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名相辨正: 「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指的是真实法与五蕴的关系?

先看正觉同修和对「非我,非(不)异我,不相在」的定义

正觉官网上正觉电子报36期的简介:

佛說:色蘊「非我,不異我,不相在」,這個「不相在」是什麼意思? 答: 1. 平實導師在《真實如來藏》中已經開示得很清楚:「這個五蘊我不是真實的『我』,但也不能說與『我』不相干,因為祂們與『我』一直都在一起,而又不互相包藏。能如此觀察而實際證實這道理的人,就是證得真正智慧的人。」關於「不相在」,意謂不是混合成一體的;譬如奶粉與水混攪為乳品,即是「相在」,將來放久了,一起敗壞;但真我如來藏不是與五陰混合為一,死後會自動離開,不跟著色身等一起敗壞,所以說是不相在。再者,《我與無我》、《心經密意》、《楞伽經詳解》、《起信論講記》等多部論著當中,都有開示這個部分的其他法義,請提問的菩薩自行到網路書局或者全省各大書局請購來讀;在即將出版的《阿含正義》第三輯中,更有極多解釋,這裡就不重複細說了【books.enlighten.org.tw/


「非我,非异我,不相在」的正解:

于「色(五蕴)见是我、异我、相在」,是《阿含经》常用的句型,是对「我见」内容的一种简略说明。

这个句型论述的,是分析和观察五蕴身心无我的方法。「我」指的是一个长恒不变、能够主宰的个体。凡夫对于五蕴,有希望它恒常存在、被自己随意控制的妄想,根深蒂固,佛陀用「是我、异我、相在」形容执着五蕴为「我」的形式。

「是我、异我、相在」形容的是三种「我」:即蘊我,离蘊我,相在我。

「色(五蕴)见是我、异我、相在」是說:色蘊是我,色異於(受想行識之)我,我在色中,色在我中(后二句就是「相在」)。

不止色蕴如此,归纳五蕴全部如此,从而否定了二十种萨迦耶(身)见。


「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相反描述。不管是正面还是反面描述, 都不是在形容五蕴和一个真实我真实法的关系

《杂阿含经》〈一0九〉卷5有一段经文对此句型的意思解释得非常清晰:

云何见色是我?得地一切入处正受,观已,作是念:『地即是我,我即是地,我及地唯一无二,不异不别。』如是水、火、风、青、黄、赤、白一切入处正受,观已,作是念:『行即是我,我即是行,唯一无二,不异不别。』

如是于一切入处,一一计我,是名「色即是我」。云何见色异我?若彼见受是我,见受是我已,见色是我所,或见想、行、识即是我,见色是我所。云何见我中色?谓见受是我,色在我中;又见想、行、识即是我,色在我中。云何见色中我?谓见受即是我,于色中住,入于色,周遍其四体;见想,行,识是我,于色中住,周遍其四体,是名「色中我」。


见色「非我」:不把色蕴 (比如地、水、火、风、青、黄、赤、白) 当成我。

见色「不异我」:不把其他四蕴当成「我」,不把色蕴当成「我所」,

上述经文明确指出「相在」包含两重意思:

1. 我在色中: 色蕴不是我。其他四蕴的一个或多个是我,这个我包含在色蕴里面。

2. 色在我中:色蕴不是我。其他四蕴的一个或多个是我,但是色蕴比这个我狭小,色蕴处于我中。

「不相在」就是否定这两个可能性。


「是我、异我、相在」在小乘经典中重复出现,比对南传《尼柯耶》(也就是巴利文的小乘经典)就可以知道其正确定义:

  1. (色)「异我」的翻译:

《杂阿含经》=「异我」

《长阿含经》和《杂阿含经》:「色是我所」

《中阿含》:「神有色/色是我有」。

南传《尼柯耶》:「或我擁有色」;原文是rūpavantaṃ vā attānaṃ,巴利语逐字翻译是「有色-或-我的」

菩提比丘的南传英译翻译為「或以自我持有色」(or self as possessing form)。

2.「相在」的翻译:

《杂阿含经》:色在我、我在色

《中阿含》:見神中有色,見色中有神

《长阿含》:色中有我,我中有色

南传《尼柯耶》:「或色在我中,或我在色中」

巴利语:attani vā rūpaṃ, rūpasmiṃ vā attānaṃ

菩提比丘長老的南传英译:「或以色在自我中,或以自我在色中」(or form as in self, or self as in form)。


再看萧平实居士的定义:「這個五蘊我不是真實的『我』,但也不能說與『我』不相干,因為祂們與『我』一直都在一起,而又不互相包藏。能如此觀察而實際證實這道理的人,就是證得真正智慧的人。」

萧导师把此句型里面的「我」当成如来藏(真实我),将此句变成解读「如来藏我」与五蕴之间的关系。

他把「异我」解释成五蕴不是真实我,「相在」解读成五蕴与真实我一直在一起,互相包藏」。

这个解读与经典的论述和巴利原文完全不符。


为什么萧导师硬要如此解读?

很明显,萧导师和正觉的老师们研读佛法经论,很少查证对比,喜欢望文生义。

要理解萧导师读经的方法,首先要了解他的思路。

他认为自己的「明心见性」体验完全正确,而他所「证悟」的心必然是八个识中的一个,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

然后,基于这个认定去阅读经论,看到所有似乎在描述一个「真实法」、「真实我」的名词或句子,就统统以为是阿赖耶识。

所以经论中正面的清净的名词,像是「心经」的「心」、「金刚经」的「金刚」、「如来藏」、涅槃、真如、圆成实性、常乐我净全部都被等同于阿赖耶识。

正觉同修会发表的文章、讲经、上课,反反复复就是非要强调所有经论都在论述有一个真实法存在。

在正觉写文章,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在经论里面抓出阿赖耶识是「真实法」的证据。这就是我们读书和做学问的预设立场。牵强附会,不顾经论的旨趣立论体系语境,于是引生出大量错解错会。

比如正緯老師主讲的三乘菩提綱要第9集《識陰、非我非我所》里面,试图用「非我,非异我,不相在」这个句型证明 佛陀讲的是有一个「真实我」:

好,從這個《阿含經》裏面,看起來就是《阿含經》裏面,看起來這是蛛絲馬跡;實際上呢,「非我、不異我、不相在」,這一類型的表述在《阿含經》出現的次數,仍然是非常多的,只看你有沒有看進 佛陀所苦心教導的這個裏面真正的意涵!因為如果這裏面果真是斷滅,一切都是無我的話,其實 佛陀用不著這麼辛苦了,還要特別講「非我、不異我、不相在」,直接就一句無我就可以了。可是為什麼要說「非我、不異我、不相在」?顯然這個我,跟我們剛才講世間我見的我,是有所不同、有所區別的。那這裏面呢,其實就蘊含了有值得我們追求的東西在裏面。那麼希望呢,大家從這裏,要去好好地去記住說:斷我見並不是斷滅。

enlighten.org.tw/dharma

正纬老师认为,佛陀教弟子断我见,只要说「无我」就足以,不需要长篇大论分析解释,所以「非我,非异我,不相在」一定另有所指。

事实上,佛陀在小乘经典里面反复教导这个道理,并且一再用不同角度分析我见的不同形态,是因为对自我的执着极难断除。

我们对「有我」的假设和认知,可以以很多不同形态存在,倘若单说无我,不同各个角度切入剖析,是不足以让一个凡夫彻底理解我见的内涵。

如上文解释,「非我,非异我,不相在」不是在暗示有一个真我。

正觉轻视「断我见」的难度,以为听一听理论加上正觉定义的「未到地定」,就可以断我见,证声闻初果,正是正觉问题的其中一个主要病根。

三乘菩提綱要第9集里面,还错解了八不中道和无余涅槃的定义,后续会撰文讨论。

编辑于 02-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