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09/永久和平之路

战争之为害,就在于它制造的坏人比它所消灭的坏人更多。
——希腊格言[i]

如果能像欧盟那样,不断缩小全球范围内的差距,弱化国家间的界限,就有助于促成一个平等、统一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中,可以实现共同发展、共同富裕,而不是少数人、少数国家占有过多的资源。我们不能接受只有一部分人能享受良好的教育和医疗,只有一部分国家能享有和平,而另一些人、另一些国家却被幸福拒之门外。我们需要一个开放、互联互通、相互依存的世界,这样才能更有效地分配资源,进而减少因不平等而产生的压力和危机。相反,那些反对全球化同时又拒绝合作的国家,显然是走上了背道而驰的道路。难道我们还不清楚,过去的许多战争都是因为国家自私自利才产生的吗?

战争,浪费了无数资源,摧毁了数不尽的文化遗产,因战争而死伤的人更是数不胜数。那些参战的国家,就像正在激烈肉搏的人,完全不顾对方受到的伤害,同时也无暇顾及自己身上的伤痕。他们的大脑似乎已不能正常运转,只剩下了拳打脚踢,直到筋疲力尽为止。等战争结束后,这些国家才感到懊悔不已。原来战争的代价如此之大,最终结果是,双方都是受害者,同时也是失败者。那些参与打架的人,不也是在打完之后才感到疼痛吗?既然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可以通过法律来解决,为什么国家间的冲突还不能够舍弃武力呢?

难道我们能以资源不足为借口吗?军备竞赛会消耗大量物资。当每个国家都不断扩充武力来保卫各自的资源时,并不会增加宙斯所拥有的部分,也就是各个国家资源的总合;反过来,如果国家之间共同消减武器,也同样不会减少宙斯的资源数量,而且还可以将节省的军费用来普及教育,尤其是面向贫民。在人体里,DNA可以指导每个细胞的发育;类似的,在社会机体中,知识可以引导每个人的成长,使其成为宙斯体内一个健全的细胞。这难道不比航母游弋于海洋中,大大小小无数个导弹时刻待命,浪费人力物力的军演和阅兵仪式轮番上阵更有意义吗?

另外,所有的平民都应受到保护,因为每个人都是宙斯体内的一个细胞。国际社会有责任去瓦解那些专制独裁并且对民众造成巨大伤害的统治者。让平民摆脱那黯淡而悲惨的生活,远离饥荒,让他们不再被洗脑,不再盲目崇拜独裁者。你能容忍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逐渐坏死却视而不见吗?相信你不会容忍,宙斯更加不会容忍。

在武装冲突中,平民往往受害最深。他们没有武器,更易受到攻击,常常遭到恐吓、暴虐和折磨,甚至被无情杀害。与此同时,大量人口流离失所,生活困顿。他们失去了财产和家园,他们的亲人不知去向。当冲突发生时,妇女和儿童也同样不能幸免,甚至更易受到伤害。令人欣慰的是,联合国已认识到,在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是自己的职责所在。如果再发生类似卢旺达种族屠杀的罪行,联合国不能袖手旁观,而应立即采取行动,去保护受害的民众。

显然,保护平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许多国家或地区的人民,当寻求理想的生活方式时,当争取民主时,却要承受巨大的伤害。就像最近在阿拉伯发生的情况那样,引发了一连串政治事件,导致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或许这些地区会有美好的未来,但不可否认,社会正经历阵痛,正遭受巨大的创伤。这实在令人难以接受,何时我们才能以和平的方式来完成社会变革呢?这些负面作用难道不可避免吗?

毫无疑问,宽容有助于减少冲突。为此,1995年10月25日至11月1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各会员国在巴黎举行大会,通过了《宽容原则宣言》。在宣言中,该组织是这样解释宽容含义的:


宽容是对我们这一世界丰富多彩的不同文化、不同的思想表达形式和不同的行为方式的尊重、接纳和欣赏。宽容通过了解、坦诚、交流和思想、良心及信仰自由而得到促进。宽容是求同存异。宽容不仅是一种道德上的责任,也是一种政治和法律上的需要。宽容,这一可以促成和平的美德,有助于以和平文化取代战争文化。

宽容不是让步、俯就或迁就。宽容首先是以积极的态度承认普遍的人权和他人的基本自由。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宽容来证明侵犯这些基本价值是有道理的。宽容是个人、群体和国家所应采用的态度。

宽容是一种确认人权、多元化包括多元文化、民主和法制的责任。它摒弃教条主义和专制主义并确认国际人权文件所提出的标准。

宽容与尊重人权是一致的。它既不意味着宽容社会不公正行为也不意味着放弃或动摇人们各自持有的信仰。宽容是指人们可自由坚持自己的信仰,并容忍他人坚持自己的信仰。宽容是指接受事实,即人在相貌、处境、讲话、举止和价值观念上天生不同,但均有权利按其本来之方式和平生活。它也意味着一人之观点不应强加于他人。


教科文组织认为,只有反对歧视,努力宣传宽容和非暴力精神,才能有助于制止暴力和敌视现象。只有这样,才能减少不宽容、恐怖主义和仇外情绪,才能有效避免挑衅性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反犹情绪,同时也会减少排斥、社会边缘化和歧视现象。在教科文组织看来,宽容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巩固民主,可以消除对国际和平的威胁,甚至能清除对发展构成的障碍。所以说,我们越宽容,宙斯也就越健康。

我们知道,当代社会并不完美,仍然充满着对立与冲突。在宙斯体内,各种各样的问题接踵而至,各种各样的灾难此起彼伏,同时还有无数人惨遭蹂躏。我们应该建立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以此来扭转不利局面,进而使得未来能够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减少把人变成魔鬼的情境。人世间本没有魔鬼,所有像魔鬼一样凶残的人都是在特定的环境中塑造出来的。国家的情况也同样如此,失去约束可能导致国家变得疯狂起来。对国家而言,我们应构建良好的国内、国际环境,对国家形成一种约束力,以尽可能消除独裁专制的政体,进而减少对外侵略、对内镇压的现象。

当今世界,许多国家热衷于军备竞赛,在争夺利益时凶相毕露,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魔鬼。这些国家全力以赴,不遗余力地提高武器的杀伤力。但是,杀伤力大并不能保证和平和安全,却显而易见地能够带来更严重的伤害,这也是国际社会禁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原因,例如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等等。那些储备的武器,总有一部分会用在战场上,或者在国家间的战争中伤害其他国家的人员,或者在内战中伤害本国人民。可是,这又何苦呢?人类难道非要自己伤害自己,自相残杀吗?

在过去的黑暗年代,有些国家远远比魔鬼更恐怖。他们开启了世界大战,制造了人间地狱,最终导致宙斯身负重伤。对交战国而言,这是矛盾冲突的结果。但对宙斯来说,这完全是自残,等于用左手持刀不断刺向右边的身躯,同时右手也拿起武器,不断攻击左边的机体。还有比这更愚蠢的吗?在冷战时期,部分国家掌握了核武器后,竟然选择了“相互保证毁灭”的军事策略,也就是如果一方使用核武器,另一方将迅速反击,最终双方一起毁灭,甚至导致整个人类都会灭亡。这形成了一种奇观,就像宙斯身上挂满手雷,同时左手和右手的手指都勾着拉环,随时准备要了宙斯的命。

没错,个人、企业乃至国家都会面临激烈竞争的局面,就像野生动物所遇到的情况那样。但是,野生动物的行为仅仅是个选项,可供参考,我们不能照搬,不然就同禽兽一样了,甚至连禽兽都不如,比禽兽更残酷。

另外,几乎所有国家都发生过内战,众多内战带给人类的苦难更是不用言说。那么,怎样才能减少内战的发生呢?不难理解,如果人们能够化解分歧增加合作,能够减少对权力和利益的贪婪(对独裁者而言尤其重要),如果革命者能坚持非暴力方式,就可以避免内战,就可以减少给本国人民造成的伤害。我们不但需要国际间的和平,同时也需要稳定的国内环境,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世界和平,才能保证宙斯不会因战争而失去健康。


[i]伊曼努尔·康德. 永久和平论[M]. 何兆武译. 上海市: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5:34.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