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6/《阿凡达》

看不见的社会大脑间歇但坚决地互相联结,最终融合为一的趋势,是历史的中心主题。我们今天正在目睹这个过程的累积,看见单一而巨大的大脑即将形成,造成附带着骚动但最终融合全球的效果。
——罗伯特·赖特①


影片开始不久,男主角杰克就通过心灵连接,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与其基因相匹配的阿凡达的大脑中。从科幻角度来说,这个转移过程虽然有点神奇,但是可以令人接受。然而从现实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人的意识是大脑中1000亿个神经元之间通过复杂的相互作用获得的,其结构基础经过多年的协作、学习过程才得以形成。所以,在阿凡达的大脑中不可能瞬间重建这个复杂结构,当然也不会产生杰克的自我意识。

纳威人都有一个长辫子,它看似普通,却暗藏玄机。这个长辫子其实是一个外漏的神经,可以让纳威人和“马”、飞龙以及大地之母相连接。当与“马”相连后,纳威人便与“马”融为一体,能够感受到“马”所感受到的一切,例如跳动的心脏、强健的四肢,等等。当驾驭“马”时,只需要通过“辫子”将想法告诉它就可以了。简单来说,通过这个显而易见的通讯方法,纳威人和“马”可以协调一致地运作。

在现实生活中,人骑马时的基本原理与上面所说的几乎相同,只是在表面上存在差异。当一个人在马背上时,他同样可以通过触觉、视觉感受到马的健壮。而借助于马绳、皮鞭、马刺等工具,或者通过发出声音(jià、wó、yú等),同样可以将信息传递给马,以实现驾驭的目的。如果人和马彼此熟悉,他们之间的配合同样也很默契。

整个潘多拉星上的动植物构成了一个包裹星球的神经网络。当然,纳威人赖以生存的家园树也不例外,其下方布满了复杂的神经结构。纳威人可以通过声音树来倾听来自星球的各种声音。这些声音可以理解为信息,而倾听的过程类似于我们收听广播时的情形,只是在科幻电影中可以用更浪漫的方式来表达。灵魂树所起的作用则类似互联网,通过它,纳威人能跟星球上的所有生物网络进行思想交流。

在战争前夕,杰克征服了一只霸王飞龙,获得了作为领袖所必需的威望。他以纳威人信任的方式,统一了该种族的集体意识,即打败入侵者。但是,这并不足以赢得战斗。最后,由于杰克的请求,潘多拉星的星球脑注意到了所发生的战争,接着发起了大规模的动员活动,这无疑增加了力量。接下来,为了保卫共同的家园,野生动物们开始参与战斗,并最终获得了胜利。

在《阿凡达》中,遍布星球的生物神经网络通过各种直观、可见的连接方式得以形成;不同的是,在宙斯体内,由全人类所构成的巨大的神经网络(全球脑),既有可见的连接,同时也存在不可见的连接形式。例如,我们可以看到有线电视网、互联网和固话网络中的各种缆线,然而却看不到手机网络和卫星通讯中的连接途径。

科幻电影所描述的星球智慧,虽然其理念令人震撼,但是它的形成过程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某种神奇的力量或方法。可是对于现实社会,我们却不能以同样的方式来解释,因为这样做难以令人信服。那么,由全人类所构成的神经系统究竟是如何处理信息的呢?它又是怎样产生智慧的呢?


参考文献和注释:
① 罗伯特·赖特. 非零年代——人类命运的逻辑. 李淑珺译. 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3:49.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