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同修会的明心与见道违背《成唯识论》之处(二)

1. 序言


这篇文章重点讨论萧平实居士在其著作中曲解《成唯识论》和《成唯识论述记》关于「见道位」的主要错谬,以此说明萧平实导师设定的「密意」与大乘见道的定义并不相符。

正觉同修会由创办以来就以「明心开悟」的「密意」为招牌,标榜自己是唯一可以帮助学人明心见性的团体。

「密意」的吸引力非常巨大,许多对经论一知半解的学人,为了上禅三获得「密意」,耗费大量金钱、时间、精力,多少年过去都不肯放弃,深信获得「密意」对自己的修行有莫大助益,就是开悟证果。

这个诱人的开悟陷阱,步步深入很难脱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法分辨「密意」的对错和实质。

一般学人不知唯识学修行阶位与禅宗明心见性的关系,加上唯识学体系慎密完备,名相繁多,专业比大学教授撰写的经济论文还难理解,即使是专业学佛人,都要研习多年才能彻底读通读懂。

在正觉,因为正觉的教导,绝大多数人从不自己研读经论,只看萧导师和正觉的文章,所以完全不理解外界对正觉的批评,以及为何被佛学界不愿与正觉对话。

《成唯识论》虽然不易理解,但是许多文句并非过度艰涩,只要不坚持预设立场,客观阅读,这篇文章可以帮助让您理解正觉的说法与《成论》南辕北辙,其「密意」不值得任何人追求探索。

2. 重点总结


从阶位来说:《成唯识论》、其他唯识经论、般若经、甚至萧导师唯一的孤证「菩萨璎珞本业经」,统统都定义见道位在初地,不是在七住位。

从阿赖耶识和真如的定义上来说:阿赖耶识在五位百法中,属于现象界的有为法之一,不是见道所亲证的真如(无为法)。真如是一切法上所显的「法性」,不是只是在阿赖耶识上显现的「真实如如性」。

从见道位禅定的要求来说:大乘见道位所证的「无分别智」,需要从四禅入,正觉的亲证不需禅定,按萧导师所说,未到地定只是决定「转依」如来藏的品质。

从「无分别智」的定义上来说:见道位所证的智慧称为「无分别智」。「无分别」的意思是,「能缘」的智与「所缘」的真如,都无分别,因此称为「无分别智」。这与正觉的用意识心在五蕴身上面找阿赖耶识,绝不是同一回事。寻找阿赖耶识的意识是有分别的心,被找的阿赖耶识同样是一个有「见分」和「相分」,能够分别的心。

从加行位的修行来说:见道前的「加行位」要以「四寻思」观察能取、所取(能认知的识和所认知的对象)都并非真实存在。正觉同修会对「四寻思」的教导非常粗糙,各个老师的说法不一,而且由于其见道的目标(阿赖耶识)与大乘见道不同,导致整个参究明心的过程,与「四寻思」全不相干。

从断烦恼的功效来说:正觉的明心无法断除粗重的烦恼,大乘见道,在「真见道」位已经断除分别我执和分别法执,不是萧导师所说,要经过多少「劫」到达「相见道」位才彻底断除。正觉明心菩萨的为人处事,展现的是凡夫的粗重烦恼,与「断我见」都相差甚远。

从「真见道」和「相见道」的时间差距来说:「真见道」证真如后,很快(用刹那来说)就完成「相见道」,不需要等多少「劫」。

从「转依」来说:「转依」的意思是「转所依」,所依指的是阿赖耶识,是一切染净种子的所依。见道位证真如当下断除分别二障,阿赖耶识的染污种子被舍掉一部分,所以是阿赖耶识整个被转变,见道后的阿赖耶识比之前清净一分,获得一分转依。萧导师严格定义「转依」为动词,意识转依阿赖耶识。这个定义是对「转依」一词的误读。正觉的学员亲证阿赖耶识后,必须继将意识转依清净阿赖耶识,这种修行方法在佛法中闻所未闻,也不会有功效。

从「破执」来说:《成论》明确指出,执着识为实有,是一种法执。这个「识」指的是八个识。萧导师和正觉的亲教师,故意从来都不提这一句,反而想尽一切方法要证明第八识是实有的真实法,全然违背佛法的教理。这种一定要建立某一个法为真实的思维,正是导致正觉内部功利执着的根本原因。

3. 萧导师解读《成论》的错误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类型:


1. 不顾上下文,按自己的预设观点断句和解释。比如符合自己的立场时,就把「识」解读成「第八识」。不符合自己的立场时就解读成「七转识」。

2. 唯识系经论的专有名词,许多都出自《俱舍论》,萧平实居士和正觉的老师,因为不研读《俱舍论》,不了解唯识法义的源流,不免错会连篇。比如看见「无间」这个名词,不知道出处,不查证梵文和经论,于是自创一个新名相:「无间惑灭智」。

3. 按预设立场扭曲文字的意思,比如把「刹那」解读为「劫」。

4. 混肴专有名词:把阿赖耶识等同真如。

5. 望文生义:比如「真如」的梵语是tathatā.,没有真实和如如(对六尘境界不动)的意思。


4. 萧平实居士为什么如此解读《成唯识论》?


萧导师扭曲《成论》很明显为的是一个目的:将他所谓的「明心开悟」抬高到「见道位」,同时又把明心开悟的条件(禅定)和断烦恼的功效拉低。

抬高,是为了让大家觉得自己辛苦付出得来的「密意」是值得的。「见道位」是不退转位,永离三恶道,在大乘佛法里面是一个很殊胜的阶位,是凡夫与圣者的界限所在。

降低开悟的条件,把见道断烦恼的功效大幅度矮化,是为了让获得「密意」的人感觉良好。萧导师很清楚,正觉明心的人只有非常粗浅的定力,而且烦恼粗重,哪里有见道的受用(功效)?

如果见道需要第四禅的定力,明心的「密意」就不可能是萧导师可以「给」任何人,他就无法帮助任何弟子见道。

如果承认大乘见道位是完全断除“分别烦恼障”和“分别所知障”,正觉上下都是凡夫。

萧居士弘法的初期,都是直接把弟子拉到一边名讲明心「密意」的。

如此容易得到答案,当然被很多人质疑。萧导师最初认为大家不信「密意」的原因是因为没断「我见」,所以不接受他的答案。

随后,继续发生弟子挑战萧导师对经论的解读,拿经论质疑他对「明心」的定义,抱怨被萧导师印证开悟后智慧无法生起,甚至大陆学员与亲教师辩论法义的事件。

因此,正觉对「明心」的说法不断修改。一开始解释退转是因为没断我见,后来说没有定力、没有转依、福德不够。萧导师还公开说,明心的人都是他一手拉拔上来的,没有他的引导,没人能够明心。

这些牵强的说法,许多人虽然不解,但是还是选择接受。

很多人问:为什么萧导师非要拉拔这么多人明心?甚至要设定明心见性的人数?

其一,越多人明心,这个不可说的「密意」看起来就更有权威和价值。

其二,明心的光环足以让获得馈赠明心的人为正觉出钱卖命。

其三,执着数字和业绩。

编辑于 03-2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