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聊聊“曼森家族”(六)更多的谋杀

1969年8月9日,这是个血腥而混乱的一天。

当波兰斯基一家的女管家,温妮弗雷德·查普曼(Winifred Chapman)走进西耶罗路10050号的别墅中时,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就是用莎朗的鲜血写在大门上的“PIG”一词。而当她推开门,看到屋中的恐怖情景时,她几乎吓得坐倒在地。

警方赶来现场后,首先控制了住在房后小屋里的维修工威廉·加莱特森。尽管加莱特森坚称自己什么都没听到,也不知道前面房里出了什么事,但由于遇害者人数众多,而且女主人还是一名好莱坞的知名演员,因此警方还是将他带回了警署。

而大量的媒体记者,早就知道了这起骇人听闻的惨案,于是他们纷纷赶到西耶罗路10050号来,想从现场抢到第一手新闻。当天下午,整个加州乃至美国全国,都听说了这起灭门案的发生。

这无疑是曼森想要看到的,但他觉得还不够。

这天中午,曼森在斯潘摄影场召集了昨晚参加屠杀行动的泰克斯、苏珊、琳达和帕特里西亚,要求她们再次描述一遍行凶的过程。在四名信徒陈述过程之间,曼森连连摇头,显得非常不高兴。而当最后一个人泰克斯补充完了所有细节之后,曼森对整个行凶过程进行了“总结”:

第一,下手的人选需要重新确定,有些成员明显缺乏实施“灭世计划”的决心;

第二,杀害房主的计划太过于冒险,不应该挑选有这么多客人的对象下手;

第三,泰克斯在最初的阶段就显得杀气太重,这会让房主们意识到自己会被杀,从而反抗;

第四,武器显然不够;

第五,在现场留下的用来误导警察的“线索”太少。

因此曼森直接制定了8月9日当晚再次作案的计划:他将人数增加至6人,除了昨晚参加行动的四人之外,还带上了 莱斯利·范·霍登(Leslie Van Houten)和 史蒂夫·格洛甘(Steve Grogan)。对于有着“临阵脱逃”经历的琳达·卡萨比安,曼森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来证明自己的决心和忠诚。

而曼森自己也决定亲自带队,由他来物色作案对象。就这样,在8月9日天刚刚黑下来的时候,满载着曼森和他的六名信徒的那辆汽车,从斯潘摄影场出发了。


莱斯利·范·霍登,1949年8月23日出生于美国洛杉矶的一个白人中产阶级家庭,父母都是天主教徒。莱斯利自幼性格活泼外向,在学校里受到同学们的欢迎,甚至在18岁时还当选了学校的“返校节女王”。然而,她其实从高中起就开始接触大麻,而到了19岁这一年的夏天,她决定自己去“看看世界”。就这样,她离开了熟悉的洛杉矶,踏上了搭车前往旧金山的路程。

莱斯利搭上的车里,有两名青年。一名是 鲍比·布索雷(在上一期里杀害加里·希曼的凶手),另一名叫做 凯瑟琳·夏尔(Catherine Share)。他们两人当时都已经开始追随查理曼森,并且在车上滔滔不绝地开始聊起了他们心中的这位“圣人”。鲍比对莱斯利说,“你一定得见见他,他就像是基督耶稣一样。”

对一切都感到新奇的莱斯利,自然对曼森燃起了兴趣。她央求鲍比带她去见见这位神秘的男人,而鲍比也就把她带到了曼森的身边。

见到了曼森的莱斯利,首先就被他身边围绕着的,那些看上去“非常酷”的年轻人们所吸引了。这些人们脸上都挂着微笑,飘逸的长发和不加修饰的衣着,让她们看上去超凡脱俗 —— 当然,大部分是由于吸食LSD过量的结果。而同样长发飘飘,身着长袍,面容瘦削,而眼神凌厉的曼森,看上去真的就像是一名经历了苦修的历练,已经超脱成仙的圣人。

曼森对圣经中的典故了如指掌(因为在监狱中这是他唯一能够自由阅读的书籍),每天晚上都用深奥的话语,点拨着这群看上去一无所有,而又精神似乎无比充实的年轻人们。他谈到了美国国内的种族对立,谈到了已经腐朽没落的社会结构,并且一次次地谈起他所预言的“革命”。这让莱斯利不由自主地想要成为她们中的一员。就这样,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下落,而是就此加入了“曼森家族”。

史蒂夫·格洛甘,1952年5月24日出生于加州。他从小对音乐感兴趣,在高中时辍学后离家出走,怀抱着音乐梦想来到了好莱坞。尽管他在音乐事业上的追求并不一帆风顺,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遇到了沙滩男孩的丹尼斯·威尔逊,并且被他收留在了自己的工作室里。而这样,他也就结识了曼森。当曼森和丹尼斯闹翻时,他选择了追随曼森。在曼森家族中,他总是显得不言不语,甚至有些木讷,于是大伙都认为他可能智力上有些问题。然而在曼森的眼里,他却是个忠心耿耿的“可用之才”。


8月9日下午,一辆豪华轿车奔驰在通往洛杉矶的路上。车上是 雷诺·拉比安卡(Leno LaBianca) 和 罗斯玛丽·拉比安卡(Rosemary LaBianca)夫妇,他们刚刚从度假胜地,红杉国家森林公园(Sequoia National Forest Park)的伊萨贝拉湖庆祝完雷诺的44岁生日,返回自己在洛杉矶洛斯菲力兹(Los Feliz)的家。

雷诺在加州经营一家连锁超市,而罗斯玛丽在洛杉矶是一名知名的服装设计师,拥有自己的个人品牌。两人都有婚史,分别离婚后在1960年结婚。在伊莎贝拉湖,和雷诺和罗斯玛丽待在一起的是罗斯玛丽与前夫的两个孩子,苏珊娜和弗兰克。苏珊娜准备和父母一起返回城里,而弗兰克想要跟自己的朋友们在湖边再玩一天,于是雷诺夫妇便跟他告别后,三人一起返回洛杉矶。未曾想到的是,这一别竟成了永别。

洛斯菲力兹紧邻好莱坞,北面是著名的格里菲斯公园(Griffith Park),让很多好莱坞的明星将这里视为最佳的安家之地之一。住在或曾经住在这里的知名演艺界人士有:

沃尔特·迪斯尼(在这里创造出了米老鼠的形象),安吉丽娜·朱莉(2400万美元豪宅),卡西·阿弗莱克,克里斯滕·贝尔,科林·法雷尔,詹姆斯·卡梅隆(在此地有多处房产),大卫·芬奇,迈克尔·辛,梅根·福克斯(变形金刚女主,2010年搬来),罗伯特·帕丁森(暮光之城男主,女友出轨后将房屋转手给谢耳朵),吉姆·帕森斯(谢耳朵,2014年搬来),里昂那多·迪卡普里奥(在洛斯菲力兹长大),歌手蕾哈娜(267万美元豪宅),麦当娜(2000年代住在这里),凯蒂·佩里(水果姐),Slash(枪花的吉他手)等等。

名单实在是相当的长,不过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洛斯菲力兹这个地方,确实是聚集了非常多社会名流。而这也恰好吸引了查理曼森的注意力。

早在和丹尼斯·威尔逊混迹在一起的时候,曼森曾经在好莱坞周围参加过无数聚会,几乎每晚都被丹尼斯带着介绍给各种各样的明星富豪。尽管曼森没能把这些人吸收成为他的信徒,然而当他每每步入一所豪宅的时候,总是会被那些富丽堂皇的装饰,以及主人财大气粗的气概所吸引。因此,当他在1969年8月9日晚上,带领着自己的6名信徒外出作案时,他首先便想到了这个富得流油的地区。

雷诺驾着车,在度假地返回洛杉矶的途中,从车上收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著名女影星莎朗·泰特在家中遇害,同时与她遭遇不测的还有其他4人。罗斯玛丽和女儿苏珊娜感到很不安,尤其在听到凶案发生地点与他家仅相隔几公里远的时候,罗斯玛丽和苏珊娜更是表现得十分惊恐。雷诺一边安慰着两人,一边把车开到了苏珊娜的公寓门口。两人和苏珊娜告别后,再次启程上路。在当晚21:00左右,他们才回到了位于洛斯菲力兹韦佛利路3301号(3301 Weverly Drive)的家中。

而引起罗斯玛丽恐慌的,并不仅仅是莎朗·泰特这一起案子:事实上,从1969年5月起,她已经注意到了家附近的异常情况。有一些邻居,包括她自己在内,总是发现家里会无缘无故少一些东西;当她把狗关在屋里外出,回家时却发现狗在门外。等等这些细节,让罗斯玛丽怀疑有一些入室盗窃的惯偷正在她家附近活动。尽管她曾经向警方报案,但警方却显得对此束手无策。

回到家中后,因为长途驾车的疲劳,雷诺便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了一会儿报纸后睡着了,而罗斯玛丽则上楼去洗澡,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雷诺本来想休息一下之后,就把捆在旅行车车顶上的皮划艇摘下来放进后院,然而他此刻太需要歇一会儿了。

此时,曼森正带领着他的信徒们,在洛斯菲力兹这片住宅区里巡游了一阵。每到一处地方,曼森便会回忆他是否来过这里,房主是否有钱,家中是否经常有客人等等。然而,在绕过了大约10处房子之后,曼森一行人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作案地点。当曼森路过3302号房子的时候,他记起来曾经在1968年的夏天,在这栋房子里参加过一场聚会。于是,他下车去查看情况 —— 3302号屋里灯火通明,显然又一场聚会还在进行中。

曼森没有放弃,而是沿着3302号的围墙走着,他突然注意到了这家的邻居,3301号的小屋中,似乎只亮着微弱的灯光 —— 曼森认为这绝对是一个好机会。于是他便走回车旁,让泰克斯跟他一起去打探究竟。

泰克斯紧紧跟着曼森,两人沿着3301号外面的甬道,小心地接近了3301号的屋子。这是一栋有着露台、花园和游泳池的二层小楼。当两个人穿过了甬道,猫着腰悄悄接近了房子后,曼森突然对泰克斯做了个手势,让他往屋里看看。

泰克斯按照曼森的指示,慢慢地抬起了头,透过百叶窗向屋里望去。雷诺正倒在沙发上睡觉,看上去完全没有察觉到曼森和泰克斯的接近。曼森掏出了手枪,从窗子翻进了屋子,随后泰克斯也跟着他进来了。曼森用手枪指着雷诺,命令泰克斯叫醒了他。

“晚上好,别喊,我们只是来拿走一些值钱的东西的,不会伤害你。”

曼森一面拿着手枪对准雷诺,一面说明了自己的“来意”。雷诺没敢叫喊,而是任凭泰克斯上前解掉了自己的皮带,随后被他将自己的双手从背后用皮带捆上。之后,泰克斯负责看管已经停止抵抗的雷诺,而曼森则开始上楼寻找其他屋中的人。很快,罗斯玛丽也被从她的床上抓了出来,曼森用手枪逼着她走下了楼,来到了客厅里。泰克斯也马上上前,将她同样用台灯的电线反捆双手,控制起来。

曼森对泰克斯笑笑,说:“你看,这样根本不难。”之后,他让泰克斯等在原地,自己走出了拉比安卡家的大门,回到了停在路边的车附近。

其他5名信徒还都等在路边的车里。曼森回来后,立刻对几人进行了分工:帕特里西亚 和 莱斯利 进屋,去帮助泰克斯杀掉屋里的拉比安卡夫妇。他带着琳达、苏珊和史蒂夫·格洛甘,继续寻找下一处作案地点,争取在今晚除掉两家人。他还特意叮嘱了新参加行动的莱斯利:“这是你第一次的表现机会,一定要动手,别让我失望。”

之后,曼森便让帕特里西亚和莱斯利下车,自己带着琳达和其他人准备离开。莱斯利问他:“那我们怎么回去?”曼森却说:

“你们办完事情后,搭车回去就行了。”

说完,曼森发动车子,带着其他三人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帕特里西亚和莱斯利肩并肩,从大门走进了拉比安卡家。


进屋之后,帕特里西亚和莱斯利便把已经捆好双手的罗斯玛丽,带回了她在二楼的卧室中 —— 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在杀害其中一方时,另一方拼命反抗的行为。而当罗斯玛丽从客厅离开后,泰克斯凶相毕露,从腰间拔出了美军军用刺刀,刺向了刚刚过完44岁生日的雷诺。第一刀便从雷诺的咽喉处刺穿,雷诺从喉咙中发出了含混不清的一些声响后,挣扎了一会儿便倒在了地上。而泰克斯显然已经被冲动占据了头脑,他扑上去继续用手中长长的刺刀,一次次扎向雷诺的身体。雷诺已经无力反抗,只好小声喃喃地说道:

“别扎我了,太疼了,反正我也已经死定了。(Don't stab me anymore, too hurt, I'm dead in anyway.)”

在雷诺失血过多昏死过去后,泰克斯将他胸口的衣服割开,在雷诺的胸前刻下了三个字母:

“WAR (战争)”

此时在卧室中的罗斯玛丽,显然已经听到了楼下传来的打斗声和摔倒的声音,她情急之下,用绑在背后的双手抓起了屋里的落地灯,开始拼命地对着帕特里西亚和莱斯利挥舞。莱斯利不敢近身,束手无策之下她跑到了厨房,拿着菜刀和叉子回到了屋里。罗斯玛丽开始劝说两个女孩,不要伤害她,她愿意把家里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而且绝对不会报警。然而此时莱斯利却精神异常紧张,她冲上前去,将罗斯玛丽扑倒在地,帕特里西亚拿着叉子也跑了上去,两个女孩就这样和罗斯玛丽滚成一团,用手中的菜刀和叉子不停地戳向罗斯玛丽的身体。然而,因为局势很混乱,两人始终没能制服罗斯玛丽。

莱斯利只好在二楼呼唤泰克斯。泰克斯闻讯赶来,用手中还在滴血的刺刀刺向罗斯玛丽,而罗斯玛丽也竭尽所能进行着抵抗。她的抵抗行为,无疑刺激了泰克斯的暴力行为。他和帕特里西亚、莱斯利一起对着罗斯玛丽一通乱刺,最终在她身上留下了多达41处刀伤。

故技重施,泰克斯让莱斯利和帕特里西亚用已经倒在血泊中的拉比安卡夫妇的鲜血,在墙上写下了:

“RISE (崛起)”

“Death to Pigs (宰猪)”

“Healter Skelter(是曼森的末日预言“Helter Skelter”的误拼)”

之后,三人还放心大胆地在拉比安卡家冲了澡,换上了从他家衣橱里找到的干净衣物后,才在凌晨2点左右离开了凶杀现场。

此时,早已在路上的曼森,在车上递给了琳达一个东西。琳达接过来一看,是一个女式钱包。曼森原本的打算是将车开到洛杉矶的黑人聚居区,然后把钱包扔在路边 —— 这样一旦有黑人捡到这个钱包,并且盗刷钱包中的信用卡的话,警方就会顺藤摸瓜,把这起凶杀案算在黑人的头上。

然而,曼森忽然意识到,在这个钱包上很可能已经沾上了自己的指纹 —— 因为他有过多次案底的缘故,所以一旦警方从这个钱包上找到了曼森的指纹,那么他很可能会立即成为警方的怀疑对象。于是,他让琳达把现金都拿出来之后,把车停在了一处加油站。他对琳达说,去把钱包扔在女厕所的下水道里。琳达照办了,她拿着钱包走进了女厕所,但是却没有扔进下水道,而是藏在了抽水马桶的水箱中 —— 这个钱包在日后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证据。

曼森让负责开车的苏珊把自己送回斯潘摄影场,然后给车上的苏珊、琳达和格洛甘下达了新的指令:前往另一处住宅区,杀害一名独居的富翁。

然而,琳达、苏珊和格洛甘的作案计划,进行的并不顺利:按照曼森所给出的地址,苏珊找到了这户人家。然而琳达在准备实施行动的时候,却错误地按下了邻居家的门铃,将邻居惊醒了。见到这种情况,苏珊只得放弃行动,带着她们开着车返回了斯潘摄影场。

琳达究竟是无意间碰下的邻居家门铃,还是故意弄醒了邻居,以阻止又一起凶案的发生,我们不得而知。然而在琳达所参与的两次作案中,她要么采取了逃避的行为,要么就巧合地破坏了行动的进行。这背后的原因,也许只有琳达·卡萨比安自己心里清楚。


1969年8月10日晚上22点,当罗斯玛丽的儿子弗兰克回到家中的时候,他首先发现了异常:继父雷诺的车没有停在车库里,而是停在门前,而且那艘皮划艇也还没从车上卸下来。而当他敲门的时候,屋里却没有一丝动静。他推开了门,看到了自己的继父倒在血泊中,胸口上还插着刀子的尸体,于是立刻报了警,并且通知了自己的姐姐苏珊娜。

警方来到现场后,对连续两个晚上,在好莱坞附近发生了两起灭门案感到相当震惊之外,他们却并没有将莎朗·泰特的案件,与拉比安卡一家的案件联系起来。这是出于两个考虑:

第一,在没有证据证明这两起案件确实是同一伙人所为的话,盲目地将案件合并,会让警方的注意力过于集中,而忽视掉更多的嫌疑犯;

第二,如果这两起案件都是同一伙人所为,警方目前也弄不清这伙人的作案目的 —— 因为两起案件的房屋都没有遭到抢劫,因此警方不愿此时公布太多的调查方向。

两天之后,8月12日上午,洛杉矶警察局(LAPD)对媒体公布了调查进度:警方目前认为莎朗·泰特案与拉比安卡一家案,没有任何联系。这其实仅仅是警方对外界散出的一个烟雾弹,事实上在LAPD内部,重案组已经被分成了两个小组,分头调查这两起案件,而且对于两起案件之间的关系,警方并没有排除其相关性。

8月16日凌晨,一群警车轰鸣着警笛,驶入了斯潘摄影场。这支队伍是由国家公园护卫队(National Park Ranger),以及加州高速公路巡警,加上因育县(Inyo County)警长组成的。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查获多起灭门凶杀案的凶手,而是由于他们接到了线报:此前在加州发生的多起窃车案,是与这群在沙漠中“隐居”的年轻人有关的。

在曼森家族的居住地斯潘摄影场,警方找到了大量被盗的车辆及来路不明的财物,甚至还有一辆从国家公园施工工地偷来的铲车。于是曼森和他的所有手下,都被警方正式拘捕。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国家公园护卫队所持的搜查令,在他们对斯潘摄影场进行突袭的时候,其实已经过期。按照法律,事实上警方的这次突袭行动是一次“非法行动”。结果在2天之后的1969年8月18日,曼森及27名手下都不得不被法庭裁决释放。

更重要的是,这次警方突袭中,并没有LAPD的参与。因此事实上,当洛杉矶警察局重案组正在竭力想要避免对嫌疑人打草惊蛇的时候,这次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抓捕行动,不仅没能真正控制住曼森家族,反而让他们产生了相当强的警觉。

多疑而狡猾的曼森,此时认为自己身边出现了叛徒。



首先被曼森所怀疑,并且列为了“清除对象”的,是那名在斯潘摄影场里,受雇于老乔治·斯潘的前好莱坞替身演员,唐纳德·希亚(Donald Shea)。

唐纳德出生于1933年,此时36岁,正值壮年。他年轻时擅长出演好莱坞的西部片,曾经在斯潘摄影场里摸爬滚打过很长一段时间。然而时运不济,西部片已经渐渐淡出了好莱坞的主流市场,因此唐纳德的演员生涯也就不得不中断了。于是他就在失业之后,回到了斯潘摄影场,给乔治·斯潘打工。当查理·曼森带着他的信徒们搬进斯潘摄影场的时候,他是这里剩下的不多几名雇工之一。

尽管表面上曼森对唐纳德很是友好,然而私底下,他却始终认为唐纳德是个“碍眼的人”。因为他从不和这些嬉皮士混在一起,不吸毒,也不酗酒,总是板着脸干自己的工作。尽管曼森早已经用女色将老乔治·斯潘笼络得服服帖帖,但对于唐纳德,他却一筹莫展,只好将自己的一些不能为外界所知的事情,瞒着他进行。

在8月16日的突袭发生之后,曼森立即认定唐纳德就是向警方告密的人。于是他在8月26日,叫上了他手下所有的男性信徒,准备来对付唐纳德。被他叫来的人,除了在凶杀案中经常出现的泰克斯,以及在10日夜间参加行动的格洛甘,还有一名叫做布鲁斯·戴维斯(Bruce Davis)的人。

布鲁斯·戴维斯,1942年10月5日出生于路易斯安那。在田纳西大学就读三年之后,他在大四这一年离开了校园,只身跑到了加州,一边享受着嬉皮生活,一边在建筑工地当工人为生。1967年9月,他加入了曼森家族。在所有曼森家族的成员中,布鲁斯可能是最为狡猾的一员:尽管他总是抽身于杀人这种“脏活儿”之外,但是几乎每一次曼森所策划的凶杀行动中,他都是出谋划策最为积极的一个。

布鲁斯 和 泰克斯,号称“曼森的左右手”。从这个绰号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他事实上在曼森家族的犯罪行动中,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曼森带着这些信徒们气势汹汹地在斯潘摄影场上找到了唐纳德,并且不由分说,把他塞进了曼森的车里。格洛甘从后座上用水管重重地击打了唐纳德的头部,随后泰克斯用刀子捅了唐纳德。因为怕把车里弄得到处是血迹,于是这些人把唐纳德拖出了车外,带到了一处山坡下面,开始殴打唐纳德。

布鲁斯一直躲在后面,没有动手,于是曼森递给了他一把砍刀,示意他必须参加。于是布鲁斯上前去,一刀劈向唐纳德,刀伤从唐纳德的脸部一直割到锁骨。而此时手持刺刀的泰克斯也上前来,对着唐纳德猛刺。当他们发现唐纳德已死,便在山脚下挖了一个坑,将唐纳德肢解后扔进坑里,并且将他的随身物品也一起埋在了这里,试图掩饰凶案的发生。

唐纳德的尸体,直到1977年才被警方找到。

在影片《好莱坞往事》中,布拉德·皮特所扮演的克里夫(Cliff Booth),在角色的构想上有一部分就取材于唐纳德·希亚。


然而,曼森对于身边人的怀疑,并没有因为干掉了唐纳德之后而有任何的减轻。他在心中开始盘算着一个个围绕在他身边的年轻人们,究竟还有谁,会是走漏风声的人呢?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身边的“不可靠的”人的人数,其实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另外一边,警方对莎朗·泰特案的调查,也获得了重大突破:在西耶罗路拍摄节目的ABC电视台的记者,在沿着山路拍摄镜头时,意外地找到了被曼森信徒们扔在树丛里的血衣,共计3件黑T恤,1件白T恤,以及3条牛仔裤。而用来杀害莎朗·泰特和其他人的匕首,也被住在附近的一名10岁男孩找到。

警方是否能够根据这些物品,来找到真凶呢?

我们下次再讲。

发布于 2019-11-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