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无限,衣锦,集群,背叛(前篇.其二)

作者:幻想出来的萝卜

编辑:实在的 @歧路先知

其一:zhuanlan.zhihu.com/p/69

我不知道这算是违反直觉还是符合直觉,总之我要先讲群穿再讲单穿。

关于幻想,主角如何做,就给读者提供一种可以如何做的幻想。

无限

一个事物想要存在,光保持不变是不够的,必须要有发展,否则就会消逝。在文化方面,如果承载一个文化的人太少,少到不能够发展出任何新的东西,那么它就成为了一种濒危文化,注定一步步地走向灭亡。濒危物种可以靠专家和团队进行人工繁殖和栖息地恢复,但濒危文化的承载者是人,我们不可能强制要求一些人来传承这些濒危文化,最多也只能做到冷冻保存而不能让它重获生机。更准确地说,当一个文化进入到了要被有意保护的境地,它就不能说是活着了,而是变成了僵尸一样不死不活的存在,

因此,主角一穿越到异世界,他身上承载着的现代文化立马就在异世界成为了一个濒危文化,也许还是最濒危的那一个。不过这和一般的濒危文化有着一个根本上的区别。现实世界的文化从落后发展到先进,而所谓“传统文化”不管如何,大部分内容都总归是落后的,除了少数是精华被继承到现代文化中来,其他的都被扬弃了,也应该被扬弃了。落后的文化不适应社会,于是被先进的文化所取代,这是历史的潮流。尽管我们会为失去而感到惋惜,但是不破不立,没有这个失去也就不会有新的发展。

异世界穿越就不一样。在这里,主角是现代社会到来的文明人,带来的是先进文化,是因为太超前不适应社会而不是太落后,所以这现代文化有在异世界复苏或者至少部分复苏的可能,那就是用自己带来的文化和科学知识改造异世界,让它变成一个现代的社会,至少是近代的社会(我们管这种作品叫种田流)。如此一来主角带来的文化自然也就在异世界生根发芽、重获生机。“如果大山不会走向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可以走向大山。”就是这么一回事。

当然这里的“先进”我们也要打个问号,因为先进的不等于好的。在前篇中我们讲到过,轻小说的异世界穿越往往是带有逃离现代文明的意味,所以主角压根就不想要这个先进。尽管主角以及读者仍会有“文明人”鄙视“野蛮人”的意思,但是现在主角并不想把“文明”带给他们,最多小范围地在一些原则问题上影响一下身边的人。世界是无限的,个人是有限的,主角的有限终归要溶解到世界的无限之中。随着主角在异世界生活的时间越来越久,他身上带有的现代文化已经不能被称为文化了,最不多不过是他的个性而已。就这样,由于主角身上原世界属性的衰弱,导致穿越这件事情对故事的影响力进一步弱化,这就是穿越作品往往会快速趋同于架空奇幻作品的原因。

由于这个原因,也由于很多点子作品后续质量断崖式下跌,要站在异世界这个类型的立场上对作品进行分析,一般来说只看第一卷就够了。

衣锦

被人认可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大多数作品的主要爽点就在这里。认可是有很多种形式的,夸奖、崇拜、爱慕、屈服、颁奖等等,但是无论是那一种形式的认可,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要先认可了对方,对方才能认可你,或者说对方对你的认可才有意义。就比如有人给我的文章点赞,这是对我的认可,但是不同的人对我的点赞让我得到的满足肯定是不一样的,二次元高手给我点的赞比普通路人的更能让我更开心一点,如果是我讨厌的人,他给我点赞我还会觉得恶心。这是因为我先认可了二次元高手的水平,我觉得他有足够的鉴赏力,他认可我,我就格外高兴;而我讨厌的人呢,我觉得他完全是个弱智,他认可我我还要反思我是不是哪里做的有问题才让他满意了。认可不一定是主动的、自愿的,也可以是被迫的。比如班上的现充迫害别人,你不敢出头,迫害到你身上,你也不敢反抗,只能回到家里偷偷骂他,这也是一种认可,你认可的是他们的权势和力量(虽然这两个词用在这里多少有些小题大做)。为什么主角威了之后总喜欢把以前欺负他的人压回去呢?报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寻求认可,从自己已经认可了的人身上得到认可,证明自己今非昔比的实力。这确实很爽。

穿越做龙傲天很爽,但是还可以更爽,正所谓“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不过真的回去又是不行的,那就只好把故乡带过来了。群穿比单穿多出来的爽点就在这里——主角把观众也一起带过来了,这些观众里面会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一般通过,还会有喜欢欺负人的现充,以及各式的美少女JK。这些人在主角过去的人生中被主角认可,现在到了异世界,轮到他们来认可主角了,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主角将要在他们的认可中,明白、确立、满足自己新的力量和位置。除了个人的认可外,还有体系的认可,体系的认可又是班级整编制群穿比起三五个人小团体穿越多出来的东西,不过道理是相通的。

集群

先从一部非常不异世界的异世界开始讲起。

《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的作者是十文字青,画师是白井锐利,讲述了一群年轻人穿越到异世界“格林姆迦尔”的冒险故事,肉穿,群穿。与一般的穿越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们穿越过去就失忆了。我前面说过,主角身上的原世界属性衰落会导致穿越作品和原生异界靠拢,《灰幻》倒好,来个失忆,原世界属性一开始就没有,所以虽然《灰幻》表面上是穿越作品,实际上就是奇幻。因为失忆,死后穿非死后穿这个分类也同样没有了意义。尽管如此,也并非说穿越这个要素对于《灰幻》来说就没有意义了,穿越的意义就在于它让主角了真正的空白背景人物,所谓的空白背景并不是指主角的的过去对剧情毫无影响,而是指主角的背景是无后效性的,影响完全体现在开局时的性格、能力和物品当中,不会在故事的一半突然冒出来个青梅竹马、妹妹、仇人、黑历史之类的东西。可以让玩家创建角色的游戏很多,但是真正的空白背景主角很少,最出名的两个例子大概是黑魂和老滚。黑魂在创建角色的时候可以选背景,但这个背景只影响初始的属性和装备,不会说你选了某个背景就会有独特剧情或者专属技能(虽然初始物品稍微有一点影响)。老滚5的开局主角就坐在一个囚车上,等着被人砍头,主角以前是什么人?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要被砍头?一概不知,游戏里也没有任何和主角背景相关的内容。《灰幻》也是一样,主角们在原世界的过去决定了他们的性格和身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失忆让过去一笔勾销。从这个角度讲,他们就成为了最纯粹的冒险者,就像游戏中的那样。如果是原生异世界,就算主角是孤儿,是异乡人,他的过去仍然会与世界的许多东西相连,做不到真正的无背景,只有跨越世界又丧失记忆的穿越者可以成为真正的空白背景人物。这样,读者和主角对世界的认知过程就同步了,读者就享受到了比一般异世界和奇幻都更加纯粹的冒险之旅。


《异世界的魔法太落后了!》的作者是樋辻臥命,画师是himesuz,讲述了生活在现代的魔法师和两个青梅竹马一起穿越到异世界的冒险故事,非死后穿,肉穿,群穿。这是我看过的设定上最莫名其妙的异世界作品。现代文明对于古代文明的俯视是异世界作品的通用爽点,主要分为社会道德(虽然主角往往满足于奴隶少女、一夫多妻等)和科学技术(虽然主角会承认魔法也有非常方便的应用)。在一般的异世界作品中,主角尽管逃离了现代社会,毕竟还是念着现代社会的好,只不过他不能想象一个有着现代科技却又能让他美好生活的世界。而这部作品可就太奇葩了,原世界就有魔法存在,主角一个现代社会过去的人居然鄙视起了异世界的魔法水平。这样一来我们可以看出,对异世界的优越感实在是刚需,不仅对异世界的弱项有优越感,对异世界的强项也可以有优越感,归根结底,还是文明人对于野蛮人的优越感。这部作品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它是群穿。如果作者只是想写一个满级大佬回新手村的故事,那他完全没必要把主角的两个青梅竹马也弄过去(而且看了一下剧情简介发现后面还不止两个),有必要考虑这个奇怪的割裂。

先说结论,这是一种比较轻微的对传统异世界作品主角嘲讽或者说轻视,大概是大学生听到初中生要考清北那种感觉。我们之后还可以看到思路一脉相承但是更加重型的嘲讽。主角的青梅竹马黎二,是非常典型,典型到老土的异世界男主,迟钝老好人,天选勇者,美少女倒贴,为了世界和成长踏上打败魔王的道路。与之对比,男主水明本来就是超级魔法师,却隐藏实力,对拯救世界毫无兴趣,一心只想着回家。的确,把大活人召唤到异世界去本质上就是绑架,被绑了回家才是要紧事,至于绑架犯,不把他干掉就不错了,帮忙什么都不要想,请人帮忙不是这么请的,绑架就是绑架。看穿了真相的睿智主角和傻fufu配角对比,是个好主意。然而在这本书出版的14年,潮流早就变了,异世界男主已经变成贪财好色的“真实”男高中生而不是英雄。于是这种对比或者嘲讽就变成类似春晚引用过气网络流行语一般,蹭不到热度只蹭到了凉度的尴尬。这一切造就了一本不甚高明的点子作品。


《记录的地平线》的作者是橙乃真希,画师是原和弘,讲述了三万个人穿越到游戏《幻境神话》的冒险故事。这也是一部很独特的作品,不过我们今天不关心它的故事,主要关心的是它的设定。追溯一下奇幻轻小说的发展,其基本设定源于日式RPG,日式RPG源于更早期的美式RPG,美式RPG起源于DND,DND又很大程度上借鉴了《魔戒》。也就是说,虽然同为小说的《魔戒》是现代奇幻的祖宗,但是传到异世界轻小说却过了好多手,中间还经过了电子游戏,于是异世界文和游戏文之间的区别就变得相当模糊。根据一般的经验,主角随进随出的、不会死人的自然就是游戏文,这个分类法在《SAO》上遇见了问题,《SAO》主角卡在游戏里面出不来还会死人,大家只不过开了个上帝视角就把它定义为游戏文而已。虽然桐人最后攻略成功,让大家全回到了现实世界,但是异世界也是可以回现实世界的啊,在不开上帝视角的情况下我们要怎么判断呢?有一种方法是通过世界的完备性来判断,游戏是人做的,人的精力和预算是有限的,于是游戏肯定是不完备的(某些作品里使用巨大多超级无敌AI的迫真虚拟现实网游除外),而一个世界肯定是完备的。如果你是主角,自己是卡在游戏里还是穿越到了异世界是很好判断的,不幸的是,你是读者,你通过小说这一媒介看一个故事,然而小说也是不完备的人类作品,于是那个想象中游戏和世界的完备性差异就在这媒介中丧失了,就好像用黑白电视看东西,就分不清哪些是彩色节目哪些是黑白节目一样。因此,从观感上,《记录的地平线》这样一部充满数据化而且穿越者又可以无限复活的作品,可能要比《SAO》还要像游戏。


群穿,然后穿越者之间组成冒险小队,这样的作品如果不搞一些新花样,还不如直接写原生异界冒险故事,新花样又没有那么好搞,因此这类作品就比较少,也不被看作异世界作品的典型。

这里我想说一些题外话,关于正常和典型的异同。正常的就是最多的,正常情况就是常见情况,正常人就是普通人。相对地,不正常就是少见,可以是少见的不好,也可以是少见的好。当常见情况是不好的时候,好就是一种不正常。所以,我们可以认为“正常”只是一个统计学意义上的结果论。尽管很多人在使用“正常”这个概念的时候并没有真的去做一次严谨的统计,只是使用了基于主观印象的数据,但这并不重要,“很多人认为是正常”本身就是一种统计意义上的正常了。

典型就是有代表性的意思,乍一看,确实会认为典型和正常没有什么不同,最多的情况难道不就最有代表性吗?而实际上,典型是要在一个方向上超出正常的,而且这个方向表现出了评判者的一种主观期望。比如说,学校要选一个典型学生,那肯定是要选一个品学兼优的,那么大多数学生品学兼优吗?兼不优还差不多。这种典型就叫做正面典型,体现出了选出这个典型的人对希望大家向这个方向发展。还有反面典型,比如抓贪官,总是拿数额特别大的作典型,是同一个道理。

如果按照主角的心态分类,那么异世界可以分为要装逼和不要装逼的两大类。就要装逼这一类讲,不同作品的区别大概就是用什么方法向谁装逼的区别,那么,群穿的要点自然就是要向其他穿越者装逼了。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下面这一类作品才是群穿的典型。

中场休息,这是阿律(大嘘)

背叛

上面的几部作品互相之间差别很大,与其说是分类在一起还不如索性地被丢在了一起,而下面这些作品在思路上却有着惊人的一致。


《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的作者是白米良,画师是たかやKi。第一卷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班上有恶劣的现充,有女神,主角受欺负但反抗不能,全班一起被神召唤穿越到了异世界,上层阶级获得了很强力的技能仍然是上层阶级,主角得到了废技能,主角被同学陷害了,主角在地下挣扎求生,主角性情大变,主角遇到了美少女,主角打到了敌人,主角安全了,神是反派,主角要去同他们战斗。

这可以总结为,旧体系中的人仍然保有原先的相对位置,只有主角因为突发事件发生了跨越,可以直接一步跳到顶层,甚至干脆把体系拆掉。值得注意的是,主角一开始得到了废技能,后来才体现出强大来,为的是让他一开始在体系的位置保留,让他穿越后受到变本加厉的折辱,以加剧矛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还顺便让读者上来就体验一下他遭受的折辱。那种穿越过去马上得到了显而易见的强大能力的下层人反而是被描写为一种暴发户心态,属于小丑型的反派。

旧体系的保留有两方面意义,首先是作为对比的基准,体现出主角的强大,另一方面自然是给了主角复仇的机会。单穿跑过去就做世界霸主,爽则爽矣,却也不免给人一种无论是谁去了异世界都能有这个成就的感觉,不能体现出主角真正是独一无二的,只能让读者感叹主角的好运气与金手指。当然这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我们之后再谈。而群穿则给了主角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在其余种类的作品中,大概“灵气复苏”流比较接近这种感觉。只不过,从根本思想上来讲,逃离型的穿越者不应该对原世界的体系还抱有认可,按照前面的所说的,他也就不应该从那里获得认可。反过来说,觉得对着原世界的一帮子同学装逼和报仇是一个爽点,也就说明自己还有着对他们的认可,也就是,没有真正的放下。如果只是前期这样爽一下还好,要是一路靠着这个爽点追着爽,那不过是把异世界变成了增强现实,被驯化到了骨子里,没出息到了极致。


《靠废柴技能【状态异常】成为最强的我将蹂躏一切》的作者是篠崎芳,画师是KWKM。第一卷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班上有恶劣的现充,有女神,主角受欺负但反抗不能,全班一起被神召唤穿越到了异世界,上层阶级获得了很强力的技能仍然是上层阶级,主角得到了废技能,主角被同学陷害了,主角在地下挣扎求生,主角性情大变,主角遇到了美少女,主角打到了敌人,主角安全了,神是反派,主角要去同他们战斗。

主角一开始都是逆来顺受的小绵羊,但是落到了孤立无援的求生境地下,就爆发成为一个冷酷无情,杀伐果断的人。这种安排就是为了给读者提供一种这样的幻想:我虽然平时被人欺负也不敢反抗,但这只不过是没到必要的时候;到了真正的危险时刻,真正必要的时刻,区区心理障碍一下子就突破了。如果说轻小说的美少女倒贴体现了读者的性焦虑,那这个大概就体现了生存焦虑吧。在陈旧的日常中承受着缓慢的压迫,却仍未放弃对抗争的渴望,抑或,恰恰是这对抗争的渴望才维持了压迫呢?

神是反派,我也不知道在这书初连载的2013年这还算不算反套路。不过,神第一卷就成了反派,而不是在打完什么魔王之后才被发现是幕后黑手,我觉得还是很有洞见性的。这体现了对穿越这件事本身的思考,也即对异世界根源的思考。前面说过,把人直接搞到异世界等同绑架犯,绑架犯是反派,简直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然而,不可否认,正是这“绑架犯”让主角有机会在异世界获得强大的能力和美少女。即便如此,穿越者也不想在他人之下屈服,如果在现实世界里忍受了社会的束缚,跑过去又受到教会和神的压迫,那穿越还有啥意思。于是,神如果很有存在感,那么它们就该死。显然,我们的穿越者一般不喜欢做坏人,那么只好让神来做坏人了。幸运的是,在这个时代神是坏人比神是好人容易让人接受得多,除非神是可攻略的美少女。

这部作品和上面那一部的评论是串起来的,每一句话都是两部作品的共同评论,我是故意的。这类作品提供了一种很直接的快意,从《平职》的成功可以看出它们的优势,所以我认为这就是群穿的典型。但是似乎就我所知,模仿者不算特别多,可能写一大堆同学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吧。而且并不是每个读者都愿意看到穿越者到了异世界还要被上等同学折辱的桥段——哪怕明知这是欲扬先抑的套路。


《迷幻魔域Ecstas Online》作者是久慈政宗,插画师是平つくね。这本书是“可以被视为异世界的游戏文”(参照前文所述的《记录的地平线》)。本书属于上面类型的进一步发展,为的是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不想去异世界,我想在体系中发生位置滑动,我不相信现实里有这样的好事,我要怎么做?”答案是,进游戏。进游戏,虽然暂时出不来,但终归出得来,那么要怎么让游戏中的一切不成为泡沫幻影呢?答案是攻略美少女。

从不那么悲观的看法来说,攻略女孩子最要紧的是展示自己的优秀品质。而我们的主角,并非没有优秀品质,只是在平常被体系压制导致无法展现,只要情况一变,他就可以表现得和其他人一样好——表现得更好。他不认为这是特殊条件给予他的临时优势,他认为这是他固有的,适时发挥出来的,可续的。那自然,当有朝一日回到现实中,主角就带着他那不会变化的优点和不会减损的好感,将世界变成一个美好的地方。

这部作品里主角依然与同学处于敌对关系,只不过不是为了报复他们,而是为了拯救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因为拯救而敌对就比因为报复而敌对要高出那么一个境界。但不管如何,敌对是要紧的,这正是核心,有了这个核心,再向外自然发展,一部典型的背叛式群穿就出炉了。


最后说一下关于“提供幻想”这件事。很多人在说起它的时候,就把它作为是轻小说乃至二次元最大的罪恶,认为死宅沉溺于幻想而在现实中失败,非常可悲。但我要说的是,整个世界都在给人提供着无穷无尽的幻想,包括真实,真实也是一种幻想,那种所谓现实和二次元的分离、对立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人如果自认无比现实、毫无幻想,那不过是他在幻想自己没有幻想。在绝对的真实已经消逝了的现在,真实已经成为了一种幻想,幻想也就成为了一种真实。虚拟作品不是通过影响人间接地获得了现实意义,它本身就是现实。

从字面上理解,异世界作品对应的应该是本世界作品(一个生造的词),也就是以是否穿越作为分界线,但我们谈起异世界的崛起的时候,我们会说什么呢?我们会说:“校园系被异世界打败了。”这句话说出来,我们就知道为什么校园系会被打败了,因为根本都不对等。异世界,更多的幻想,更容易的幻想,我们的希望与未来,异世界!就这样,那种纯校园系如果要想成功,就只能作为异世界的补充而存在,小心翼翼地满足着读者因为以异世界作为参考对现实越发苛刻的幻想。

但“真正”的异世界,果然还是单穿吧。

下回菜单:

单穿,内含

《沟通障碍的我将交涉技能点满转生后的结果》

《异世界狂想曲》

《异界魔王与召唤少女的奴隶魔术》

《田中》

《无职转生》

《世界尽头的圣骑士》

《NGNL》

《转生史莱姆》

《地牢防守》

《以为到了异世界NEET就会工作吗?》

《打史莱姆》

《放学后的异世界咖啡厅》

《素晴》

编辑于 2019-08-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