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医生
首发于丁香医生

故事 | 主动去割包皮,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

作者 Jame


Tyson 对 2012 年伦敦奥运会的乒乓球比赛,印象格外深刻。


因为当时在手术台上,医生给他切包皮时,跟护士聊的就是那个话题。


对于很多男孩来说,割包皮是人生中的第一台手术。


有些人可能在懵懵懂懂的年纪里,被爸妈骗去了医院,躺在手术台上。医生手起刀落,小弟弟此出人头地。


但有些人,是在长大以后自己决定去割的。为什么这些男孩会主动选择手术,挥刀向包皮?


今天,我们找到了一些体验者和医生,跟他们聊了聊。


Tyson 告诉我:主动去割包皮,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他学会了对自己身体负责,学会了承担痛苦,也将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



不想一脱裤子,让对方一眼「看不到头」

——18 岁割包皮的 J



J 在高考完的第二天,就主动跟爸妈说,要去割包皮。


他在高考前已经做了决定,高考后的暑假是最好的时间——可以消失,不用社交。


高中的时候,J 通过某种「你懂的」小电影,发现自己的关键部位和男主角的不太一样,自己的包皮太长了。


J 属于包茎,即便勃起的时候,鸡儿也不能完全露出来。他的爸妈早就知道,但没带他去割。在 J 小时候,爸妈找过些偏方药水,让他把小弟弟泡里面。可是没用。


爸妈觉得,就算不割,长大之后,包皮应该会自己褪下去。


随着年龄增长,包皮没褪下去,包皮垢和异味却如期而至了。因为包皮不能完全翻下去进行清洁,J 不知道深处的包皮垢有多少年前的尿。


另一个让J 做决定的原因是,J 查资料发现:包皮过长可能会给伴侣带来妇科疾病。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及早割掉。」


在笔者的追问下,J 忽然羞涩地说道:其实还是想为自己的第一次未雨绸缪。不想一脱裤子让对方一眼看不到头。


刚割完包皮的那几天,出现了疼痛和出血的情况,J 那时很怕:「是不是失败了?」「我不会废了吧!」


幸运的是,3 周过后,J 的伤口恢复得很好,没废。


割包皮前,我删掉了所有的「小电影」

——16 岁割包皮的 Tyson



Tyson 回忆起割包皮,关键词离不开一个「痛」字。


他的爸爸当时给他选了最传统的手术方法——手术刀切完再缝合。


Tyson 记得当时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还蛮期待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龟头。


结果当医生把长长的针头扎进关键部位,期待变成了疼痛,「我的小弟弟好像被扼住了喉咙,并被狠狠地掐下去,我现在想想下体都一紧。」


随着麻药一点点注射进身体,小弟弟像个皮球一样鼓起来,先是左边鼓起来,再是右边鼓起来。Tyson 感觉自己的海绵体充满了东西,但不是自己的血而是麻醉药。


Tyson 还能强忍住疼痛,跟医生调侃道:「帮我切得好看点。」小的时候,他在厕所看到其他做过包皮手术的同学,切口都很丑。他很怕自己也会这样。


Tyson 看着医生用一个钩子探进包皮、拉起来。紧接着,他人生第一次听见了皮肤被剪切的声音。而医生和两个护士,一边在他的关键部位上做手术,一边聊着奥运会的乒乓球赛事。


最后做完手术之后,医生还让他起身看了看自己的小弟弟,血糊糊的一片,又肿又丑。


但当时他觉得是值得的,因为手术后关键部位变得超大,肿得跟肉灵芝似的。


手术不痛,痛的是手术后半个小时,麻药就退了。当时 Tyson 坐在爸爸的后车座上,他能明显地感受到车子悬挂的好坏。车经过一块石子产生的震动感,都会经过座椅传递到伤口上面,然后产生同样频率的阵痛感。


那种刺痛让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是苍白的。


回到家后,疼痛达到顶峰,Tyson 痛到哭、痛到绝望。医生本来有开一些雌性激素,但 Tyson 因为胖,胸部本来已经有点大了,他不想让胸变更大,就没吃。


他在房间里待了足足两三天,没穿裤子在床上躺着。


有一次要去医院换药,但 Tyson 实在是穿不进裤子,哪怕是最宽松的裤子都觉得疼。于是那是他长大以后,唯一一次,光着下半身、只围着浴巾出门。


浴巾还不能腰间系起来,得在腰前悬空着,用手提着。因为龟头敏感到「一根头发掉下去都感觉像针扎。」


但这些痛,在生理反应带来的疼痛面前,不堪一击。


Tyson 割完包皮的第一晚,压根儿没睡着。


手术之前,他就把自己存的十多个 G 的「小电影」删了。


但那时血气方刚,晚上睡着之后鸡儿根本不受控,总是自己就抬起头来。


第一晚,他就被痛醒了,强烈的疼痛,「我就感觉伤口要被撕开。最可怕的是,越痛的时候小弟弟就反而越会有反应,小弟弟越有反应,就越痛,像个死循环。」


后来,他做了一件事:打开电脑,搜索了一堆非常血腥、恶心的图片,看到自己冷静下来,就去睡,半夜被痛醒之后,又打开来看。每天晚上都会醒来好几次。


但是熬过了那几周之后,Tyson 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爽,小弟弟再也不会有异味。并且手术部位也没有留疤。


割完包皮那几天,我笑尿了

——22 岁割包皮的小陈



小陈的手术经历不那么痛,唯一的困扰是......会笑尿。


大学毕业前,小陈用自己工作实习存下的钱,为自己付了割包皮的手术费,并且选了价格不低、体验比较好的环切器。


手术后,医生给小陈的关键部位上面捆了圈纱布,非常紧。那两三天的时间里面,他感觉自己的鸡儿被紧紧缠住,尿尿都觉得费劲。


但是呢,每次笑或者打喷嚏,很容易会感觉下体一下控制不住,紧接着内裤有一片温暖潮湿的触感——尿漏出来了。


笔者的女同事看完之后,表示与女性生理期时的体验异曲同工。


所以,术后几天,小陈完全不敢多喝水,直到后来拆了纱布,小弟弟的束缚感才彻底地消失了。


割包皮,永远不会太迟

——35 岁割包皮的阿君



在我们找到的体验者里,阿君的手术年龄最大——35 岁。


他在北方的一座小县城长大,相关的生理知识,爸妈不懂,学校也没教过。


从小到大,阿君饱受包皮过长的困扰,不及时清洁就会有味道,如果一周没清洁,就会产生一层薄薄的包皮垢。


北方天冷时,他没法保证天天洗澡,但还是得定时清理小弟弟。


过了 25 岁,阿君就动了割包皮的念头。但毕竟是关键部位的手术,他对当地县医院不太放心。直到今年,他去了解和咨询了一下,发现县医院也挺好的,就选择了手术。


阿君选择的是「吻合器」,体验比较好,术后的恢复过程也不那么痛苦。


采访的过程中,阿君不止一次提到了割包皮后的「清爽」。


科普时间

图片来源:偶尔治愈


对于男性来说,包皮过长或包茎是很常见的。


包皮过长是指:包皮不能使阴茎头外露,但可以翻出来;包茎是指:包皮外口过小,紧箍阴茎头部,不能翻出来。


包茎和包皮过长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不易清洁,各种「脏东西」积少成多就成了「包皮垢」,而包皮垢堆积可能导致龟头炎,长期不清洁甚至可诱发阴茎癌,对患者伴侣的健康也会有影响。


在安徽合肥,一项对 5172 名 7 至 22 岁的男生的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包皮过长者达 67.79%,包茎者达 10.09%。


泌尿外科医生赵子臣建议:包皮过长如果能做好清洁,不割也行,而包茎早割早好,但即使小时候没割,年龄也不是手术的门槛,临床上连老年人也有来割的。


手术的疼痛跟手术的种类、个人体质等密切相关,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 Tyson 那样疼痛。


但手术一定一定要挑选正规的医院。


几位割过包皮的体验者,聊完后也都纷纷表达:


割完之后整个人都清爽、自信了。


幸甚至哉,割以咏志。


(文章中的四位体验者均为化名,图片非体验者本人。)


— 参考文献 —

[1] 《外科学》第 9 版 人民卫生出版社

[2] 梁朝朝, 王克孝, 陈家应, & 施浩强. (1997). 合肥地区 5172 名男性青少年外生殖器疾病的流行病学调查 (Doctoral dissertation)


本文经由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泌尿外科副教授 梁培禾 审核


作者 Jame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发布于 2019-06-1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丁香医生是一个提供专业医疗健康服务的平台,集健康科普、药品查询、在线问诊(互联网医院)、就医推荐等功能于一体。通过丁香医生,你可以看到专业医生通俗易懂、活泼有趣的健康科普文章,还可以享受到三甲医院医生一对一诊疗服务。 丁香医生,随时随地专业呵护您和家人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