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黑战记》的作者,终究没能躲过我们的深度专访

《罗小黑战记》的作者,终究没能躲过我们的深度专访


作者/ 彼方

采访/ 马小褂、彼方

摄影/ 阿加佩


“木头一直都这么爱玩,一直都这么棒。”

“就叫……小黑吧”
“啊……就定啦?”
“我叫小白,它叫小黑,不好吗?”

——《罗小黑战记》第一集


2006年,坐在宿舍里一个人埋头研究动画软件的MTJJ(木头)或许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画笔下的一只小黑猫将在数十年后随着上述的对白,成为全中国最知名的动画角色形象之一。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名在插画网站上默默投稿的动画爱好者。


五年后的2011年3月,木头制作的Flash动画《罗小黑战记》第一集正式发布。这部讲述流浪猫小黑与其主人小白的故事的动画短片一经发布,就凭借其天马行空的的分镜设计、稳定坚实的作画质量、清新可爱的角色设计以及充满童趣却不失深度的剧本设计,迅速积累了大量的忠实粉丝。





木头由此正式开始投入《罗小黑战记》动画系列的连载创作当中。截至目前,木头和他的团队已经创作了28集的动画剧集。


而与一般动画剧集“续作发布就掉分”的情况不同,《罗小黑战记》自最初发布以来的九年间,其豆瓣评分至今仍维持在9.6分的高位,位列国产动画剧集之首。这也足见动画团队对于动画质量的严格要求与稳定把控。





而它的作者——这位在微博等社交网络上持续活跃却从来不端架子、聊天三句不离卖萌颜文字的“木头姐姐”,却在这些年几乎婉拒了所有的公开采访请求。这也让他的创作经历,在公众和粉丝的面前,蒙上了一层略显矛盾的神秘面纱。



木头在社交网络上的日常画风是这样的


7月24日,筹备了近五年的《罗小黑战记》大电影宣布定档9月12日。而这一次,木头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真的躲不掉了……







这不,经过多(P)番(Y)努(jiao)力(yi),学术趴有幸成为第一家受邀媒体,造访了木头所在的寒木春华动画公司。我们终于得到机会,和他好好聊了聊《罗小黑战记》(以下简称《罗小黑》)大电影的幕后以及他过往的创作经历。


1.“做这样的形式就随时可以把《罗小黑》掐断掉”


从大二起开始喜欢上动画制作的木头,在当年无疑是一个异类。


“那个时候,全寝室就我一个人在做动画,因为我们不是这个专业的嘛~”


一个偶然的机会,木头在网上接触到了一个名为EasyToon的GIF动画软件。兴趣使然,他开始学习GIF动画的创作,并开始在插画师网站“涂鸦王国”上投稿。据他回忆,那个时候网站上的投稿还是以插画为主,做动画的则相对比较少。



木头在涂鸦王国的主页,最早的投稿可以追溯到2006年


木头的投稿的第一个GIF动画——《追》


凭着一腔热诚和不懈的努力,大学投稿期间,木头的画技有了稳步提升。而在大三的时候,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一家动画公司录用了。在当时还抱着“画着玩玩”心态进行投稿创作的木头,也由此第一次意识到了“在中国还能做动画(维生)啊。”


而那家录用木头的动画公司,就是日后制作了国产爆款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的动画公司——彼岸天(b&t)。



彼岸天动画网站首页


彼时,彼岸天还只是一家初创的小公司。说起在那边的工作经历,用木头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表示,他在那边“当了两天动画就成了原画。”我们惊叹这也太快了,他接着说:“其实那个时候一共也就两个原画,所以比较简单吧,哈哈哈~”




(彼岸天时期木头负责的动画短片——BoBo&ToTo系列短剧之《狂想曲》,,部分镜头已经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罗小黑》的作画风格)


2009年底,木头离开了彼岸天。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木头开始逐步构想《罗小黑》的故事框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罗小黑》的灵感来源,是木头家里养的两只猫,一只叫罗宾,一只叫小黑。


木头早年创作的,描述他与罗宾之间关系的漫画


看过《罗小黑》剧集的观众都知道,《罗小黑》初期走的是一条偏向于温馨卖萌的日常路线。而随着剧集的深入,故事也开始展现出非常庞大的世界观——一个人类与妖精共存、包含不同价值观与矛盾的现代社会。木头的说法也让我们十分好奇,为什么这个源于他与家猫的故事,会以这样的方式展开。





“其实故事本身就是铺在那里的。最初几集做成日常单元剧的形式,是因为当时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怎么靠这个活。完全就是自己赚了钱,然后用业余时间去做这个。”


如木头所说,2010年代初,国内制做动画短片的独立动画人本就是凤毛麟角,更没人能保证能靠做这个赚钱维生,“而我也不想烂尾,于是刚开始几集就会比较保守一点,做这样的形式就随时可以把它掐断掉……这一次大电影的前传也是一开始就写在大纲上的,只是当时也就几句话,没有详细展开。”



《罗小黑》第一集,小黑流浪街头


但即便如此,面临现实压力的木头也一直没有放弃要做一个“大”故事的构想。

最初几集收获的好评给了木头坚持下去的动力,而随着《罗小黑》的剧情发展与故事世界观的进一步拓宽,这个打磨已久的“大”框架开始展现出厚积薄发的作品魅力:在《罗小黑》的世界里,你既可以看到小黑和其他角色幽默治愈的温馨日常,也能够通过他们的冒险经历,窥视到木头作品中充满人文关怀的精神内核。


在《罗小黑》动画剧集日益受到好评的同时,寒木春华的另外一个问题却随之暴露了出来——为了保质保量地完成动画的制作,“小作坊”寒木春华的体量限制了《罗小黑》系列剧集的产能。



寒木春华Logo


自2011年第一集发布以来,九年间《罗小黑》一共只制作了28集、单集片长约6分钟的动画。久而久之,“咕咕咕”“佛系更新”之类的词和木头的名字绑在了一起,《罗小黑》也变成了许多观众口中可以归为“有生之年”的作品之一。





在大电影的消息传出之前,各类ACG媒体对于罗小黑的曝光,也大多也聚焦于这个系列如何通过表情包、授权等方式“刷存在感”以延续动画的制作。



《罗小黑》的授权手游——《爆炒江湖》


而就在上映前夕,也有部分影评人开始质疑,《罗小黑》系列在对作画精度以及画幅尺寸的要求远高于电脑屏幕的电影银幕上,又是否能延续其剧集一般完美的表现呢?我们也不禁为木头捏了一把冷汗。

但出乎我们的意料,木头对于这些质疑的思考,却早在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时间点就已经开始了……



2.“你是不应该在影院里看到这样的片子的”


“在那个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个画面很粗糙。虽然你看着看着可能就没感觉了,(人就)被剧情带进去了。大家笑笑什么的就挺开心的。但是如果认真看一下,你还是会觉得,你是不应该在影院里看到这样的片子的。”


上面这一段木头的评论,说的是2015年11月举办的《罗小黑》北京放映会。那一天,木头为了完成和团队内小伙伴们“攒一个剧场版的长度就租个电影院放映”的约定,租下了中国电影资料馆的700人厅。他将《罗小黑》的剧集在大银幕上,从第一集到当时最新的第十九集,完整地播了一遍。





700人,一块大银幕,一部《罗小黑》,还有一整场的欢声笑语——木头的团队和700名粉丝共同完成了这一不寻常的壮举,放映会也在热烈的掌声与欢笑中落下了帷幕。



北京放映会现场


但或许并没有人会想到,当所有观众乃至团队的其他成员都沉浸在放映会欢乐的气氛中时,木头却仍在思考剧集动画在画面精度以及表现力上的不足——这无疑是动画人才会有的敏感与警觉。这一节开头的这段评论,也由此而来。


为了降低非粉丝群体的观影门槛,木头特意选择将“零观影门槛”的前传搬上了大银幕,并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潜心打磨剧本。而除此以外,木头和其他团队成员最优先着手探索的,就是如何在背景、人物设计等前期的各个方面,改良和优化剧集的原有设计。


“剧集里的人物造型属于一个相对Q版的状态。但是电影的话,那种Q版状态的精度不够,是hold不太住的。"



剧集里的人型小黑


Q版的人物造型、简练而凝实的线条,这些本是《罗小黑》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动画市场中开疆拓土、吸引粉丝的利器。但在这一次电影化的过程中,它反倒成了一把悬在木头和制作团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怎样“在大银幕上把简单凝练的人物表现好”,成为了团队攻坚的核心难题。


在人物造型上,木头的团队对剧集版人设的身体比例进行了微调,并给角色的眼睛做了进一步的细化处理,使之能够适应电影银幕的要求。而为了尽可能呈现一部原汁原味的《罗小黑》电影,并保留剧集中粗线条、无阴影、衣褶少,但人物却有足够体积感和动感的简笔画风格,木头等人在动画作画上则有了更高的要求。



大电影的小黑人设图


“(这次看电影的时候)你几乎不会感觉有任何卡顿或者缺帧,(片子中出现的)就是几个活灵活现、造型相对简单的人物,这也是我们追求的效果。而要达到这种效果,就需要非常高水平的原动画技术。”


本次担任《罗小黑》大电影的作画监督是大爽,人称“爽哥”。




众所周知,动画的制作往往需要多位原画和动画师的参与。而每位画师的作画风格往往不尽相同,因此就需要有人对作画的整体风格进行把控。而这也正是大爽的职责所在。


而据木头介绍,爽哥这次完成了一个哪怕是业内人听了也会感到吃惊的壮举——他一个人完成了整部电影的设计稿。换句话说,爽哥把控了整部影片的“型”。当然,画正稿的时候,爽哥带领的修型组也同样功不可没。



大爽的设计稿


“所以我们的型都是非常稳的,你应该也能看出来,不管是日常还是打斗,我们都没有崩。哪怕中间打斗的一张崩了,他都给掰回去了,所以这个是非常diao的一件事情。业外的人可能不能理解,但业内的肯定懂,做这个事儿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量跟难度。”


聊起自己的团队,木头也不知不觉地打开了话匣子。从他的口中,我们还认识了为《罗小黑》贡献了“极具电影感的分镜”的顾杰、毕业即入伙,与强大的背景组一同制作了1700多张美景的美术总监大吗、强得“根本不用吹”的原动画组、“做完之后你可能甚至都看不出后期处理在哪里”的后期组等等大佬。









“影片上映之后我们可以约一篇制作人员的介绍,我要详细说一说我的伙伴们~就这么定了哈!”木头吹得一时兴起,几乎想一个不落地点到所有人。


如果你是木头的粉丝,那你就一定明白他所说的绝不是假话:2016年3月,在《罗小黑》播放五周年的那天,木头就曾以长微博的形式,把他和2010年以来所有加入的小伙伴的故事,以木头式的独特文风,悉数罗列了下来。


团队过往的点点滴滴,这个搞怪随和的大男孩全都记得。



完整版请移步 @MTJJ木头 微博


时隔三年,《罗小黑》的团队又向前迈了大大的一步。木头终于可以挺起胸膛,骄傲地向所有人再介绍你们一次了。


而在木头对他的团队大加赞赏的时候,我们却不可避免地感到了一丝违和。直到回来整理这次采访的录音时,我们才发现问题出在了哪儿——木头在采访中对自己的评价,只用了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真棒”。


他,棒在哪儿呢?

3.“他们只不过是想看好片子而已”


如果你一直关注着中国动画的发展,不难发现饺子(《打、打个大西瓜》《哪吒之魔童降世》导演)、梁旋(《大鱼海棠》导演)、李智勇(《功夫兔与菜包狗》作者)、木头……在中国80后这一代的动画人里,有很多都是非科班出身。他们,用一个较为时新的词——大多都曾经历过“用爱发电”的时刻。


很显然,他们都深爱着动画创作。但与此同时,他们的创作观念以及作品的风格都天差地别。
而就木头来说,一个能将他区别于其他人的特征,或许就是很少有人会像他一样执着于“玩动画”——木头爱玩这件事,无论是在粉丝群体里还是在业内,也一直都是公认的。



《罗小黑》系列还有一些好玩的番外篇


“玩动画”这个词或许有点抽象,可以进行解读的角度也非常多。但从《罗小黑》里,你至少可以看出两点——“用动画玩”和“把动画玩出花样”。


先来说说“用动画玩”。


很大程度上,这件事情是不言自明的,因为作品本身,是作者所处时代与自身经历交织的产物。随便翻看几集《罗小黑》的剧集,你就会发现远多于一般作品的客串和彩蛋。


《罗小黑》的主要角色当中,有相当的一部分是由他的同行朋友客串的:剧集里的山新、皇贞季、叫兽、幕斯和old先等人,还有电影预告片中已经出现的“风息”(风息神泪)等等均是如此。


如果你对国产动画和漫画有所涉猎,那么你在看片的时候甚至会产生一种《罗小黑》实际上是木头的“二次元客厅“的错觉。



客串人物——山新和皇贞季(那只猫)


彩蛋就更不用多说了。向经典作品的致敬、喜闻乐见的“不要催更”、无处不在的MTJJ签名...可以说,彩蛋已经深入了这部作品的灵魂之中。



“不要催更”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罗小黑》的彩蛋众多,也掀起了粉丝们寻找彩蛋的风潮,但木头自己却不希望粉丝为了凑齐彩蛋而劳心费神。对他而言,彩蛋只能是玩的一部分。



有粉丝曾专门制作过彩蛋合辑


我们问木头,可不可以跟我们透露一下这次的彩蛋有多少个,没想到却被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没数,不能说具体数,不然人家会想着凑齐,找不齐可难受了……(彩蛋)属于乐趣,专门把它当做一个任务去找就没意思。”


木头想的,就是用《罗小黑》和大家一起玩——“用动画玩”。


而另一方面,他也时刻思考着如何“把动画玩出花样”。对于二维动画而言,最为重要的“玩法”,可能就是在作画上下工夫了。



网络上随处可见的作画MAD(展示动画作画的集锦视频)


都说做三维动画的人未必会画画,但做二维动画的人对画画这件事儿一定有执念——这话可一点儿也不假。而在这一点上,木头和很多其他的二维动画创作者一样,有着很强的偏好与追求。


《罗小黑》的画风虽然线条简单,但是它的“作画感”——或者说,由二维动画所特有的形变和动态所带来的动画的设计感,是每一个《罗小黑》的观众都有切身体会的。而全程参与作画这一制作流程本身,也是木头口中“作画感”的另一层含义,对他而言同样非常重要。


事实上,木头对于“作画感”的追求,也在不经意间解答了我们的另一个疑问。


骨朵传媒发布的《2017年国漫网络剧产业发展研究白皮书》,2018年国产的二维动画数量有了明显的增长,从2016年的19部增长至2018年的43部,而三维动画的产量则不增反降,与2017年的43部相比减少了10部。但即便如此,三维动画的总点击量在16-18年,依旧全部高于二维动画。





而在动画电影方面,以《哪吒之魔童降世》《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白蛇缘起》等作品为代表,近年引起大众讨论的爆款动画电影也以3D动画居多。





作为一名同时制作了剧集与动画电影的二维动画创作者,我们十分好奇木头对二维与三维动画的差异是怎么看的,他又是否因此产生过动摇和忧虑。而在这里,我们听到了整场采访中最精彩的一段论述:


“之所以现在很多人选择做三维,一是因为三维制作以后注定会越来越简单……二是在国内受众面的确会更广,而且三维动画它可以超过二维画面细致程度的上限——今敏、宫崎骏、新海城他们,可能就已经做到二维的极致了,后来者画得再好,可能也不会超过他们多少……”



今敏、宫崎骏、新海城三人的代表作


“但三维可以做到极致的精细,而且它的流畅度和空间感是二维所没法达到的。所以哪怕是做二维,我们也会用三维去辅助做一些东西。”


“而我们选择二维嘛,就是因为它的‘作画感’——我们都喜欢画画嘛,三维的流程里除非是前期设定,其实剩下就很少有这种感觉了。之后去调动作、调镜头的时候,可能只有做影片的快感,但体会不到作画的那种快感。一个是手绘出来的动态,一个是调出来的动态,只是不同的方法,我们更喜欢作画而已。如果非要我说二维有比三维好的,那可能就是会更‘自由’吧。”


“二维三维的界限以后会越来越模糊,二维动画也会越来越多的使用三维技术,也就是不管二维三维,其实都会受三维技术的进步影响~”


(来自木头的附言:以上的二维三维比较,都是以制作精良的片子比较~)



在此默默送上一张独家授权的设定图~


“而对于动画的受众来说,我觉得二三维其实也不是他们选择的理由。对于很多观众而言,他们只不过是想看好片子而已。”


很显然,之前是我们多虑了。而如果你问木头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画画,那么《罗小黑》作品里的诸多细节,就已经足以告诉你答案了。



《罗小黑》中的《犬夜叉》《海贼王》彩蛋


《罗小黑》中的《葫芦兄弟》彩蛋


《罗小黑》中的《火影忍者》彩蛋


和他万年不变的语言风格一样,在木头的心里,有很多东西从最初开始,就一直没有变过。



木头的第一条微博与电影定档日的微博


木头一直都这么爱玩,一直都这么棒。


结语


在《罗小黑》北京放映会的宣传海报上,曾写着这么一句话——“百年内我们会争取做出院线片哒”。不用一百年那么久,大电影9月12日就要来了。





在采访的结尾,我们再次替全宇宙的《罗小黑》粉丝催更,而木头倒是没卖什么关子:


“如果卖得好,什么都有。不管是电影还是TV都会有,而且速度也会有的。卖得不好嘛……我们就要去卖身咯~”


所以,就不用我们再多说什么了吧?










本文来自「动画学术趴」,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我们需要 全职编辑、全职运营,有意者可以投稿至 babblers@163.com。​​​​​​​​

编辑于 2019-09-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