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新浪军事
土耳其买的S-400与中国买的有何异同?

土耳其买的S-400与中国买的有何异同?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7月12日土耳其开始从俄罗斯接收首批S-400防空系统,据悉未来将部署在首都安卡拉附近的穆尔特德空军基地。而此前据塔斯社报道称,中国从俄罗斯购买的第二批S-400防空系统,也将于7月底开始通过海运方式交付中国,目前中国方面已经派出学员赴俄学习操作规范。那么在美国的制裁威胁下,土耳其为何坚持要买S-400防空系统,他们的这套系统与中国购买的S-400又有何不同?本期《出鞘》就来谈中土S-400防空导弹的异同。

我们所熟知的S-300防空导弹自1967年开始研制以来,共先后迭代出S-300、S-300PMU、S-300PMU1、S-300PMU2等型号,而S-400就是在S-300PMU2的基础上,结合更先进的雷达、指挥系统和射程更远的导弹发展而来,这也是为何其在2003年刚推出时曾以S-300PMU3的名号露面的原因。同S-300PMU2一样,S-400也具备拦截巡航导弹和飞机等气动力目标的能力,此外在前者拦截中近程弹道导弹能力的基础上,后者还进一步增强了拦截中程弹道导弹的能力。

在系统构成上,S-400与S-300PMU2有很大的继承性,仍以营为基本火力单位,其中每个火力单位由最多12部导弹发射车、1部多功能雷达、1部目标指示雷达和1部低空补盲雷达等组成。与S-300PMU2一样,S-400也是以团为基本战术单位,一个团内包括1套战术指挥系统和若干个地空导弹营的火力单位。不过S-400允许作战单位远离制导雷达站,这使得其火力覆盖区域被大幅延伸,此外一个S-400防空团的作战单元数量也增加到了8个营。

在具体的导弹方面,S-400防空系统按照射程共装备了三大系列导弹,包括射程400公里、射高7万米的40N6导弹;射程250公里、射高3万米的48N6E3导弹,射程200公里、射高2.7万米的48N6E2导弹;射程120公里、射高5.3万米的9M96E2导弹,以及射程40公里、射高2万米的9M96E导弹等几种防空导弹。其中48N6E3型导弹是48N6E2防空导弹改进型(后者大量用于中国空军现役的S-300PMU2防空系统),虽然保留了后者的TVM制导系统,但前者在抗干扰能力和多目标拦截能力上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而40N6型导弹则采用了主动/半主动复合制导系统,其射程也是S-400装备的诸款防空导弹中最大的一个。但与48N6E3型导弹为了提高反导效率,而在射程增加之余,飞行速度也得到提升不同的是,40N6型导弹为了将射程提高至400公里而故意降低了速度。不过这样虽然会导致40N6型导弹对付高机动目标的能力下降,但考虑到其主要是为了对付预警机和电子战飞机等机动性较差的目标,所以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在具体的雷达架构方面,S-400防空系统主要由91N6E早期搜索雷达、96L6E全高度雷达和92N6E火控照射雷达等组成。91N6E搜索雷达是S-300PM系列所使用的64N6雷达的升级版,采用S波段,能同时监视100个空中目标。当采用固定方位的搜索模式时,该雷达对高速与低可视度目标的最大探测距离达600公里;当对轰炸机级别的目标进行搜索时,该雷达探测距离降至570公里左右;当对弹道导弹目标进行搜索时,该雷达的探测距离则进一步降至250公里左右。

在91N6E搜索雷达工作之余,96L6E型C波段全高度雷达可对高度100公里以下的目标进行搜索,以作为对前者的补充。而92N6E火控照射雷达采用X波段,对于RCS值为4平方米目标的发现距离为250公里,要比S-300PMU1的30N6E火控雷达200公里的探测距离要远。此外在对付隐身目标方面,由于S-400防空系统可加强配置探测距离达200公里、方位精度与机载X波段雷达相当的的L波段“对手”-GE雷达,因此还可以对隐身战机进行打击。

S-400防空系统的指挥核心是由91N6E搜索雷达和55K6E战斗指挥舱组成的30K6E系统指挥所,该单位理论上可同时控制8个S-400导弹营(98Zh6E作战单元),相比S-300PMU2的83M6E2系统指挥所只能指挥6个营的接战能力相比,要多2个营。S-400导弹营的火力配置比例则与S-300非常类似,即可装备最多12辆发射车,但从卫星图来看,每个S-400导弹营通常不会配满12辆发射车,而是8辆发射车,这与苏军时代部署S-300的方式非常类似。

而在数据传输方面,30K6E系统指挥所上可以从91N6E雷达、96L6E雷达、“对手”-GE雷达、“天空”-M雷达和和“伽马”-DE雷达等获取数据,下可以与92N6E火控照射雷达之间,通过无线电或电缆传输目标信息。其中无线电传输的距离通常为25-30公里,模式为单向传输,每秒资料传输量为115千字节,而电缆传输的距离则可达30—100公里(结合中继点),虽然后者模式为双向传输,但每秒的资料传输量却降至前者的不足十分之一。

通常在目标来袭时,S-400防空系统会首先动用91N6E雷达对空中目标进行早期探测,或直接接受其他早期预警雷达的信息,其后将这些目标信息传递至30K6E系统指挥所,后者对目标进行分类,并筛选出优先打击目标,并再将目标信息分发给92N6E火控照射雷达进行跟踪;然后92N6E火控照射雷达在40N6型导弹、48N6E3型导弹和9M96E/E2型导弹之间,选出最合适打击来袭目标的导弹,并为之规划最合适的飞行轨道;最后2发导弹先后发射,并在中途接受无线电指令修正,直至弹载主动雷达开机,并击毁目标。

从7月12日俄土两国交割的现场画面来看,俄罗斯还并没有向土耳其方面交付S-400的核心设备,而只是运来了不少保障车辆,包括22T6E2导弹装卸车、MZA-M1型充电维修车、5I57A发电机方舱和63T6A-2电源转换器方舱,以及2辆尚未装载发射筒的5P85TE3型牵引式导弹发射车等。S-400系统目前共有三款发射车可以选择,包括5P85TE3牵引式、5P85SE3自行式和51P6E自行式,5P85TE3的好处是价格低廉,而后两者则在机动性方面占据优势。

5P85TE3使用的是俄国内制造的BAZ-6402拖车头,而5P85SE3则使用的是来自白俄的MAZ-543M越野卡车底盘,它们与S-300PMU2所使用的5P85TE2和5P85SE2并没有什么实质区别。由于此前中国在引进S-300PMU2的时候,就已经装备了采用BAZ-6402拖车头的5P85TE2发射车,不排除本次引进S-400的时候继续沿用了5P85TE3发射车,这也可以从此前简氏防务曝光的所谓中国部署S-400卫星图可以看出。而相比之下,俄罗斯S-400则同时使用了5P85TE3牵引式和5P85SE3自行式,而且后者还是正在量产的型号。

由于雷达和导弹等核心设备,仍需要到俄方卡普斯京亚尔靶场进行调试和验收,我们短期之内可能无法看到土耳其所采购的S-400的全貌,不过仍然可以大致预估的是,土耳其应该会采购S-400系统内全部的防空导弹型号,尤其是作为S-400系统主要卖点的小型化9M96E/E2导弹和40N6超远程导弹。不过鉴于土耳其的全部采购成本仅有20多亿美元,比上中印要低上不少,不能排除俄方在具体配置上会进行些微简化。

与土耳其相比,虽然简氏防务曾爆料称中国所采购的S-400中同样包含40N6型导弹,但显然我军更大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48N6E3型导弹上,这从之前我军两次进行48N6E3的打靶试验就可以看出。我军如此关注48N6E3导弹的原因在于,S-400系统的30K6E系统指挥所能够通过电缆与S-300PMU1/2导弹营的指挥所进行资料双向传输,也就是说S-400能够向下集成S-300PMU1/2系统,这使得我军过去存储的大量48N6系列导弹能够直接融入S-400作战单元内,从而发挥远胜于在S-300系统内的作战威力,并简化我军现有繁杂的防空导弹型号,而这也是我军最终决定采购S-400系统的最重要原因。

与我军“升级”现有S-300防空系统的目的不同的是,土耳其购买S-400系统还是有其战术考量的。2015年土军击落在土叙边境执行反恐任务的俄军苏-24之后,俄军迅速向土叙边境附近部署了S-400防空部队,其作战半径甚至一度覆盖到土耳其南部腹地。为了反制俄军,土耳其曾向位于前线的哈塔伊等地派驻过国产“珊瑚虫”电子战系统,企图压制S-400,然而后者功率强大的有源相控阵雷达却直接无视了这套干扰系统,这给了土军极大震动。

此外鉴于叙利亚和伊拉克上空已经成为了各国战机的“练兵场”,作为邻居的土耳其估计也感受到了极大的空防压力,急需S-400防空系统前来缓解。虽然美国一直威胁要对土耳其采购S-400系统的行径进行制裁,不过对于土耳其来说,考虑到美土之间已经翻脸,为了避免发生第二次军变,还是自己老老实实地守住安卡拉的天空,来得比较踏实。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发布于 2019-07-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