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8/对建筑和艺术的影响

我们在探索原则时,不能满足于某些仅对局部情况适合的条例,或某些人为的教条。我们必须努力去发现那些亘古以来自然形成的,而且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
——芬兰建筑师伊利尔·沙里宁[i]

当社会变得日益复杂的时候,人们纷纷开始思索社会与生命体之间的关系,因为后者同样也不简单。凭借直觉,一些人已经感觉到,两者之间似乎存在相似之处,甚至在某些方面遵循同样的规律。作为一名建筑师,沙里宁就有这样的想法。他认为,城镇建设所经历的过程,基本上同自然界中任何生命体的生长过程相似。也就是说,这个过程可以使城市社区获得有机秩序,甚至随着社区发展,这种秩序依然能够像生命体一样保持生机。

沙里宁把个体建筑物当作为组成城镇的“细胞”,认为这些建筑物应相互协调,形成一种“有机秩序”,而不是仅以实用为原则。因为实用只是权益之计,这样做出来的建筑看起来像胡乱堆砌成的,它们所组成的城镇更会变得乱七八糟。在他看来,大自然的各种事物都是按照“有机秩序”来形成结构的,同时相互协调的能力有助于维持这种秩序,进而延续生命的存在与发展。

但是如果失去了协调能力,“有机秩序”难免遭到破坏,这时生命体就会开始走向衰退和死亡,例如受癌症破坏的细胞组织,或者是贫民区不断蔓延的大城市。在沙里宁眼里,显微镜下健康的细胞组织看起来就像有机的“社区规划”;反过来,衰亡的细胞组织却像“蔓延的贫民区”。既然我们已大致了解了细胞组织是如何保持生命和健康的,以及如何避免生病或过早死亡,那么,我们就应该向大自然中的生命学习,掌握其中的基本原则,来构建一种有机的建筑秩序。

你看,这就是建筑师从生命体中所获得灵感。如今,有类似想法的人正变得越来越多,这其中就包括艺术家们。他们已经开始以此为主题创作作品,希望能以感性的形式将理念传播开来。

在2005年2月的TED演讲中,设计师Ross Lovegrove分享了他的有机设计理念,以及“无脂”设计哲学。什么是“无脂”设计哲学呢?实际上就是像生物体那样,制造精简、高效、健康的产品,同时移除任何多余的部分。他设计一种金属椅子时就采用了这个原则,使它具有类似骨骼的结构,表现了生物思维的美妙。Lovegrove喜欢观察自然过程以获得灵感,并希望把这些灵感应用到日常的设计过程中,来展现只有自然才能创造出的美丽形态。

现在,让我们将目光投向国内。从2011年9月20日起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主办了以“超有机”为主题的展览。单从海报上看,就可以体验到强烈的生命气息。

亮黄色的标题背景看起来很简洁,其外形和高尔夫球杆的杆头差不多,圆润却又不失张力。海报的整体背景则显得有些错综复杂,蓝色的组织彼此相连,它们之间是那些富有弹性的连接。从感性角度来说,这张海报或许符合大多人对有机体的印象。当然,展品中所呈现出的生命元素就更多了。

在几件名为《薄肤》的作品中,乌黑的表面布满了圆形的空洞,或许可以让人联想起有机体多孔的特征。在另一作品上,数千个汽车后视镜紧密地排列在一起,构造出了一个与昆虫复眼类似的外形。还有几个标题为《身体里面的风景——琥珀》的展品,分别以特殊的方法展现了手、脚等器官。这个特殊的方法就是,将器官中的血管染成红色并凸现出来,同时血管以外的肌体组织则完全被去除掉,取而代之的是透明的空间。在最终的作品中,鲜红的血管聚集在一起,看起来就像密密麻麻的灌木丛;血管由粗到细,不断分叉,如同繁生的枝条。

除了这次活动外,还有其他展览也会关注与生命有关的话题,其中上海世博会就是一个例子。在本书第8章已经介绍了城市生命馆的相关情况,下面将提到另外几个场馆。

城市地球馆与城市生命馆紧密相连,处于同一个高大建筑物中。开阔的空间可以容纳大尺寸的作品,能够让浏览者获得富有震撼力的视觉冲击。当游客缓慢步行,在欣赏过程中不知不觉到达走廊的最高点时,一个巨大的“星球”出现在视野下方。在它四周,环绕着一圈像有机薄膜一样的白色幕布,上面布满了空洞。这些带有张力的孔洞大小各异,形状也不规则。在幕布表面,梦幻般的斑驳灯光时隐时现。

在万科馆,有一个适合小朋友浏览的“蚁穴探险厅”,里面光线昏暗且神秘。当不起眼的蚁穴变成放大的建筑时,观众就需要坐在一个可以升降的平台上,才能自下而上抵达其各个部位。当平台运行到某个位置停下来时,在粗糙的墙壁内就会出现一个视频。在视频上,这时便有一个卡通的白蚁主持人,开始向观众介绍蚁穴的种种神奇之处:它对于白蚁来说是如何的高大,它有多坚固,它又是通过怎样的结构来实现通风和调节温度的,等等。

另外,长着几个“触角”的日本馆,披着淡紫色的“外衣”,外形饱满,看起来就像一个蚕宝宝。所以,人们称之为“紫蚕岛”。日本馆不但外观可爱,而且其建筑理念也别出心裁,希望打造一个“像生命体一样会呼吸的环保建筑”。

还有,比利时-欧盟馆的设计也加入了生命元素,其主体结构是一个庞大的“脑细胞”。为什么会这样设计呢?因为比利时是欧洲的政治中心之一,而且在科学和艺术方面表现突出,这给设计师带来了灵感,所以用了一个艺术化的神经元来表现该国的形象。

我们看到,无论是超有机展览,还是世博会,都不乏与生命有关的主题。或许,通过这些持续、广泛的宣传,可以唤起更多的人开始思考社会与生命体之间的关系。


[i]伊利尔·沙里宁. 城市——它的发展衰败与未来. 顾启源译.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6:9.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