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7/成功在于联系

毫无疑问,我们时时刻刻都希望那些与我们想法一致、感觉一致的人们作为我们的同伴。
——涂尔干①

当面对不断改变的外界环境时,人们常常可以随机应变并找到对策。为什么人脑如此灵活呢?其部分原因是,神经元之间的连接(突触)具有可塑性,可以不断改变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强度,使得人脑在结构与功能上能够持续发生变化,同时具有令人赞叹的学习能力。实际上,在我们的身体中,整个神经系统都具有这个特点。那么,宙斯的情况又如何呢?

通常情况下,每个人自诞生之日起,便自动加入到家庭这个最基本的社会组织中。它可能温馨,或者平淡,甚至充满矛盾。但就在那里,她开始与其他家庭成员之间产生联系。在之后的人生中,人们纷纷加入到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里。我们看到,那些忙忙碌碌的企业、等级分明的政府机构以及培育人才的学校,它们以不同的组织形式将人们成功联系在一起,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另外,我们也会在一些活动中与他人取得联络。

在琳琅满目的展会上,在令人愉悦的演出中,在七嘴八舌的聚会里,不同的人群因不同的活动聚集在一起。为了能达成某个协议,有的人参加会议并积极讨论;为了锻炼身体,或者为了获得运动所产生的兴奋状态,有的人会参与长跑、游泳等体育活动;而为了欣赏美丽的大自然,有的人则会组成团队,穿着鲜艳的服装在野外徒步。

你是否想过,在漫长的一生中,你的人生体验源自哪里?仔细想来,不正是源于你参加的一些社会组织以及活动吗?在家庭里,你同亲人交往而获得亲情;在社会上,你在与他人的联系过程中可以结识朋友并获得友情。而师生情、爱情不也是这样产生的吗?在许许多多的社会组织里,以及在同样多的社会活动中,我们建立起了厚重的情感纽带,令社会看起来不是一盘散沙,而是一个有机的整体。

我们注意到,宙斯不单单是将人团结起来,同时还把种类繁多的文化知识以及新闻组织在一起。报纸、杂志和书籍分别汇聚了不同类型的信息;图书馆井然有序地陈列着文献资料;而数据库则储存着海量的文件。科学文献索引将学者们的智慧结晶有机地组织在一起,以便人们查询。博物馆典藏着珍贵的文物,可以吸引大量慕名而来的观众,同时相关的文化知识也随之传播开来。我们看到,原本孤立的信息却通过以上方式在彼此之间建立了联系,令信息汇流成河并交融在一起。而发生的这一切,不正是可以看作为宙斯在沉淀、整理自己的所思所想吗?

时至今日,我们正目睹着互联网的迅速崛起。它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方式将信息连接在一起,同时也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以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方式。

作为一个网络百科全书网站,维基百科在全球用户的协作下,汇聚了丰富的人类知识。其条目结构清晰并互相链接,因而便于阅读,同时能够开拓浏览者的思路,令后者更容易产生灵感。与此同时,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收集了比较全面的关于电影、演员、导演的资料,而豆瓣网除了关注电影、电视剧以外,还聚集了大量与图书、音乐有关的信息。此外,Youtube、优酷网储存着用户分享的视频,flickr则积累了网民发布的照片。雅虎、新浪等门户网站更是面面俱到,聚集了五花八门的关于新闻、财经和娱乐等方面的信息。相反,谷歌、百度更愿意成为得力的助手。你一搜索,它们就会将原本散落在网络中的信息,以尽可能有序的方式展现在你的面前,以满足你的查询需求。

当互联网令信息的组合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时候,也给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带来了巨变。我们可以通过电子邮件与他人交流,也可以借助微信和QQ等聊天工具与朋友联络感情。另外,有着成百上千个用户的邮件组、微信群以及QQ群,则促进了群体内部的交流。对于那些会聚了成千上万个用户的论坛来说,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更显得热闹非凡。既有赞扬、祝福之声,也有批评、幸灾乐祸之音;既有理智、冷静的思考,也有无知、狂热的语言。不同的言论此起彼伏,吸引着众人的眼球,牵动着他们的心绪。

与论坛相比,Facebook、新浪微博等提供社交网络服务的网站吸纳了更大的用户群,其中Facebook就拥有遍及全球的十亿以上的用户。在这些网站中,一个用户既可以与亲友、朋友、同学等熟人交流信息,也能与完全陌生的人取得联系,甚至可以借此来结交新朋友。设想一下,凭借Facebook提供的平台,所汇聚的规模宏大的用户群已经形成了一个到底有多复杂的交际网?在这个网络内部,人与人之间又是怎样盘根错节般地建立联系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着Twitter、新浪微博的兴起,我们又纷纷开始在这些微博客上开通用户。一些人忙着去关注别人,另一些人则忙着发表言论以吸引别人的关注。热门的帖子被层层转发,瞬间传遍网络,引起众人的热议。微博客的独到之处在于,它可以让庞大的用户群如同聚集在同一个房间中,令用户能够以类似交头接耳的方式进行交流。由于新技术层出不穷,令人难以应对,我们早已变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可是,互联网的革新却还在继续。在未来,它会以何种形式改变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又有谁能准确地预见呢?

虽然未来难以预测,但是目前互联网所发挥的作用已堪称奇迹。它网聚了思想,网聚了知识,网聚了创意,网聚了人。互联网广泛涉猎,兼收并蓄,以此来达到目前的辉煌,类似于人因吃得杂而获得丰富的营养。它令我们感受到了网聚信息的力量,同时也体会到了网聚人的力量。一个人期待与其他人取得联系,以便有机会获得某种资源或其他益处。而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互联网已经将全人类凝聚成了一个整体,形成了一个动态变化的网络。

即便那些传统的社会组织,例如医院、国际组织、党派等等,不也是通过某种方式将人会聚在一起吗?会议、体育比赛等活动,难道不是发挥同样的作用吗?另外,那些传统的图书馆和博物馆,不是也能够将信息聚集在一块儿吗?

在人体中,有神经元之间的通讯,有神经元和感觉器官之间的通讯,有神经元和肌细胞之间的通讯;在宙斯体内,大量信息也来往于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以及物与物之间。

在当前宙斯的大脑中,仿佛存在一个信息的海洋,飞舞着无数条瞬息万变的信息流,我们似乎看到了海纳百川的壮观景象。对于这些信息,宙斯在潜意识里尝试着各种各样的组合,令其思维异常活跃。借助于动态的网络,丰富的联想油然而生,针对不同事物的追忆悄悄进行。宙斯探寻着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积累着各种不同的经验,形成了具体而生动的意象。其思维时而发散,时而聚合。正是在这美妙的过程中,他可以感觉到各种变化,可以理解事物发展的来龙去脉,进而能够采取合适的行动。

让我们再来审视一下宙斯的躯体。其神经系统可以对数不清的刺激作出应答,能够在不同的条件下作出相应的反射活动。日本突发海啸,令当地居民猝不及防。可是大洋彼岸的民众却可以及时获得信息,以便提前做好准备,从而能降低灾害的破坏程度。当福岛核电站事故愈演愈烈时,周边人群在政府的指示下迅速撤离,同时距离稍远的居民也会在屋内躲避。就像我们的手在靠近火焰时我们会将手迅速缩回一样,宙斯也会在遇到危险时紧急避让,令机体的某一部分退缩至安全区域。正是因为可以畅通地传递信息,所以宙斯才能成为一个如此敏捷的有机体。

在社会中,人来人往,飘忽不定。有的忙于走亲访友,有的在拜访客户;有的忙于寻找新工作,而有的却已远走他乡。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随之不断改变,或远或近,或亲或疏,塑造了一个动态变化的体系。这个庞大的神经系统不仅不平庸,相反,却能展示其变幻莫测的结构,以及堪称卓越的功能。就这样,宙斯变得善于学习。他不但可以获得广阔的知识面,还可以掌握复杂的技能,甚至能够驾驭巨大的身躯。与此同时,信息日益膨胀,在宙斯体内来来往往,不停地四处奔流。


参考文献和注释:
① 涂尔干. 社会分工论. 渠东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0:64.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