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14/扬帆起航:成立全球脑研究所

当代,已经有很多人发表了与全球脑思想有关的文章,其中,投入精力最大、影响最广泛的要数弗朗西斯·海利根(Francis Heylighen)了。目前他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担任教授工作。海利根出生于1960年,如今头发已经花白。即便身体依然健壮,但是他的脸看上去却有些消瘦。无论是在谈话时还是在演讲中,海利根的声音总是很轻,同时面部也没什么表情,看上很平静。或许正因为不善言谈,所以他的思维才会变得特别敏捷,并富有洞察力。另外,海利根的执行能力也同样令人敬佩。截至2019年,他已发表100多篇论文,其中很多都与全球脑思想有关。当然,他的能力不只如此。在众人看来,他既是一位多产的科学家,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管理者。

在1996年,海利根作为主席,和本•戈策尔共同创立了全球脑小组。之后,这个小组就成为一个国际论坛,汇集了该领域内的众多学者。与此同时,海利根还设置了邮件列表,以便那些对全球脑概念感兴趣的人能够订阅,这样一来,就可以方便彼此之间进行讨论。 随后,就有很多人开始申请加入这个邮件列表,使其规模能够不断扩大。如今,包括笔者在内,已经有100多人加入了这个列表。而正是借助邮件订阅者之间的讨论,海利根才整理出了与全球脑有关的文献,同时还编写了相关的问题解答。 之后,所有这些内容都发布在了网站上,供全世界的读者浏览和下载。毫无疑问,这对学术交流大有益处。此外,在2001年7月3日至5日,海利根还组织了第一次全球脑研讨会。在这次研讨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们终于有机会聚在一起,可以面对面地交流彼此的观点。

从这些情况来看,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然而,全球脑领域的研究并没有就此扩大。之后十年,全球脑小组基本处于休眠状态。为什么会这样呢?海利根解释说,有的成员已病故,同时其他大多数成员都忙于各自的事务,没有精力关心网络时代的下一次跃迁。与此同时,这种破碎和狂热也是过去一段时期互联网的整体特征。数百万人聚集在网络上,开发了大量的网站和软件,可是其中很多网站却难以做到彼此兼容。最近,随着谷歌、苹果、Facebook等公司的崛起,网络似乎已变得稳固起来,同时令许多人开始着眼于未来时期互联网的整体发展。目前来说,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能把众多网站和服务整合在一起。但是,全球脑概念却有希望实现这个目标。

就这样,在海利根等学者的持续努力下,全球脑思想不断得到充实,并获得了一定影响力。不过对整个学术界来说,其影响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另外,全球脑概念在学术圈外的传播也比较有限。它很少出现在大众媒体中(目前情况已有所改善)。当然,就更别提有什么具体应用了。

海利根说,影响力有限是因为全球脑领域的研究缺乏基金支持。在这个领域内,大部分学者不得不以志愿者形式加入进来。他们的报酬主要来源于其他工作,甚至有的只能靠自己的积蓄维持生活。为什么没人愿意资助呢?海利根继续说道,一方面,政府提供的科学基金不认为全球脑是一个正统的科学主题。另一方面,企业只对短期内有具体应用的研究感兴趣,而不是那些广大的、长期的未来景像。但是,有个人却不这么想,他就是前面提到的亿万富翁米尔纳。

在遇到海利根之前,米尔纳独立地产生了全球脑概念。也许正因为这一点,所以米尔纳希望能够把理想变为现实,随之而来,也就更愿意在这方面做出贡献。很快,他迎来了这样的机会。当了解了海利根的工作后,他率先给海利根发来了邮件。海利根事后回忆说,当他收到这封邮件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收到了一封垃圾邮件。他难以想象,一个亿万富翁怎么会和他联系。不过,幸亏他没有忽略这封邮件,而是认真地作了回复。

之后,经过初步的沟通后,在2011年11月,米尔纳和海利根终于有机会坐在一起开始共议此事。首先,米尔纳开门见山,表达了想资助海利根的想法。与此同时,对面的海利根也表现得相当干脆。他直接提出,需要建个研究所(the Global Brain Institute),地点打算选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很快,两人达成一致。米尔纳同意资助五年的费用,也就是150万欧元,这些钱大约可以雇佣六个博士研究员。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他们共同设定了研究所的目标,也就是致力于获得有关全球脑的精确理论。不仅如此,该机构还需要利用数学模型,用计算机模拟全球脑的运作。他们计划研究所在2012年1月开始运作,同时需要在2014年之前获得一个重要结论。

令米尔纳高兴的是,海利根可没让他等那么久。半年后,也就是4月26日,海利根就举办了一次国际研讨会。在这次研讨会上,他发布了初步的研究结果,同时还展望了未来。

在海利根起草的演示文件中,他将全球脑定义为一种能够解决问题的分布式智能。这意味着,它不是中心化的,也不位于某个单独的个体中。相反,很多个体都对解决方法有所贡献。就这样,人、机器以及软件,通过网络联结在一起,不断向全球蔓延,最终涌现出了全球脑。另外,全球脑也比个体更聪明。这说明,全球脑具有更强大的智慧。而为了进一步理解全球脑概念,就需要我们弄明白究竟什么是智慧。在这份文件中,海利根给出了他的答案。

海利根指出,智慧就是处理挑战(challenge)的能力 。那么挑战是什么呢?挑战就是困难、机会、疑问等可以导致行动的情境(situation)。例如,我们会将疑问、链接等内容发邮件给朋友,或者是在论坛发帖,甚至是发微博。毫无疑问,这些都是挑战。此外,向别人转发邮件、转发帖子以及转发微博,等等,这些也都是挑战。之后,引发的反应、建议和修正,同样属于挑战。就这样,在我们的社会中,也就是全球脑里,有许许多多的挑战在四处传播,直到它们被全球脑处理掉为止。当然,同时还会有更多的挑战涌现出来。

另外,除了阐明全球脑理论,向公众传播全球脑思想也是该研究所的目标之一。我们看到,为了实现这么目的,它建立了网站(globalbraininstitute.org)。在这个网站上面,你可以找到学者们的介绍,以及一些论文和视频。此外,网站还提供了与全球脑有关的新闻列表,以便用户能够及时了解这方面的新闻。毫无疑问,这对我们了解全球脑思想大有帮助。

也许有读者会问,研究所为什么选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为此,海利根耐心地做了回答。首先目前来说,他本人及其团队就在这所大学,同时大部分与全球脑有关的工作也是在这里完成的。此外,在这里还举办过2001年的全球脑研讨会。这也是选择此地的原因之一。

海利根接着说,学校名字中的“自由”二字并不是一个巧合。它是指“自由探索的原则”,意味着拒绝一切教条、权威或者先验的信仰。同时,这个自由也暗示着摆脱来自政治、宗教或商业方面的控制。随之而来,在这个哲学理念下,学校主管部门对各种新想法总是持开放的态度。这意味着,它能够迅速接受新的社会发展以及科学进步,即便它们最初具有一定争议性。例如,在世界上,它是最早建立试管受精研究中心的大学之一。事实证明,该项技术对人类大有益处。之前,当有的夫妇得知自己得了不孕症后,常常变得束手无策。但是,在相关技术的帮助下,已经有数百万个婴儿得以成功降生。事实上,就像对待试管受精技术一样,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支持新的研究方向。最近,它更是扫清了所有障碍,使得培养全球脑方面的博士成为可能。

选择该所大学的另一个原因是,全球脑研究所的地点适合选在布鲁塞尔。许多国际组织,例如欧盟、北约以及各种各样的跨国公司等等,它们的总部都在这里。同时,这里的居民出生于不同的国家,讲不同的语言。从这些因素来看,布鲁塞尔是世界上最国际化的城市之一。这里有大量侨民,其中有很多专业人员,他们受过高等教育并具有国际背景。当然,也会有专门的学校、服务和公司来满足这些人的需求。布鲁塞尔位于西欧的交叉路口,在交通、经济和政治方面与世界其他地区有很好的联系。即便处于中心地带,但相比巴黎、伦敦等大城市,这里的工作和生活还算轻松,同时也不太昂贵。

其结果是,海利根发现,他的团队很容易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包括学生、研究员以及一些访问者。他确信如果选择布鲁塞尔的话,全球脑研究所也会产生这种效果。它很开放,而且便于访问。这有助于发展世界性的信息网络,同时也能吸引多文化的贡献者社区。

近来,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已经清楚,相对它的创新研究,布鲁塞尔的国际声望才是学校的主要优点。因此,目前它的成长战略主要集中在国际化上。在海利根看来,创立全球脑研究所可以很好地适应这个战略,随之而来,也就容易得到学术主管部门的全力支持。

事实证明,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海利根对全球脑领域的研究情况了解得最透彻,同时他本人的研究也最深入。所以,当海利根因其对“全球脑和集体智慧技术”的贡献而获得2015年WIC杰出技术奖时,可谓是实至名归。 该奖项是由网络智能联盟(Web Intelligence Consortium,一个国际学术组织)颁发的。这一荣誉主要授予世界领先的人工智能和神经科学领域的研究人员。另外,在全球脑领域,海利根不仅忙着自己的研究,同时还搭建了一个国际化的交流平台,供全世界的学者们使用。就这样,他像灯塔一样为众人指明了方向。时至今日,当全球脑研究所创立后,全球脑思想一定会进一步得到充实,并继续加大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

* * *

事实上,在该领域,全球脑研究所并不孤单。之前已提到,麻省理工学院早在2006年就成立了集体智慧研究中心。从这个机构的名字可以看出,它的研究专注在集体智慧上。因为全球脑本身就是一个集体智慧系统,所以这两个学术机构的研究领域是类似的。而且最近,后者发表的论文已经涉及到了全球脑概念。例如,它已经开始讨论为全球脑编程的问题。

我们看到,在集体智慧和全球脑领域,这两个机构就像“双塔”一样屹立在学术圈中。其结果是,它们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同时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学者参与其中。它们遥相呼应,能够不断加深人类对集体智慧的理解,同时还能不断研究提高集体智慧的途径,随之而来,就可以推动人类智慧不断向前发展。可以想象,在学术圈中,除了“双塔”之外,还会有更多的“塔”拔地而起,进而能够不断加快这个进程。毫无疑问,这将会产生奇迹。未来,全球脑的智慧必将经历一次次的跃迁,一次次的升华,随之而来,在宇宙几乎无限的时空中必将发生几乎无限的智慧爆炸。这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全球脑思想是个好的理论。首先,它能够提供一些新的、我们通常不具备的洞见,使我们改变了对许多领域的认识,例如集体智慧、信息通信技术、社会发展,等等。其次,全球脑思想能够与时俱进,能基本符合当今社会的发展状态。更重要的是,它具有持久的影响力。确切地说,它不仅对其他学科,而且还能对互联网的发展以及人类的进化产生深远的影响。

虽然截至2019年,在全世界范围内,除了全球脑研究所外,在全球脑领域只有集体智慧研究中心比较有名,但是,推动全球脑进步的绝不仅这两家机构,而是数不尽的科研机构,数不尽的科技公司。这意味着,除了科研机构外,科技公司也能推动全球脑的进化。当然,这是通过提升集体智慧来实现的。事实上,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就在做这样的事情。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5-2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