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同人】马尼拉谍影(三十四)

车载火箭炮在马拉塔村的表演比起远征舰队对岷伦洛和汤都的火箭轰炸,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胡安•萨拉曼卡先前就竭力避免这两个巴石河北岸的村镇落入敌手,下令在河口北岸修筑炮垒工事。他认为澳洲人一旦攻占此处,便会设置的炮兵阵地,严重威胁到马尼拉北侧的城墙。甲米地的陷落完全刷新了总督对于澳洲军队战斗力的认识,他更不可能相信一条窄窄的巴石河能将澳洲人阻拦在对岸。然而他手中的正规军根本不敷使用,于是除去炮垒里的炮手,巴石河北岸的守军就只剩下由原炮艇队水手,加上从圣克鲁斯及其他周边村镇逃出来的西班牙侨民混编成的一连士兵。总督又从云集于马尼拉城下的土著基督徒中挑选出六百人前去增援。尽管这群乌合之众压根儿不适合正规作战——他们操着西班牙人无法听懂的土语,拒绝服从命令进入阵地,而是忙于用砍刀和斧头撬开逃亡华人留下的屋舍,劫掠被房主匆忙遗弃,连西班牙人都不屑一顾的粗笨家什物件。但总督根本顾不上他手下军官们的抱怨,甲米地之后,圣安东尼要塞又迅速沦陷,意味着澳洲陆军已经逼近马尼拉的南大门。澳洲人也不打算给西班牙人的政府和军队留下喘息之机,仅仅过了一天,可怕的汽船舰队便直趋马尼拉,同圣地亚哥要塞展开自马尼拉建城以来,空前激烈的炮战。贝拉修士对登上马尼拉大教堂钟楼上观看炮战的总督提醒说:澳洲舰队企图阻止圣地亚哥要塞用炮火支援汤都,他们将会在那里登陆。

仿佛是为了证明贝拉修士所言不虚,无数澳洲小汽船列队逼近河口,专门改装的火箭大发艇向海岸投射出无数拖带着灰黑色尾巴的火流星。那些流星喷射的尾烟已经将它们的发射船团团盖住,仿佛蓝色的海面上又覆盖了一层灰色的海洋,火流星连绵不断从这灰色的海洋的跃出,凄厉尖叫着扑向汤都和岷伦洛,将河口海岸化为一个充满火焰、爆炸和震动的地狱。许多马尼拉城里的居民都感觉自己脚下的地面就像大海一样在抖动,天花板上的泥灰簌簌掉落。在这个时常发生地震的城市,人们习惯性地在惊惶驱使下冲出房屋,立刻被永生难忘的场面惊住了。炮声连绵,圣地亚哥要塞遮蔽在硝烟里,橘红色的火球从漫天灰黑色的烟云中闪现出来,又渐渐消失其间,暂时无法判明要塞和澳洲舰队究竟是谁占了上风,只是不时有被炮弹崩碎的石屑扑棱棱地溅落到街道上簇拥的人群头上。但是汤都和岷伦洛的毁灭却清晰可辨:“天空被火焰染成了一片血红。地狱的火山将一蓬蓬火星射上天空,而后又从那可怖的血色云层里懒洋洋地慢慢散落。我甚至愚妄地揣测上帝意欲让这片火海漫过河水,将马尼拉城一并焚毁。”贝拉修士颤抖着写下这段日记,博学多识的他甚至想到庞贝的末日。

当第一排火箭坠地爆炸,正忙于抢劫和争夺赃物的土著基督徒们先是在“天主的震怒”下惶恐得不知所措,接着便受到本能的驱使,一股脑儿朝通往马尼拉城的木桥涌去。他们哪里知道为防止澳洲人一旦攻占此地后顺着桥直入城内,桥下已经安置了几桶火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言人人殊,有目击者宣称是防守马尼拉北门的士兵点燃了导火索炸毁木桥,也有人声称看见恰好一枚澳洲火箭不偏不倚击穿桥面,引爆了炸药桶。后果横竖都是一样:木桥在爆炸声中分崩离析,断裂的桥板和木梁连同拥挤在桥板上的逃亡者散落到河水里,那两个镇子同城市完全隔断了。

让这一幕吓呆了的土著信徒们有的跪在河边祷告,直到被爆炸和火焰吞没,更多的人逃向东北边的树林和荒野,一轰而散。失去步兵掩护的炮垒很快就被舰炮击毁,或是在登岸海兵的攻击下陷落。而本应掩护炮垒的混编连队却缩进了岷伦洛的小教堂,镇子里最坚固的石砌建筑。这群炮艇队上陆的老海狗们为了保命,不但加固了教堂窗户作为射孔,还把两门从炮艇上拆下的舰载榴弹炮也拉进了教堂院落。前一波火箭袭击并未有效地命中摧毁这个据点,于是它成了唯一对登陆海兵造成阻碍的地方。

在储藏圣器的阁楼上,一个西班牙火枪手发现己方每开一枪,都会招来冰雹般的回击。所幸阁楼窗口开得很小,子弹只是砰砰地打在左右石壁上。他的战友们可没这么幸运,很快走廊里、地板上到处躺着坐着呻吟惨呼的伤兵,死者大多脑袋开花,血混着脑浆在地板上恣意流淌。火枪手为了控制着自己的恐惧拼命朝窗外瞭望,正好看见一小队澳洲士兵抬着具奇怪的机器,猫着腰小跑向教堂的院子。他举起火绳枪扣下扳机。待到硝烟散去,火枪手失望地发现他的目标已经不见了,地上既无尸体,也没有血迹。那队敌人一定是藏到了院墙下的某个角落躲避楼上射出的子弹。

火枪手转身背靠墙壁坐下,心不在焉地扳起火绳枪的蛇杠,开始装填弹药,他还带着好奇回想着那两名澳洲人究竟抬着的是什么玩意?一个底座?后边的三个澳洲兵好像都背着一个形状粗短的大铁坨,那会是什么东西?他们这是要干什么?火枪手没来得及猜想出任何答案,也没有看到或听到爆炸。“垃圾桶”并没有直接击中他所在的阁楼,但十公斤掺有硝化甘油的混合炸药威力远超出了这个时代人们的认知。剧烈的冲击波能量顺着石墙传递到火枪手的脊背上,瞬间震断脊椎,撕裂内脏,造成严重的内出血。待到打扫战场的时候,从岷伦洛教堂的废墟下发掘出不少阵亡者,许多都像这名火枪手一样,尸体外表看不出损伤却死于内脏破裂引起的大出血。

“三七型掷雷器的研发工作由林深河元老的亲自指导进行。由于造型独特,一度被富有幽默感的元老戏称为‘垃圾桶’。该型掷雷器正式定型前即参加马尼拉战役,进行实战测试。在战斗中表明该武器携带方便,威力巨大,性能可靠,是摧毁坚固工事理想的攻坚器材……”

——节选自《兵器工业志·第一卷·第十三章:工程器材》,真理出版社1670年版

发布于 2019-05-3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临高同人的知乎聚集地。火星后继者的专栏被定点爆破了,这里权当做是个精神的继承吧。请大家投稿的时候还是不要做大死,毕竟,闷声大发财是坠吼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