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4/社会的命脉

自然法则,是减少过剩的用于补给不足。但人世的情况却并非如此,是减少本已不足的来奉给已经有余的人 。
——老子①


在一次宴会上,一个壮年男子正在享用美食。他一边嚼着牛肉,一边将清脆爽口的黄瓜片夹到嘴里,同时不忘喝口酸甜的橙汁润润喉咙。这些食物一股脑地进入到他的肠胃中,其中含有的糖、蛋白质和脂肪被转化为更细小的营养物质,随同水、维生素以及无机盐一起进入到血液中。他的心脏有力地收缩着,血液在全身上下不停地循环流动。途经肠道的血液将携带上刚刚吸收的营养物质,开始踏上征途:穿越静脉、心脏、大动脉、小动脉和微动脉,以及毛细血管。当路过肺的时候,还会带上必不可少的氧气。

透过毛细血管壁,营养物质、氧气和液体不断补充到细胞中,以维持细胞的正常运作,而二氧化碳和细胞代谢产物则不停地进入到血液里,并最终排出体外。由心脏和血管组成的心血管系统,实质上是一个复杂的运输网络,持续不断地运送着细胞所需要的物质,以及它们所排出的各种废物。巧合的是,在宙斯体内也存在类似的网络,例如交通运输系统。

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公路网上,行驶着各种款式的车辆,形成了滚滚车流。由于它们装载着大量物资,所以这些车流也可以当作为物质流和能量流。繁忙的公路像血管吗?似乎在外观上不太像,或许只有穿越山体的隧道看起来像血管。然而隧道中的公路,其发挥的作用与寻常的公路大致相同。甚至于,我们可以将普通公路当作为开放式血管,而对向车流所经过的车道则像比邻而居的动脉与经脉。不是常有媒体将高速公路形容为经济的大动脉吗?这样说来,那些小马路就像毛细血管了,而且碰巧大多数物资也是在小马路边完成装卸的。

如果医生将某人的上臂用橡皮筋扎紧,使得通向上肢的动脉被阻断,经过较长的时间后,其手臂内部将变得无法正常工作。此时我们注意到,静脉因血液的堆积而膨胀起来。类似的,当发生车祸后,中断的交通不也是让车辆磨肩接踵地拥堵在公路上吗?如果把某一地区的公路等交通渠道截断,那么该地区将难以正常运作。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难以得到必须的食品,工业将缺乏原材料,同时生产出的产品也无法销售出去。在2008年中国发生大雪灾时就发生过类似的状况,许多交通要道被冰雪阻断。媒体对此尤为关注,不断跟踪报道遭遇拥堵的路段,而政府则倾力去解决这些问题。另外,这也让人联想起战争过程中围城的情形。被重兵包围的城市,因缺乏物资补给而奄奄一息,就像被橡皮筋扎紧的手臂。

我们的交通系统非常庞大,包括公路、铁路、航空、海运等运输系统。尽管如此,交通系统并不能满足宙斯机体对运输的全部需求,还需要管道运输来发挥作用。

在城市中,有着数不清的管道。它们在有限的空间里往来穿梭,有的架设在空中,有的匍匐在地表,而有的则潜藏于地下,最后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这些形态各异的管道,分别输送着不同的物资。如果我们可以在城市上空透视下面的土地,将能够看到如血管一般遍布整个城市的供水网络,此外还有提供燃气、排泄污水的管道。这些管道相当漫长。其中,以上海市区供水公司为例,它的地下供水管线数量尤为惊人,在2017年其总长度多达9 000公里,甚至可以从上海到拉萨跑个来回 。我们所看到的这些粗粗细细的管道,其内部需要保持适当的压力。如同血压一般,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这样才能保障物资的正常运输。

我们构建水坝、实施人工降雨、清扫积雪,其部分作用就是为了维持宙斯机体处于稳定状态。当然,管道运输也需要保持在同样的状态下。这让我想起了儿时在东北家乡发生的一起事故。

当时是冬天,具体的月份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对气温还有印象。白天估计在零下10度左右,晚上则会更低,接近零下30度。我家所处的社区是集中供热的,也就是一个大锅炉以煤为燃料提供热水,然后加压,接着通过直径半米左右的主管道将热水输送出去,以保障数千个家庭的取暖需求。这个供热的工厂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一个。东西方向上的两个门始终开放,且无人看守,而我每天上学时都要穿过这座工厂。它的中央有一个像小山一样的煤堆。这些煤被传送带不停地输送到锅炉房中,而另一方面,自动装卸车则源源不断地从远方运煤进来,并倾倒在煤堆附近。

突然有一天,一个超高的车辆进门时撞断了上方的主供热管。笨重的管道倾斜下来,滚烫的热水流到地面并冻成大片的坚冰。在居民家中,残存在暖气片中的余温渐渐消退,严寒正向我们逼近。在之后的两天,北方房屋所特有的御寒结构保卫了居民。厚重的墙壁,双层窗户,糊在窗缝上的纸条,双层大门,它们抵御了寒风,让室内温度勉强可以让人承受。接下来的情况完全在预料之中,损坏的管道被修复,供热恢复了。回想起来,那根被撞断的热水管,多么像被扯断的血管!失血让生命体变得虚弱,而断了热水也同样令居民的生活变得艰难。

我们也常常在新闻中获悉自来水管破裂的事故。在事发现场,在强大压力下射出高高的水柱,同时大量的水四处流淌,这是自来水管在“失血”。另外,在地球的某些角落,贪婪的民众敲坏了输油管道,以便偷窃石油。在管道的损坏处,原油喷薄而出,肆意横流。

让我们的目光投向2017年的上海。在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国际大都市里,盘踞着十几条地铁线。其中大部分深藏于地下,像粗壮的血管一样,负荷着巨大的客流。地铁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之一。上海自开通地铁以来,除了自杀者以外,鲜有造成人员伤亡的事故。在这一点上,与事故不断的高速公路呈鲜明对比。

在一定程度上,人可以自由选择合适的交通工具以及前进路线,并能够自行抵达目的地。然而,各种物资却不会。

当你给远方的朋友快递一份资料时,快递员将上门收取邮件。之后,他将从许多客户收集到的满满一大包邮件运回当地的转运站。在转运站,这些邮件被扫描记录,当然也包括你的那份。这样一来,无论是快递公司还是客户,都可以在网上查询邮件当前所处的状态,也就是大概在什么地方。接下来,你的邮件还要途径几个转运站,其间可能需要“乘坐”汽车、火车、飞机等不同的交通工具。最终,它被递送到目的地,并由你的朋友签收。

就这样,快递公司完成了一个邮件的递送过程。它看起来很简单,我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然而,在宙斯体内,每天需要递送的货物与邮件其数量非常巨大,它们所汇聚而成的物质流也就巍然壮观了。

据估计,2014年12月15日,联邦快递需要在全球各地收取近2 260万个货件,这个巨大而复杂的任务需要旗下30多万名递送员的协同工作来完成。这一天,也被称为该公司历史上最繁忙的一天。或许,未来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有可能获得同样的称谓。该公司同时估计,在感恩节至圣诞节这段时期,其全球网络需要运输超过2.9亿个货件 。这仅仅是一个快递公司的运输量,考虑到宙斯体内有那么多速递公司,其总量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

速递的货件通常较轻,并且需要快速送达。而沉重的原材料和产品则会选择不同的运送方式,所采用的运输工具也存在一定差异,例如会使用集装箱和油轮。

在工厂的空地上,一群人忙忙碌碌,员工们积累的劳动成果终于可以装箱了。他们将制造的产品陆续输送到集装箱中,并且整齐地码放。待装满之后,锁上后面的箱门,货柜车开始踏上征途。在高速公路上,伴随着富有节奏的轰隆声,司机们享受着快乐的旅程。在海运码头,来自各地的集装箱等待装船,巨大的钓臂正忙着将这些沉重的铁柜转移到货轮上,用举重若轻来形容它最合适不过了。那些已经满载的货轮,搭载着五颜六色、整整齐齐的集装箱,开始陆续启航,最终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中。

正是基于健全的运输网络,遍及宙斯机体的物流系统才能应运而生。这个系统促进了贸易发展,尤其是国际贸易。而贸易则让世界范围内的物质分配变得更加均衡,它有利于保障人类社会的平等,有利于物质从过剩的区域流向不足的地方。那么,这个对我们来说尤为重要的运输网络是由什么驱动的呢?没错,是能源。


参考文献和注释:
① 为了便于读者阅读,此处为白话文,原文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老子. 道德经. 李择非整理. 沈阳:万卷出版公司,2009:266.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