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14/全球脑思想的传播

2011年3月,在美国加州长滩举办的TED大会上,历史学家大卫•克里斯汀向观众讲述了一个“宏观的历史”。这是已知的最漫长的历史,它包含了从大爆炸到互联网、宇宙所经历的完整过程。当然,这个过程也是最震撼人心的,其间宇宙发生了一系列神奇的巨变。其中,最近的一次巨变就是全球脑的形成。

克里斯汀解释说,一万年前,随着农业发展,人类社会变得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密集,同时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流也逐渐变多。之后,从大约500年前开始,人类之间的联系渐渐变得全球化。事实上,轮船、铁路、电报以及网络,等等,都促进了这个过程。现在,我们70亿个个体,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单独的全球脑。并且,这个巨大的脑正在以超级的速度学习着。

当然,不只克里斯汀在传播全球脑概念,也有其他人在做类似的事情。例如,在5月14日硅谷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蒂姆·奥莱利(Tim O'Reilly)的演讲就完全是围绕全球脑思想展开的。奥莱利是一家出版公司的创始人,同时也因提出“web 2.0”一词而知名,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在奥莱利看来,随着人工智能不断取得突破以及网络技术不断取得进步,集体智慧正在不断放大,并最终导致了全球脑的出现。其中,我们以及我们的设备(例如智能手机)成了它的感官,同时数据库储存了它的记忆。就目前来说,这个全球脑仍然年幼。所以,作为它的父母,我们有责任去考虑怎样才能更好地促进其发展。

之后,在2011年纽约地层峰会上,以及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演讲厅中,也都看到了奥莱利的身影。就这样,他成了一个流动的演说家,不断将全球脑思想传播开来。

另外,同一年在法国,还有一个人将全球脑概念带到了G8峰会。他就是俄罗斯人尤里·米尔纳,一个总是剃着光头、穿着西装并且奔走于世界各地的犹太商人。同许多犹太人一样,米尔纳擅长做生意。在他的发迹过程中,他尝试过许多业务,甚至包括生产通心粉,直到因投资Facebook、Twitter等公司而成了亿万富翁。包括米尔纳在内,这次会议共邀请了六位技术界人士来做演讲,以探讨未来的趋势。另外几人也赫赫有名,其中就有Facebook的扎克伯格,以及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在这次会议中,米尔纳需要向各国领袖介绍社交网络的意义,但是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三分钟,他不得不长话短说。在米尔纳看来,Facebook、Twitter等网站可以被视为“全球脑”发育的一部分。借助社交网络,能形成全新的合作意识,与此同时,也能改变现有的信息垄断。

我们发现,最近几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全球脑思想,或者是形成了类似的观念。事实上,这个宏大的思想,目前已渗透到许多行业,同时也得到了众多精英人士的认可。不仅如此,它甚至已经在社会中广为传播。那么,在全球脑思想的影响下,我们的社会能够发生巨变吗?或许,一个精彩的未来指日可待。我们希望学术界能深入探讨全球脑思想,来推进这个巨变。幸运的是,米尔纳所带来的影响不只是G8峰会上的三分钟,他的另一个行动可能会大大加快这个进程。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5-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