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同修会的明心与见道违背《成唯识论》之处(三):

佛法不论大乘小乘,不论立论和体系,断烦恼解脱的原理都是一致的。

二乘法断我执,是透过观行五蕴,破除对五蕴身(我)的执着。

大乘法断我、法二执,所以是在一切现象(包括五蕴)上,看到其真实相状——又名「诸法实性」、「空性」、「法性」、「真如」。

正觉的明心,是在五蕴身体上,用意识找一个无形无色的阿赖耶识。

即使无形无色的阿赖耶识真的能被直接观察,也没有断我见的功效,因为它不是法性,只是现象界的有为法之一。

它被称为「本识」,因为它可以持种子,所以是缘起的枢纽,但是不是缘起的主导者,更不是「真如」。

《成论》只有在卷三提到证解阿赖耶识:

「已入見道諸菩薩眾得真現觀名為勝者,彼能證解阿賴耶識,故我世尊正為開示。」

这里的意思,不是见道位的证阿赖耶识。

而且玄奘菩萨在此句后,用《解深密经》的偈「阿陀那識甚深細, 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 恐彼分別執為我」指出由于阿赖耶识是本识,很容易被凡夫愚人错误地执着为「我」。

《成论》里面,所有与见道位、真见道、初地有关的语境,所证都只有「真如」二字,更不会把阿赖耶识和真如组合成萧导师发明的「阿赖耶识真如心」。

萧导师的明心立论,违背《成唯识论》之处,详细说明如下。


(一) 真见道,是在加行位修至十回向位世第一法时无间证入的;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以剎那算)完成相见道,入初地(极喜地);真见道、相见道都是在初地。

《成唯识论》卷10:「此十一障,二障所摄。烦恼障中见所断种,于极喜地见道初断,彼障现起地前已伏。」

《成唯识论》卷9:「加行无间此智生时,体会真如名通达位,初照理故亦名见道。然此见道略说有二:一真见道,谓即所说无分别智实证二空所显真理、实断二障分别随眠,虽多刹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总说一心。有义,此中二空二障渐证渐断,以有浅深麁细异故。有义,此中二空二障顿证顿断,由意乐力有堪能故。二相见道,此复有二:一观非安立谛有三品心,一内遣有情假缘智能除软品分别随眠;二内遣诸法假缘智能除中品分别随眠;三遍遣一切有情诸法假缘智能除一切分别随眠。」

萧平实导师:依《菩萨璎珞本业经》:「是人尔时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复值诸佛菩萨知识所护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1]判真见道位在第七住位,七住至十回向是相见道位,通达后入初地才是通达位。[2]

说明:

1. 所有唯识经论皆判定见道是在初地,萧导师唯一所依的经证只有《菩萨璎珞本业经》那段经文;然而,《菩萨璎珞本业经》自古以来即被归为「疑伪类」,[3]因为印度没有此经。

见道位阶问题事关重大。假如印度真有此经,而且那句经文若确实意指见道在七住,那么诸唯识祖师无着、世亲菩萨等,一定会引述此经,并区分出真、相见道的阶位不同。

《成唯识论》也一定会明确指出,说真见道是在资粮位或加行位,不会在通达位中讨论真见道。

萧导师将相见道的「多剎那」(三心、十六心、九心等)解读为「多劫、无数劫」(从七住至十回向,一大无数劫之23/30),是极度扭曲的解读,因为倘若是劫,那么《成唯识论》用「十六心」等来形容「多劫、无数劫」岂不荒唐?

2. 萧导师引用的《菩萨璎珞本业经》经文,其说法与其他经典相符,并不能证明真见道为七住位。

其中所说的「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萧导师解读「正观」为「现观、现证、证悟」空性或真如。

事实上,此段经文之前后语境,表示此经判定「真见道」是在初地位,进入七住之「般若正观」只是「相似观慧」,并非是现观慧或现证慧如同唯识经论所判的「胜解行位」,还不是见道。

《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3 贤圣学观品〉:

所谓中道第一义谛般若处中而观达一切法而无二,其观慧转转入圣地,故名相似第一义谛观,而非真中道第一义谛观其正观者,初地已上有三观心入一切地。三观者,从假名入空二谛观,从空入假名平等观,是二观方便道;因是二空观,得入中道第一义谛观,双照二谛心心寂灭,进入初地法流水中,名摩诃萨圣种性。无相法中行于中道而无二故。

佛子!是三十心入一乘信,一乘因法非近行可得,广行大心三阿僧祇劫行伏道忍方始满足。
佛子!若退若进者,十住以前一切凡夫法中发三菩提心,有恒河沙众生学行佛法信想心中行者,是退分善根。诸善男子!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修行十信得入十住,是人尔时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复值诸佛菩萨知识所护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自此七住以前名为退分。[4]

从上经文,很清楚可看出,般若正观的对境是第一义谛,所以般若正观又名第一义谛观。第一义谛即是胜义谛 (《成唯识论》中的第四胜义──胜义胜义),也就是是「真如」

经文说,初地之前的般若正观是「相似第一义谛观」,初地才真正进入「真中道第一义谛观」,才是真正的现观、现证真如,即真见道。

所以进入七住位的般若正观只是相似第一义谛观,并非现观、现证真如,所以尚未进入真见道,还在「胜解行位」。

《菩萨璎珞本业经》与其他经论有别的是,此经将七住位判为不退位──于大乘菩萨道不会退转,但还不是证位。唯识经论都将初地定为不退转位。


二、 真见道是因为观一切法之空观或四寻思成就而生起无分别智,并非找到阿赖耶识才生起无分别智。无分别智的所缘境是无相的真如,在《成论》属于唯识性。无分别智被称为「无分别」,因为能缘的智见分,所缘的真如,皆是无分别

《成唯识论》卷9:「謂前上忍唯印能取空,今世第一法二空雙印。從此無間必入見道,故立無間名。異生法中此最勝故,名世第一法。如是煖頂依能取識觀所取空,下忍起時印境空相,中忍轉位於能取識如境是空順樂忍可,上忍起位印能取空,世第一法雙印空相。皆帶相故未能證實,故說菩薩此四位中猶於現前安立少物,謂是唯識真勝義性。以彼空有二相未除,帶相觀心有所得故,非實安住真唯識理,彼相滅已方實安住。依如是義,故有頌言:

菩薩於定位, 觀影唯是心,
義相既滅除, 審觀唯自想。
如是住內心, 知所取非有,
次能取亦無, 後觸無所得。」

論曰:若時菩薩於所緣境無分別智,都無所得,不取種種戲論相故。爾時乃名實住唯識真勝義性,即證真如智與真如平等平等,俱離能取所取相故。能所取相俱是分別,有所得心戲論現故。


萧平实导师:【真见道者乃是亲证阿赖耶识心体,由亲证阿赖耶识故,现前观察阿赖耶识之无分别性,是故发起根本无分别智。】[5]【由这个能分别的妄心的你,来证得不分别的自己的第八识以后,你就会发觉到:这个第八识心真如真的是从来都不分别六尘万法。】[6]

说明:

阿赖耶识是有相的心识,有其见、相分,在《成论》属于唯识相

真见道的无分别智证的是唯识(真胜义)性,相见道才是证唯识相。

唯识真胜义性只有一种,即真如;而唯识相则有千万种,阿赖耶识只是其中之一。

无分别智的所缘缘是真如,「无分别意指能缘之智、所缘之真如皆是无分别、无相无可分别。无分别智是无漏种子所生,体是无漏;阿赖耶识是有漏的虚妄分别识、妄心。

正觉证阿赖耶识,是以能分别的意识去找阿赖耶识。意识有分别,阿赖耶识也是有分别的心,与无分别智的定义完全颠倒。

识的定义就是「了别」(分别), 阿赖耶识有其见分可了别(分别)其相分(根身、器界、种子),就像眼识可了别、分别色尘,唯识经论如《解深密经》、《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摄大乘论》等不会说阿赖耶识是「无分别性」。

「根本无分别智」之所缘并非阿赖耶识,正觉标榜的「现前观察阿赖耶识之无分别性」更是纯属自创、偏离经论文本的解读。


(三)真如是一切法(包括所有八识心、心所法和色法)之真理、真实性、法性,不是只是阿赖耶识的「真实如如性」。


《成唯识论》卷2:「此二法執麁故易斷,入初地時觀一切法法空真如即能除滅。」
《成唯識論》卷9:「若有三性,如何世尊說一切法皆無自性?頌曰:
即依此三性, 立彼三無性,
故佛密意說, 一切法無性。
初即相無性, 次無自然性,
後由遠離前, 所執我法性。
此諸法勝義, 亦即是真如,
常如其性故, 即唯識實性。」

《成唯識論》卷10:「涅槃義別略有四種:一本來自性清淨涅槃,謂一切法相真如理,雖有客染而本性淨,具無數量微妙功德,無生無滅湛若虛空,一切有情平等共有,與一切法不一不異,離一切相一切分別,尋思路絕名言道斷,唯真聖者自內所證,其性本寂,故名涅槃。」

萧居士:【阿赖耶识实为人我空与法我空(二空真如)之理体,二空之真实理由此阿赖耶识真如心而显。】[7]离阿赖耶识即无真如法性、即无真如体可证故,阿赖耶识即是真如之体故,真如由阿赖耶识心体而显示故,经中悉如是言故。】[8]

说明:

阿赖耶识是念念生灭、依他起的有为法。

真如是不生不灭的无为法:「真」指真实,「如」是没有变动的意思:

《成唯識論》卷9:「為簡前三故作是說,此諸法勝義亦即是真如,真謂真實顯非虛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謂此真實於一切位常如其性故曰真如,即是湛然不虛妄義。」

世亲菩萨的《百法名门论》中,真如是「四所显示」,即是由一切法──八识心、心所、色法、不相应行四类法所显示。它不只是由阿赖耶识而显,阿赖耶识只是一切法中之一法。说真如只是由阿赖耶识而显,不但违背唯识经论,也违背《般若经》之说法。

唯识经论之真如即是《般若经》中之「一切法真如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法定、法住、实际、虚空界、不思议界。」[9]



(四)真见道时,已同时断除分别烦恼障和分别所知障种子(异生性障种子),不是在相见道时慢慢断除。相见道没有断除二障种子功能,只是效法真见道,学习熟悉其中的内容。


《成唯识论》卷9:「诸相见道,依真假说世第一法无间而生及断随眠,非实如是。真见道后方得生故,非安立后起安立故,分别随眠真已断故。」

「一、异生性障:谓二障中分别起者,依彼种立异生性故。二乘见道现在前时,唯断一种,名得圣性。菩萨见道现在前时,具断二种名得圣性二真见道现在前时,彼二障种必不成就,犹明与闇定不俱生,如秤两头低昂时等,诸相违法理必应然,是故二性无俱成失。」


萧导师:【胜解行位之第七住位,虽然尚非初地,然而确已亲证初地真如心体;由因尚未进修、尚未净除阿赖耶识所含藏之异生性等种子……,是故确属真见道—乃是已经亲证未来初地真如之心体—而非犹如未悟者之唯是心想、臆想之解行,是故名为「胜解行位」,亦别立一名为「解行证位、证解行位」。】[10]【……以相见道位之无数劫修行而净除阿赖耶识所藏之异生性障。……】[11]


说明:

1. 《成唯识论》延用《阿毘达磨俱舍论》、《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的「四道」名相与概念,见道前,加行道(加行位)至世第一法时,一剎那无间进入见道(通达位)。

真见道时,第一剎那是无间道,断分别烦恼、所知障种子;第二剎那是解脱道,断障后的解脱境生起;第三剎那是胜进道,然后进入相见道、修道(修习位);这三心或剎那行相相似平等,相貌相同(相等),可说为一心:[1]

《阿毘达磨俱舍论》卷25〈6 分别贤圣品〉:「应知一切,略说唯有,谓加行、无间,解脱、胜进道。论曰:加行道者,谓从此后无间道生。无间道者,谓此能断所应断障。解脱道者,谓已解脱所应断障最初所生。胜进道者,谓三余道。道义云何?谓涅盘路,乘此能往涅槃城故。或复道者,谓求所依,依此寻求涅涅槃果故。解脱、胜进如何名道?与道类同,转上品故;或前前力至后后故,或能趣入无余依故。」


上面《成论》引文的意思是:的真见道时,断[12]异生性障种子,指的就是分别烦恼、所知障种子,当二真见道(我空智、法空智)现在前时,这二障的种子必不成就──净除、断除的意思。[13]

所以萧导师说「真见道位,尚未净除阿赖耶识所含藏之异生性等种子」、「以相见道位之无数劫修行而净除阿赖耶识所藏之异生性障」是违背《成唯识论》的说法。

2. 资粮、加行位(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十心)[14],皆属于胜解行位,即使加行位世第一法、十回向位亦是「带相观心」,还未「证」真如。

初地前的资粮、加行位,皆未亲证真如,不可称为「解行证位、证解行位」;二且这两个名词,所有唯识经论皆无,是萧导师自己发明之佛法名词。


(五)如上所说,真见道的第一剎那称为「无间道」,断除分别烦恼、所知障种子。相见道无法断除分别烦恼障、所知障种子。萧导师因为不读《俱舍论》,不知道「无间」在下面的经文中,指真见道的第一剎「无间道」,发明无间惑灭智」,曲解《成论》原意。


《成唯识论》:如是二障,分别起者,见所断摄;任运起者,修所断摄。二乘但能断烦恼障,菩萨俱断。永断二种唯圣道;能伏二现行,通有漏道。】

烦恼障中见所断种于极喜地见道初断,彼障现起地前已伏。】

【诸相见道,依真假说世第一法无间而生及断随眠,非实如是。真见道后方得生故,非安立后起安立故,分别随眠真已断故。】

【一、异生性障:谓二障中分别起者,依彼种立异生性故。二乘见道现在前时,唯断一种,名得圣性。菩萨见道现在前时,具断二种名得圣性二真见道现在前时,彼二障种必不成就,犹明与闇定不俱生,如秤两头低昂时等,诸相违法理必应然,是故二性无俱成失。】
分别我执,亦由现在外缘力故,非与身俱,要待邪教及邪分别然后方起,故名分别,唯在第六意识中有。此亦二种:一、缘邪教所说蕴相,起自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我。二、缘邪教所说我相,起自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我。此二我执,麁故易断。初见道时,观一切法生空真如,即能除灭。】[15]

《成唯识论述记》:【论:此二我执,麁故易断。初见道时,观一切法生空真如,即能除灭。述曰:显执相麁断之所在。违见道故,(真见)道生便灭,相见道中不断之故,故论言「初(见道时)」。又真见(道)中,有无间(道)、解脱(道),无间道断(分别我执种子),异解脱(道)名「初(见道时)」,此依种子。又解脱道能断麁重,亦名为「初(见道时)」,此约一心(真见道);若三心(真见道)者,准(分别)法执说,虽有三品断,望俱生(我法执)者总名为麁。行相猛,名为「麁」;初圣道除,名为「易断」。此依二乘(只断烦恼障或我执)及行相说言「生空」断,菩萨亦通以「法空」断。】[16]


萧导师:

【亦如《唯识述记》中,基大师如是批注:【【论:烦恼障中至地前已伏。述曰:下文有二:初明二障伏断位次,后释妨难。初中先明烦恼障:以体性粗,三乘共断,易可见故;分别种子不论二乘。说菩萨者,于极喜地见道初断;以见道位体性稍宽,乃至相见道「后得智起位久时」,犹名见道。今简于「相」,唯「真见道」;真见道中,唯取无间惑灭智生,故说初断,非相见道亦能断故。然此分别烦恼现行……】】

此谓后相见道位所断烦恼、所证后得智,虽然皆较深细,然而无间惑灭智,则是加行无间而引发真见道之时方能证得;要因此智之证得作为基础,方能进断后相见道位之较细烦恼,方能进得后相见道位较深细之后得智;故说此无间惑灭智所断惑必是真见道位所断,而非相见道位所能证得、所能修断。】[17]


说明:

上面所引的《成唯识论》及《述记》段落说:「二障中分别起」,即分别烦恼障(分别我执)与分别所知障(分别法执),其随眠(种子),是属于见所断种子,初地真见道之无间道时,第一次断除。

《成唯识论》沿用《俱舍论》之「四道」概念,在加行道后,为真见道之无间道解脱道胜进道;无间道是断除见所断种,故称「惑灭」(《成唯识论》常总称二障),之后解脱道有生空智、法空智出生,故称「智生」,证我空真如、法空真如。

断除随眠或种子,出生无分别智(生空智、法空智)──「惑灭智生」,在真见道已经完成,后来的相见道没有这些功能,它只是模仿、学习真见道,让说法方便的智慧更加深细而已。故《述记》说:「真见道中,唯取无间(道时)惑灭智生,故说初断,非相见道亦能断故」。

萧居士显然不熟悉《俱舍论》,误读《述记》中之上句,依文解义,断句错误,发明「无间惑灭智」此一名相,也不明《成唯识论》已明言断烦恼只在真见道位,所以会主张相见道能断烦恼,「所断烦恼、所证后得智,虽然皆较深细……」。



(六)加行位能渐伏和断除能取所取,至「世第一法」时,可以引发真见道。当真见道无分别智生时,体证真如,名为通达位。因为此时是第一次照见真理的缘故,所以也称为见道。

《成唯识论》:【在加行位,能渐伏、除所取能取,引发真见;在通达位,如实通达。】
【加行无间,此智生时,体会真如,名通达位;初照理故,亦名见道。】


萧导师:触证阿赖耶识时是真见道故,但是尚未进修相见道所以未通达。

【且略举成论卷九中,关于唯识五位中之前三位之教判为证,以证余言之不虚也:「一、资粮位,谓修大乘顺解脱分。二、加行位,谓修大乘顺抉择分。三通达位,谓诸菩萨所住见道。四修习位,谓诸菩萨所住修道。五、究竟位,谓住无上正等菩提。云何渐次悟入唯识?谓诸菩萨于识相性,资粮位中能深信解。在加行位,能渐伏、除所取能取;>引发真见,在通达位,如实通达(真见道位中尚不能如实通达)。……」】[18]

【成论实已明说「非唯初地是见道,七住位触证真如阿赖耶识时亦是见道」,触证阿赖耶识时必是真见道故,尚未进修相见道而未通达故,仍是见道所摄故。】[19]


说明:

萧老导师错解《成论》将「在加行位,能渐伏、除所取能取,引发真见;在通达位如实通达」此句断句为「在加行位,能渐伏、除所取能取;引发真见,在通达位,如实通达」,然后加注说「真见道位中尚不能如实通达」。

论中的文句、意思清晰明白地表示,真见道时就是进入通达位、入初地,因为如实通达真理的缘故;也是第一次照见真理,所以通达真理之位也名为见道。

萧居士说「七住真见道位中尚不能如实通达,还要经无数劫修习相见道,才入初地通达位」,违背《成唯识论》原意。



(七)不论二乘见道或大乘见道,皆需依禅定(静虑),《成论》的说法是必须第四禅才能见道。并非萧导师所说,禅定只影响转依的品质。


《成唯识论》卷9:此加行位未遣相缚,于麁重缚亦未能断,唯能伏除分别二取,违见道故;于俱生者及二随眠有漏观心,有所得故,有分别故,未全伏除,全未能灭。此位菩萨于安立谛、非安立谛俱学观察,为引当来二种见故,及伏分别二种障故;非安立谛是正所观,非如二乘唯观安立。菩萨起此暖等善根,虽方便时通诸静虑,而依第四,方得成满,托最胜依入见道故。唯依欲界善趣身起,余慧厌心,非殊胜故。此位亦是解行地摄,未证唯识真胜义故。[20]

《成唯识论述记》卷9:【述曰:(《瑜伽师地论》卷)〈六十九〉中,通三乘说,唯依诸静虑及初近分、未至,能入圣谛现观,非无色定;无色定中奢摩他胜,毘钵舍那劣,毘钵舍那劣道,不能入现观故。……此中复言,前「方便时通诸静虑,而依第四,方得成满」,即最后入时唯依第四,第四禅望余禅最胜,要托最胜依入见道故,不依下地入,有菩萨功德。(《瑜伽师地论》卷)〈六十九〉说:「虽诸静虑皆能引发[21];(但大乘)多依第四静虑(入见道),不同二乘(可依未至定及诸静虑入见道)。其欲界无修惠,无四善根、无漏故,不说依入。】[22]


萧居士:七住位的证真如是不需要第四禅,禅定影响的只是证真如后的转依品质而已。佛地的最后见道才需要四禅。

【大德来函复举《述记》文云:【【 窥基菩萨《唯识述记》更进一步说明:「而依第四方得成满,即 最后 入时唯依第四,第四禅望余禅最胜,要托『最胜依』入见道故,不依下地入。」故依唯识宗言证「见道位」则必须有第四禅定力,而今讲堂诸多「见道」师兄连悟后都未得此定,何况悟前?故亦可知此明心应是「解行位(胜解行位)」而非「证位」。此为第三点与《成唯识论》「见道位」所依禅定相左疑惑!】】如是论意,非是一切菩萨见道之常法,与因地菩萨之见道有异;此乃谓最后身菩萨之「最后」见道—一悟成佛之最后见道—悉依第四禅等持位中之参究而入见道位,甫见道已,即令大圆镜智现前,即成佛道,是名最后见道。[23]

【是故别教直往菩萨通常不须先修禅定,便得依四加行而断我见…等;如是伏除能取与所取之后,参禅觅心而引发真见道,证得真如阿赖耶识而发明根本无分别智—成就殊胜之解行,非必须有禅定证量。然无禅定证量者,证悟之后受用转依之功德较劣,容易被恶知识所退转;亦因尚未修除所知障中相应之异生性,往往因于性障、私心与邪见故,有时造诸恶业:否定正法、诽谤真善知识。是故较难发起圣性,不易进入初地。】[24]

【复次,禅宗之禅,乃是般若智慧,非是禅定,与禅定并无关连。禅定要依制心一处之长时渐次观行转进安住,方能得之,通于外道;然而般若证悟之境界中,纯是证知法界实相之智慧,不通外道与二乘,更与禅定完全无关也!云何彼等主张必须有禅定、乃至第四禅之证境方能证悟般若?此说不通也!而彼等复言:「初地真如则是靠证知。」亦已说明其所谓证真如者乃是「一念相应慧」之法,而非次第禅定相应之法,云何却告知大德:「应有第四禅之次第禅证量方可证悟真如?」岂非自语前后矛盾? 所说焉是正理?】[25]

【复次,于诸经中, 世尊亦未曾言真见道之触证者必须先证第四禅之定境;此不特大乘般若之见道,观乎二乘解脱道之见道,乃至二乘极果之慧解脱,亦复不须任何禅定境界作为佐助。】[26]


说明:

1. 萧导师说:「别教直往菩萨通常不须先修禅定,便得依四加行而断我见……等;如是伏除能取与所取之后,参禅觅心而引发真见道。」与成论和其他经论都不相符。

《瑜伽师地论》六十九卷说,不论二乘见道或大乘见道,皆需依禅定(静虑)──至少未至定──成就止观,才能见道。请见上面《成唯识论述记》卷9的内容。

二乘的见道,可以依未至定、初至四禅入见道(入圣谛现观);但是大乘见道,要依禅定中最殊胜的第四禅而入。并不是萧导师说的,「真见道不须禅定或四禅,四禅只是成佛前的见道所需」。

《成唯识论》此段论文,很明显的是在说从加行位入见道的过程──「菩萨起此暖等善根(即加行位),虽方便时通诸静虑,而依第四,方得成满,托最胜依入见道故。」并不是指在「修道位」的十地菩萨成佛时的见道。萧导师很明显的是扭曲论意,为自己的说法强加辩护。


2. 萧导师:「然无禅定证量者,证悟之后受用转依之功德较劣,容易被恶知识所退转;亦因尚未修除所知障中相应之异生性」。

无禅定证量者」,如上所说,无法成就止观,入真见道。而且「证悟之后」(真见道后),分别烦恼障与分别所知障种子(即异生性障)已断除(见前第五之说明),并非尚未修除。

再者,真见道时已断除异生性障,不可能会退转,若会退转,表示最初所谓的「见道」是假的,没有会退转的真见道。


3. 萧居士说:「于诸经中, 世尊亦未曾言真见道之触证者必须先证第四禅之定境」。这种认知反映萧平实居士没有仔细读经,诽谤经论,《大般若经》中说:

又,舍利子!一切菩萨摩诃萨众无不皆依第四静虑,方便趣入正性离生,证会真如,舍异生性;一切菩萨摩诃萨众无不皆依第四静虑,方便引发金刚喻定,永尽诸漏证如来智,是故当知第四静虑于诸菩萨摩诃萨众有大恩德,能令菩萨摩诃萨众最初趣入正性离生,证会真如舍异生性,最后证得所求无上正等菩提。[27]

经中明说,一切菩萨无不皆依第四静虑(第四禅)入见道(从凡夫地,趣入正性离生,证会真如,舍异生性),乃至依第四静虑,引发金刚喻定而成佛。《成唯识论》的说法明显符合《大般若经》,反之,萧导师的解读违背佛说的般若经,也违背《成唯识论》。



(八)「转依」一词,不是将意识或七转识转依成阿赖耶识的真如性。


《成唯识论》:

次修习位其相云何?颂曰:「无得不思议,是出世间智,舍二粗重故,便证得转依。」
论曰:菩萨从前见道起已,为断余障证得转依,复数修习无分别智。……即十地中无分别智。数修此故舍二粗重,二障种子立粗重名。……此能舍彼二粗重故,便能证得广大转依
「依」谓所依,即依他起,与染、净法为所依故。染谓虚妄遍计所执,净谓真实圆成实性。「转」谓二分转舍、转得。由数修习无分别智,断本识中二障粗重故,能转舍依他起上遍计所执,及能转得依他起中圆成实性。由转烦恼得大涅槃,转所知障证无上觉。成立唯识,意为有情证得如斯二转依果。

或「依」即是唯识真如,生死涅槃之所依故。愚夫颠倒迷此真如,故无始来受生死苦;圣者离倒悟此真如,便得涅槃毕究安乐。由数修习无分别智,断本识中二障粗重故,能转灭依如生死,及能转证依如涅槃,此即真如离杂染性,如虽性净而相杂染,故离染时假说新净。即此新净,说为转依。

所转依,此复有二:一、持种依,谓本识。由此能持染、净法种,与染、净法俱为所依,圣道转令舍染得净;余依他起性虽亦是依,而不能持种,故此不说。二、迷悟依,谓真如。由此能作迷悟根本,诸染净法依之得生,圣道转令舍染得净。余虽亦作迷悟法依,而非根本故此不说。


萧导师:

当你明心时──你找到祂以后,转依祂的清净体性,修除自己的染污性,然后一直修行到佛地以后,还是这一个心啊!还是同一个第八识啊!

菩萨依此阿赖耶识心体进修……因亲证阿赖耶识心体故,现观阿赖耶识心体之真如性,而转依此真如性,说名证得真如;离此阿赖耶识心体以外,无别真如可证也!因地证悟时如是,乃至最后身菩萨之佛地证悟亦复如是,同是转依因地时阿赖耶识心体之真如性;此心体之真如性,从始至终皆不改易,故说真如恒不变异。

亲证阿赖耶识心体,而得现观其真如性,并能将遍计执之七转识心转依万法唯识之阿赖耶识心体之真如性时,即是亲证唯识性者,即是证真如者。


说明:

萧导师所说「转依」此词的意涵,与唯识学原有的定义不同,意思成为「将原本会分别、遍计执的七转识转变而依止第八识心体的无分别性、真如性」。这是自古至今从未见到的说法。


萧导师自己经常强调前七识是分别六尘的妄心,如何变成不分别六尘的阿赖耶识?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转依,为何不可以转依石头草木?正觉的转依,不但与《成论》有别,而且自相矛盾。修习位完成时所成就的佛果,有时用「转依」一词代表,成佛以「证得转依」表达。


《成论》对「转依」一词的定义,可由不同角度了解:


一、「转」是「转舍、转得」,「依」是「依他起」。

「转依」就是转舍依他起上遍计所执,及转得依他起中圆成实性;转烦恼障得大涅槃,转所知障证无上觉(得大菩提四智心品)。

这是说:凡夫于依他起性的现象生起遍计执性的执取(烦恼障与所知障),因此流转生死、无法成就无上正觉;无分别智可转舍遍计执性的无明戏论、虚妄分别,转得依他起性现象中所显示的真如圆成实性,由此可转舍烦恼障与所知障,转得大涅槃菩提

「依他起」即生灭的有为法,其代表即是「持种依」──本识、第八识,因地含藏一切染(有漏)、净(无漏)种子,是一切染(有漏)、净(无漏)法的所依。

第八识外的其他依他起有为法,虽然也是染净法之所依,但无法持种,所以可以略而不说。

「转依」即是「转变染净之所依」──转舍第八识中的染(有漏)种,转得第八识中的净(无漏)种,也就是转舍阿赖耶识体,转得无垢识体。

二、「转」是「转灭、转证」,「依」是「(唯识)真如」──生死涅槃之所依。

为何真如是生死涅槃之所依?

因为凡夫不明现象上所显示的法性──真如,所以流转生死──迷此真如而有生死;圣者离开颠倒证此真如,所以涅槃解脱──悟此真如而有涅槃。

所以真如也称为「迷悟依」;「转依」即是转灭依迷此真如而有的生死,及能转证依悟此真如而有的涅槃。

另外,真如本性清净,但由于烦恼、所知二障的覆盖,使真如在杂染相中;由于修习无分别智,可以断除二障种子,除此覆盖之杂染相,令真如的清净相显现。

所以「转依」也可以说是:转灭覆盖真如的杂染相,使真如离此杂染(性)相,转证此真如本有的清净性。

总结的说,「转依」一词,于唯识学中,有三个用法:

一、「阿摩罗识」──无垢识的译语;二是「转舍、转得」之总称,此时「依」是依他起性或第八识,「转」是转变,即转舍于依他起性的现象生起遍计执性的执取,转得依他起性现象中所显示的真如圆成实性,由此可转舍烦恼障与所知障,转得大涅槃与大菩提。

二、或说「持种依」第八识的内涵被转变──转舍第八识中有漏染污种子,转得无漏清净种子的功能显现。

三、「转灭、转证」之总称,此时「依」是迷悟的所依──「真如」,转依是转灭迷于真如而起的生死、转证悟于真如所显的涅槃。或说,转灭覆盖真如的杂染相,转证此真如本有的清净性


转依是正觉明心理论的重要名相,后续会撰文详细分析。



[1] 《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3 贤圣学观品〉:「诸善男子!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修行十信得入十住,是人尔时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复值诸佛菩萨知识所护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CBETA, T24, no. 1485, p. 1014, b29-c4)

[2] 平实导师着,《涅槃─上册》,页408-409:【大乘涅槃中之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是在第五住位修得未到地定,并修学如何实证般若的静虑方法之后,在第六住位圆满转入加行位中,勤修加行而证得真如时,现观第八识如来藏的真实、如如法性,名为证真如;此时对一切法广作观察而证实,除第八识以外并无一法可有真实及如如之法性,若能心得决定而不退转,即是亲证此一涅槃,名为佛菩提道之真见道位。如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之智慧境界,菩萨始从第七住位,末至妙觉位,同皆实证而受持之,虽功德受用各自有别,但皆是证真如之贤圣。于此真见道后即进入第七住后之相见道位中,继续深入观察第八识真如法性之各种别相,并随善知识修学而求通达真如法性之各种别相,直到具足现观七种性自性而得通达见道位之人无我、法无我;此是第七住位起,直到到十回向位满心前所修智慧,皆名为相见道位。若对真如法性之各种别相具足观察而得通达时,其他入地前应该具备之条件亦已具足,即是大乘见道之通达位。】

[3] 印顺法师《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页1105:【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的菩萨行位,或十住以前立十信,在中国佛教中,是众所周知的。这主要是受了『梵网经卢舍那佛说菩萨心地戒品』,『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经』,『菩萨璎珞本业经』的影响。上二部,一向有「疑伪」的传说。『菩萨璎珞本业经』,『出三藏记集』在「新集续撰失译杂经录」中,是「失译」经。对中国佛学有莫大影响的三部经,来历都有欠明白!】

[4]

[5]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73-74:【《成唯识论》卷九亦云:「一、真见道,谓即所说无分别智,实证二空所显真理,实断二障分别随眠,虽多剎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总说一心。」此说真见道者乃是亲证阿赖耶识心体,由亲证阿赖耶识故,现前观察阿赖耶识之无分别性,是故发起根本无分别智;复因多剎那之观行而确定此心实为人我空与法我空之理体,二空之真实理确由此阿赖耶识真如心而显,是名「实证二空所显真理」;复由如是实证故,确实分断烦恼障及所知障之一部份随眠,故说「实断二障分别随眠」。】

[6] 平实导师着,《起信论讲记─第三辑》,页106-107。

[7] 见注42。

[8]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64。

[9]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3〈2 学观品〉:「若菩萨摩诃萨欲通达一切法真如、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法定、法住、实际、虚空界、不思议界,应学般若波罗蜜多。」(CBETA, T05, no. 220, p. 13, b27-c1)

[10]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70。

[11]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81。

[12] 《成唯识论》卷9:「诸相见道,依真假说世第一法无间而生及断随眠,非实如是。真见道后方得生故,非安立后起安立故,分别随眠真已断故。」(CBETA, T31, no. 1585, p. 50, b12-14)

[13] 《成唯识论》卷9:「一、异生性障:谓二障中分别起者,依彼种立异生性故。二乘见道现在前时,唯断一种,名得圣性。菩萨见道现在前时,具断二种名得圣性二真见道现在前时,彼二障种必不成就,犹明与闇定不俱生,如秤两头低昂时等,诸相违法理必应然,是故二性无俱成失。」(CBETA, T31, no. 1585, p. 52, b20-26)。

[14] 《成唯识论述记》卷9:「论。一资粮位至顺解脱分。述曰。此在四十心.及已前位。从初发心乃至十回向终。皆名顺解脱分。」(CBETA, T43, no. 1830, p. 556, b21-23)

[15] 《成唯识论》(CBETA, T31, no. 1585, p. 2, a17-24)


[16] 《成唯识论述记》(CBETA, T43, no. 1830, p. 250, b29-c8)

[17]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134。

[18]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107-108。

[19]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113。

[20] 《成唯识论》卷9 (CBETA, T31, no. 1585, p. 49, c4-14)

[21] 《瑜伽师地论》卷69:「复次,唯依诸静虑及初静虑近分未至定,能入圣谛现观,非无色定。」(CBETA, T30, no. 1579, p. 682, b27-28)

[22] 《成唯识论述记》卷9 (CBETA, T43, no. 1830, p. 568, a23-b18)

[23]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148。

[24]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151。

[25]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153。

[26] 平实导师着,《灯影》,页153-154。

[27]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91 (CBETA, T07, no. 220, p. 1056, a11-18)

参考

  1. ^《大乘阿毘达磨杂集论》卷9〈1 谛品〉:「无间道者,谓由此道无间永断烦恼,令无所余。所以者何?由此道无间,能永除遣此品烦恼所生品类麁重,令无有余。又转麁重依,得无麁重,是名修道中无间道。解脱道者,谓由此道证断烦恼所得解脱。所以者何?由此道能证烦恼永断所得转依故。胜进道者,谓为断余品烦恼所有方便、无间、解脱道,是名胜进道。所以者何?为断此品后余烦恼所有方便、无间、解脱道,望此品是胜进,故名胜进道。又复弃舍断烦恼方便,或勤方便思惟诸法、或勤方便安住诸法,或进修余三摩钵底诸所有道,名胜进道。又复者为显余义,舍断烦恼诸方便道,但正思惟契经等法;或复于先所思所证法中安住观察;或复进入余胜品定;诸如是等名胜进道。又为引发胜品功德,或复安住诸所有道,名胜进道。所以者何?若为引发神通无量等诸胜品功德,或彼生已现前安住,如是等道名胜进道。如是已广说修道相差别。」
编辑于 2020-03-2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