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个生命体》尾声:淡蓝色的荧光

很难找到一个正确的隐喻来描绘未来的这一个世纪,但可以说人类将会成为如同一个单一的人,如同一个互相分离而又互相连接的“大脑”,并基于一个新的社会核心路径。
——米黑尔·罗科,威廉·班布里奇[i]

2008年,日本人下村脩以及美国人马丁·查尔菲和钱永健,因发现并改造了绿色荧光蛋白,而共同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这种蛋白质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发出绿色的荧光,因此而得名。正因为它有如此神奇的功能,所以在生物学领域,科学家们可以把绿色荧光蛋白当作为一种重要的研究工具。

同样,对于人类社会这个巨大生命体而言,也能通过荧光法来辅助研究工作。当今社会正变得越来越复杂,众多的事物交织在一起,几乎令人难以看清他的真面目。但是,如果我们让不同类型的社会组织依次发出荧光,那么就可以更清楚地了解社会机体的结构和运作方式。这一定很有趣,那还等什么,让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在灿烂的星空里,假设太阳完全熄灭,地球表面一片黑暗……

这时,所有人都亮了起来,在安静中,散发出淡蓝色的荧光。他们或聚或散,像微粒一样分布在地球的各个角落。他们是宙斯的细胞,更确切地说,是具有智慧的神经细胞,也就是神经元。他们是社会的基础,以超乎想象的能力塑造了社会机体,并且依然不停地忙碌着。现在,假定人类渐渐失去光芒,地表又重新回到黑暗的状态。

接下来,仅有少量的人又重新恢复光亮,且每个人的身体都是透明的。他们看上去彼此间没有太大的差别。为了区分,我们可以准备一些半透明的标签,上面标记着不同的职业类别,然后将这些标签贴到每个人的胸前。如果是在古代的话,标签的种类可能很少,因为当时的职业类别也很少。但是随着时代进步,标签的种类也随之增加。社会分工正变得越来越复杂,人们分别朝不同方向发展,掌握了不同类型的职业技能。同时,人造物也纷纷亮了起来。假设它们也是透明的,并且不断发出荧光。随着社会进步,人造物由少到多,从简单到复杂,也纷纷向不同的方向演化变迁。慢慢地,地球表面再一次陷入黑暗。

突然,一个跨国公司变亮了,我们可以看清楚它在世界各地的所有分支机构,以及其拥有的所有人员和设备。接着,更多的公司亮了起来。作为社会机体的子系统,这些公司盘根错节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庞大的经济结构。之后,各种各样的国际组织也纷纷发出光芒,它们之间也同样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面前的景象正变得越来越混乱,不断有其他行业的机构加入进来。教育、科技、医疗、军事,等等,各行各业也纷纷嵌入到这个已经复杂过头的社会机体中。许多行业都在社会机体里不断延伸发展,并且互相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终,我们只看到一片片的发光体,而分辨不清它们究竟属于哪个机构。还是让这些混沌的光芒从眼前消失吧,让我们的心重回宁静!

静悄悄地,一间房屋亮了起来。紧随其后,乡间连绵的农舍以及城市中的高楼大厦也都亮了起来。它们像外壳一样,为人们提供栖息的场所。接着,各种各样的窑洞,形形色色的帐篷,以及位于北极用冰雪建造的半球形房屋也纷纷变亮。甚至于,众多可以移动的“房子”——船舶、车辆和飞机——也开始释放出光芒,仿佛在提示我们不要忽视它们的存在。

像前几次一样,黑暗如期光临。这时,军队、警察、消防和医疗系统开始变亮。它们时刻警惕任何可能的威胁,始终维护着宙斯的健康。它们分布在社会机体的各个角落,为其提供全面的防卫服务。接着,杀毒软件和防火墙也亮了,它们正在维护神经系统的安全。正因为有了这些帮助,宙斯才能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宇宙中。

每一次都提到黑暗的光临,或许令你感到厌烦。所以,在接下来的段落里,当每一种我们期待关注的事物亮起来的时候,我们都默认为,之前曾经变亮的部分会自动失去光明。好吧,让我们继续!

现在,在宙斯体内负责吸取资源的器官纷纷涌动起来,并透射出迷人的荧光。大大小小的管道向周围延伸,不断吸取着水、石油以及新鲜的空气。繁忙的矿业设备正在发出隆隆巨响,使得各种各样的矿物源源不断地进入到社会机体中。在开阔的海面上,渔船正在提起满载海鲜的渔网。每时每刻,宙斯都在施展他的吸星大法,以获取丰富的资源,来满足新陈代谢的需要。

接着,种类繁多的加工厂开始变亮。经过各种特殊的工序,生产出了许多便于使用的物资,多到了数不胜数的程度。我们获得了清澈的自来水、易燃的汽油、纯净的氧气,以及沉重的铁锭、铝锭和金条等矿产,还有一袋袋的面粉、大米、绿豆等农产品。这些物资可以用来滋养庞大的社会机体,保证供给不间断也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此刻,不同种类的运输设备开始陆续发出光芒。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中航行的,这些交通工具运送着大量的人员和货物。另一方面,各种管道潜伏在机体内外,也在帮忙输送着水、石油、天然气等物资。所有这些运输设备共同构成了社会的命脉,接连不断地将营养品运送到机体的各个部位。

这时候,那些携带能量的物资和设备亮了起来。五花八门的食品为人员提供了能量。与此同时,加油站、电力线、燃气管道,还有花花绿绿的电池,时刻准备为各种设备提供能源。

接下来,数量繁多的制造工厂开始进入我们的视野。它们以令人眼花缭乱的工艺,制造出了数不尽的产品。这些物品大部分不会被浪费掉,而是镶嵌在社会机体的各个部位。之后,随着产品不断更新,以及产品性能不断提高,宙斯将变得越来越健壮,越来越具有韧性,同时其生命力也将变得越来越顽强。

突然,大量的垃圾开始发光,这实在令人不堪目睹。然而,我们不能回避现实问题。随着社会机体的运作,垃圾也接连不断地冒出来。这些废物会被运送到穷乡僻壤,甚至会被烧掉或者掩埋起来。虽然我们总是迅速地将其清理干净,但它们总是像野草一样死灰复燃。这能不让人头痛吗?

还是从令人扫兴的话题中转移一下视线,让我们开始关注那些正在变亮的储物装置吧!方方正正的仓库,圆滚滚的油罐,以及繁华的超市,都储备着大量物资。垃圾不易去除,可有用的物品却消费得很快。如果没有这些储备,社会机体很快就会停顿下来。你瞧,宙斯体内的每样东西几乎都是不可缺少的!

这时,桥梁和房屋等建筑亮了起来。它们正支撑着社会机体,构造了立体化的结构,为机体的运行提供了空间,同时将机体的各个部分联结在一起。在这些支撑物附近,人流、物质流和能量流四处涌动,不断延续着宙斯体内的新陈代谢过程。

伴随着刺耳的噪音,许许多多的发动机开始闪亮登场。它们为社会机体提供了无穷的动力,驱动着社会的运转。另外,人与牛、马等家畜也在释放着光芒,因为它们同样可以为社会提供动力。

接下来,我们将有机会一睹神经系统的风采。

在黑暗中,数以亿计的照相机、雷达、计量设备以及传感器开始发出荧光,同时记者和研究人员也纷纷变亮。它们就像宙斯体内的感官或感受器,不断获取海量的信息。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使得宙斯看起来仿佛长了无数个眼睛,无数个耳朵,以及无数个鼻子。

此刻,专家、政治家以及公众开始变亮。他们不断地在发表自己的结论、观点或者是想法,而宙斯的意识正源于此。这些思维的火花若隐若现,体现了社会机体的感知能力。就这样,原始信息被神奇地转化成了与众不同的东西,也就是智慧的产物。

忽然间,电话线、光缆和无线网络亮了起来。它们彼此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异常杂乱的通信网络,在复杂程度上甚至不逊色于人脑中的神经连接。然而,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却可以明察秋毫。借助于放大网络,那些微小的数据包就会变大,我们可以将其想象为一段段的光柱;再加上放慢时间,那些原本瞬息万变的信息流就会慢下来,以至于我们可以分辨出有哪些信息正在通过,甚至能知道它们从何处来,将向何处去。

不知不觉中,整个互联网开始慢慢变亮。目前,已经有亿万个网页链接在一起。正是借助于这些链接,我们才能更容易找到所需要的信息,或者学习某方面的知识。当然,这些链接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不断建立新的网站,同时也会注销一些旧的网站。新的网页不断涌现,旧的网页不断消逝;新的链接不断产生,旧的链接不断失效。就这样,一个动态变化的信息空间得以形成,同时全人类的知识也融为了一体。

在寂静中,书籍、个人电脑和服务器渐渐释放出光芒。它们分别储存着知识和信息,承担着宙斯的记忆。它们所保存的文化知识是宙斯最宝贵的财富。这些信息记录着他的过去以及当前的状态,同时也代表了宙斯的成就和能力。正是基于头脑中丰富的知识,宙斯才能具有远见和洞察力,才能做出合理的决策,进而保持令人叹为观止的发展速度。

接下来,各种决策机构亮了起来。联合国作出决议后,就可以调动会员国展开行动。国际组织制定法规后,就可以约束相关机构以及个人的行为。甚至于你下一个订单,都可以调动一批人为你服务。我们仿佛看到,不断有光柱(信息)释放出来,目的明确地射向接收者。之后,接收到信息的机构或个人开始付诸行动。就这样,整个世界都活了起来。

无论怎样,还是让我们重回黑暗中吧!让我们享受一下片刻的寂静。

可是,宙斯的光辉如何能限制得住呢?突然间,整个人类开始发出光芒。其中既有生命之光,也有智慧之光,而且永不熄灭,甚至比太阳更耀眼……


[i]米黑尔·罗科,威廉·班布里奇编. 聚合四大科技 提高人类能力——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信息技术和认知科学. 蔡曙山,王志栋,周允程等译,蔡曙山审校.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14.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