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5/机体需要支撑

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需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①


让我们大致看一下自己身上的骨骼!头盖骨构造了一个稳固的空间,使得柔软的大脑可以安然呆在其中。肋骨自上而下有序地排列着,并围成一圈,小心地保护着心脏与肺部。再往下看,腿骨和足部的骨头巧妙地组合在一起,支撑着沉重的身体。如果没有这些骨头,我们可能只是一滩肉而已。但是有了完整的骨骼,我们却可以保持各种各样的姿态:站立、静坐、下蹲,等等。那么,巨大的宙斯机体是由什么在支撑着呢?没错,是建筑物。

农舍、公寓、别墅等住宅为我们提供了生活空间,高大的写字楼提供了办公空间,而厂房则提供了制造产品的场所。在业余时间,我们可以在体育馆汗流浃背地作运动,也可以在舒适的影院里欣赏电影。此外,寺庙、教堂和清真寺成为我们开展宗教活动的场所,而坚固的堡垒则有助于军事防御。

宙斯机体的延伸以及内部互联常常会遇到各种阻碍,有的是宽阔的河流,有的是深邃的峡谷,有的是厚重的山体。这些都被我们一一克服。高大的桥梁横亘在河流、峡谷之上,跨越了障碍;蜿蜒的隧道贯通山体,穿越了障碍;而宏伟的堤坝建于江河之边,为预防洪水构筑了屏障。

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桥梁“飞”在空中,向世界展示着优美的“身姿”。拱桥在河流上方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横跨于两岸。富有张力的斜拉桥上,高速行驶的车辆穿梭而过。位于美国旧金山的金门大桥,是一个悬索桥,看起来像巨大的竖琴,似乎在等待人来弹奏。城市中,多变的立交桥在空中组成各种美丽的图案,有的像苜蓿叶,有的像喇叭,还有的像钻石,而且不忘将高架道路与公路连接在一起。

在上海,黄浦江奔腾而来,蜿蜒而过,毫不留情地将这个大都市一分为二。然而浦江之上,数座桥梁连通两岸;浦江之下,几条隧道静卧江底。它们将分割开来的浦东与浦西重新连接起来。与此同时,桥梁与隧道也将偏远的崇明岛与市区相连。在浙江省,宏伟的杭州湾大桥大大缩短了上海至宁波的交通距离。而在拉萨方向,在长达数千公里的漫长旅途中,沉重的沪萨列车需要途径无数座桥梁以及无数条隧道才能抵达目的地。

不单单是上海,整个世界正经历着同样的“发育”过程。宙斯机体不断成长,物质流和能量流的规模日益扩大。其内部网络正变得越来越复杂,以满足机体成长的需求。此外,构筑机体的材料也逐渐多样化。

在草原上,牧民使用数根木棍和一些布匹就可以搭起简陋的帐篷。在乡间的小溪上,由几根树干搭建而成的小桥也很常见。通过加工,黏土与草混合在一起可以制成笨重的砖坯,而黏土经烧制后可以制成坚硬的砖瓦。当然,在选用建筑材料时,我们也不会忽视富有弹性的竹子、透明的玻璃和形形色色的石块儿。随着宙斯机体的成长,我们对建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其中水泥和钢筋日益受到青睐。它们可塑性强,而且相对来说也比较廉价。

有了钢筋混凝土,我们才能快速建起一座座大楼,才能修建能承受得住巨大压力的水坝,才能建造长长的桥梁。它们坚固耐久,需要能够抵御地震的破坏以及火灾的影响,需要能承受日晒雨淋和温度的变化。

然而,无论宙斯体内的建筑有多么坚固,都要面临老化问题,那些并不牢固的建筑物就更不用说了。它们在风化作用下日益衰败,我们则忙着一边拆毁旧的,一边不断建起新的建筑。瞧,在宙斯体内,这就是其“骨骼”的新陈代谢过程。我们需要不断将建筑垃圾运走,同时将各种各样的建材陆续运到工地,另外还要将其吊运到工作平台上,而这些工作离不开动力的支持。


参考文献和注释:
①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法》序言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