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两年多,刷题过三千——创业维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留学生活(三)

留学两年多,刷题过三千——创业维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留学生活(三)

第三年,创业

十一月,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我在YouTube上的视频,看的人越来越多。

当时录了200多道了,太多人每天给我留言。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个东西,能不能做成一定的规模。原以为北美刷题每个人都应该挺厉害,结果发现90%以上的人都是差的特别多。而且我发现,原来我朋友教给我的方法,我那么多自己研究出来的做题套路,对于题型的整理和分类,遇见什么题怎么最正确的思考,那些很多题目的模版。。等等这些东西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总是感觉是因为自己身边的菜,才显的自己刷的还可以,结果却不是的。而且刷题这个事情,16年算是一个分水岭,15年初 Leetcode 才有100出头的题目,那个时候一个Quick Select写出来就是大牛了。但到了年末,就已经350+了。而且这个难度是越来越难,即使是现在,难度也在缓慢增加。我来湾区后和一个Google的员工聊天,他是16年秋招进的Google,自己说现在出题让他做,肯定进不了Google,这是本科浙大研究生也是名校毕业的兄弟亲口和我说的。

15年还有帖子LC刷了7遍的,现在千题时代没有人能做到了。

十月份末时,我YouTube订阅已经超800人了,有的人甚至直接找到我跟我说,愿意2000刀给我,让我给他补补课,说我讲的比他上过的培训班都好。我从一开始只是录着看看能不能帮到别人,从为一个人录,到给很多人录。YouTube后台让我看到仅仅是这些题,流量就已经快有中型网站的流量了,我发现,这个可以做。

并且,公司出题的难度,水涨船高,CS行业已经不是几年前百花齐放的时代,从狂热到趋于正常。很多人说刷题不是唯一,对,刷题不是万能的,但不刷题,是万万不能的。在这个行业,没有一个人能一辈子在一个公司,大家都想升职,都想跳槽,只要是写代码的工作,senior 也要考刷题,都要考算法。今天不做,早晚都会还这个债,总有人说,谁不担心自己突然有一天被PIP呢?

而且随着看我视频的人越来越多,找我的人也越来越多。有的北美的培训机构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去他们那讲课;也有人在我的微信公众号问我想不想加入Leetcode,我猜测是LC员工;也有国内的公司找我让我出算法册子,等等。

最重要的是,我录的东西,是真正帮助了很多人。很多人都和我说通过我的视频,拿到了Google,Facebook这种大厂的offer,隔几天就有一个。而且很多人都说是看我的视频活着,说我的视频就像电视剧一样,天天看,有视频才能刷题。我发现我在做的事,是能够真正帮助到别人,是有意义的,是真正能解决大家问题的。

我突然感觉,这是不是一个机会呢?

手里的最后一个OA,HR给我发邮件催我,我放弃了。

我想创业。

我把这个想法跟我母亲说,我给我父母看了YouTube后台数据,我说我感觉真的可以,如果不做,妈,我会后悔一辈子。

我母亲非常支持我,因为她知道她儿子在美国这,过的并不是像外人想的那样,多姿多彩的留学生活。我的整个留学生活,都是在图书馆做题做项目过来的,每天晚上凌晨3,4回家给父母打电话,从出图书馆开车到家,要近半个小时时间,我每天晚上跟他们说我今天干了什么,做了多少。所以我父母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少,既然我感觉可以,那么最坏的结果就是不行找个公司去上班,投的钱我自己也能还。

我想去搏一下。

我非常感谢我的父母,愿意支持我。于是那段时间,我抓紧录题,我把Leetcode前400题所有题都录出来,那段时间很多人说我录题的速度比他们刷的都快。其实是真的非常累,我想把这件事情做到最好,每道题,要看所有的解法,找到最好的解法,去自己些case,一步步跑,然后经常录一遍不成功,一录录3-5遍,有的难题,一录,录几个小时。最后在18年一月中旬把前400题所有全部录完。这其中总有人跟我说,因为看我的视频拿到offer了,说自己天天靠这个视频活着的,说自己做题速度提升2-3倍的,想给钱让我单独辅导的。这里唯有一个大哥,猜出了我想把这个做成事业,非常支持我,给我打了500刀,说就当看了我这么多视频的学费。这是我第一次收到钱,我到现在都非常感谢这个大哥,他给了我很多很多建议,我说大哥最后我开课,你想上哪个上哪个,免费,我真的特别感谢你。

很多时候,不是钱的多少,而是这些,给了我继续下去的信心。

那段时间我拼命做,因为我知道,一旦手里钱花完,我不能再向父母要钱,我要自己养活自己,我需要在美国自己生存下去。我去查三级火箭,要先免费积累用户,有知名度,再收费,我手里的钱能再支撑我多久,这些都是我要考虑的事情。一月录完,二月我开始着手做网站,每天4,5点回家了。我有一个国内网站技术很强的哥们帮我,有不会的,问他都能给我debug,我自己也是边学边做。三月回家一个月,这是我两年来第一次回家。回来后又开始抓紧时间写,那个时候已经没钱了,我也不敢和我妈说,我向我同学借了1500刀,去撑过这段时间,我知道,我必须要盈利,否则,我没法在美国活下去。

四月到五月是我这些年最累的一段时光,为了赶进度,主要是钱不够。。借的钱够到五月,但五月下半旬都不够的,必须要在之前盈利让自己活下去。我拼命做网站,那时候有半个月经常是早上7,8点才回家,国内的哥们帮我大忙了,自己的技术水平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我非常感谢他!最后几天马上就可以上线宣布时,我已经累的开始每天心脏疼了,到最后几天,已经不是隐隐作痛了,强撑着做完。那时候我就感觉到,我已经不能这么熬下去了,再熬下去真的有种随时可能猝死的感觉,我就那段时间天天吃心脏药,我告诉自己上线了肯定不能这样了,毕竟命比什么都重要,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

五月十二日,网站上线,我正式创业了。

到此为止,留学两年多,刷题过三千。

不重复的题,做了1500道以上,剩下的,LC前400,刷了4,5遍左右。

一天,我 Leetcode 能做100题以上。

这两年多的留学生活,写到这里,感觉就是刷题的两年。刷题这件事,做到了自己的极致。很多人羡慕我为什么刷题那么厉害怎么样的,但你看不到的,

是我凌晨3,4点回家了两年多。

刚开始收费,有一些一直在看的人买,让我缓了一大口气,把同学的钱还了,还有成本,视频云服务器成本还得一点点还给我父母,这个钱我不能让父母拿。还要自己养活自己,每天就是算现在的钱够生活到今年几月份。所以我决定开直播课,先挣钱让自己能在美国生存下去再说,否则一切都是空谈。而且我也在逐渐摸索,到底哪条路才是正确的,才是能让人接受的。我也会思考如何定价,虽然到现在也有很多人感觉价格小贵,但买东西看的是性价比而不是单纯的价格,看投入和未来产出的回报比,比如,北美实习大厂8000一个月,现在把我现有所有的课都买了,都够买好几轮了。国内的培训1.5w,2w起步,我现在课程的价钱,已经是北美的工作,国内的价格了,毕竟国内的单科考研课,单价有的都2w起步了。

而且我的课是需要实名制才能看的,因为无论是北美还是国内,有太多不道德的人录视频卖钱了,根本没有一点版权意识。对我来说我的视频是我的全部,我没有工作,它是我唯一的生活来源。因为这个我损失了太多的用户,但我没办法,我必须防止录视频,实名制有人录被发现我就能找到人,没人敢这么干了。没有人和钱过不去,但如果有一个人录了传播,就不会有人买课程。而且国内的很多机构都开始收证件才能提供服务,诈骗什么的只有一个证件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为了防这个我还把网站数据库实名图片都移到阿里云上,用户数据除了邮箱全部加密,一年几万刀都是成本。

网站安全有阿里做保障,支付宝能安全,网站也能安全。

然后直播课六月开,我也是第一次讲课,就怕收不来学生,建了一个群一开始连10个人都没有,我就拉了我两个朋友到群里,凑个人数好看点,最后一共收了15个学生,第一期班就算开起来了。

那个时候从德州三天开到了加州,睡不着凌晨三点就起来开车。然后在湾区这住了一个车库改的房子,屋子里只有一个封死的窗户能透光,厅里只有一个窗户,进去一股味,有一次我回来一进去就出来了,整个屋子捂的味道特别大,我开门放了二十分钟才进去。晚上睡觉经常热的睡不着,11点躺下2点才睡,想自己赚钱了肯定要住一个正常的房子。但湾区的房价真贵啊,真没钱啊,车库便宜啊,没办法啊。那两个月我一般在图书馆呆着,只有回家睡觉或者讲课才回去。

我也算名副其实的在车库创业了。

其实我特别感谢我的第一批学生,能够相信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把两个月时间交给我,里面不乏有哈佛,伯克利,加州理工这些名校的学生,有的是国内武大浙大还没过来的学生。有四月末刚刚决定转专业,以前学文科的小姐姐,四月开始接触cs,以前做public healthy的,六月上我的课,很多基本的数据结构都没听说过,最后两个月也能300道。还有以前上过那种原价6500刀培训班感觉学不到的,在我这又学了一遍,中间这哥们把工作都辞了全职跟我刷,最后也能300道以上。我就想,这么多人相信我支持我,

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那时就体会到,当这种老师,责任真的太大了。因为学生找你的时候,基本都是走投无路的时候了,很多人是真的弄不明白了,过几个月就秋招开始了,最后一个暑假,能不能找到工作,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钱真的是其次的,就是这份责任,我必须要扛起。

同样,前期创业,真的是不断摸索,在这个直播课阶段,我真的感觉,CS这个行业,做直播讲技术,真的不行。注意,是不行。因为我讲课发现,CS的逻辑性太强了,每次课,每个人的智商不同理解能力不同,导致每个人听懂多少都不一样,很简单的例子,就是高中数学,老师上课讲完,还有一些不懂的问同学,CS很多比高中数学难多了,不可能当堂理解。我讲课时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我讲课时完全懂我说的东西,每个人都回头去看回放的视频,每个人都会看两遍,反馈就是这个东西必须看两遍,因为如果没有做题,讲的东西很多没有切身体会根本不能理解的那么透彻,做完题再看视频,感觉是另一番天地一样。而且我讲课时从来不讲题,课上现场写代码,试了一次太费时间,直播这么做就是在磨时间。所以我全部都是提前写完给学生看,要不根本讲不完,这8周最后算了一下有5周都加过课的。课上完全就是讲知识讲方法就讲了两个月,这要是在别的地方就得讲6个月了,因为一旦现场写题,时间会几何倍上涨。

而且我自己的精力也不够,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这两个月最后我也是强撑下来。最主要的是,这个直播的模式,不行。这也是为什么北美这么多培训机构,每次开班都有学生录视频,然后私下传播的,因为不是学生想录,

而是学生一遍理解不了啊!

可能很多人说直播有互动,但我上课发现,就是我这种15人超小班,这个互动也是聊胜于无,因为学生在什么都不懂的阶段,你说什么都是新的,大部分都是在传授,你讲什么他接受,他来不及有自己的思考,而只有思考才能后才能提问题。我能保证我的课每个人当堂听懂,但思考是课下才能有疑问,都是课下自己回看视频回味了才有问题。有的上来100多人的大课,又怎么互动,互动又有几人呢?所以我上完这个直播课,我就不打算再开直播了。

这个算法直播课是我第一次直播课,也是我最后一次直播课。

八月份,我搬了家,来美两年多,终于住了一个正常的房子。回想我从来美国到现在,第一个房子是睡大厅,第二个是个破小区家里有老鼠也一股味道,曾经两点回家被老鼠凌晨四点赶到图书馆地上睡过,第三个也不是一个严格意义的屋子,是二楼的一个小厅,门是玻璃对开门锁不了的,只能靠一个帘当着,第四个车库。最终我搬进了如今的家,才感觉原来住个正常的屋子是这么好。但还是会发愁,创业这样的模式并不稳定,一个月有多少收入纯看天意,我只能做好自己一点点把脑子里的东西录出来。还是会想房租在哪里,同学想让我十月出去玩,还是会想这个钱从哪里出,能不能挣到。看着本科同学固定工作一个月到手七,八千刀,有的有房有车有妹子,我这租房快10年破车没妹子,

我是真羡慕啊!

接下来的生活,我就是打磨自己的课程,录课,录题。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就没事调查很多在线教育和培训这两个行业,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我要做,就要把这个东西做到最好,要不就别做。所以我自己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就是要好好打磨自己的课程,把直播的体系,重新录,转换为录播课程。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想着挣钱去做这件事,真的是走投无路了,面试都拿不到,才创业。所以看问题的角度,感觉有时候还是很单纯吧。我认为,无论做培训还是在线教育,都需要把自己的内容放在第一位,这是持续下去,做好的本质。

所以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从17年8月,到19年7月,整整12个的时间,录课,把整个体系,全部一点一滴录出来。

我想把这件事做好,不想让任何事打扰我,我创业第一年,除了Youtube和知乎几个回答,谁看到谁感兴趣就来买,我不想让金钱打扰我自己的心境,我安安静静就在家自己录课,从来没做过宣传。

我告诫自己,

脚踏实地,不忘初衷。



留学两年多,刷题过三千——创业维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留学生活(一)

留学两年多,刷题过三千——创业维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留学生活(二)

留学两年多,刷题过三千——创业维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留学生活(三)

留学两年多,刷题过三千——创业维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留学生活(四)

留学两年多,刷题过三千——北美留学何去何从,留学生涯感悟

网站:cspiration.com

编辑于 2019-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