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1/夜游城市生命馆

社会的发展绝对不是一种持续的解体过程,恰恰相反,人类越是进步,社会对自身与自身的统一性就越有深切的感受。
——涂尔干①


2010年,9月16日,傍晚,我再一次来到上海世博园区。和前两次一样,园区内依然人满为患。在大一点儿的国家馆门口,例如沙特馆、日本馆和中国馆,等等,总是不缺长长的队伍。显然,我没有这个耐心,所以只能去浏览一些小的场馆,当然精彩程度也就随之降低了。

夜幕降临后,我已感到饥肠辘辘,而园区安排得也比较合理(可能对我来说并不合理),在我的前进方向上,两侧布满了餐馆。这些餐厅属于比较高档的那种,透过落地玻璃窗,里面的奢华一览无余:金黄色的柔和的灯光,考究的木质雕刻,还有舒适的椅子。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站在门前,年轻且很有礼貌。既然我总是凭兴趣工作忽视自己的收入,这时在饮食方面也就难以满足自己的兴趣,只能选择路边最为廉价的汉堡了。即便如此,狼吞虎咽还是在所难免。

正当我一边走一边畅饮可乐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场馆渐渐地在前方浮现出来。于是放下可乐,掏出导览图开始查询。原来,它是园区中最大的一个,从俯视的角度看呈正方形。我已经预见,一支犹如长龙的队伍将出现在这个宏伟的建筑物前,并且做了随时放弃的打算。然而,当我好不容易找到入口时,却发现这里竟然没有人排队。于是,开始观赏它的第一个分馆——城市生命馆。

随着零散的游客,我步入一个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上的市区俯瞰图,显示着城市的肌理。向右手边望去,墙上的文字错落有致,由多种语言写成。其中中文部分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城市如同一个生命活体。展区内的光线忽明忽暗,间或响起有节奏的心跳声,令人仿佛可以感受到城市生命的活力与脉动。

接着抵达了“活力车站”——一个仿真火车站,五列不同时代的火车静静地停在那里。在这城市的枢纽之中,人来人往,或聚或散,不同语言的欢迎声此起彼伏。仰望可见一个巨大的天幕,其影像不停变换。从画面中可以看到,人流、物流、能量流、资金流和信息流不断涌现,它们融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色彩斑斓、活力四射的人类社会。

→ 人流 2017年中国春运客流量27亿人次②

→ 物流 2009年上海港口货物吞吐量5.9亿吨

→ 能量流 上海2008年用电量1138.12亿千瓦时

→ 资金流 2007年美国纽约纳斯达克的交易量4420亿股

→ 信息流 2008年日本东京三大报纸的日发行量2000万份


第三个展区是“循环管道”。在这个城市的地下世界里,各种各样的管道系统有机地组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网络。你看,那些净水管、污水管、电缆线和通信缆线有序地排列着,正在为城市的新陈代谢活动提供渠道。这个复杂的网络看似运转得很好,可是你是否想过,假如明天漏气、断电、停水,我们的城市将会变得怎样?后果可能很严重吧!哦,原来我们的城市生命系统竟如此脆弱。即便这样,它的负担却不轻,时时刻刻都要承受巨大的负荷。

在城市的新陈代谢过程中,每天需要输入大量的各种资源。假如仅仅是一次性地使用物质和能量,城市将非常迅速地消耗资源,同时还会排放大量废弃物,并最终导致严重的污染。反过来,如果对资源作循环利用、反复利用,一方面可以节约资源,另一方面则能够减少污染,减少各种废弃物。

你知道吗?这个场馆我一共看了三遍,而且是在不同的时间,每次都仔仔细细地,生怕遗漏了任何细节。为什么我对它情有独钟?这是因为,城市生命馆所表达的思想和本书的主题很相近。区别在于,它讨论的范围局限于城市,而我想探讨的是,整个人类社会是否是一个生命体。不管怎样,这个主题能够出现在本次盛会上,说明它在国际上已被认可,并且希望能够得到广泛传播,而我不正是在做这样的事情吗?共鸣的感觉是有趣的,终于发现了世博会带给我的惊喜。

“城市如同一个生命活体。”既然写下这句话的人用了“如同”二字,那么他(她)就表达了这样的看法:“生命活体”对城市来说是个隐喻。显然,这个隐喻有可能来自直觉。不过,很多后来被证实的理论恰恰来源于最初的直观感受,或许这次也不例外。基于这个原因,接下来我将和读者一起共同探讨本书的主题:“世界是个生命体吗?”希望我们可以有所收获,能够获得一个广为接受的结论。首先在下一章,将从简单的例子开始,先来看看昆虫的社会。


参考文献和注释:
① 涂尔干. 社会分工论. 渠东 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0:133.
② 有关人流的数据由笔者补充。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