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手机启示录之:道德上完美,商业上完败?

锤子手机启示录之:道德上完美,商业上完败?

我以前写过一篇《警惕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老板和企业》,指出企业经营和道德并无直接关联,尤其要警惕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老板和企业,因为这类老板和企业往往是最不道德的。

近期《人物》公众号发表一篇《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而罗永浩的好朋友黄章晋上个月也写过一篇《说说我知道的罗永浩》。这两篇读下来,罗永浩至少在道德上完胜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了(虽然暴君式的管理看上去不太体面)。然而,罗永浩之前做过的企业,无一善终。

这似乎再次从另一面印证了做企业的道德无关性,但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即道德瑕疵的企业家,是否会因履约和诚信成本低,在企业经营中占了便宜,以及,导致道德水平较高的企业家,会在企业经营中吃亏。总结一下就是:做企业的成功率与企业家的道德水平是负相关的?

我不能武断地说“坏人占便宜、好人吃亏”在企业经营中一定不存在,但事实上,企业的成败,主要靠的仍然不是企业家道德上的优劣。又或者说,当企业家作为个人的“私德”被拿来作为企业经营者乃至企业的“公德”说事的时候,这已经是一种不道德的恶意混同。

《人物》那篇深度报道通篇反映出的事实,就是一群道德感爆棚的外行,糟蹋了投资人、消费者的钱,以及员工的时间成本,这难道不是最大的不道德?

我在朋友圈发表这个观点的时候,有个杠精出来评论说,成年人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包括员工、投资人和消费者。

事实上,作为成年人更应该清楚,相当多的情况下,人的选择和行为是非理性的,那么“道德”在这里应当起到的作用,就是避免人们由于非理性,而做出有损自己和他人利益的选择。所以,“成年人自我负责”并不能掩盖锤科几年来上演的闹剧,用“自我负责”和“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世界”这类屁话来替锤子和罗开脱的人,不是傻就是坏。

如果善意假设,认为投资人投罗永浩的手机项目、员工加入其企业、消费者买他的手机都是非理性的,因为在2014年那个时间节点,一个罗永浩背景的人进入手机行业,没可能做出靠谱的产品,那么罗永浩做手机本身浪费了社会资源,是商业上的不道德,不道德并没能帮到锤子。

如果恶意假设,认为投资人是逐利的、投机的,明知罗是外行但投资他有套利空间;而被资本蛊惑的罗及其员工,以及由于见到产品而购买的粉丝和消费者们是受害者。则,资本是这个过程中最不道德的一方,罗本身就只是因为盲人瞎马入错行,似乎可以洗脱罗的“不道德”标签,因为“外行”和“笨”似乎是更可原谅的?

很抱歉,一个道德上极度自律的人,是不会涉足数字货币和电子烟行业的,因为前者是零和割韭菜,而后者已被大量数据证明是一个面向增量吸烟人群的产品。所以,不要试图用道德来给罗永浩们补妆,在商言商,合法合规就是商人最大的道德。道德水准可疑的罗永浩,并没有让锤子活下来,更谈不上活得好了。

所以,正如我之前写过多次的,锤科商业上的完败,无关道德,还是商业上的“不专业”导致。罗粉作为早期员工也一样的不专业,但粉丝的话直接搞个俱乐部就挺好,何必非要陪着偶像一起做手机?手机行业已然这么红海,缺你们这些外行?

很遗憾也很现实的一点是,商业社会和成年人世界的评价标准,都是唯结果论。如果结果糟糕,则对过程和参与过程的人进行开脱和美化,都显得面目可疑。当然,在围观群众看来,看到“理想主义”“道德模范”悲壮倒下,情感上也许是加分的,但在当事人这边,钱、时间的损失都是实实在在的。

我的一个朋友,至今仍视锤科的工作经历为污点,对外能不提就不提,因为这段时间投入和工作经历,完全无法为日后工作的提供有意义的积累,回忆起来,都是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所谓创新。

所以,对锤子科技这样在错误的时间、由错误的领导者带领错误的团队、进入错误的市场的企业,早死早超生才是最大的道德。


判官:史前产品经理,用做生意的思路做产品

微信公众号:判官老司机

著有《产品觉醒》一书,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去京东购买:

《产品觉醒:产品经理的视角与方法论》(判官(李泽澄))【摘要 书评 试读】- 京东图书item.jd.com图标

发布于 2019-07-0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判官,十五年产品经理工作经验,现专注于社交和商业化产品领域。个人公众号:判官老司机。著有《产品觉醒》一书:https://item.jd.com/12438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