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中国央行即将发布的数字货币

DCEP:中国央行即将发布的数字货币

十年前,比特币诞生,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区块链技术也同时诞生了。人们在比特币之上再创新又推出了基于智能合约的以太坊,由此衍生出了上千种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数字货币,在传统货币之外形成了另一套流通体系。

十年之后的今天,区块链技术已经迅速走进了大众视野,其价值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肯定,包括各国政府和行业巨头机构。近年来,各主要国家和地区央行及货币当局均在对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开展研究,新加坡央行和瑞典央行等已经开始进行相关试验,人民银行也早在2014年初便开始组织进行积极探索和研究。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脸书发布Libra白皮书,正式推出自己的虚拟加密货币,引起市场持续热议。全球社交巨头的这一举措必然加速了央行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推进。不久前穆长春就透漏说: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已呼之欲出。我们今天就来唠唠这一即将发布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

01 什么是DCEP

事实上,央行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并非突然之举,早在2014年初就在彼时的央行行长周小川倡导下组建了数字货币研究小组。我们先来回顾下中国数字货币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

2014年初,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专门研究小组,旨在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6年1月20日,央行召开的数字货币研讨会上又进一步明确了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将积极攻破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研究和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

2017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深圳正式成立,开展数字货币研究。此后,该研究所开始在各地积极布局研发机构;

2018年6月15日,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

2019年8月10日,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称: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2019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等创新应用,深圳有望成为首批试点;

2019年9月4日,《中国日报》报道称,央行数字货币已开始进行“闭环测试”。

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DCEP全称「 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是数字货币,EP是电子支付,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电子支付是通过某种方式传输数字信息而不是纸面的货币,所以电子支付本身也是有数字货币属性的。DCEP是由央行发行、国家信用支撑,与法定纸币和硬币完全等价、完全法偿的数字货币。

数字化纸钞

根据穆长春的介绍,DCEP的功能和属性与纸钞完全一样,也有着货币的交易媒介、价值贮藏、记账单位等职能,区别只不过在于形态的不同,DCEP是数字化的纸钞。同样,DCEP也具有无限法偿性,也即是说所有用户不能拒绝接受DCEP。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和交易,都遵循传统货币与数字货币一体化的思路。

不同于比特币

比特币仅作为数字货币的其中之一,不能与数字货币之间直接划等号。比特币是建立在无中央银行、无政府监管、货币自由的设想基础上的一种去中心化加密货币,而DCEP是由央行统一发行和管理的中心化法定数字货币,这也注定它们将有本质区别。

“对于央行掌控的数字货币,会采用一系列的技术手段、机制设计和法律法规,来确保数字货币运行体系的安全,一开始就与比特币的设计思想有区别。”周小川表示,央行将运用包括密码算法在内的多种信息技术手段,来保障数字货币的不可伪造性。未来的技术也会有升级换代,我们会提前将技术升级考虑在内,从最初就引入长期演进的发展理念。
2016年周小川谈央行数字货币

02 央行为何发行DCEP

虽然越来越多的消费支付趋向电子化,但在电子支付和移动支付都很发达且高渗透的现今,央行为何还要花费巨大的时间精力研究和发行数字货币?是为了追赶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新浪潮吗?

不是的。我们研究数字货币不是要让货币实现某种技术方案的应用,本质上目的是通过技术创新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和低成本,同时也考虑安全性和保护隐私。具体来看大致有以下几点:

保护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

从当前的国际货币形势来看,美元地位不断上升,诸多大国银行机构也都纷纷部署国际化数字货币,期望能够率先占领全球市场。在此强势压力下,人民银行需要未雨绸缪,提前布局。

替代实物货币是大势所趋

作为上一代的实体货币,纸钞有着技术含量低、伪造成本不高、携带不方便等缺陷,随着新技术发展的推动,它被更安全更低成本的新产品取代是大势所趋。周小川也曾表态: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目前主要是替代实物现金,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成本,提高便利性。

更多技术发展带来的优势

数字货币不仅可以提高资金的安全性,通过区块链实现追踪资金去向,同时还可以满足人们的去账户匿名支付需求。除此之外,发行数字货币可以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

03 DCEP的具体运用

双层投放运营

考虑到单层投放的系统复杂性、系统封闭性、承载难度、竞争形势等劣势,为充分整合现有资源,调动市场一切力量,央行数字货币决定采取双层运营体系。

什么是双层投放运营体系?就是央行不直接消费者投放,而是先向商业银行投放,商业银行机构将新建一套数字货币体系后再向社会公众投放。这样不仅可以调动商业银行和商业机构的积极性,而且不少商业银行机构已经拥有较为成熟的基础信息设施和开发服务经验,他们便可在现有的IT基础上快步小跑的实现技术升级。在区块链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从整个社会资源成本来看,双层运营体系显然能更优的完成资源配置。

此外,央行不会干预商业机构的技术路线选择,实施技术中立。商业银行机构无论采用哪种技术,只要达到技术规范、并发量和体验良好的要求,央行都能相应调整适应。

无账户的价值转移

央行对DCEP定义为「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价值特征即是说不需要账户就能实现价值转移。比如纸钞,在线下的普通支付转账时是不需要留有双方账户的,也就是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但目前微信和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工具都需要绑定,而DCEP不需要。DCEP的相互转账无需账户甚至无需网络,只需手机有电就可以完成转账,称做「双离线支付」。从这个角度来看,DCEP与摆脱了传统银行账户体系控制的比特币具有相同的优势,极大的满足了数字货币支付场景。

匿名可控

DCEP的无账户性既能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的价值特征,又能满足匿名的需求,确保每笔交易不会留痕。当然便利的同时也会带来一系列反洗钱等监管犯罪问题,相比于纸钞,数字货币的电子化流通能产生大量可供辨别查询的大数据,经过大数据行为分析进行监管,保证匿名使用的可掌控度。

04 尾

央行对于具体的数字货币推行时间暂未给出明确表示,但可以预见的是,即使DCEP推出后,我们的货币市场也将长期保持实体货币和数字货币共存的局面,向下渗透直至形成习惯必定需要耗费许多精力和时间成本。

DCEP作为纸钞的数字化替代,表明在央行层面上虽然并未采用区块链技术,但却将区块链内核「无账户的价值转移」提炼出来且加以运用。此外,人民银行十分重视并深入研究了涉及的其他相关技术,包括区块链技术、可信可控云计算、密码算法等等,为后续的落地应用和技术拓展铺垫基础。截至2019年8月4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申请了涉及数字货币的共74项专利。

从专利申报的数量能够得出一定的判断,目前主要目的是在创建一种结合数字货币核心特性和现有货币体系的数字货币,中国已经为发行国家数字货币做最后的基础性技术攻坚,而且已经有了成型的整体链条式架构。
肖磊老师发文表达的观点

我又多生一个感慨。2009年中本聪在提出数字货币设想时,移动支付还未问世,甚至移动设备都未普及。2011年,PC端用户向移动端爆发式的迁移,2013年,移动支付开始以指数级增长的速度席卷全国。央行在2014年开始研究时才得以将这一系列场景和基础设施考量进去,在此基础上做再创新。不同的科学技术似乎在某一时刻能通过科技发展连接在一起,先前经过验证的创新科学技术总能为后续的新技术发展奠定更高的发展势能,像一颗众人齐心往上推动,越滚越大越高的雪球,得到的结果将是更高斜率的非线性飞速进步。

感谢你的阅读,祝祖国70年诞辰快乐。

发布于 2019-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