平台,加拿大协发展部主任贾森-德沃斯就曾表示,“加超联能够带来的就是给年轻孩子一个梦想,让他们知道自己本土的职业队,从而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穿上这身球服,代表自己的社区出战。”

为了将这个目标变得更加可行,加超联规定,每支球队的先发阵容至少得有6名加拿大本土球员,其中3人更是必须要在21岁以下,为了避免出现类似中超U23政策那种出场几分钟就被换下的滑稽场面,加超联还强行规定,这3名21岁以下的球员赛季总出场时间不能低于1000分钟。

显而易见,加拿大足球圈明白年轻人的重要性。事实上,在有了这个职业联赛后,他们不止展望2026年的世界杯而已,3年后的卡塔尔世界杯已经进入了主帅赫德曼的视野之中。

加拿大男足主帅赫德曼

今年44岁的赫德曼来自英格兰,他之前曾是加拿大女子国家队的主帅,在转为男足主帅后,赫德曼不敢懈怠,他曾告诉国际足联官网,自己每天要工作15小时。辛勤的付出,自然会有所回报,加拿大国家队的的确确在不断进步当中,球队的世界排名已经从2013年的112升至今年的78。

更为重要的是,加拿大终于开始涌现一批优秀的青年才俊,来自拜仁的18岁小将阿方索-戴维斯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位在今年冬窗来到德国的加拿大天才已经在3月对阵美因茨的联赛中有过进球,他也因此成为首位替拜仁进球的00后球员。

效力拜仁的小将阿方索-戴维斯

除此之外,在巴萨B队效力的塔布拉、在比利时根特征战的乔纳森-大卫以及在利物浦U23打拼的利亚姆-米勒都是极具潜力的新星,加上之前已经在英超征战多年,目前效力于格拉斯哥流浪者的斯科特-阿菲尔德,以及卡迪夫边锋霍伊莱特的助阵,加拿大的2022年世界杯梦绝非不能实现。

对此,赫德曼就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的球员正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行,我想球迷们会为我们而疯狂的。”可以预见,当加超联逐步走入正轨后,一个像加拿大这样的热爱运动,并且制度健全的国度,早晚会在足球的世界掀起惊涛骇浪,正如《卫报》所点评的那样,“加拿大从来不缺天才,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机会。”

发布于 2019-05-1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