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9/生于忧患

当我们自作自受的时候,我们感觉不到痛苦,因为滥伐森林是在进步、可销售的林产品以及为了给绝望的巴西人提供更多的“生存空间”的名义下进行的。
——林恩·马古利斯[i]

生命妙不可言。作为一个巨大生命体,宙斯机体具有令人称奇的复杂构造,以及精妙绝伦的运作体系,没有任何其他生命体可以与之媲美。它能够维系庞大的社会,同时也可应对各种挑战,令整个人类都能受益。宙斯富有洞见。他凭借智慧的大脑解决了一个个困难,完成了一个个壮举。另外,宙斯不但聪明,而且极具魅力,其悠久的历史更是引人入胜。

世界是个生命体,这个观念颠覆了我们过去的想法,使我们能重新认识社会。它引人深思,令我们可以体味生活的美妙,甚至能憧憬美好的未来。但现实警示我们,不要完全陶醉于幸福之中,不能曲解这个理念,需要时刻提防不要做出错误的应用。

在人体中,众多细胞随新陈代谢而不断变化。一部分细胞在不知不觉中诞生,另一部分细胞在不知不觉中死亡。也就是说,对整个新陈代谢来言,单个细胞过于渺小,以至于我们无法感觉到它,当然也不会在乎某个细胞的生死存亡。实际上,对生命体来说这只是一个肤浅的认识。如果我们信以为真,把这个观念应用到社会中,自然会产生非常严重的问题。

我们注意到,那些极端集体主义正是以这样的方式抛弃个体的。最可悲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时,日本法西斯政权为了挽救战局,不惜牺牲飞行员的生命而发起了自杀式攻击。在虚伪的“爱国主义”鼓动下,众多青年驾驶着满载炸药但却只有单程燃料的飞机,义无反顾地撞向美军战舰。就这样,为了一个毫无价值的虚假的荣誉,许多年轻人却被迫白白送死。

可是在真正的生命体中,情况却不是这样。虽然表面上我们无法了解人体中每个细胞的状况,但是在体内,却有一个严密的体系在支持着每个细胞的生存,同时也不会让细胞做出各种无谓的牺牲。类似的,就目前来说,在一个基本和平的社会环境下,宙斯对任何一个人的生死都很在意。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在漫长的一生中都会得到来自社会的支持和帮助,当然她也会尽力去报答社会。这才是宙斯体内发生的真实情况:一个巨大的生命呵护着体内众多的小生命,同时众多的小生命也在时刻维护着这个巨大的生命。

然而不幸的是,很多人采取行动时恰恰是基于各种肤浅的认识。结果,宙斯并没有发挥所有的生命活力,宙斯机体在一定程度上是扭曲、受限和发育不良的。反过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断打破束缚和奴役,不断完善宙斯机体的运作。

长久以来,宙斯一直受到极权主义的威胁,而且至今也没有完全摆脱,极权主义在个别国家仍然盛行。在政治讽刺小说《一九八四》里,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描述了令人恐怖的极权主义社会。在书中,有一个操控一切的“老大哥”,时刻监视着人们的一举一动,令每个人都失去了隐私,失去了自由。

极权主义已经在人类历史上产生恶劣的影响,我们不能让它在国际范围内重演。也就是,不能形成一个全球性的极权政体。虽然目前来说还没有这个趋势,但我们需要防范于未然。毕竟,绝大多数人都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完全被独裁者掌控。

现在,我们的隐私已经受到威胁。在都市中,无数个摄像头潜伏在各个角落,监视着人们的活动。在互联网上,当我们自由自在地使用网络的时候,我们的言行也在不知不觉中被记录下来。伴随全球化的发展,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我们的生活已经越来越依赖于一个统一的整体。

每时每刻,宙斯都在不断变化,而且越变越快,变化的幅度也日益增大。如果控制得好,能得到良性发展,他可以像神一样照顾每一个人;反过来,如果控制得不好,他同样也可以变成魔鬼,使用各种手段来摧残人类。设想一下,如果当年希特勒率先制造出核武器,可能会给世界造成更大的创伤。我们面临的是实实在在的威胁,稍有放松就可能造成毁灭性的灾难。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杞人忧天,人类历史上已有太多先例。即使在今天,仍然有大量核弹头没有销毁,可以在瞬间消灭整个人类。

宙斯作为一个整体,正变得日益强大。伴随着力量的增长,他带给人类的威胁也与日俱增。我们不能任其发展,应该学会驾驭宙斯,这样才能化解潜在的危机。我们需要用健康的思想来充实他的大脑,同时还要果断去除那些邪恶的想法。我们期待神的降临,而不是魔鬼的出现。我们希望在和平的环境里自由发展,而不是被暴力吞噬掉。我们希望生活在阳光下,而不是在黑暗中苦苦挣扎。

有的人对进化论的理解过于片面,夸大了它的作用,以为生活中只有竞争。他们信奉弱肉强食的理念,不断增加竞争的力度,对弱者麻木不仁,毫无怜悯之心,放任弱者失去生存能力,同时还竭尽所能侵犯弱者的利益。在他们眼里,自然选择非常残酷,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是很自然的事情。其实他们没有注意到,在自然界中,合作也是一种重要的生存法则,大量生物是通过合作而共生在一起的。当然,这个法则也同样适用于社会。

在宙斯体内,不但存在广泛的竞争,同时存在广泛的合作,两者缺一不可。只有通过竞争,才能激发宙斯的活力;只有通过合作,才能保持宙斯机体的凝聚力。我们需要在平等的社会基础上,充分发挥竞争与合作的不同作用。宙斯需要一个合理的生存策略,这样才能更好地生存发展下去。

我们在一个本不该存在生命的尺度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生命,一个难以置信的生命形式。他看起来如此繁盛,在芸芸众生中,为地球增加了新的层次。我们应该尊重生命,热爱生命,善待生命。无论对于巨大的宙斯,还是其体内众多的小生命,我们都应该付出爱心。

世界是个生命体,这是一种令人振奋人心的发展模式,随之而来也产生了大量问题,其中许多都是以前从未有人思考过的。我们需要富有远见,需要在忧患中生存,而不是在各种问题面前茫然不知所措。另外,宙斯体内就像一个迷宫,如果处理不好,就容易做出错误的决策。我们要不断探索生命的奥秘,这样才能真正走出迷宫。


[i]林恩·马古利斯,多里昂·萨根. 倾斜的真理——论盖娅、共生和进化. 李建会等译. 苏贤贵校. 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99:317.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