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1/听听社会学家是怎么说的

国家像人一样有一个身体——它必须以我们时代的目标为标准,得到吃、穿、住、活动和信息。

国家像人一样有一个脑袋——它必须了解情况和处于戒备状态,它必须了解自己,了解邻居的希望和需要,这个邻居就是生活在这个狭小世界范围内的所有其他国家。

国家像人一样不止是各个部分的总和,它还有更深、更广、更持久的东西。这就是最关系到它的前途的东西——唤起民众最神圣地保卫其现在的东西(注:指美国精神)。
——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①


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1820年-1903年),英国哲学家、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他首先提出了“适者生存”的思想,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我们的世界由万物构成,其疆域更是浩瀚无边。那么,该如何区分这些难以计数的物质呢?斯宾塞将其分为了三类,也就是无机体、有机体和超有机体。其中,超有机体既包括小巧的昆虫组织,同时也包括广大的人类社会。

因为有机体和社会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所以斯宾塞才将其互相比拟。他认为,二者都能够生长和发展,而无机物却做不到。另外,随着规模增大,无论是有机体还是社会,其内部差异会变大,同时复杂性也会变高。并且,随着结构的差异增长,二者功能的差异也同时增长。

在斯宾塞看来,有机体和社会的各个部分不是毫不相关的,而是彼此之间相互依存,当一个部分发生变化时,也会影响到其他部分。他甚至认为,每个子系统本身可以看作为一个微观社会,或者是一个微观的有机体。此外,他还发现,对有机体和社会来说,当整体生命被破坏后,所残留的部分却能够继续存活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举例来说,正因为被分离的器官不会立即死亡,所以才可能存在器官移植手术;正因为分裂后的国家不会很快灭亡,所以才存在重新合并的可能。

当然,斯宾塞不仅看到了有机体和社会之间相似的地方,同时也觉察到了二者之间的差异:


1. 各个部分之间的关联程度十分不同。有机体各个部分之间的物质联系紧密;超有机体因素之间是离散的,各个部分之间的物质关系不确定。

2. 各个因素间的交流的性质也很不同。有机体各因素间通过分子级的反应进行交流;超有机体因素间通过语言等工具交流思想和感情。

3. 自我意识问题。有机体中只有部分因素、部分物种有自我意识的能力,而社会中所有的个人都表现出自我意识和思想的能力。②


爱米尔·涂尔干(Émile Durkheim,1858年-1917年),法国社会学家。在现代社会学领域,他与卡尔·马克思以及马克斯·韦伯并列为三大奠基人。(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与斯宾塞类似,涂尔干也同样从生命体上获得了灵感。首先,他提到了生物学家的观点。我们都知道在社会中存在劳动分工的现象,而这个规律也同样适用于有机体。甚至可以发现,那些动物等级越高的生命体,同时也具有更细的机能分化。看一看人体就知道了,至今我们也没有完全弄清楚所有的细节部分。

相对地,涂尔干认为,社会因劳动分工凝聚在一起,看起来和高等动物很相似。他发现,有机体之所以能够具有较高的一致性,是因为它的每个器官都获得了自己的特性以及自由度,甚至可以借此来印证这些器官的个性。于是,涂尔干借助这个类比,将由劳动分工所形成的团结称为有机团结。同时他还认识到,这种有机团结可以对每个人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并且能够强化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严格说来,任何个人都不能自给自足,他所需要的一切都来自于社会,他也必须为社会而劳动。因此,他对自己维系于社会的状态更是有着强烈的感觉:他已经习惯于估算自己的真实价值,换言之,他已经习惯于把自己看作是整体的一部分,看作是有机体的一个器官。这种感情不但会激发人们作出日常的牺牲,以保证日常社会生活的稳定发展,而且有时候会带来义无反顾的克己献身之举。就社会而言,社会已经不再把它的组成成员看作是可以任意摆布的物品,而是把他们看作是必不可少的合作伙伴,并对其负有一定的责任。③


如上所述,按照涂尔干的解释,当我们从生命体角度来理解这个社会的时候,似乎可以更加明确人生的意义,甚至能够期待受到社会公平的对待。你看,美好的社会原来并不遥远!


参考文献和注释:
① 富兰克林•罗斯福. 第三任就职演讲. 不朽的声音. 王菁,杨博编译. 北京:京华出版社,2000:302.
② 李银河. 社会学精要. 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9:15-16.
③ 涂尔干. 社会分工论. 渠东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0:185.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