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主义
首发于现实主义

和痔疮有关的爱情

1.

八年前,我得了痔疮,每回拉屎都会便血。血色鲜红,明亮地挂在马桶的内壁上,最终混入我的大便,肮脏中带有一丝无产的恐慌。我对冯婉婷说:“婉婷,我便血了。”冯婉婷却只顾盯着手机笑:“权当献血了吧。”

她这样回答,我就知道她不怎么爱我。如果她爱我,绝不会说这样混账的话,还头也不抬地说这样混账的话。

她不关心我也就罢了,还给我戴绿帽子。有一回周六,冯婉婷说要加班,而且要加到很晚。我收拾完卫生,闲得慌,只好自己去逛植物园。下了车,鬼使神差地朝我和冯婉婷吃过的那家顶好吃的西餐厅走,隔着玻璃,就望见冯婉婷和一个长得很像三浦友和的家伙在吃饭,还有说有笑的。冯婉婷那么好看,三浦友和那么干净,他俩在一起吃饭甚至一起瞌睡,都不会有人挑出毛病来。可冯婉婷是我未婚妻,我的未婚妻和别的男人单独吃饭,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就很有毛病。我劝自己冷静,说不准人家是工作关系,马上要签合同了,中途吃个饭而已。这世上为了生意出卖色相但不是真的出卖的事情难道还少吗?还不许和冯婉婷有工作关系的人,在餐厅里和她一起吃个饭么?

我刚安慰好了我自己,冯婉婷就用她浅绿色荧光剔透的尖角高跟鞋,偷偷夹三浦友和穿着西裤的小腿。她指尖抚摸着玻璃杯的上沿,嘴角微微向上撅起。这是典型的心理暗示,在一本心理学书上曾经介绍过,就是意欲勾引男人,就把顺手一切的棍状物(在此处是玻璃杯)当成男人的老二。当然正经男人看到以后,会立刻强调不要想歪了,但实际上再正常的男人也会老往那方面想。我入他祖宗的,冯婉婷那么性感,那么美丽,任谁也受不了她那样赤裸裸的勾引。三浦友和的小腿被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士的鞋子夹住,却不动声色,仿佛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柳下惠我光听过,没见过,他如果是柳下惠,我就敬他是条汉子。可我高估他狗日的了,等冯婉婷的脚放下以后,他反过头来用脚去夹冯婉婷的脚。冯婉婷低着头吃意面,嘴唇抿着,如同春风吹过颤抖的桃花。她顺势把小腿往三浦友和那边伸得更深,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笑,那是爱情的味道。我劝自己冷静,因为吃饭这东西,大家坐在一起,磕到碰到在所难免。吃饭是一种社交,所谓社交,就是社会上的人的交际往来,人家百忙之中抽空社交,还不许有一点点肢体接触吗?

到最后,我怎样都劝不住自己了。我亲眼看见他俩坐在了一边,还是冯婉婷主动过去的。她坐在三浦友和身边,给他看一个笑话,然后他俩一起贱笑,贱笑的同时三浦友和的胳膊就搂上去了,我日他八辈祖宗。他们先是搂抱嬉笑,最后当着我的面(当然他们不知道)亲起了嘴。

巧得很,他俩一亲嘴,我的痔疮就开始疼。那个时候,我因为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竟然不愿去忧虑我该如何摘掉这顶闪闪发光的绿帽,反而为我的痔疮忧愁起来。此前,我抹了痔疮膏,但根本不管用。

拍视频取证完毕,找了个地方借酒浇愁,喝了很多酒。我想倘使摊牌,她痛哭流涕求我,我可能还是会原谅她的。可惜我连摊牌的勇气都没有,我想,我不也喜欢在夏天看别的美女的腿么?如果给我那么多美人追,说不准我也把持不住。我就是这么为冯婉婷开脱的,我的帽子更绿了。

那天,我换了个网名,就叫酒井绿帽。

冯婉婷晚上十点多才加完班回来,同我简短交流几句,就去洗澡了。我望着灯泡,回想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大大小小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所产生的争吵,总算弄明白了她怒火频多的缘由。她爱上了三浦友和,自然烦我。那以后,她总找机会同我吵架,可我因为知道她的目的,故意不同她吵,让她更加懊憹。

不过,冯婉婷毕竟是一个善良的女子,即便给我戴了一顶绿帽子也还是良心未泯。见我便血愈发严重,就把我推荐给了她一个叔叔。

我那时穷得要命,不敢去医院消费,只能去诊所。冯婉婷也有个毛病,生病从来不去医院,也劝别人不要去医院。冯婉婷的叔叔冯一捅,是一名村卫生所的乡医,后来通过自身努力抑或是其他什么方法,弄了个行医资格证,在省郊开了个自己的小诊所,号曰“济世堂”。

我倒了三班公交,终于抵达了冯一捅的诊所。冯一捅穿着深蓝复古的马褂,有些像道士,虽不岸然但也和气。听说我是婉婷的男朋友,就说婉婷跟他说过这件事了,笑眯眯地让我进后屋,撅起腚来给他检查。他一边检查(带着皮手套拿手指摸,并插进去抠)一边感叹,问我是否吃辣太多,是否喝酒太多,是否经常吃烧烤,是否长时间久坐,是否裤腰带勒太紧,是否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前几个都有,最后那个真没有。他又说,你的痔疮有六个,可以宣称拥有六个核桃的主权了。这六个核桃堵塞了你的通道,你有没有排便就像挤牙膏?有没有里急后重努责却不出呢?便血不是一件小事,一天便五毫升,一个月就是一百五十毫升,放在妇科就是月经过多,月经过多怎么办?来我这里,我也能看妇科。哟西,你内痔外痔都有,按理说应该割掉,可那不是咱风格。手术割掉虽然简单粗暴,但两年内肯定复发。复发你是知道的,就是再发作一次,再发作一次你就得再割。割痔疮有多疼你知道么?你不知道。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动手术,你来找我就算找对了。我教给你个办法,不用受那么大的罪,还能治好你的腚眼子(这是肛门的俗称)。

冯一捅检查完毕,笑眯眯地摘掉手套,态度慈祥,和蔼。我心说怪不得人家生意好呢,服务态度真的没得说。然而他给我介绍的方法我却不怎么相信,他让我回家以后,拿一个大一点的蒜瓣,剥开,以牙签往蒜瓣上扎许多小孔,再把花椒粒塞进小孔里,然后将蒜整个摁进肛门里去,说是三天显效,一星期包好。

我心想着既然痔疮专家都说管用了,那就试试吧。于是买了一头蒜,如法塞肛,一日一换。然而几天下来,我的痔疮病没有变好,便血和疼痛依然,甚至在生蒜辛辣的刺激下,更加严重了。且生蒜在我的屁眼里塞久了,捂坏腐败,放个屁,满屋都是一股令人绝望的恶臭。我像是一只羞耻的臭鼬,有屁时赶紧跑到屋外头楼道里去,让风稀释。

要怪就怪冯婉婷的叔叔冯一捅,干什么不好非让我塞大蒜。正是这股大蒜的恶臭,让冯婉婷彻底崩溃了。有一回我没来得及跑外头去,把屁放在了被窝里。她一开始是笑,继而因熏致泣,说她快要窒息了。不张嘴说话还好,一张嘴臭气塞牙缝。然后竟是真的哭,哭了很久,说无论是空间还是精神,她都要窒息了。

她看不到未来的希望,不知道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最终,她同我说:“我觉得我俩不合适!”

我们就是这样分手的。

2.

冯一捅是治疗皮肤病和痔疮的专家,对烧烫伤也很有一手。可是他狗日的收费太狠了,一小管10g的自制药膏,就管人家要好几十。几个蜂蜜团的药粉蛋蛋,他就要人家好几百。贵有贵的道理,方圆八村十店,无人不知冯一捅的技术。

门丽雪是冯一捅的患者,冯一捅三十八岁,门立雪二十八岁。二十八岁的门丽雪风姿卓绝,同她的名字一样洁白。三十八岁的冯一捅,年轻时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近些年有些显老,却也棱骨分明,精神矍铄。

门丽雪和冯一捅的私情也许是必然的:门丽雪的丈夫华严东常年在外打工,是个中等水平的焊工。工资比小工多,比工头少。工程队出去干一个活,有的要干四五个月,有的要干多半年,最少的也要三个月。地点不一定,去北京,去武汉,去呼和浩特,去威海,去邯郸。不管到哪里,工地的模样都一个样,充斥着粉灰和焊腥的味道。民工很难离开工地,没有时间去逛。又因路途遥远,中间如无急事,都不回家。

华严东的夫妻感情很冷淡,他这人有个毛病,从小像个大姑娘,根本不近女色。结婚后也和门丽雪相敬如宾,导致门丽雪婚后三年都没有怀孕的迹象。无论门丽雪怎么打扮,华严东的眼睛都不发光。这些年他又外出打工,门丽雪孤苦无靠,婆婆倒颇有心计,防贼似的防着她。所以,除了去诊所瞧病,她着实是没有什么能同外人接触的机会。

就是这样,门丽雪见到了冯一捅。

冯一捅很幽默,一边捅着人家一边讲笑话,笑得门丽雪咯咯的。从那以后,门丽雪一闷得慌,就去诊所看病。人多的时候她不去,专挑人少的时候去。几次三番,两人就弄到一块去了。此处省略二百字有关冯一捅如何真正捅门丽雪的详实记载,只说正事。

有一回,诊所刚好人不多,冯一捅就发信息让门丽雪去换药。结果来了个愣头小子,这小子说话很客气,是冯一捅侄女冯婉婷的男友,毕业于山东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副部级)。这小子也来看痔疮,说话间,冯一捅探知知道此人并不阔绰,况且还是亲戚推荐来的,从他身上赚不了什么钱,就想着赶紧打发得了,别耽误给门丽雪看病。

那小子走了以后,门丽雪就来了,在后屋看病,看了二十分钟才看完。结果那小子竟然没走,还进后院去找人,在后屋旁边听到了奇怪的动静,就耐心等。冯一捅一见外头有人,就安排门丽雪不要出面,他自己应付。才知道那小子是来问大蒜是多久一换,如果如厕,岂不是还要先拉出来?冯一捅就说,一便一换。

根据冯一捅一边看病一边给出的亲切建议,又依据门丽雪自己的想法,门丽雪打算自己开个窗帘店,也算一条生计。窗帘店开起来以后,她同冯一捅的交往就趋于日常化了。门丽雪一想冯一捅了,就出去进货。近郊有不少新居,总有人要求上门安窗帘。门丽雪就让婆婆看店,自己去装,生意竟意外的很不错。当然,不管是进货去还是去给人安窗帘去,她总要找机会和冯一捅亲热亲热。

冯一捅最终还是背叛了门丽雪。

冯一捅有家室,又是个财迷。他同门丽雪好,只不过是贪图一时的爽快,哪能想到门丽雪越陷越深,频繁地打扰自己的工作呢?厌倦是一方面,甚至可以说是次要方面,即使今日不想她,七日后还不想她吗?主要是耽误挣钱,门丽雪一来,她就得耽误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时间,有时候还要耽误半天。

他就对门丽雪说,大事不好了,家里那位发现了他同门丽雪往来,威胁去找门丽雪闹,去找门丽雪的婆婆闹,让门丽雪的老公也知道。所以冯一捅建议大家先冷却冷却,以免不得长久的鱼水肌肤之亲,忍得一时之寂寞,不受万古之凄凉。

门丽雪同意了,从此冯一捅再没主动跟她发过消息。

3.

邯郸在建楼盘楼顶上,有俩戴着黄帽子的焊工。

这俩焊工在楼顶焊避雷针的时候,因违规操作引起了火灾。橙白的火花落在纱网上,滚烫,纱网塌缩成一团黑,灼然起火,引燃了木头,木头又引燃了保温板,最后引来了消防车。消防官兵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第二十八层的火灾给扑灭。焊工张卫东、华严东,因为涉嫌过失引发火灾,被拘留了十天。

从所里出来以后,工地上也不要他俩了。工头无奈,让他俩收拾东西走。张卫东背着包裹,抱着装着被褥的蛇皮袋,找别的活去了。华严东的被褥是借的人家的,到走当然是物归原主,只收拾衣物回去。他坐大巴先到济南,打算在济南玩几天。他到济南也不全然玩的,主要是要见一名网友。

需要声明的是,华严东的网友并不想见他,是他死乞白赖地非要见人家,并在一家烧烤摊等待,还说:“我等你到十点。”

华严东没见过什么网友,本来见网友这事儿要注意防范,可他是工人,一人顶俩人的劲,仨人的饭量,又是个男的,还是他主动约人家,不是人家主动约的他,恐怕不需要担心安全的问题。

烧烤店里,华严东左等右等,点好的串热了又热,网友还不来。等到九点多,心想着这下糗大了,人家不会来了,谁赴约不早点到,非要磨蹭到最后一刻才出现呢?即便如此,到最后一刻才出现,摆明了就是不想同他说话。他只好结账走人。

两天后,华严东从大明湖游玩结束,准备回宾馆休息,路过一家咖啡厅,蓦地想起这家咖啡厅好像在哪里见过。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是在网友的照片背景上见过。里头的构造也一样,那网友的多张照片,都是在这里照的。可巧不巧的,瞧见里头一个长相清秀的妙人,正在咖啡厅沙发上呆呆坐着。

华严东登时紧张起来,一眼认出他要约的,正是此人。

于是走进咖啡厅,心突突跳,上前问候道:“你好,请问你是酒井绿帽吗?”

“酒井绿帽?”那人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华严东惊出一身冷汗,迟疑道:“不好意思,我可能认错人了。”

他在另一侧的桌边坐下,装作等人的样子,可越想越觉得不对,翻出手机相册里存的那名昵称“酒井绿帽”的网友发给他的相片,与那人对比。照片上的人所有的骨节和特征,都与现场那人明显一致,他便笃定那人一定是酒井绿帽。

走上前去,笑嘻嘻的拍人家肩:“别装了,你就是酒井绿帽!”他问道,“你痔疮好利索了没有?”

那人警惕起来:“不好意思,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华严东笑道:“我是‘往事随风’啊!”

“往事随风?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这个回答令华严东踌躇起来,莫非真的是认错了?可能人家只是长得像,不是同一个人?便盯着那人的脸面说:“你们长得太像了!”说罢,拿出手机,亮出酒井绿帽给他发的自拍。那人看了一眼,也跟着疑惑起来:“这就是我啊!你从哪里弄到的?”华严东点开对话框上“酒井绿帽”的资料给人展示,那人便狐疑起来:“这不是我的号啊!”经华严东允许,他打开“往事随风”与“酒井绿帽”的聊天记录,研究了好一会儿,最终,他敲定说:“他盗用我的照片。”

又问:“你们是怎么加的好友?”

华严东说:“在这个群里。”

那是个同志群。

那人就开始骂,谁这么缺德,盗用别人的照片和资料,在网上加入同志群欺骗别人,跟我又有什么仇什么怨呢?他想了好几个嫌疑人,记下了华严东网友的qq号,又同华严东本人加了好友,打算一定弄清到底是谁在捣鬼。他走向前台,去安排工作。唔,没看出来,小小年纪,竟是店主。

华严东还想和他多说几句,但显然人家有逐客的意思。他不恨酒井绿帽,在他所有的想象中,酒井绿帽都是同眼前这人一副模样,这副模样干净、纯粹,方正、优雅。虽然掌握这个号码的人,不知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盗用别人的照片招摇撞骗,但他竟有些感激。如不是受此骗,他决计不会同这样美好的男子相遇。

这时候,一个漂亮的女孩来了。见女孩来了,店主有些逐客的意思,说这件事情他会查清,他对华严东说,华严东可以就餐,也可以坐那边玩,当然也可以自便。华严东慌得不知所措,竟然走了。

那天是冯婉婷的生日,她和三浦友和一起过的。

4.

我后来无心再欺骗华严东,因为人只能欺骗愿意相信他的人。他听说我有痔疮且没什么钱后,非要给我转五千块钱。他还真的转了,我又给他转了回去。

三浦友和给我戴了绿帽,所以我盗用三浦友和空间里的照片制造了几个账号,好让很多人想要肛他,以报他给我戴绿帽子之仇。这是只有初出茅庐刚入俗世的学生才能干出来的事,很快我觉得这特别没意思。该走的还是要走,何必苦苦抓住不放,譬如朝露,譬如夕阳,譬如痔疮。

我最终去医院把痔疮给割了,说是无痛,其实很痛,如百虫噬肛,辛辣刺激,三天三夜没睡个好觉。好死不死的又便秘,排便不出,医生用了开塞露才把大便排出来,跟生孩子一样,又把缝合口撕裂。二十多天后,基本就都正常了,不怎么疼痛,走路也不热辣,心情就好很多。我是回乡下乡镇痔疮专科医院割的,在此之前,竟不知道在乡下这手术还有合作医疗,报销过后加起来花费不超过七百。

再说感情这回事。

我得承认,冯婉婷在青春正好的年纪里,跟三浦友和好,是非常正确的一个选择。在往后的几年里,我每天都如坠地狱,活得像一条狗一样,直到近些年才靠日积月累厚积薄发狠狠发了几笔财。然而三浦友和也没有带给冯婉婷幸福,他后来又找了个新女友,据说是给电影配音的,可以模仿高阳公主、杨贵妃、武昭仪,通中、英、法、日四语,每天做到不重样。她虽然不如冯婉婷漂亮,但足够热烈,热烈到不猜忌,不苟且,不妥协。不和冯婉婷似的,总是积极计较害怕失去,畏首畏尾不知所措。三浦友和给配音员买的蛋糕,要比给冯婉婷买的蛋糕大好几圈,水果也多很多。

冯婉婷在那时已经好多年没有跟我和我聊天了,我权当她这个人不存在所以连删她都没删。她突然问我在不在,然后跟我说她相亲去了,可惜没有找到合适的。又说不知道结婚到底有何用,两个人不结婚一起过日子也挺好的,一个人太孤单了,房间太安静,只有自己大声说话才感觉有人存活在这世上。她问我找没找女朋友,我说这些年没人看上我。她就说是你看不上人家吧?我说不是的。他问我愿不愿意和她重温旧梦,只走肾不走心那种。我说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就同她约了个宾馆,住了三天三夜。

她说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变硬了,也变强了。我说是的,我已经从一个充满着人性光辉的理想主义者变成了一个极端庸俗的人。她笑道,现在除了赚钱能让你开心一点其他都不能激发你的乐趣了呗。我说还是你理解我,就好像老兔理解苍鹰,妓女了解嫖客。说罢我又去摸她,她也摸我。

她问我愿不愿意再续前缘。我说重温旧梦是可以的,再续前缘就没有必要了。只要你还单着,我还光棍,就可以随时随地想干什么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让我们挣脱枷锁,同时注入力量。不牵扯感情,也就不会伤感情;不牵扯承诺,也就不会背叛承诺。然后我就跨在她身上,那话赤条条像根铁杵。她说你怎么不知倦了?我说少废话赶紧的吧。

就这样,我把我的朋友冯婉婷给上了。

5.

安窗帘的门丽雪生意做得不错,后来她在市里租了个门头。城镇上的装修已经接近饱和,房子也不太能卖得出去,一直有价无市,窗帘生意也不好做了。但城市里却还很有余地,一年内房价翻一番,人还都跟疯了似的往里钻,捎带着她的窗帘生意也好做。那时候她已经跟华严东离婚,华严东什么都不肯给她,她自己还带着个三岁的女娃。那孩子就是华严东的,长得跟华严东真像。

我装窗帘的时候,同冯婉婷的友谊已经结束了一年了。她相亲从点头到结婚一切都很迅速,双方的家长们恨不得白天点了头,晚上就让他们疯狂做爱,第二天就给生出个大胖小子来。在一月前同她相亲的对象结了婚,我那时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这么重大的人生转折,她也不发个朋友圈。

现在我必须承认错误了,我向诸位撒了谎。冯婉婷没有给我戴绿帽,在她和三浦友和恋爱之前,我就提出了分手。只是分手不分居,这个想法也是我提出来的,因为我觉得没必要分居,又不是不能一起过,分居还得另找房子。我去餐馆围观她和三浦友和的约会,也纯属没事找事,自找刺激。那次约会以后,他们确立了恋爱关系,我就和冯婉婷分开了。因为冯婉婷有了男朋友我要是还跟她睡一张床,那就是给人戴绿帽子,给人戴绿帽子是不好的,主要是被抓住就会挨揍。

冯婉婷的父母是我见过的最精致的父母,他们反对我和冯婉婷在一起,一开始说不为什么,反正就是不同意。后来说因为我嘴唇薄,嘴唇薄的人轻薄恶毒,不值得托付终生。冯婉婷说那是照片上他故意抿嘴的,你要是见到真人就知道他嘴唇不薄。他们又说这家伙矮,影响下一代。冯婉婷说这家伙不矮,比我们全家人都高。他们就说至少要找一米八的,这样才能改良基因,不到一米八的做不到。然后又说这孩子穷,穷是最大的罪恶,就好比老鸹找的对象没有老鸹窝,文员找的公司没有办公室。女孩要对自己好一点,你就那么不值钱么?我在这座城市里确实是没有房子的,我们的感情本来挺好,可那段时间却总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架。吵架实际上是因为外界的压力太大,压力太大的感情无法经受其他压力的考验,是容不得半点错误的。可感情哪有没有任何摩擦的呢?因此我们就丧失了我们的幸福,态度坚决,不容辩驳,谁都拥有尊严这东西,谁也不肯让步。

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在云音乐上听那些往日的歌。浏览评论区的时候,蓦然发现冯婉婷曾经用过的ID的留言。

她说:爸爸妈妈,他在这座城市买上房了,我可以和他在一起了么?

唉。

婉婷啊,我就知道你也只是偶尔听起我常听的歌,才会想起那个待你如春风似的我,那个坐十七站公交车去买你爱吃的糕点的我。然后关掉音乐,你还去过你的日子,把幸福和遗憾,苦恼同怨恨,统统沉在水塘塘里。我也是想起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才在这时候听和你有关的歌曲。

你结婚了,我也要结婚了。最近和安窗帘的那个女人聊得很不错,她人真的挺好的,有小脾气但是也很讲理。她叫门丽雪,带着个三岁的孩子。

我若是想娶她,她家里人不会反对,她家里人正愁她再嫁不出去,虽然这么愁,也希望她能嫁个好人,我在他们眼里算很好的人,当他们知道我写的本子一集好几万以后我就成了万里挑一的最佳人选了,恨不得赶紧让我和门丽雪疯狂做爱好把她弄怀孕。但我的家人肯定反对,可我不管那么多了。人生的道路有千万条,唯有幸福这一条最难寻找,也弥足可贵。我不是因为你家人反对才同你分手的,我是觉得你跟着我开始痛苦了我才那样决定。同理,我和门丽雪在一起,亦非她家人的催促,谁也催促不了我。

婉婷,幸福是可以自己去创造的。喜欢就该去追求,相爱就该在一起,就算是被三条狗咬,五根棍捅,百爪挠心,也都当仁不让。我们已经商量好什么时间领证了,你结婚没通知我去吃席,我当然也不会通知你。我生平最恨朋友聚餐不请我吃席,但我不恨你。你没通知我是怕伤我的心,我不打算通知你,也是一模一样的道理。

祝你结婚幸福。

编辑于 2019-05-2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