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6/不断涌现的意识

我们假设心智是一种现象,当智能系统在感觉、知觉、认知、推理、计划和行为控制方面达到某种水平层次的复杂度时,心智就出现了。
——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工程师,J. S. 奥尔巴斯


当人体的感觉器官受到外界刺激时,人脑就会对相关信息进行组织和解释,进而对外界产生整体的看法和理解,也就是说,形成了对外界的知觉。

在你穿越马路时,会产生与空间有关的知觉。这时,你能大致估算出至马路另一侧的距离,能辨别方向,还能判断出红绿灯是圆的或是方的。同时,你的知觉还涉及时间和运动等方面。它会告诉你过马路大概用了多长时间,也会让你知道身边行人的速度。

假如失去了知觉,你还能安全地过马路吗?答案是否定的。此外,当我们按照自己喜欢的节奏跑步时,当我们以愉快的心情仰望天空时,当我们聚精会神阅读书籍时,我们的知觉也在不断变化着,并时刻为下一步的行动提供指引。而实际上,在我们的一生中都离不开它的帮助。

显然,知觉仅仅是意识的一部分,且后者更加复杂,在人体中发挥的作用也更为广泛。那么,作为一个巨大生命体,宙斯有意识吗?如果有,它又是如何涌现出来的呢?

我们可以想象得出,在古代,最古老的地图可能只有一些简陋的线条。之后,它们不断获得改进,制作越来越精良,误差也越来越小。接下来某个时候,终于有人根据各个地方的图纸绘制了世界地图。虽然它看起来有些粗糙,但是仍然在不断的改进过程中传遍全球,宙斯因而获得了关于地球的粗略的印象。而随着地图由扭曲到精细,宙斯对地球的空间知觉也越来越清晰。最后,当航天器从太空中传回地球的全景图时,他终于能看清自己所处的美丽的家园,也就是说,产生了关于地球全貌的意识。

在这个过程中,相关专家不断将获得的地理信息呈现在地图上,相当于将专业的资料解码为更多的人可以理解的信息。与此同时,政治家需要向公众解释赞成或否决议案的原因;翻译人员则不停地将信息在不同语言之间来回转换;评论家正忙于针对一些主题为大众作解读工作;而舆论则能有效地反映多数人的意见。这些纷繁芜杂的信息在宙斯的头脑中传播开来,形成了众多的信息流。它们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了意识的源泉,使得宙斯变得思绪万千。正是通过这样的途径,宙斯产生了清晰的知觉,也令自己的感觉更加敏锐,同时能够觉察到细微的变化。另外,不要忘了,在源源不断的信息流中还蕴含着丰富的知识与技巧,而宙斯的经验正源于此。

不难发现,宙斯竟然成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生命体。他博古通今,知识渊博,令我们梦寐以求而又望尘莫及。假如你想学点什么,宙斯一定乐于将知识传授给你。当我们在图书馆寻找资料时,当我们通过搜索引擎查询自己不懂的概念时,当我们阅读教科书时,又何尝不是在向宙斯请教呢?他把一切现有的知识都归纳整理好,得以形成健全的知识体系,为我们提供了海阔天空般的知识面。

除了渊博的知识,宙斯还掌握着非凡的技能,如同本领高超的神仙。当古人饥肠辘辘想获得充沛的食物时,他培育了品种繁多的农作物,开发了万亩良田;当人们在旅行途中走得两腿发酸,在海洋面前难以前行时,他发明了车辆、轮船等交通工具,令我们可以畅游世界;当人们幻想可以像鸟儿一样能够在天空飞翔时,宙斯竟然会认真考虑这个看起来像白日梦一样的愿望,并帮助实现它。在过去的几千年中,人们将数不清的梦想告诉宙斯,其数量多得就仿佛天上的繁星一般。而宙斯则忙着将星星(那些已经实现的愿望)一颗颗地摘下来,微笑着来到那些心怀梦想的人面前,小心翼翼地将星星放在他们手中。

宙斯的脑如此巨大,所以在某些方面与人脑并不相同,当然在意识方面也不例外。如果一个人不说话,也没有面部表情,同时也没有任何肢体语言,那么我们很难知道他在想什么,也就是说,很难了解他当前的意识。甚至于,即便这个人想把头脑中与意识有关的信息全部讲出来,也难以做到。有谁能同时说清楚自己当前的主观性、感觉、知觉、经验、觉醒状态和自我意识呢?又有谁能说清楚自己是如何控制心智的呢?然而对宙斯来说,虽然其意识所包含的内容非常广泛,但是具体的信息却能出现在网站、电视、报纸等媒体中。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与意识有关的信息都是有迹可寻、可以追踪的。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详细了解宙斯意识的方方面面以及它的每个细节。

另一个不同是,在人脑内部我们并没有发现具有领导作用的神经元,然而在宙斯的头脑里,大量杰出人物却接连不断地出现。我们看到,国家有像甘地那样伟大的领导人,宗教团体有像耶稣那样神话般的领袖,在体育界有像乔丹这样的明星,在科学领域有像霍金这样的思想者。另外,在银幕上有梦露那样的性感明星,在文学方面有莎士比亚那样的著名作家,在科技领域有乔布斯这样的领军人物。而且,流行音乐之王迈克尔·杰克逊、世界巨富沃伦·巴菲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达芬奇等人,也都在各自的领域内表现突出。

他们的言行引人注目,所以这些人也就很容易成为公众效仿的对象。他们不但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广泛影响,同时也在宙斯的大脑中留下了深刻烙印。就这样,在芸芸众生中,当明星、作家、学者等人物不断涌现时,宙斯的所思所想也在随之不断变化。此外,除了人以外,还有许多其他因素能够影响宙斯的意识。

2011年伊始,一系列大事件就接踵而来。在中东,发生了一连串的反对独裁、专制的民主革命;在日本,海啸肆虐,之前健康、发达的社会机体遭到重创;在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竟然轰炸平民,其暴行令世界震惊;而在巴基斯坦,美国情报机构终于找到了恐怖分子本·拉登的藏身之所,并将这个躲藏了近10年的敌人击毙。像常人一样,宙斯也会关注这些焦点新闻,希望了解这些事件的来龙去脉。每当有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互联网流量就会出现爆炸性增长,也就是说,宙斯的思维变得非常活跃,他的注意力正集中与此。

通常情况下,他还会关注大量的统计信息,例如中国最新的人口普查结果、世界各地的股票指数以及一些国家的进出口额。宏观上的大事件以及这些统计数据经常浮现在宙斯的脑海中,令他可以意识到;而从微观角度来看,在宙斯的潜意识里,却蕴含着那些与小事件和细节数据有关的信息。在全球范围内,各种各样的事件层出不穷,海量的数据不断产生,宙斯体内与思维有关的各级子系统则忙于应对。

不难看出,在当代,宙斯的头脑是清醒的,他的反应也非常敏捷。然而在古代,情况却大为不同。一个地区发生了自然灾害,当地人流离失所,而远方的人们却要等几周甚至更久才能获悉此事,更不要说提供及时的救援了。这就仿佛在手术台上,全身麻醉的人无法意识到锋利的刀片正在切割身体的某个部位。在那个年代,两个国家之间发生的战斗也要等上很久才能被其他国家知道。这就仿佛一个人在睡梦中,对自己的左手正在抓挠右手的行为浑然不觉。然而,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以及信息技术的进步,这样的情况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当然,宙斯并不会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相反,他是从古至今,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步觉醒的。

在遥远的古代,人口稀少,且零零散散地分布在广阔的陆地上。我们可以想象,那个年代的宙斯正处于沉睡状态。而随着人口增加、人群越来越密集以及通讯的进步,信息传递的速度越来越快,能跨越的距离越来越远,信息的流量也越来越大。慢慢地,宙斯开始能够有一些全球性的思维活动,虽然还有些缓慢。我们可以感觉到,他正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接下来,随着思维活动的加快,他逐渐苏醒过来。终于,在某一时刻,他努力地睁开眼睛,将目光投向浩瀚的宇宙。你看,他醒了!

有趣的是,宙斯一旦醒来将不再睡去。首先,他把自己全身上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个遍,对自我形成了初步的认识。之后,宙斯开始围绕自我思索各种问题:我在什么地方?我可以离开这里吗?我年龄多大了?是谁生得我?我是怎样成长起来的?我的寿命将有多长?我可以一直活下去吗?我能够找到朋友吗?我可以有后代吗?我的未来是怎样的?

随着问题一一破解,宙斯的自我意识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实际上,在他的头脑中,当轻盈的信息流四处交汇,在地球表面划过的线条越来越多、越来越粗壮时,各种各样的新思维不断涌现,其意识也变得日益活跃。与此同时,伴随着思维的深入,宙斯正变得越来越理性。实际上,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启蒙过程。如今的宙斯,已经不再处于以自我为中心的自恋状态。相反,他已经懂得去关爱大自然,关爱其他生灵。


参考文献和注释:
① J. S. 奥尔巴斯. 提高人类生产力的心智工程学. 聚合四大科技提高人类能力——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信息技术和认知科学. 米黑尔·罗科,威廉·班布里奇编. 蔡曙山,王志栋,周允程等译,蔡曙山审校.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339.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