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9/我们需要一个健康的世界

在我们竭尽全力自觉地根据一些崇高的理想缔造我们的未来时,我们却在实际上不知不觉地创造出与我们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截然相反的结果,人们还想象得出比这更大的悲剧吗?
——哈耶克[i]

毫无疑问,每个人都会关注自己的健康状况,尤其是当身体不舒服时,甚至于危及生命时。失去了健康,我们所得到的一切几乎都会化为泡影。积累的财富,美好的生活,对未来的希望,都将远离我们而去。那么,既然宙斯也是一个生命体,我们是否应该关注他的健康呢?当我们的社会财富日益增加,科技水平不断提高,文化事业日益发展时,宙斯躯体的生理机能是否依然能够保持正常呢?

大家都很清楚,就当前来说,社会机体正遭受各种污染的侵蚀。空气污染首当其冲。汽车尾气,工厂排放的废气,令空气质量日益下降,使人们变成了活的吸尘器。水的状况也同样让人担忧。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令河流变得肮脏不堪,并且会进一步污染湖泊、海洋以及宝贵的地下水。情况正变得越来越糟。矿渣、垃圾等固体废弃物污染了土壤,日本福岛核电站的放射性污染令人不寒而栗,噪声污染则使人变得心烦意乱。

污染还在继续。有越来越多的船只往来于江河湖海,当它们排出各种废弃物时,也就带来了船舶污染。在夜晚的城市,各种照明设备为我们带来光明的同时,也带来了光污染,令我们难以欣赏到璀璨的星空。随着科技发展,各种新型的人造物层出不穷,相应地,也产生了同样种类繁多的新兴的污染。如今,我们正遭受过度消费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并且被迫去面对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

还记得电影《海洋》中的片段吗?法国导演雅克·贝汉与雅克·克鲁奥德不但为我们展现了海洋中的神秘与富饶,同时也展示了人类活动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其中一个画面显示,污浊的海水中,一头海豹正游弋在一个废旧的购物车旁。我们甚至可以感受到这只海豹的无奈。在另一视角上,镜头半潜在海水里,海水在镜头前来回荡漾,其间夹杂着各种漂浮的垃圾;远处是一排化工厂的大型烟囱以及管道,烈焰和烟尘正接连不断地喷薄而出。在一个航拍的场景里,颜色浓重的污染的河水从陆地中释放出来,像无风状态下的青烟一样,缓缓地流向大海,消散在蓝色的海水中。影片的旁白总结说,“是人类的智慧把海水弄脏了”。

当我们把海水弄脏的时候,我们还把土地、大气、食品以及我们周围的社区也一块儿弄脏了,甚至于我们的身体内部也同样受到了污染。这不是很具有讽刺意味吗?智慧是我们最赖以自豪的特征,然而它也在威胁着我们的生存。是时候该限制人类的活动了!是时候该反省过度消费了!我们不能仅用智慧来创造和生产各种物品,我们还需要通过智慧来遏制其所带来的负面作用。

除了污染外,宙斯还面临许多其他健康问题。例如,世界各地仍存在大量的贫民窟。在那些地方,穷人们蜗居在破败不堪的房屋中,犯罪丛生,毒品泛滥,垃圾无法得到及时清理,同时还缺乏洁净的饮用水。这些贫民窟就像宙斯身体上灰暗、贫瘠的部分,营养不良,没有获得足够的关注和仔细的呵护。而人体却是另一番景象。通常情况下,人体内几乎每一个细胞都是饱满的,浑身上下都能得到必要的养分。为什么我们不能像人体照顾细胞那样,在社会中照顾到每一个人、每一个社区呢?曾经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布莱恩·厄克特爵士(Sir Brian Urquhart)对此深感忧虑,他强调说:“一个划分为少数富人与大多数绝望的穷人的世界永远不会稳定[ii]。”

当今社会发展还很不均衡,仍然存在巨大的贫富差距,有的地区“营养过剩”,有的地区则“营养不足”。在边境线旁,发达国家和贫穷国家并行存在;在城市中,富裕区与贫民区比邻而居。这就仿佛宙斯同时发育出了相差悬殊的胳臂,一只较为粗壮,另一只则瘦弱不堪。如果他的所有器官都如此怪异,如此泾渭分明,那他长得该有多么丑陋啊?另外,污染和贫穷也会干扰社会发育。它可以造成人员生病甚至是死亡,如果严重的话,将导致社区变得畸形。

对人体来说,有的畸形的确难以修复。但是对社会机体而言,由于它的可塑性强,能始终保持灵活的发育过程,因而有办法将状况不佳的社区改良为发达的区域。我们需要尽力去避免产生残疾的社会机体,也就是避免不正常的发育。我们期待一个健康的社会,而不是一个畸形的社会。

如果每个穷人的孩子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那么这些后代中的绝大部分,将不会再为生计发愁。这样一来,贫民窟也就越来越少,甚至完全消失。这难道不是一个更美好的社会景象吗?诚然,目前有相当多的国家和地区已步入发达社会,较少受到贫穷问题的困扰。然而,富有也同样会带来新问题。有的人富有了,在饮食方面不节制,吸收了过多能量,结果导致血脂升高,血管壁堆积了脂肪,堵塞了血管,使血流不畅;类似的,社会富裕了,开车的人多了,出行的人在道路中所占体积变大,同样使人员与物资的流动变得困难。或许就像血管内需要一定的脂肪含量一样,有的人的确需要私家车,但是这并不能成为大多人的选择。

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这样的状况比较严重。随着经济发展,车辆越来越多。大量汽车停在路边,占用了自行车道,而自行车被迫行驶在机动车道上,增加了骑车人的风险。我就是一个例子。当我从自行车道转到机动车道上时,需要经常回头,以提防后面的机动车。唯一的好处是,这个动作可以帮助活动我的颈椎。

车辆增加所带来的麻烦不仅如此。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窗外传来一阵阵令人烦躁的咚咚声。此时正值酷夏,气温高达36度,一些皮肤黝黑、身着橙色外衣的建筑工人正在烈日下劳作。他们这么辛苦的目的是什么?原来,是为了给不断增加的车辆建造停车位。就这样,住宅小区里的车辆越来越多,绿化却越来越少。为了出行上的一点点便利,我们宁愿选择与废气为伴,同时呼吸到的新鲜空气日益减少。我们发现,宁静的生活正在减少,因车辆过多而产生的矛盾冲突正在增加。另外,车祸也越来越多,每年有大量人口遭遇不幸。令人遗憾的是,很多人没有足够的警惕性,这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抱有侥幸心理,认为事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终究有人会付出代价。

有时候,人类只有在遇到难以抵抗的负面作用时,才会被迫做出反应,例如泡沫经济,中国的人口问题,等等。或许我们需要像计划生育一样,来控制机动车数量。当然,车辆数量的快速增长只是过度消费中的一种情况。众所周知,我们还消费了太多的电子产品,建设了太多的摩天大楼,组织的各种庆典活动也越来越铺张浪费。简单来看,大部分国家的GDP都在增加,意味着经济正在发展,物质产品越来越丰富,能够及时满足人们的需求,似乎社会应变得越来越美好。但问题是,人的欲求是无止境的。过度消费将催生一个营养过剩、体态臃肿的社会机体。肥胖的人感觉减肥比较困难,同样,宙斯减肥也很难。另外,更令人担忧的是,当未来自然资源匮乏时,人类社会是否会变得营养不良呢?

如果每个人的幸福完全基于消费越来越多的商品,那么必然导致整个人类将消耗越来越多的资源,同时也会产生越来越多的污染。这样一来,宙斯看起来就像一个贪吃的大家伙,把地球上的所有资源掠夺一空,并且把地球表面糟蹋得脏乱不堪。当宙斯的生长失去控制时,地球就像得了“癌症”一样令人不堪目睹。这样的人类还令我们感到自豪吗?这样的地球看起来还依旧美丽吗?这是一个聪明的物种应该干的事吗?

长久以来,我们的幸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持续增长的物质财富。以至于,政府为了获得民众的支持和赞扬,竭尽全力保持经济增长水平,甚至希望能加大经济增长幅度。当然,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已经暴露出了许多问题:资源日益匮乏,污染日益严重,为争夺资源发生的冲突也日益增多。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用GDP的变化来判断社会发展的成功与否。

在地球表面,宙斯机体不能无限制地膨胀下去,需要限制人类以及人造物的无节制的发展。就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当代人对后代人的责任宣言》中强调的那样,“当代人有责任留给后代人一个不会有一天因人类的活动而遭到不可挽回的破坏的地球。短暂继承地球这份遗产的每一代人要注意合理地利用自然资源,确保地球上的生命不受生态系统的不利变化的损害,不让各个领域的科技进步危害地球上的生命。”

从生命角度来说,如果GDP总量过大,增长过快,那就意味着宙斯正变得过于肥胖,新陈代谢过快,随之而来,消耗的资源也越来越多。这显然弊大于利。因此,我们不应单纯地追求经济发展,而应将更大的精力用于不断优化宙斯躯体。只有这样,社会才能始终保持健康有序的发育过程。

世界人口过多,物质财富过多,使得宙斯看起来就像一个几百斤重的大胖子。一般人的体重,100多斤正合适,太多只会增加负担。对宙斯来说,情况也同样如此。如果他继续“快速增肥”,对自身机体的压力将与日俱增。那样的话,城市会变得过于拥挤,物流系统会变得不堪重负,同时也会有更多的污水来不及处理。总之,麻烦会接踵而至,越来越多。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每个人几乎都对宙斯的“肥胖”负有责任。随着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人们消耗的物资也逐渐增多,占有的空间也逐渐变大。当我们在追求个人幸福的时候,却在不知不觉中正在破坏这个世界。我们生育了太多的后代,令世界变得拥挤不堪(少生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巨大的贡献。考虑到这个没有降生的孩子自然不会有任何后代,相当于少生了无数人,少占用了无数资源。);我们使用了太多的一次性用品,把挥霍、浪费变成了习惯;与此同时,驾驶车辆,长途旅行,购买大的房屋,这些行为也会耗用大量资源。就这样,伴随着人口爆炸和过度消费,一方面造成了对自然资源无节制的索取,另一方面宙斯机体已经变得十分臃肿,开始危及自身的健康。

林恩·马古利斯的话一针见血,她说道:“吃人的老虎看到母亲和孩子,而它所看到的都是肉。我们的文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钱。我们所看到的全是钱。我们只看到钱。与此同时,森林被焚毁了,河流和海洋被污染了,儿童被忽视了,还有人在挨饿[iii]。”所以,我们不应该一味地追求金钱,追求物质财富,我们应寻求对自己对社会都无害的生活目标。如果每个人过度追求物质上的富有,那么将给全人类带来噩运,而追求精神上的富有则不会。所以,我们应更多地追求精神财富,而不是物质财富。

另外,记忆也是健康的一部分。对一个人来说,失去记忆,无论是部分还是全部,都已对自身健康造成了损害。火烧圆明园,二战期间对城市的狂轰滥炸,以及文革对中国文化的巨大破坏,这些行为都使宙斯丧失了部分记忆,也就是损害了他的健康。所以在未来,我们应尽力去避免做出类似的行为。

正像人的健康既包括生理方面又包括心理方面一样,宙斯的健康也同样包含这两点。只有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都获得了保障,社会机体才能称得上是真正健康了,且这样的社会才是我们理想中的社会。另外,智慧与整个人类之间存在联系,个体智慧与集体智慧息息相关,而健康又何尝不是呢?

灾害不断,恐怖主义此起彼伏,流行病肆虐,社会浮躁,当社会的生理、心理都不健康时,个人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我们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社会,我们的心理状态也深受社会的影响。其中,也包括快乐。

有的快乐是基于他人的不快乐。例如,在足球比赛中,获胜的球队及其球迷感到快乐,但失败的球队及其球迷却变得沮丧。对群体来说,此类活动产生的快乐与不快乐的量近似相等。换句话说,最后,整个人群所获得的快乐等于0。还有一种快乐却可以让更多的人开心起来,例如讲笑话、分享美食、跳舞,等等。此类情况下,整个人群所获得的快乐才是正值。

关于汽车的消费也是如此。当世界上的汽车超过一定数量时,如果再继续增加,将加剧交通拥挤的程度,以及更多地耗费原材料和燃油并抬高价格。其负面作用总有一天会超出社会以及每个人的承受能力,这时如果有人继续购入车辆,那么其个人可能只是稍微开心一点,同时却给整个社会增添了大量烦恼。也就是说,全社会所获得的快乐是负值。

你看,这就是快乐的法则。我们该如何选择,相信每个人心中都已有了答案。快乐是健康的一部分,快乐有助于健康。较多的集体快乐可以增加人的平均快乐程度,所以我们应该多做那些令集体快乐的行为。另外,我们都希望生活在一个和谐的社会里。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与人之间互相配合,工作愉快,生活幸福。同样,政治家们也希望社会能变得井井有条,易于管理。那么,采取怎样的行动才能实现这个愿望呢?也就是说,社会如何才能变得和谐呢?

在社会方面,或许我们还没有找到答案。可是,像人体这样的有机体,却表现得非常和谐。在人脑中,我们看不到神经元之间互相残杀。对正常人来说,也不会用自己的右手来伤害自己的左手。另外,由心脏和血管所支撑的循环系统,不断为各个器官和组织带来养分,几乎不会疏漏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胞。既然人体是如此和谐的有机体,那么,如果社会能像人体一样运作,或许就可以在动态、复杂的变化中保持和谐。向自然学习,向数十亿年所获得的成功模式学习,必然能为社会变革带来源源不断的灵感。

发现规律是为了更好地利用它。在本书中,所探讨的规律主要是指世界是个活的生命体,当然也包括与之密不可分的全球脑思想。了解了这些,我们就知道,人类需要一个健康的、具有全球脑并以生命形式运作的社会!

相反,如果制定了一个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制度,就等于为人类社会树立了一个敌人,而且有时候非常强大,例如法西斯主义。还有什么是比选择一个错误的社会制度更糟糕的呢?实际上,当情况变糟的时候,往往会变得愈加糟糕。可喜的是,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组织和个人开始关注社会的健康发展,并已付诸行动。联合国粮农组织为消除饥饿而开展活动,世界卫生组织为人类的健康出谋划策,世界贸易组织则帮助维护一个健康的经济环境。社会机体既庞大又复杂,始终保持良好的状态并不容易。在组织内外,有无数人在为此努力工作。

社会机体需要我们仔细呵护,这样才能维持稳定的新陈代谢。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动态平衡的社会。在此情况下,物质流、能量流和信息流不停地穿梭其中,既能够自由延伸到机体的各个角落,同时又不会失去控制。

另外,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健康是不够的,我们需要知道怎样的宙斯才算健康,这样才能使努力的方向更加明确。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从生命角度重新审视各行各业在社会机体中发挥的作用。它们都在良性发展吗?还是有的已偏离了方向,像疾病一样正在损害宙斯的健康?如果我们能及时消除这些负面作用,或许人类社会就可以长期保持良好的运行状态。还有什么是比拥有一个健康的世界更美好的呢?

与其表面的稳定,我们更需要内在的和谐。只有通过生命体的方式,才能将世间万物有机地组织在一起,才能合理分配大量的资源,进而有效满足机体各个部分的需求。只有以生命形式存在,才能使全世界形成和谐统一的整体,同时保证每个环节都不会失去控制。另外,宙斯像其他生命体一样具有自愈功能。即便机体的某个部位出现异样,甚至受到破坏,也能自己修复自己,逐渐恢复到健康的状态。

宙斯的自我修复工作需要众多机构的支持,同时也离不开每个人的参与。在这方面,联合国的作用尤为突出。面对接踵而至的问题,世界各国的领导人需经常会面,共同寻找解决办法。面对贫穷问题,联合国会提供资金援助;面对自然灾害,会发布预警,提供救灾物资;面对武装冲突,联合国会想尽办法降低其所带来的危害。也就是说,无论宙斯的健康遭受怎样的破坏,都会在众人的努力下恢复过来。

反过来,对个人、企业和国家来说,健康的宙斯能够提供一个适宜的外部环境,有利于前者生存。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宙斯越健康,个人获得幸福生活的希望也越大,企业获得持续发展的机会也越多,与此同时,国家保持和平与稳定的时间也越长。简单来说,建立一个健康的、运作良好的社会,是所有人共同的愿望。我们发现,许多旧的问题如果从新的角度观察,可以看得更清楚。另外,在新的视角下,也可以发现以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不难理解,以生命的角度看待社会,就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


[i]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哈耶克. 通往奴役之路. 王明毅,冯兴元等译.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13.

[ii]亚当·罗伯茨,本尼迪克特·金斯伯里主编. 全球治理——分裂世界中的联合国. 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0:104.

[iii]林恩·马古利斯,多里昂·萨根. 倾斜的真理——论盖娅、共生和进化. 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99:318.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