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私塾
首发于实战私塾
抬一杠——五问汉阳造打尖弹图个什么

抬一杠——五问汉阳造打尖弹图个什么

自从接连发了两个有关汉阳造能否打尖弹的帖子,收到不少质疑和异议。质疑最多的就是不相信汉阳造直到最后停产也不能打尖弹的结论,异议则是坚持说汉阳造后期是经过了改造变成打尖弹的了。

我是一个喜欢较真或者说喜欢抬杠的人,但我认定某个事情,是要给出依据的,我认为这是治史者最起码的准则。可如今自媒体上的很多人似乎根本没这个概念,管它有没有依据,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偏要这么说,我就要这么说, 你能把我怎么样?

也有人说汉阳造打尖弹是既成事实,不用找依据。

还有人理直气壮:抗战老兵们都是用汉阳造打尖弹的。问是哪个老兵,出处何在,回答的十分干脆:自己去找。

既然没有依据,你给出个道理也行,可我不明白的是,用汉阳造打尖弹他到底图个什么?

图1 左为七九圆弹,右为七九尖弹

如果当年的圆弹紧缺,而尖弹充裕,用汉阳造打尖弹这个可以理解。可问题是,一直到三十年代中期以前,中国的兵工生产,七九圆弹是遍地开花,尖弹不仅投产晚于圆弹,产量更是远远不能和圆弹相比。加上又要考虑使用尖弹的机枪用弹量特别大,用于步枪的尖弹就更是少于圆弹。到了1944年,汉阳造停产,中正式产量飙升,尖弹的产量也才随之增大,但一直到1947年底,圆弹仍然在大量生产。既然圆弹不缺货,他非要用汉阳造打尖弹,图个什么?

有人说尖弹威力大于圆弹,用汉阳造打尖弹,是为了增大杀敌效果。此说甚谬。尖弹的威力大于圆弹,这是不争的结论,但要看怎么用,子弹只有和枪结合才能发生效力。在一台只有几吨重的吉普车上安装一门155毫米的榴弹炮,你能指望它发挥出自行火炮的威力?汉阳造设计之初就是打圆弹的,打尖弹不匹配,甭说别的了,弹道不同,射表不同,用汉阳造打尖弹连瞄准都成问题。而精度达不到,威力也就无从说起,那他非要这么做图个什么?

打仗,一是杀伤敌人,二是保存自己,如果用汉阳造打尖弹比打圆弹更有利于保存自己,这么做可以理解,可问题是因为汉阳造在设计之初就没有考虑过用它打尖弹,没有预留膛内的压力空间,而圆弹和尖弹虽然都用“七九”命名,但两弹的弹径并不一样,前者是8.08毫米,后者是8.20毫米。特别要命的是膛压也不一样,前者是2700公斤/平方厘米,后者是3100公斤/平方厘米。这意味着什么呢?这就意味着,在汉阳造中强行压入尖弹,轻者损枪,重者炸膛。也就是说,这样做,枪手要冒着很大的危险,他非要这么做图个什么?

图2 抗战剧《中国远征军》中使用的七十年代改造的7.62毫米汤姆逊冲锋枪

有人说汉阳造到了后期经过了改造,改成打尖弹的了。先不说有没有依据,在自媒体上抬杠,你也甭想让他们拿出依据,咱就说这改造,在一支定型并应用于战场的枪上改膛,就如一个人换肝换肾一样,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迫不得已。历史上的确有给枪改膛的例子,都是因为有枪无弹才被迫改造。比如四十年代后期,国民政府曾对三八式步枪改膛,那是因为战后接收了数以百万计的该枪,却与国民政府七九制式枪弹不符,丢了可惜,战争又需要,不得不改;比如七十年代初期,新中国曾对许多旧杂式枪械改膛,那同样也是因为这些枪与新中国的七六二制式弹不匹配,大办民兵师需要,废物利用,不过而已。可汉阳造不存在这个问题,七九圆弹在旧中国,一直到抗战结束时止,不仅不缺货,而且远比尖弹更多更方便供应,他非要改膛,图个什么?

有人会说,改膛后发射尖弹,用以增大威力,图这个,不对吗?这个出发点当然是对的,但这也只是今天无知军盲的一厢情愿而已。至少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在中国给已经定型的枪改膛,其性能只能是越改越差。上边说的旧中国的改七九步枪、新中国的改捷克、改勃然机枪,改后的性能都不如改前,只是原枪的子弹即将告罄,不改就变烧火棍了,所以明知改后的性能肯定不如不改,也得改。但当年的汉阳造不是这么回事。既然改了不如不改,并不缺少弹药的汉阳造非要这么改,图个什么?

图3 上为汉阳造,下为试图改造而中途夭折的汉阳造改型

打个比方,一般人的心脏都不如飞行员或运动员的心脏好,可有谁在没伤没病的情况下愿意换一个比你好的别人的心脏?哪怕是免费给你换,你干吗?

还有人说有些小厂对汉阳造进行了改造,民国的档案中找不到记载,所以他拿不出依据。说这话的人把给枪改膛想的太简单了。枪械改膛,不是更换个枪管就行,枪机、供弹、闭锁、抛壳、瞄准、耐压值等等,都得改。而要改变这些,还得要反复做特别精密的测试、计算、实验、修正等等,比设计一支新枪简单不到哪里去。国府确曾尝试改变汉阳造以发射七九尖弹,兵工署在1934年还曾专门组织汉阳厂进行过改造,最后结果如何?得不偿失,夭折了。以当时步枪科研与生产都居国内老大地位的汉阳厂都没能改造成功,那些半手工的小厂怎么改的?

编辑于 2019-06-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