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同修会的明心与见道与《成唯识论》的矛盾(一)

正觉同修会最大的号召,就是可以令学员「明心见性」为号召,因此从创立以来在吸引了许多学人。 法主萧平实导师宣称全球近三百年来,除了广钦老和尚外,只有萧平实老师及其数百位弟子「明心见道」,而「见性」的更只有萧老师及十几位弟子。

萧平实导师自称玄奘大师再世,在台北正觉讲九楼主讲堂,将玄奘大师的雕像供奉在释迦牟尼佛左侧。正觉以玄奘大师的《成唯识论》作为圣言量,认为正觉的七住位明心见道(亲证阿赖耶识)在《成唯识论》中有绝对的依据。

这篇文章,主要从《成唯识论》入手,用问答的形式解释萧平实导师有关明心的各种说法,与《成论》的矛盾之处,让读者较易掌握其中的内容。

第一篇首先讨论《成唯识论》与「见道」有关的内容。《成论》的法义体系是佛法巅峰之作,名相繁多,立论慎密,而且是建立在过去经论的说法上,不容易理解是正常的。

第二篇进入正反比对,辨正的理据和基础可以参考本篇。


问:禅宗的「开悟」是什么?

答:禅宗的「开悟」,自古以来常称为「明心见性」。「明心」与「见性」本是指同一回事,但萧老师将它区分为二,并定义「明心」是「大乘见道」,即明见自己的「本心」──现观第八识(阿赖耶是如来藏)之所在或功能,是七住位菩萨的证量,相当于《成唯识论》所说的「真见道」。 萧导师定义「见性」为「眼见佛性」──能以肉眼见「佛性」,是十住位菩萨的证量。本文先不讨论萧老师所定义的「见性」。本文只讨论「明心」与「见道」。


问:正觉同修会的法义引起许多争议,其中一个重大争议点是围绕着「明心」与「见道」此议题。萧导师是如何定义「明心」与「见道」?

答:这要从萧平实老师的参究历程谈起。萧老师说,自己未悟前,有一天放弃从前所学的知见,自己参究如何是禅宗的「明心见性」;「明心」表示有一个「心」可「明」,而一般的见闻觉知心(前六识)大家都知道,表示此「心」非一般见闻觉知心。突然间他就明白了此心即是唯识学所说的「第八识」,并知道它的所在、功能(此即是正觉同修会所说的明心密意);然后比对经论,认为「明心」就是「大乘见道」中的「真见道」。

《菩萨璎珞本业经》有一段经文说:「诸善男子!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修行十信得入十住,是人尔时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复值诸佛菩萨知识所护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1]萧平实老师认为「见道」就是「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所以「明心」、「见道」相当于七住位菩萨,是「实义菩萨」、「不退转菩萨」。


问:传统佛教如何定义「明心」与「见道」?

答:「明心」是中国传统佛教中禅宗使用的名相,禅宗的「开悟」,常称之为「明心见性」,简称为「明心」。

印度大乘佛教三系─般若中观系、唯识系、如来藏系─的经论并无此名词。禅宗祖师运用经论的名相概念时不是非常严谨,着重参究,所以「明心见性」的内涵,在禅宗内可能有许多不同的解读,相当复杂,不易得到一致的结论。

相对而言,印度传统佛教的经论文本中对「见道」有很清楚的界定。我们先清楚了「见道」的内容,再回头检视禅宗的「明心」,才可能明辨其中的同异之处;也可以依此检验正觉同修会所说的是否正确。


问:何谓「见道」?

答:「见道」有「二乘见道」或「声闻见道」与「大乘见道」之分。

对于「大乘见道」的描述,以《成唯识论》最为详尽,而正觉同修会也将《成唯识论》视为准圣言量,以之为法义辨正的根本依据。

《成唯识论》所使用的名相,基本上是沿用北传说一切有部,尤其是世亲所作之《俱舍论》,只是法义上会针对小乘法义错谬之处作辨正。「见道」的内容也是如此,因此必须对《俱舍论》的说法先有纲要性的了解,才不会误读《成唯识论》。

二乘的修行阶位,依《俱舍论》的说法分为:

一、凡夫为了涅槃解脱,应具备四预流支[2];然后清净身器[3]、正修止观:修习五停心观[4]、别相念住[5]、总相念住[6],此三方便,称为顺解脱分[7]

二、四善根:暖、顶、忍、世第一法,又名四加行顺抉择分[8]。前三方便与四加行,合称七方便,是为七贤位。四善根的止观,唯依定地而有,于闻思修的三慧中,非闻思慧,唯是修慧;定地是指六地:未至定、四静虑(初、二、三、四禅)、中间定(初禅与二禅、二禅与三禅、三禅与四禅之间的近分定)。

三、见道:由世第一法位,无间的发起无漏十六心[9],现观欲界、色无色界四圣谛之理,而断八十八种见所断烦恼随眠[10],超越异生地(凡夫),入正性离生[11]。这无漏十六心,总说名为圣谛现观,因这是对三界的四圣谛境,次第现前而如实观的。断八十八种见所断烦恼,有时略说为断三结(身见、戒禁取见、疑)。圣谛现观的前十五心位,称为预流向(初果向),第十六心位,称为预流果(初果),进入二乘的圣位

四、修道:由初果进修至二果(一来)、三果(不还),断五下分结。

五、无学道:进断五上分结、一切修所断烦恼,证四果(阿罗汉)。

以上修行的五位,《成唯识论》有承袭它的架构,用来说明大乘菩萨道的修行阶位。如《成唯识论》说:

何谓悟入唯识五位:一、资粮位,谓修大乘顺解脱分;二、加行位,谓修大乘顺决择分;三、通达位,谓诸菩萨所住见道;四、修习位,谓诸菩萨所住修道;五、究竟位,谓住无上正等菩提。[12]

在《摄大乘论》中,资粮、加行二位摄为「胜解行地」,如下图表所示:[13]



《成唯识论》将「见道」的阶位称为「通达位」,位在初地,这是大乘的圣位


问:如何理解《成唯识论》的理论架构?

答:要了解《成唯识论》的名相与法义,除了先大致了解《俱舍论》外,还需先于此论的背景与架构有一大概认识。

《成唯识论》是属于瑜伽行派(弥勒、无着、世亲所创)中的纯粹唯识思想(不杂糅如来藏思想)类型,[14]主要是依《解深密经》、《大乘阿毘达磨经》、《瑜伽师地论》、《摄大乘论》、《辨中边论》、《显扬圣教论》、《二十唯识论》、《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百法明门论》等,以世亲《唯识三十颂》的架构作诠释,用「唯识」的理趣说明大乘佛法的「境、行、果」:

一、前二十五颂,说明「唯识境」。「」即一切法、万有诸法,若作分类,可分为心王、心所、色、不相应行、无为五种,共一百法,所谓「五位百法」。前四类是诸法的事相,亦即所谓现象,是有为法;第五类无为,是诸法的理性,亦即所谓法性、本体、真如,是无为法。因为一切现象、有为法,皆是(心)识所变现,所以总称为「识相」;诸有为法的本性──真如,即是「识之实性」,也是不离识,所以称为「识性」;而不论「识相」、「识性」终不离识而有──「唯识」,故称为「唯识相」、「唯识性」。前二十四颂是说明「唯识相」,第二十五颂说明「唯识性」。[15]

二、第二十六至二十九颂,是说明「唯识行」,即各阶位的修行。各阶位的情形如论所说:

云何渐次悟入唯识?谓诸菩萨,于识相性,资粮位中能深信解;在加行位能渐伏除所取、能取,引发真见在通达位,如实通达;修习位中,如所见理,数数修习,伏断余障;至究竟位,出障圆明,能尽未来化有情类,复令悟入唯识相性[16]

修行就是要「悟入唯识相性[17],可知,见道──通达位,是如实通达唯识相性,是凡夫第一次悟入唯识相性,转凡成圣。

三、第三十颂是说明「唯识果」,即佛果。


问:《成唯识论》如何界定见道?

答:《成唯识论》分见道为「真见道」与「相见道」。

唯识的修行,以「悟入唯识相性」为总纲。在资粮位时,于唯识相性,只能深信胜解作观。在加行位时,于定位作观,于心中安立一个真如的概念作观(带相观心),于唯识真胜义性(即真唯识理、真如)无法悟入、实证、安住,[18]因此还是属于胜解行地,不是证位。[19]

真见道:凡夫经资粮位、加行位修行至世第一法时,会无间的生起无分别智,体会真如,此时称为进入通达位,因为这是自凡夫以来,第一次照见真理(即真如),所以也名为见道[20]

直到真见道时,无分别智二空智──生空智[21]、法空智)生起,才是真正「证真如」,实住唯识真胜义性[22]实证二空所显真理(即二空真如──生空真如、法空真如),实断分别烦恼障与分别所知障随眠(种子)。

这些过程虽然经过三个剎那(真见道时,第一剎那是无间道,断分别烦恼、所知障种子;第二剎那是解脱道,断障后证得真理的解脱境生起;第三剎那是胜进道[23]才完成,但是此三心的行相相似平等,可说为一心,故说是一心真见道[24]

真见道就是前所说的「悟入唯识相性、如实通达唯识相性」中的「悟入唯识性、如实通达唯识性」,真见道后,无间进入相见道,相见道就是「悟入唯识相、如实通达唯识相」。[25]

相见道有二部分:

一、观非安立谛(即真如)有三品心:第一心,在无间道效法真见道生空智(我空智)的见分,起我空观而学习断分别我执(分别烦恼障)的相(内容)、证生空真如,生起的智慧称为「内遣有情假缘智(缘内身而遣除「凡夫执假立的有情或我为有真实自性」之智)」,是生空观智(我空观智);第二心,在无间道效法真见道法空智的见分,起法空观而学习断法执(分别所知障)的相(内容)、证法空真如,生起「内遣诸法假缘智(缘内身而遣除「凡夫执假立的法为真实有自性」之智)」,是法空观智;第三心,在解脱道效法真见道二空智的见分,起二空观而学习断一切我、法执(分别二障)、证二空真如的相(内容),生起「遍遣一切有情诸法假缘智(普缘内外一切有情及诸法而遣除「凡夫执有真实我法」之智),因此是二空观智[26]

二、缘安立谛有十六心:一、苦法智忍;二、苦法智;三、苦类智忍;四、苦类智;五、集法智忍;六、集法智;七、集类智忍;八、集类智;九、灭法智忍、十、灭法智;十一、灭类智忍;十二、灭类智;十三、道法智忍;十四、道法智;十五、道类智忍;十六、道类智。(此十六心内容相当复杂难解,日后有机会再述)。

真见道的无分别智,证唯识性,属于根本智。由于根本智的所缘境——真如、唯识(真胜义)性、非安立谛——无相、无分别,因此根本智是有见分、无相分,直接挟带真如相、亲缘真如(此挟带真如内容,深奥难解,后续再述)[27]

相见道的智慧是证唯识相,属于后得智,它缘非安立谛与安立谛;与根本智不同的是,后得智是有相、有分别的,所以它见分、相分皆有。[28]


问:前面说,真如是无相的,相见道后得智缘非安立谛(真如)时,为何仍是有相、有分别的?

答:因为真见道无分别智根本智)缘真如时,它是直接挟带真如体,不必再变出真如相分而缘(不变而缘),所以说它是「有见分无相分」、「智与真如平等平等」(智如合一)、「俱离能取所取相(能所双泯)。直接挟带真如体而缘,才是亲证、亲缘[29]

相见道后得智缘真如时,它只是效法(模拟)根本智见分于无间道断分别二障随眠、解脱道证二空真如的过程行相,[30]它必须变出真如相分而缘(变而缘),因此不是亲证、亲缘,而是带相而缘,因此说见、相分皆有,是有分别。


问:相见道既不是亲证,可以断二障随眠(种子)吗?

答:《成唯识论》说,「前面说,诸相见道,在世第一法位后,无间地生起及断分别二障种子,其实不是如此的,它只是依真见道之内容而假立的;因为在真见道证非安立谛后,才能依之起安立谛的;分别二障种子在真见道时已经断除了。」[31]


问:真见道时,无间道断分别二障种子,解脱道时证二空真如,既已断惑证理,为何还需假立的相见道?

答:因为真见道时,唯证乃能相应,其中无语言、寻思心行,能所双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在相见道中,学习真见道中断、证的内容,这时需要安立各种名言、概念,来了知非安立谛(真如)以及与其相关的四圣谛等安立谛的内容,然而前提是必须有真见道亲证非安立谛的体证(故说,真见道后方得生故,非安立后起安立故)。

「既是假立的,为何还要学习?」:因为菩萨求一切智智,为欲遍知断二障、证二空理的一切内容,能为度众之方便善巧,所以需要学习。


问:二乘见道时断八十八种「见所断烦恼」(以萨迦耶见、戒禁取见、疑三结为代表),证初果;大乘见道断哪些烦恼,证甚么果?

答:《俱舍论》所说的烦恼(论中用随眠),即唯识经论所说的二障(总称为[32]中的烦恼障烦恼障所知障,各有分别起与俱生(任运)起二类,皆可分为三个层次:种子(随眠)[33]现行习气

二乘只断烦恼障的种子与现行,不断烦恼障习气;所知障的三个层次,皆不能断。

唯识经论于烦恼的分类、数目与《俱舍论》不同,烦恼障总共一百二十八烦恼,其中见所断有百一十二烦恼,修所断有十六烦恼。[34]

而分别烦恼障与分别所知障是见所断,俱生烦恼障与俱生所知障是修所断[35] 凡夫所具有的烦恼障与所知障,其现行在加行位时可以伏住而不现行而烦恼障与所知障二者的见所断种子,在极喜地见道时初断(没有种子了,自然就不会有现行)。[36]

菩萨得真见道、相见道二种见道时,证入极喜地(初地),生如来家。[37]

初地所断的障,亦称异生性障,即是分别烦恼障与分别所知障种子;二乘见道现在前时,只断除分别烦恼障种子,这时名为得圣性;菩萨见道现在前时,俱断分别烦恼障与分别所知障种子,才能名得圣性。

异生性即是凡夫性,是有漏种子现行,菩萨二种真见道(即生空智与法空智)现前时,分别二障种子同时断除,犹如光明与黑暗不能同时存在,圣性与异生性的情形也是如此。[38]


  1. 《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3 贤圣学观品〉:「诸善男子!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修行十信得入十住,是人尔时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复值诸佛菩萨知识所护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CBETA, T24, no. 1485, p. 1014, b29-c4)
  2. 四预流支:一、亲近善友,二、听闻正法,三、如理作意,四、法随法行。
  3. 清净身器指:一、身心远离,二、喜足少欲,三、住四圣种。「住四圣种」的意思是:对于已得的衣服、饮食、卧具,生喜足心,并对断烦恼修圣道,生乐欲念。如其次第,名为衣服喜足圣种,饮食喜足圣种,卧具喜足圣种,乐断乐修圣种。总称为圣种者,因为依此能出生众圣。
  4. 五停心观:一、不净观,二、慈悲观,三、因缘观,四、界差别观,五、持息念。
  5. 即以自相或共相修四念住观──以自相观身受心法,或以共相观身受心法。自相别观就是观身受心法的自性,以对治净乐我常的四倒;共相别观就是观身受心法的共相,各为非常、苦、空、非我。
  6. 总缘身受心法的四法修四念住观。
  7. 解脱就是涅槃,分是因的意思,因为五停心观等的善法,能顺解脱而为其因,所以名顺解脱分。
  8. 抉是抉断的意思,择是简择的意思,分是一分的意思。谓诸圣道,名为抉断简择。但是讲到诸圣道,主要的是说见道,因为有知苦、断集等因,所以说之为诸。总见道名为抉择,四善根为引发抉择的缘,顺益于彼,所以名为顺抉择分
  9. 十六心:一、苦法智忍;二、苦法智;三、苦类智忍;四、苦类智;五、集法智忍;六、集法智;七、集类智忍;八、集类智;九、灭法智忍、十、灭法智;十一、灭类智忍;十二、灭类智;十三、道法智忍;十四、道法智;十五、道类智忍;十六、道类智。
  10. 《俱舍论》称烦恼障之烦恼为随眠,三界的随眠共九十八种。
  11. 所谓入正性离生者:见所断的烦恼,令诸有情堕在三恶趣中,受种种不可言说的剧苦,就如生硬的饮食,在有情的生命体中,作出种种苦恼的事情一样,所以名之为。或说见惑烦恼这种东西,令诸有情所修的善根,不得淳熟,所以名之为。现在所得的见道,能够超越这些,所以名为离生正性,或说就是涅槃,或说就是见道,依前者言,正性的离生,名为正性离生,依后者言,正性即离生,名为正性离生。所谓入正性决定者:或说取决涅槃,或说决了谛相,名为决定。(引自演培法师,《俱舍论颂讲记(下)》,页212。)
  12. 《成唯识论》卷9 (CBETA, T31, no. 1585, p. 48, b11-15)
  13. 引自《太虚大师全书 第六编 法相唯识学》 (太虚大师全书 9p1041)
  14. 参考周贵华着《“批判佛教”与佛教批判》〈自序〉页3:「从护法─玄奘唯识可知印度唯识学的一种类型,而从唯识经典中有如来藏思想,可知印度唯识学有另一种类型。简而言之,在唯识性统摄下,有以有为性阿赖耶识为中心的一分,还有以无为性心性真如为中心的一分。前者可称纯粹唯识思想类型,后者则是与如来藏思想合流所成,以唯识意义上的心性真如为如来藏,可称非纯粹(即杂糅)唯识思想类型。」
  15. 《成唯识论述记》卷1:「初二十五颂,明唯识境;次有四颂,明唯识行;末后一颂,明唯识果。」(CBETA, T43, no. 1830, p. 237, c6-8) 《成唯识论述记》卷9:「前二十四颂,明唯识相;第二十五颂,明唯识性。」(CBETA, T43, no. 1830, p. 555, b26-27)
  16. 《成唯识论》卷9 (CBETA, T31, no. 1585, p. 48, b15-20)
  17. 《成唯识论》卷9:「如是所成唯识相性,谁于几位如何悟入?谓具大乘二种姓者,略于五位渐次悟入。」(CBETA, T31, no. 1585, p. 48, b5-6)
  18. 《成唯识论》卷9:「皆带相故未能证实。菩萨此四位中,犹于现前安立少物,谓是唯识真胜义性,以彼空有二相未除,带相观心有所得故,非实安住真唯识理,彼相灭已方实安住。」(CBETA, T31, no. 1585, p. 49, b23-27)
  19. 《成唯识论》卷9:「此位亦是解行地摄,未证唯识真胜义故。」(CBETA, T31, no. 1585, p. 49, c13-14)
  20. 《成唯识论》卷9:「加行无间,此智生时,体会真如,名通达位;初照理故,亦名见道。」(CBETA, T31, no. 1585, p. 50, a4-5)
  21. 「生空」即是「众生空,补特伽罗空」,含摄「我空」。
  22. 《成唯识论》卷9:「若时菩萨,于所缘境,无分别智都无所得,不取种种戏论相故,尔时乃名实住唯识真胜义性,即证真如。」(CBETA, T31, no. 1585, p. 49, c18-20)
  23. 《阿毘达磨俱舍论》卷25〈6 分别贤圣品〉:「应知一切,略说唯有,谓加行、无间,解脱、胜进道。论曰:加行道者,谓从此后无间道生。无间道者,谓此能断所应断障。解脱道者,谓已解脱所应断障最初所生。胜进道者,谓三余道。道义云何?谓涅槃路,乘此能往涅槃城故。或复道者,谓求所依,依此寻求涅槃果故。解脱、胜进如何名道?与道类同,转上品故;或前前力至后后故,或能趣入无余依故。」(CBETA, T29, no. 1558, p. 132, a6-15)《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卷9〈1 谛品〉:「无间道者,谓由此道无间永断烦恼,令无所余。所以者何?由此道无间,能永除遣此品烦恼所生品类麁重,令无有余。又转麁重依,得无麁重,是名修道中无间道。解脱道者,谓由此道证断烦恼所得解脱。所以者何?由此道能证烦恼永断所得转依故。胜进道者,谓为断余品烦恼所有方便、无间、解脱道,是名胜进道。所以者何?为断此品后余烦恼所有方便、无间、解脱道,望此品是胜进,故名胜进道。又复弃舍断烦恼方便,或勤方便思惟诸法、或勤方便安住诸法,或进修余三摩钵底诸所有道,名胜进道。又复者为显余义,舍断烦恼诸方便道,但正思惟契经等法;或复于先所思所证法中安住观察;或复进入余胜品定;诸如是等名胜进道。又为引发胜品功德,或复安住诸所有道,名胜进道。所以者何?若为引发神通无量等诸胜品功德,或彼生已现前安住,如是等道名胜进道。如是已广说修道相差别。」(CBETA, T31, no. 1606, p. 737, c21-p. 738, a10) 《成唯识论》延用《阿毘达磨俱舍论》、《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的「四道」名相与概念,见道前,加行道(加行位)至世第一法时,一剎那无间进入见道(通达位)。真见道时,第一剎那是无间道,断分别烦恼、所知障种子;第二剎那是解脱道,断障后的解脱境生起;第三剎那是胜进道,然后进入相见道、修道(修习位);这三心或剎那,相貌相同(相等),可说为一心。
  24. 《成唯识论》卷9:「然此见道略说有二:一、真见道:谓即所说无分别智,实证二空所显真理,实断二障分别随眠,虽多剎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总说一心。」(CBETA, T31, no. 1585, p. 50, a5-8)
  25. 《成唯识论》卷9:「前真见道,证唯识性;后相见道,证唯识相;二中初胜,故颂偏说。前真见道,根本智摄;后相见道,后得智摄。」(CBETA, T31, no. 1585, p. 50, b14-17)
  26. 《成唯识论》卷9:「相见道,此复有二:一、观非安立谛有三品心:一、内遣有情假缘智,能除软品分别随眠;二、内遣诸法假缘智,能除中品分别随眠;三、遍遣一切有情诸法假缘智,能除一切分别随眠。前二名法智,各别缘故;第三名类智,总合缘故。法真见道二空见分自所断障无间、解脱别总建立,名相见道。……二、缘安立谛有十六心。」(CBETA, T31, no. 1585, p. 50, a11-20)
  27. 《成唯识论》卷9:「若时菩萨于所缘境,无分别智都无所得,不取种种戏论相故,尔时乃名实住唯识真胜义性,即证真如,智与真如平等平等俱离能取所取相故。能所取相,俱是分别,有所得心戏论现故。……有义:此智见有、相无,说无相取不取相故。虽有见分而无分别说非能取,非取全无。虽无相分,而可说此带如相起、不离如故。如自证分缘见分时,不变而缘,此亦应尔。变而缘者便非亲证,如后得智应有分别。故应许此有见、无相。」(CBETA, T31, no. 1585, p. 49, c18-p. 50, a4)
  28. 《成唯识论》卷9:「前真见道,证唯识性;后相见道,证唯识相;二中初胜,故颂偏说。前真见道,根本智摄;后相见道,后得智摄。」(CBETA, T31, no. 1585, p. 50, b14-17)
  29. 见注27。
  30. 《成唯识论》卷9:「二者,依观下上谛境,别立法类十六种心。谓观现前、不现前界苦等四谛各有二心:一、现观忍,二、现观智。如其所应,法真见道无间、解脱见分观谛,断见所断百一十二分别随眠,名相见道。」(CBETA, T31, no. 1585, p. 50, b2-6)
  31. 《成唯识论》卷9:「诸相见道,依真假说世第一法无间而生及断随眠,非实如是。真见道后方得生故,非安立后起安立故,分别随眠真已断故。」(CBETA, T31, no. 1585, p. 50, b12-14)
  32. 《成唯识论》卷9:「此二取言显二取取,执取能取、所取性故。二取习气名彼随眠,随逐有情眠伏藏识,或随增过故名随眠,即是所知、烦恼障种烦恼障者,谓执遍计所执实我萨迦耶见而为上首百二十八根本烦恼,及彼等流诸随烦恼,此皆扰恼有情身心,能障涅槃名烦恼障。所知障者,谓执遍计所执实法萨迦耶见而为上首见、疑、无明、爱、恚、慢等,覆所知境无颠倒性,能障菩提名所知障。」(CBETA, T31, no. 1585, p. 48, c3-11)
  33. 种子又称为随眠,见上注。
  34. 《显扬圣教论》卷1〈1 摄事品〉:「见所断有百一十二烦恼,修所断有十六烦恼;如是见、修所断,合有一百二十八烦恼。」(CBETA, T31, no. 1602, p. 485, b13-15)
  35. 《成唯识论》卷9:「如是二障分别起者,见所断摄;任运起者,修所断摄。二乘但能断烦恼障,菩萨俱断。永断二种唯圣道;能伏二现行,通有漏道。」(CBETA, T31, no. 1585, p. 48, c26-29)
  36. 《成唯识论》卷10:「烦恼障中见所断种,于极喜地见道初断,彼障现起地前已伏。修所断种,金刚喻定现在前时一切顿断,彼障现起地前渐伏,初地以上能顿伏尽令永不行如阿罗汉,由故意力前七地中虽暂现起而不为失,八地以上毕竟不行。所知障中见所断种,于极喜地见道初断,彼障现起地前已伏。修所断种,于十地中渐次断灭,金刚喻定现在前时方永断尽,彼障现起地前渐伏,乃至十地方永伏尽。八地以上六识俱者不复现行,无漏观心及果相续能违彼故;第七俱者犹可现行,法空智果起位方伏。前五转识设未转依,无漏伏故障不现起。」(CBETA, T31, no. 1585, p. 54, a6-18)
  37. 《成唯识论》卷9:「菩萨得此二见道时,生如来家,住极喜地。」(CBETA, T31, no. 1585, p. 50, c14)
  38. 《成唯识论》卷9:「一、异生性障:谓二障中分别起者,依彼种立异生性故。二乘见道现在前时,唯断一种,名得圣性。菩萨见道现在前时,具断二种名得圣性二真见道现在前时,彼二障种必不成就,犹明与闇定不俱生,如秤两头低昂时等,诸相违法理必应然,是故二性无俱成失。」(CBETA, T31, no. 1585, p. 52, b20-26)。
编辑于 06-2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