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医生
首发于丁香医生

有个致癌习惯能让人失去喉咙,中国却还有 3 亿人沉迷于此

作者 左娃


很多人明明想说话,喉咙却发不出声音,连说话都成了一种奢求。而这样严重的后果,仅仅是因为一个 3.15 亿中国人都有的坏习惯。


拿出打火机,点根烟,吸一口,就这么简单。


很多烟民并不以为意,有人还会来一句「吓得我赶紧抽支烟压压惊」。


但我们没必要非得经历这些痛苦,才能明白一个道理。


今天,丁香医生想为大家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 Joao Candido 是一位大学教授,看上去人生顺遂。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突然有一天,这位家庭和睦、受人尊敬、德高望重的教授,决定去一个小卖部当店员。


请注意他的手势 ▼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作为小卖部店员,他看上去很普通,只是声音有点怪怪的。


或许仅仅在闲聊的时候,才有一点点不一样。


当有人来买烟的时候,不管是年轻人、老人,男生、女生,他都会和顾客聊上几句。


你吸烟很长时间了吗?
一年了。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虽然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奇怪,让人觉得很困惑,不过大家一般也会礼貌地回应一下。


你要为周末准备充足的烟,是吗?
哦,是的,必须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他虽然有点内向,不过会试着和顾客们寒暄。


我记得我吸烟的那时候,就很担心周末(小卖部关门)没有烟吸。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还会热情地讲自己当年的吸烟史。


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天两包烟。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我抽烟也是为了交际。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但尽管他很努力地寒暄,但顾客听到他的声音,总会有点不安。一位小哥哥出门后说:


坦白讲,我有一点害怕。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或许是因为小哥哥终究还是没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就像很多其他好奇的顾客一样:


你这里是什么东西?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他好像对这些好奇,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是一个电子喉。

我之前有喉癌,现在我必须借助这个来说话。

因为我的声带被切除了。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14 年前,他因为吸烟患上喉癌,不得不切除了声带,用电子喉说话。


还记得开头的「请注意他的手势」吗?他必须拿着它,才能发出声音。就算这样,发出的也只能是电子音。所以,聊天时奇怪的电子音,才总会让顾客感到不安。


他再也发不出自己的声音了。


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关于烟草致癌的专题研究,喉癌最重要的危险因素之一就是吸烟。老烟民死于喉癌的可能性是非烟民的 20 倍。


而因为抽烟失去喉咙的人,绝不止他一个,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另一位亲历者▼

图片来源:giphy.com


得知真相之后,很多顾客都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们的反应或许各不相同。


有人坚决表示绝不会戒烟。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但转头就说,自己也有点害怕。说不清是怕一个失去喉咙的人,还是怕让人失去喉咙的烟。


坦白讲,我有一点害怕。

我看到那儿的烟时,觉得挺害怕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有人心存侥幸,随即也意识到心存侥幸的愚蠢。


我设想: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这样想很愚蠢,对吧?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还有人,终于下定决心。


我们没有必要非得经历这些才会意识到我们错了。

现在就要戒掉,就是现在。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就像开头说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中国有 3 亿多吸烟者,占全世界吸烟者总数的近 1/3。我国每 30 秒左右就有一人死于烟草使用。


除此之外,中国有 7 亿多人暴露在二手烟中,导致每年有 10 万人因二手烟而死亡。


吸烟与多种癌症密切相关,恐怕也都是老生常谈了。但每次提,还总有人会说:

×× 抽了一辈子烟,不照样活到 90 岁?


拿个例反驳大数据,都是在耍流氓。就像上面那位女生说的,这些数据和经历,就是为了让我们别再拿自己去赌博。


所以,如果不希望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受到损害,请拒绝吸烟。


我们决不需要更多的自杀,与谋杀。



本文由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 姜垣 审核

— 参考资料 —

[1] 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无法承受的代价:烟草流行给中国造成的健康、经济和社会损失[M]. 2017.

[2] 世界卫生组织. 2013-2014 中国部分城市成人烟草调查[M]. 2015.

[3] Smoke T, Smoking I. IARC monographs on the evaluation of carcinogenic risks to humans[J]. IARC, Lyon, 2004: 1-1452.

[4] Zeng, H., Chen, W., Zheng, R., Zhang, S., Ji, J. S., Zou, X., ... & Wang, N. (2018). Changing cancer survival in China during 2003–15: a pooled analysis of 17 population-based cancer registries.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 6(5), 555-567.

[5] Ridge JA, Glisson BS, Lango MN, et al. "Head and Neck Tumors" in Pazdur R, Wagman LD, Camphausen KA, Hoskins WJ (Eds) Cancer Management: A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 11 ed. 2008.

发布于 2019-05-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丁香医生是一个提供专业医疗健康服务的平台,集健康科普、药品查询、在线问诊(互联网医院)、就医推荐等功能于一体。通过丁香医生,你可以看到专业医生通俗易懂、活泼有趣的健康科普文章,还可以享受到三甲医院医生一对一诊疗服务。 丁香医生,随时随地专业呵护您和家人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