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3/面对层出不穷的灾难:整体防御

刑罚的真正作用在于,通过维护一种充满活力的共同意识来极力维持社会的凝聚力。
——涂尔干①


随着传媒日渐发达,我们每天所了解到的灾难比过去数量更多,其细节也更丰富。仿佛人类社会蒙上了一层浓厚的悲剧色彩,令人难以摆脱。造成严重破坏的地震,席卷一切的台风,惨不忍睹的连环车祸,污染严重的原油泄漏,以及猝不及防的恐怖袭击,这些灾难常常成为最受关注的新闻。人类社会真的如此不堪一击吗?我们是坐以待毙还是早有准备?在回答这些问题以前,还是先看一下我们的身体是如何做的吧!

人体需要通过免疫系统来实现防卫功能,也就是将分辨出的细菌等外来物质消灭或排除体外。凭借皮肤的保护作用,它可以抵抗细菌等病原体(可以引致疾病的生物)的入侵。而借助免疫细胞——白血球,免疫系统能阻止病原体在体内繁殖,或者令其无法引发疾病。所以,这个系统对人体来说非常重要,它如果不能正常工作将导致产生严重的问题。例如,艾滋病瓦解了某些人的免疫系统,等于解除了体内“武装”,使其难以抵受各种微生物的攻击。

有趣的是,宙斯机体在遭遇灾难时的表现和人体也有相似之处。当一场巨大的灾难突然降临,人们常常变得十分忙碌,内心也因而显得非常焦虑,好像在发烧;在战场前线,对峙双方囤积了大量兵力,仿佛宙斯机体因发炎而出现的红肿症状;对于社会机体的损坏,例如洪水肆虐、强烈地震时,犹如人体化脓时的状况。

在宙斯体内,我们需要一个更大、更复杂的体系来应对各种灾难的威胁。首先,与免疫系统类似,医疗机构必须防卫与传染病有关的灾难,而这些疾病常常由细菌、病毒等微生物引发。借助于全世界医疗系统的协同工作,我们消灭了天花,降低了结核病的死亡率,遏制了其他传染病的蔓延速度。人们可以通过各种物理屏障来减缓病毒的传播,例如为了预防性病而使用安全套,隔离传染病患者,在边境口岸阻止病毒携带者入境,等等。此外,为了给动物治疗疾病,还有兽医从事相关工作。在包含疾病的卫生领域,涌现了一批以世界卫生组织为代表的国际组织,同时也发起了一些国际运动。其中,世界洗手日的口号是:“清洁双手,拯救生命!”

当有人突然发病,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拨打120急救电话来寻求救援服务;而在火灾发生时,则需要拨打119向消防局报火警,消防机构在扑灭和防范火灾方面担当重任。随着社会对消防的要求越来越高,该机构也变得越来越专业化。在装备方面就可看出,其配备了有害液体检测仪、阻燃剂、热探测器、消防船、云梯车等专用工具。在九一一袭击事件中,当我们在电视机前等安全场所关注这场灾难时,纽约市的消防员却要冒着生命危险展开救援,最终有343名队员殉职。即便如此,他们同时还要承担当天其他地区的救援工作。

在夜晚的街角,行人寥寥,如果这时有警车停泊在那里,警灯不停地闪烁,我们会增加安全感。此刻,警察同样会面临各种危险,但是却极力避免行人受到威胁。如果没有警察,执行法律将变得困难,公共安全也将难以保障。因而,我们离不开世界各地的警察组织的保卫。其中,国际刑警组织专注于跨国罪案,能够在更大的范围内打击犯罪。

我们期待和平,而这离不开军队的守护,虽然他们也常常是破坏和平的因素。海、陆、空三军以及其他特种部队联合在一起,共同构建了一个强有力的保护网,时刻保障宙斯机体能正常运行。对于那些无力维持自身稳定的国家或地区,联合国会派驻维和部队来维护当地的安全。这些戴着蓝色贝雷帽的维和人员,代表着宙斯对自身薄弱之处的关怀,即便做得还不够好。

除了以上所提到的组织机构,还存在各种类型的专业救援队,他们分别负责与航海、登山等有关的救援活动。总之,对于任何灾害,无论是人为灾害还是自然灾害,无论原因是什么,无论在哪里发生,宙斯总会有相关机构来担当防卫工作。他们或者独立完成,或者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并且始终坚持从不退缩的原则。

灾难在个人面前显得巨大,难以抗拒。但是对宙斯来说,它们却是那么渺小,并且容易解决。灾难对于相关的人和机构而言,可能会很严重,甚至危及生命。然而在宙斯眼里,凭借全面的防御体系,却可以从容应对,就像我们平时感觉不到身体内的各种病变一样。以红十字会(或红新月会) 为代表的志愿组织,它们遍布全球,为宙斯提供各种及时、周到的救援活动。强大的灾难可以催生强大的防卫力量,人类因而变得无所畏惧。

宙斯是一个由众多子系统组成的分布式系统,其子系统散布到全球各个地方。这犹如成语狡兔三窟所描述的状况。虽然地震、海啸、台风等灾害可以摧毁大量物品,并导致人员伤亡,但是它们只能影响局部社会的运作。许多子系统可以完成相似的功能,部分子系统遭受破坏不足以给宙斯机体造成危机。而人体却不同,如果一个人的心脏、肝脏等重要器官被破坏,那么生命就会受到威胁。这样看来,宙斯的分布式结构本身就具有一定的防卫功能。

对于常用计算机的人来说,或多说少都会被电脑病毒造成的计算机故障所困扰。有一天,我在网上下载了一本电子书(确切地说,就是我写的第一本书《全球脑》)。文件的后缀名是“.exe”,表明它是具有危险性的可执行文件,但是我仍然试图打开它。悲剧发生了,我什么书也没看到,只是安装了一些程序。接下来,网页浏览器经常崩溃,复制粘贴功能也常常失灵。显然,电脑已受到“病毒感染”,不幸成了“病毒宿主”。直到输入以上文字时,这些故障依然没排除,电脑仍然带“病”工作,当然受罪的是我。

在上面这个例子中,电脑病毒与某些自然界里的病毒类似,潜伏在一些文件中,并以之为载体而肆意传播。它体现了病毒的传播性、隐蔽性、感染性以及破坏性等特征。电脑病毒包含一段程序代码,可以当作为遗传物质,如同生物病毒中所具有的DNA或RNA。为什么此类程序代码在计算机系统中可以像病毒那样生存呢?这至少验证了,计算机系统作为宙斯机体的一部分,其运作方式类似于有机体,并为电脑病毒提供了必要的生存环境。甚至于,为了消除电脑病毒,杀毒软件的工作原理也与免疫系统有相似之处。

杀毒软件可以提供实时保护,在时间上限制了电脑病毒的入侵。同时,它还能扫描、修复、隔离被病毒感染的文件。开发杀毒软件的公司会定期发布病毒库,从某种角度来说似乎更像疫苗库,而用户下载安装病毒库则类似于“疫苗接种”过程。这样一来,我们的电脑就获得了可以对抗相关病毒的“免疫力”。此外,为了防止某些黑客强行进入,计算机系统通常会安装防火墙,也就是利用专用的硬件或软件,借助于对传输数据的控制来保障信息安全。

就像本节所描述的那样,虽然各种灾难层出不穷,但宙斯却可以凭借整体防御来保障自身安全,同时也尽可能地保护了他的各级子系统,当然也包括我们每一个人。另外,在防御过程中,宙斯机体必然会消耗大量的物资和能量,这就需要不断获得补充。那么,怎样才能做到呢?


参考文献和注释:
① 涂尔干. 社会分工论. 渠东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0:70.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