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7/付诸行动

人活在社会有机体里,总得去完成一项特殊职能,因此他必须预先学会怎样作为一个器官而发挥作用。
——涂尔干[i]

在体育活动中,当运动员打算做一个动作时,其神经系统中的神经元就会通过长长的轴突将指令送达肌细胞,以激活肌肉来完成动作。大量轴突细细密密地遍布在全身各处,使得所有肌肉都在神经系统的控制之下,即包括强健的骨骼肌,也包含心脏、肠胃、子宫等内脏器官中的肌肉组织。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当前锋在禁区前沿快速闪躲,晃过多名防守队员,并最终将球打入球门的过程中,会有无数条指令持续不断地从他的神经系统中发射出去,以协调控制全身的运动。类似的,宙斯的神经系统也能产生这种效应。

让我们先从一个简单的例子开始。假设你和朋友们来到一个餐馆,然后坐下来向服务员点菜。这等于向服务员发出了一些指令,可以让服务员行动起来,也就是说激活了他。接下来,他会将菜单转达给厨房中的工作人员。其中负责配菜的厨师立即开始选菜、洗菜并将它们加工成需要的形状,有的是块儿,有的是细丝,还有的显得格外粘稠。对于那些配好的菜,又会通知担任烹饪工作的厨师来处理。在经过煎、炒、烹、炸之后,各种各样的美味将被装入盘中,同时厨师会通知服务员去给客人送菜。

不难发现,类似的过程在我们的工作、生活中很常见。例如,在申办信用卡的时候,在超市购物时,以及把脏衣服交给洗衣店时,相关的工作人员总是会按照事先制定好的工作流程来为我们提供服务。很多事情看上去都是那样井井有条,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

每一次,我们仿佛都可以预见最终的结果,但现实却不是这样。人们并不总是按部就班做事,而是常常需要应对突如其来的变化。

当某个人在网上书店订购一本图书后,就等于远程发出了一个指令,而它可以让配货员行动起来,等于激活了这个工人。当运送图书的货车装满后,司机会接到通知然后开动汽车踏上征程。假设他突然遭遇不幸,因一时疏忽追尾了前方车辆,于是不得不拨打110让警方来处理。更不幸的是,车辆受损严重,正在处理事故的警察需要通知工作人员将破烂的汽车拖走。之后,修理厂的维修工开始忙碌起来。

假如用于替换的某个零件缺货的话,他们还需要尽快完成采购工作。这次事故或许可以给该零件的市场需求带来一个微小的变化,然而类似的微不足道的变化汇聚在一起,却可以产生宏观上的需求量。根据这个需求量,制造商可以做出很多相关决策。例如,是否应追加投资?工厂需要增加人手吗?应采购多少原材料?当这些决策付诸实施的时候,无疑会引发更多其他社会组织来应对变化。

上面所描述的过程犹如核裂变中发生的链式反应,而且在某个方面更胜一筹,是反复发生、永不停歇的。每一天,我们总是不断去激活别人,给他们打电话、发邮件,或者面对面沟通,令他们行动起来;反过来,我们自己也常常被别人激活;此外,我们还会激活各种物品,例如开启电脑、打开空调,或者按下智能手机的开关,等等。

在巨大的宙斯体内,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自下而上的激活现象,也就是小的组织或个人通过向上反馈信息,令大型机构行动起来。例如,知情人向政府部门发出举报信,以促使相关机构开展调查工作,之后一些贪官因此而落马。在疾病控制方面,疫情所在地的工作人员会将情况逐级上报。如果情况严重的话,甚至可能报告至世界卫生组织,以便在全球范围内做好防疫工作。当然,世卫组织为此做出的相关部署则可以理解为自上而下的激活行为。在我们的星球上,类似的情况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2011年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针对持续恶化的利比亚局势通过了一个决议,其重点就是要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同时要求采取行动来保护平民,强制执行武器禁运,以及冻结相关人员和机构的资产。为了不让决议落空,就需要众多国家通过协作来执行具体的条款。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人员和机构被调动起来。官员们不断开会讨论,并根据当前情况合理地调整行动。武装力量被部署到利比亚,其中飞行员们负责攻击具体的战略目标。

在每一年里,联合国会通过多少个决议呢?其他国际组织所做出的决定又会有多少呢?与此同时,各个国家的政府部门所通过的议案又是怎样地数不胜数呢?另外,在大大小小的企业当中,管理层正忙于谋划新的经营战略,那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呢?

当这些机构分别作出决策后,就开始自上而下发挥激活作用,令其他社会组织和个人行动起来。反过来,当这些社会组织和个人采取行动时,也会像之前提到的那样,自下而上,不断激活上层机构,让它们去应对各种变化。从另一角度,我们将看到,这种激活作用还会横向传播,往来于平级的社会单元之间。或者,更复杂一点,会在不同级别且没有隶属关系的社会组织和个人之间传送指令。与此同时,当通信系统能保持不间断,同时信号传播得又快又远的时候,宙斯躯体的协调性也会变得越来越好。也就是说,通信技术的进步可以保障激活作用畅通无阻,并且能够有效调节社会机体的众多运作过程。

另外,我们发现,在宙斯体内有许多组织是自我控制的。这就像在人体中,自主神经系统可以调节平滑肌、心肌和腺体的运作,能够维持体内的平衡状态。在它的作用下,体温可以保持相对恒定,内脏可以悄悄地完成消化活动,心脏能够按照合适的频率跳动,同时血压也能保持稳定。这个神经系统是以自主方式运作的,不受每个人主观意识的控制。同样,在宙斯体内,很多组织机构也是按照类似的方式运行。它们默默无闻,即便没有社会的关注,也会自己激活自己,自觉完成本职工作。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积极采取行动,去协调员工工作以及合理分配有限的物资。有了这些组织,能源供应才不会中断,大量商品才会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物流系统才能正常运作。

如今,各种各样的广告也能促使人们采取行动。在电视上,时髦的女明星细数着化妆品的各种优点,幸福的三口之家在明媚的阳光中驾车出游,同时体坛巨星正充满激情地运动着。之后,女士们纷纷打开钱包,手头宽裕的人难以抑制买车的欲望,运动服饰的销量也在快速增长。与此同时,另一些广告正通过报纸、杂志、互联网等媒体传播,还有很多海报张贴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我们看到,大量广告铺天盖地而来,四处泛滥,可谓无所不在。这些五彩缤纷的广告,使人难以抵住诱惑,几乎激活了所有的人,随之而来消费持续增加,经济不断增长。

如上所述,通过广泛的相互作用,每个人都有事干,所有的机构需要不断采取行动,同时大量人造物也都运转起来。就这样,我们看到了一个活的世界,一个永不停息的生命体。


[i]涂尔干. 社会分工论. 渠东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0:360.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