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名相辨正:所知障没有种子?

1. 错误

「所知障是没有种子」是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对《成唯识论》和唯识经论重大错解。


萧平实导师的《正法眼藏—护法集》【a202.idv.tw/a202-gb/BOO

阿赖耶识中从来不曾有无始无明种子:从无始劫以来,阿赖耶识中只有八识心王烦恼障种子,是第八识中本有及熏习有漏种子。 所谓无始无明不是庵摩罗识而是所知障,乃是众生的意识与末那识因不明真如、异熟识(庵摩罗识)阿赖耶识之实相,由此所知障而蒙蔽了智能,以致烦恼永续不断,不停造业、不停熏习而使本有烦恼种子大量增长,因而永沉生死。 阿赖耶识中只有烦恼种子,没有无始无明种子。 无始无明就是所知障,只是一个名词,我们找到了阿赖耶识,证知祂的真与非真的实相时,就是破无始无明破所知障,但是不究竟,要修到佛地才究竟断尽。 所以无始无明是不明白生命本体的实相,是所知障,是一个名词说明,阿赖耶识中只有八识心王的一切烦恼识种,不可说是无始无明种子。 故《成唯识论》卷五云:「如契经说八地以上一切烦恼不复现行,唯有所依所知障在,此所知障是现非种。 」故知没有无始无明种子。


《三乘菩提概说103集:无始无明》【https://video.enlighten.org.tw/zh-TW/a/a06/1782-a06_103】陈正源老师:

那我们前面所引的《胜鬘经》的经文中,胜鬘夫人还讲了一句话,我们还没有说明的,就是:「世尊! 此四住地力,一切上烦恼依种。 」意思是说,四住地一念无明的力量,就是一切无始无明上烦恼所依的种子。 因为,一念无明烦恼障,是阿赖耶识中蕴集的无量无数四住地烦恼的善恶业种子而生起的无明,我们已经在前一集中为大家阐述过了;但是,无始无明所知障是「现」非「 种」,它所摄的上烦恼也不是种子,不具有三界诸法的功能,就是存在着一种对于法界实相不如实知的状态;但是,这样的状态如果没有一念无明四住地烦恼来帮助,也都不可能显现出来,更何况能够打破呢?


熟悉萧导师说法的正觉学员(参见上面陈正源老师的说法),都知道他的这个认知来自《成唯识论》卷5的这一句:

八地以上一切菩萨,所有我执皆永不行,或已永断或永伏故。 法空智果不现前时,犹起法执,不相违故。 如契经说,八地以上一切烦恼不复现行,唯有所依所知障在;此所知障是现非种,不尔,烦恼亦应在故。


2. 经论中「所知障有种子」的证明:

《成唯识论》和其他唯识经论,没有一部有「所知障没有种子」这种说法。「所知障种」和「二障种」这些名词,在唯识经论里面随处可见,《成唯识论》里面也有很多。

萧导师如何可以根据一句他没有读懂的“此所知障是现非种”,否定这些内容?


《瑜伽师地论》卷52:「若有毕竟所知障种子布在所依。 非烦恼障种子者。 于彼一分建立声闻种性补特伽罗。 」

《成唯识论》卷2:「如《瑜伽》说:于真如境若有毕竟二障种者,立为不般涅盘法性。 若有毕竟所知障种非烦恼者,一分立为声闻种性、一分立为独觉种性。 若无毕竟二障种者,即立彼为如来种性。 故知本来种性差别,依障建立非无漏种。 所说成就无漏种言,依当可生,非已有体。 」

《成唯识论》卷10:「断二障种渐顿云何? 第七识俱烦恼障种,三乘将得无学果时,一剎那中三界顿断;所知障种,将成佛时,一剎那中一切顿断,任运内起无麁细故。 余六识俱烦恼障种,见所断者,三乘见位真见道中一切顿断;修所断者,随其所应一类二乘三界九地一一渐次九品别断,一类二乘三界九地合为一聚九品别断,菩萨要起金刚喻定一剎那中三界顿断。 所知障种,初地初心顿断一切见所断者,修所断者后于十地修道位中渐次而断,乃至正起金刚喻定一剎那中方皆断尽,通缘内外麁细境生品类差别有众多故。 」

《成唯识论》卷2:「谓若全无无漏种者,彼二障种永不可害,即立彼为非涅盘法。 若唯有二乘无漏种者,彼所知障种永不可害,一分立为声闻种姓、一分立为独觉种姓。 若亦有佛无漏种者,彼二障种俱可永害,即立彼为如来种姓。 」

《成唯识论》卷9:「取习气名彼随眠,随逐有情眠伏藏识,或随增过故名随眠,即是所知、烦恼障种。 」

《成唯识论》卷9:「二真见道现在前时,彼二障种必不成就,犹明与闇定不俱生,如秤两头低昂时等。 」

《显扬圣教论》卷3:「由此行故,而诸菩萨永断一切烦恼障所知障种子。 」

《大乘庄严经论》卷3〈10 菩提品〉:「二障种恒随, 彼灭极广断,白法圆满故, 依转二道成。

释曰:此偈显示转依有离有得。 二障种恒随彼灭极广断者,此明所治远离,谓烦恼障、智障二种种子,无始已来恒时随逐,今得永灭。 」

《六门教授习定论》:「惑种即是烦恼障自性,一切种即是所知障自性。 又一切种者,即是二障种子,能缚二人,烦恼障种子能缚声闻、一切种子能缚菩萨,由与声闻、菩萨为系缚故。 」


3. 《成唯识论》里面「此所知障是现非种」的正解

上面的内容,已经足够证明萧导师错解《成论》,自创佛法。这里讨论一下「此所知障是现非种」的意涵。

《成唯識論》卷5:

二乘有學聖道滅定現在前時、頓悟菩薩於修道位、有學漸悟生空智果現在前時,皆唯起法執,我執已伏故。二乘無學及此漸悟法空智果不現前時,亦唯起法執,我執已斷故。八地以上一切菩薩,所有我執皆永不行,或已永斷或永伏故。法空智果不現前時,猶起法執,不相違故。如契經說,八地以上一切煩惱不復現行,唯有所依所知障在。此所知障是現非種,不爾煩惱亦應在故。

「如契經說,八地以上一切煩惱不復現行,唯有所依所知障在。此所知障是現非種,不爾煩惱亦應在故」此段的意思,配合前后文的说法,整体意思是:

八地以上,一切烦恼障(我执)的现行永不复起,唯有所知障(法执)还在。 那么,此处所说的「所知障」,是指「唯有所知障种子存在,现行已经永伏不起」,还是指「还有所知障的现行会出现(若有现行,表示必有种子)」?

论主答复说:经上的意思是「八地有所知障在,是仍有现行会出现,不是只有种子存在而现行已伏。 」为何如此呢? 因为如果八地的所知障不再现行,只有所知障种子还在,那么,经应该会说:「八地以上一切烦恼障以及所知障不复现行,唯有所依所知障种子与烦恼障种子在」。


详细解说:


按「此所知障是现非种」这一句的前后文脉,这一段是在讨论第七识的三位——三种状态:1. 生我见(我执)相应位,2. 法我见(法执)相应位,3. 平等智相应位——中的第二位。

《成唯识论》卷5:

此意【即第七识】差别略有三种:一、补特伽罗我见相应,二、法我见相应,三、平等性智相应。


《成唯识论述记》卷5对“此所知障至亦应在故”的解释:

「论:此所知障至亦应在故(此所知障是现非种,不尔,烦恼亦应在故)。

述曰:八地已去所有法执【即所知障】,是现行非种子,此非第六识中 法执现种【即所知障的现行与种子】,说彼地地皆能断故。 若谓彼说第七惑余识中法执种子,非有现行,现行所知障此位无故者,即烦恼种子亦应言在。
十地之中未断第七及余修道烦恼种故,应言此位烦恼、所知二障俱在,何故唯言所知障在? 若言第六识可起现行法执故,言法为依者,此与何法为所依也?
第六非所依,第七是所依。
又若许第六起此染心,何故不起烦恼人执? 何法为障令不生耶?
不见余时第六意识唯有法执,经于一切时都无人执故。然上重诤初. 及第二位,不言平等性等位者,彼易了故。 」


此段话的文言非常简洁所以不易理解。

上面《成唯识论》卷五和《成唯识论述记》中【论:此所知障至亦应在故 】的白话解释,可以参考演培法师 《成唯识论讲记(三)》(页48-51)【】内是笔者注解 :


上已重明人执位,现再重明法执位。 前面说过,法执的范围宽,有我执的时候,必然具有法执,毋须再为重说。

异生位上,不论是那个有情,都有我执的存在,这是谁都知道的,自亦无须再说。

至于定性「二乘有学」生起「圣道」,或是住「灭定」中,当此二位「现在前时」,法执虽然生起,但是我执已伏;还有有学「顿悟菩萨【指一开始即直入修学菩萨道之学人】 于修道位」中,「有学渐悟」菩萨【指二乘回小向大之学人】「生空智果现在前时,皆唯」生「起法执」,我执是不起的,因为那时「 我执已伏」,要到金刚心时方能断除,所以唯有法执。

为什么此中除去顿悟菩萨与渐悟菩萨见道法空智及果不谈?原因这个时候法执亦不起,所以除去不谈,而实亦无可谈。

再说定性「二乘无学」阿罗汉果「及」由「此」无学回向大乘的「渐悟」菩萨所有一切位中,不论是住在有漏定心,不论是安住在有漏散心,甚至于安住在无漏心,在「法空智果」还没有「现前」的「时」候,「亦唯」生「 起法执」,我执是不起的,因为他们的「我执已断」。

不过在见道及修道中,却果法空智及果现在前,此时,不但我执不起,法执亦定不行,因为法空智果,违于法执,令其无法生起活动的。

七地以前的有学菩萨,不论是顿悟的,不论是渐悟的,我法二执还可容许间或生起,但是到了「八地以上」的「一切菩萨,所有我执」,绝对「皆永不行」,因为他们的我执,「或」是「已」经「永断,或是已经「永伏」,不可能再生起活动的,

但是法执就不同了,有的时候在活动,有的时候不活动。

如法空智果相续现前,法执没有生起的余地,当就不发生活动作用;如「法空智果不现前」

而唯人空观相续现前「时」,就「犹」生「起法执」,因为人空观与法执是「不相违」背的。

所谓不相违背,就是细障不会障碍粗观的生起

这里所说的粗观是人空观,这里所说的细障是所知障

假定不承认细障有时还可生起的话,八地以上的三地菩萨【八、九、十地】,就应法空观恒时相续,因为没有有漏为之间隔的,怎容细障的生起?

可是事实上,八地以上的三地菩萨,法空观是不能恒时相续的,所以当法空智果不现前时,第七识的法执还继续的现行。

为证此说,特引经证。 「如有经说八地以上」的菩萨,「一切烦恼不复」再「现行,唯有所依」的「所知障」,还依然存「在」

经说,是指的那部经,虽未指出,但解深密经地波罗蜜多品说到三波罗密时,曾有这样的话:
『复于无量时修行施等,转复增上成就善法,一切烦恼皆不现行,谓从八地已上,是名大波罗密多』。

可说与此所说完全是一致的。

论说:『唯有所依所知障在』,智周演秘有两种解说:一说所知障是所依,烦恼障是能依,能依的烦恼虽然没有,但所依的所知障还在。 一说第七识是第六识所依根,第六识是能依,能依的第六识虽不起活动,所依的第七识中所知障还在。 两种说法都可通。

唯「此」还存在的「所知障」,「是」指法执的「现」行,「非」是指法执「种」子。 「不尔」,假定是指种子,到了八地以上,不但所知障的种子在,就是「烦恼」障的种子「亦应在故」。

为什么? 要知八地以上的菩萨,虽不执赖耶为我,犹有异熟微细我执在,并没有断除一切我。

同要知道的,就是此中所说的法执现(行)种(子),专指第七识所有者而言,非约第六识所有者而言,因为第六识所有的法执,在地地中逐渐断除,不可说有所知障在的。


其他资料:

《成唯识论俗诠》对此的注疏如下:

如有下。引证前义。唯有所依所知障在者。以烦恼障。依所知障起。故断烦恼。所知犹在。是现非种者。证前犹起法执现行。非是种子。不尔者。谓若非我执永断永伏。彼所依所知障在。烦恼亦应在故。


《成唯識論音響補遺》次引證。

如有經說八地以上(至)不爾煩惱亦應在故。
音義 先引文。此所下次釋意。所知障即法執。以煩惱障。依所知障起煩惱。雖不現行所知猶在。故云唯有所知障在。然是現非種。此證八地已上所起法執。是現行非種子。不爾者。設謂深位菩薩。是種非現。則煩惱障。亦應說在。何也。以煩惱種。亦未斷故。


参考资料:

演培法师《成唯识论讲记》烦恼障、所知障的地断表:

金刚无间道::十地进入成佛第一剎那斷烦恼时,又称金剛喻定

编辑于 2019-10-2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