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法义辨正:必须信受有第八识才能证声闻初果?

1. 简介

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在许多著作中一再宣称:

第八识(如来藏)[1]恒存不坏,即使是灭尽蕴、处、界一切有为法之无余涅槃境界,仍有第八识(如来藏)离见闻觉知而独存;若不如此,无余涅槃将成为断灭空之境界。无余涅槃若没有第八识(如来藏)独存,将等同于断见外道的主张。

他认为若不知道或不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则无法断我见取证声闻初果,更不必说取证二、三果乃至阿罗汉果。

《涅槃─上册》(页216):

末法时代的解脱道修行者,由于不知道第八识的法性是恒存不坏而能生蕴处界及宇宙山河等万法,或者由于恶知识的误导而随之否定第八识的法性恒存,因此不知不觉间陷入因内有恐怖和因外有恐怖的情境之中,于是不敢真的断除我见,就无法取证声闻初果,永远不能断除三缚结

以上说,不知道或不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会陷入因内有恐怖因外有恐怖的情境,因此无法断我见、取证声闻初果。关于「因内有恐怖因外有恐怖」的议题,请参阅笔者先前之文章:

琅琊閣:正觉法义辨正:《蛇喻经》的「因内有恐怖,因外有恐怖」(第一节)zhuanlan.zhihu.com图标


简单说:萧导师认定知道或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是断我见证初果的先决条件

果真是如此吗?不知道或不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就无法断我见证初果吗

在笔者文章的评论里面,有位知友(冯宣居士)提出唯识论著里面提及「有不知道或不信受第八识的三果人」。

他的意思是:既然有不知道或不信受第八识而已证三果,当然表示不知道或不信受第八识可断我见证初果。

所以,断我见证初果,当然与是否知道或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无关。

也就是说:萧导师的主张「知道或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是断我见证初果的先决条件」明显违背经论的教导。

本文就这个议题,查证经论内容,分底下几个部分来详细讨论,让读者了解为什么断我见、证三果人甚至证阿罗汉果,都不需要知道或信受第八识的存在。


这里需要理解几个重要概念

  1. 灭尽定是「无心定」──前六识心灭尽之定;三果以上的声闻圣者方能证得。
  2. 灭尽定第一次生起时,必须在人间欲界修得。
  3. 如果在人间修得灭尽定之三果人往生色界、无色界,有些三果人可在此二界发起灭尽定。
  4. 生无色界的三果人,若不知道或不相信有阿赖耶识存在,不能入出灭尽定;因为他们恐怕一入此定,没有色、心,就成断灭,永远无法再出定。相信有阿赖耶识而生无界色的三果人,则可再入出灭尽定。
  5. 既然有不知道或不相信有阿赖耶识存在的三果人,表示断我见、声闻见道与「知道或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这条件无关。


2. 1 灭尽定是无心定,三果以上的圣者方能证得

《成唯识论》:

什么叫做灭尽定?就是四果无学,或除初、二果外,唯证不还果的有学圣者,他们虽对无色界无所有处的贪或已暂伏,或已永离,而于上地非非想处的贪,还不一定能够制伏或断离。因此,先由止息想心的作意起修,使不恒行的前六识,和恒行的第七识染污末那等心、心所法,全都灭掉,依此建立灭尽的名称;又能令身安和,所以亦名为定。又因偏重于厌离受、想,所以也叫做灭受想定。[2]


以上是说,入灭尽定的时候,前六识和染污末那识的心、心所法全部灭掉,因此常被称为「无心定」。

但是此「无心」,不是真正无心,仍有第八识心存在,如《瑜伽师地论》卷53说:

复次,云何灭尽定?谓已离无所有处贪未离上贪,或复已离由止息想作意为先故,诸心、心所唯灭静、唯不转,是名灭尽定。此定唯能灭静转识,不能灭静阿赖耶识[3]

也就是说,入灭尽定时,七转识心、心所法暂时不起,只有第八识仍存在持身。


2.2 第一次生起灭尽定的条件

《成唯识论》:

生起灭尽定的条件,是要把三界见道所断的烦恼断了之后,才能起此灭尽定。因为未断见惑的凡夫,不能伏断有顶天非非想地的心、心所法。
这灭尽定的力用,微妙殊胜,要证到了我、法二空的根本智然后随应生起后得智,才能引起灭尽定。这是讲见所断惑:至于修所断惑,有两家不同的异说。[4]


生起灭尽定,至少必须见道。

在大乘佛菩提道,即是初地以上,已证「我空、法空智」;在声闻乘,必须证我空智断我见,并进一步证得三果才可能生起。

第一次生起灭尽定,必须在人间(欲界),《成唯识论》:

此灭尽定的最初的生起,只能在人类中,因为它是由佛及佛弟子在人间说教之力所引起,也因为人类的慧解较其他五道猛利得多[5]


2.3 有些三果人可在无色界生起灭尽定

在人间(欲界)修成了灭尽定后,若往生色界、无色界,还可能生起此定吗?

《成唯识论》:

﹝如在人间修成功了之后,﹞其后生在欲界以上的色界和无色界中,此定也得现前,这在《邬陀夷经》上可以证明。﹝该经说:「超段食,随受一处意成天身,便能出入此定」,不仅色界称为意成天,﹞无色界也是超越段食,唯有意思存在的「意成天」,所以无色界人,也可能入灭尽定。[6]


由上知,有些三果人在人间第一次证得灭尽定后,若往生色界、无色界后,仍有可能在此二界出入灭尽定。

三果人能够在色界出入灭尽定,大、小乘的看法是一致的,如《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153说:

问:此灭定何处起?答:在欲、色界,非无色界;若初起唯欲界。若此起已,于此定退,命终生色界中,由串习力复能现起,余者不能。云何知然?如契经说:尊者舍利子告苾刍众言,若苾刍戒定慧具足者,能数数入出灭受想定。彼于现法及将死时,若不能辨如来圣旨,命终超段食天处,生在意成身天中,于彼复能数数入出灭想受定,斯有是处,应如实知。[7]

《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认为,三果人能够在色界出入灭尽定,但是在无色界不能够出入此定。

《成唯识论》认为并非所有三果人于无色界皆无法入此定。是否能入此定,要看他们对第八识的信不信受来决定。


2.4 相信有阿赖耶识而生无界色的三果人,则可在无色界再入出灭尽定

在人间修成灭尽定的三果人,如果命终往生无色界,能不能在无色界中再出入此定,要看他对第八识是否信受来决定。

《成唯识论》:

不过生到无色界的人,不一定都能入灭尽定,要看他们对第八藏识是否信受而作决定。不信受有第八藏识而生无色界的人,不能入灭尽定。因为他们恐怕一入此定,没有色、心,就成断灭了﹝而无法出定,因此不敢入此定﹞。信有第八藏识而生无界色的人,灭尽定亦可现前,因为他们知道有第八藏识的存在,虽然色身和转识都没有了,但也不会断灭的﹝,所以能安心的入出此定﹞。[8]


以上表示:信有第八识而生无界色的三果人,灭尽定可再现前;不信第八识的则无法。为何会如此呢?

先说为什么「不信受有阿赖耶识而生无色界的人,不能入灭尽定。因为他们恐怕一入此定,没有色、心,就成断灭了﹝而无法出定,因此不敢入此定﹞」?

因为不知道或不信受第八识的二乘人,他们以为「命根」依色、心而有,而且以为只有六识心。

在色界入灭尽定时,虽然六识心皆灭尽了,但是还有色身存在可为「命根」之所依,入定后命根不会消失,生命得以继续维系不会断灭, 因此可再出定。

但在无色界,假如入了灭尽定,命根所依之色身、六识心全不存在,入定以后等于死亡、生命断灭,因此无法安心入此定,恐怕入定后无法出定。

这在《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153中有说明:

问:何故生欲、色界能起灭定,非无色界耶?答:命根依二法转:一、色,二、心。此定无心,断心起故。生欲、色界,起此定时,心虽断而命根依色转。生无色界,色虽断而命根依心转;若生彼,起此定者,色心俱无,命根无依故应断,是应名死,非谓入定,是故生彼界不起。[9]


二乘教法以为「命根」依色身和六识心而转,所以在无色界入灭尽定时,命根没有所依会断灭,入灭尽定等于死亡。这种情况不叫「入」定,因为无法「出」定。

大乘唯识知道「命根」之实质其实是第八识内之种子,即使在无色界入灭尽定时,色身及前六识心都断灭了,仍然有第八识持身,所以二乘所谓的「命根」仍存在,入定后不会死亡,所以可以安心的入、出此定。

以上内容,《瑜伽师地论》卷56有大略说明:

依已离无所有处贪止息想作意为先,名灭分位,建立灭尽定。
此复三种:自性者,唯是善;补特伽罗者,在圣相续,通学、无学。
起者,先于此(欲界)起,后于色界重现在前,(命根)托色所依,方现前故──此据未建立阿赖耶识教若已建立,于一切处(包括无色界,灭尽定)皆得现前[10]


二乘「命根」的教法,即是《瑜伽师地论》所说的「此据未建立阿赖耶识教」;「若已建立(阿赖耶识教)」──若信受第八识教法的三果人──「于一切处(包括无色界,灭尽定)皆得现前」。



3. 断我见、声闻见道与「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无关

从以上几段的说明可知:

有一种三果人,不知道或不信受第八识存在。他们在人间证得灭尽定后,假如往生无色界,就会因为害怕入定等于死亡,所以无法再发起灭尽定。

这个例子明确证明,断我见和声闻见道都不需要「知道或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萧导师主张「知道或信受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坏,是断我见证初果的先决条件」根本不符合经论所说。




附:冯宣居士提供的资料

《瑜伽师地论》卷56:

「问:依何分位建立「无想定」、「灭尽定」及「无想天」?此三各有几种?
答:依已离遍净贪未离上贪、出离想作意为先、名灭分位,建立无想定。 此复三种:自性者,唯是善;补特伽罗者,在异生相续; 起者,先于此起,后于色界第四静虑当受彼果。
依已离无所有处贪止息想作意为先、名灭分位,建立灭尽定。 此复三种: 自性者,唯是善。补特伽罗者,在圣相续,通学、无学。起者,先于此起,后于色界重现在前,托色所依方现前故——此据未建立阿赖耶识教;若已建立,于一切处皆得现前。
依已生无想有情天中名灭分位。建立无想。此亦三种: 自性者,无覆无记。 补特伽罗者,唯异生性。彼非诸圣者。 起者,谓能引发无想定思,能感彼异熟果,后想生已是诸有情便从彼没。」

《成唯识论》:

此定初起唯在人中,佛及弟子说力起故,人中慧解极猛利故,后上二界亦得现前,《邬陀夷经》是此诚证,无色亦名意成天故。于藏识教未信受者若生无色不起此定,恐无色心成断灭故,已信生彼亦得现前,知有藏识不断灭故。

对于这一段论,窥基法师在《成唯识论述记》中做如下的释。()中的内容为末学所添加,算是简单的翻译。

《成唯识论述记》卷7:

「(《成唯识论》)论:「后上二界」至「意成天故」。
述曰:若后(色界、无色)二界亦得现前。即二界得后起。然无欲界后起。以必不还等方得故。(《瑜伽师地论》)五十六说:「起者,先于此起,后于色界重现在前,托色所依方得生故。此(说法是)据未(信)有第八识义;若已建立第八,于一切处皆得(灭尽定)。」此即据已建立第八教,真实义建立故。《邬陀夷经》是此证故,如《俱舍(论)》(卷)第五广说。
「邬陀夷」者,此名「出现」。日出时生,故以名也。
言「意成天」,即超段食。佛说是色界。不尔,既言超段食,随受一处意成天身能入出此定,故知通无色。经不遮彼,言随一故。释此经者,舍利子说有退者,色界后起。出现(即:具寿邬陀夷)不了意成天,言谓是非想(非非想处天)。然彼(具寿邬陀夷)不知有第八识。生非想处不可后起此定故。与上座(舍利子)论议。佛知(具寿邬陀夷)不了舍利子说。所以见诃。(言「意成天」,即超段食。佛说是色界)非遮无色得入此定。如《毘婆沙》第一百五十三卷明其所以。
问:生无色(界天)者,为一切能入(灭尽定),为有不能(入这个定的)?
答:(《成唯识论》)论:「于藏识教」至「不断灭故」。
述曰:于第八识若未信受,生彼(无色界天而)不起(灭尽定)。恐无色已后无心,成断故同无余依。若已信(阿赖耶识教)生彼(无色界天)。非但于下(欲界、色界)得起(灭尽定),亦得于彼(无色界)现起此(灭尽)定。知有藏识,虽无色身(入灭尽定)不虑(害怕)断灭(以为入无余依涅槃)。前引(《瑜伽师地论》)五十六.《对法》(卷)第十,正与此(如上道理)(相)同。
然旧诸师谓:未建立(阿赖耶识)教,即小乘说;已建立是大乘说者。
(基法师评曰:)不然!若大乘说对彼二乘建立第八。已不知有此。设生无色岂不虑断。故知建立者是信有义。不建立者非信有义。此与彼同。
问:若尔,诸得此定。必是(三果)不还已去。
(答:)生无色(天的三果)圣者,必非不定性圣者,(而)是定性人。圣不下生故。非不定人先根熟时佛不救故。亦非不定性人大根必不熟入无余。义如(《瑜伽师地论》卷)第八十无余依地说。与定性人有何别故。即彼定性人。如何信有第八识也。菩萨又不生彼。若信大乘便非定性,不应生彼。
(问:)若定性者云何信有?
答:即定性中,有愚法(声闻)者,不信大乘故,彼定不起。若不愚法声闻,虽信大乘,不将为究竟。由信有(藏识)故,彼起此定。不为究竟故圣人生彼。如今大乘信小乘教 
或此文意与(《瑜伽师地论》)五十六别(有所不同)。此据一分圣者。非谓一切皆尔。不闻大乘人。生彼(无色界天)决定不起此(灭尽)定故。
然《对法》第十云:谓无色多分不安住寂静异熟故不入此定。非如下界故。更为此第二解也。
约实(来说),亦得《瑜伽》(卷56的内容)为胜。」

《成唯识论了义灯》卷5:

(《成唯识论》)论:于藏识教等。
本云建立者,是信有(阿赖耶识教)义,非成立(阿赖耶识教)义。定性(声闻)之中有愚法(声闻)者,不信(第八识)(也)不入(此教导)。不愚法者,虽信大乘,不将究竟(所趋入)。(这种定性声闻)由信有(第八识教)故,生彼(无色界天)入(灭尽)定 
《要集》云:既信大乘,何非究竟者?
此不解意。本释意云:虽信大乘不将究竟唯有一乘,信有三故。如求声闻(乘为最终目的的人),(虽然也)信有独觉(乘)。(但是,)不将(为)究竟(所趋入的目的)。(同理,以)唯一独觉(为所趋入的人),无声闻乘(为自己所趋入)。又虽信大性。自无力能证得大故。法花论为信种种乘异。但说一乘故 
西明(即西明寺的圆测法师,他的观点多与窥基法师不同,所以慧沼法师多破之)云:经不为说,不求一切智故。今者为说,令入灭定故 
(我慧沼)今者问彼(圆测):(你在哪里看到)何大教中令入(灭尽定),为说《阿毘达摩(契经)》、《解深密(经)》等?皆不为说!至《涅槃经》但说六(识,不说八识教)故。
(另外,)《阿含》等经已密说(阿赖耶识教)故。故知建立(第八识教)者,是信有(第八识)义。故此《论》云:于藏识教未信受者,(生到)无色(界天)不起(灭尽定)。已信(第八识教者),生彼(无色界天)亦得现前。不言(应该说)成立藏识(的所缘、杂染还灭、与诸转识互为因缘等相)已,后信者方起故。」


  1. 第八识与如来藏本是二种涵义不同之名相,萧导师将二者视为同一概念。
  2. 《成唯识论》卷7:「灭尽定者,谓有无学,或有学圣,已伏或离无所有贪,上贪不定;由止息想作意为先,令不恒行、恒行染污心、心所灭,立灭尽名。令身安和,故亦名定。由偏厌受、想,亦名灭彼定。」(CBETA, T31, no. 1585, p. 37, c12-16) 白话解释参考于凌波《简明成唯识论白话讲记》页489,以及林国良《成唯识论直解》页623。
  3. 《瑜伽师地论》卷53 (CBETA, T30, no. 1579, p. 593, a1-4)
  4. 《成唯识论》卷7:「要断三界见所断惑方起此定,异生不能伏灭有顶心心所故,此定微妙要证二空,随应后得所引发故。」(CBETA, T31, no. 1585, p. 37, c28-p. 38, a2) 白话解释参考于凌波《简明成唯识论白话讲记》页491-492,以及林国良《成唯识论直解》页626-627。
  5. 《成唯识论》卷7:「此定初起唯在人中,佛及弟子说力起故,人中慧解极猛利故。」(CBETA, T31, no. 1585, p. 37, c23-24) 白话解释参考于凌波《简明成唯识论白话讲记》页490,以及林国良《成唯识论直解》页624。
  6. 《成唯识论》卷7:「后上二界亦得现前,邬陀夷经是此诚证,无色亦名意成天故。」(CBETA, T31, no. 1585, p. 37, c24-26) 白话解释参考于凌波《简明成唯识论白话讲记》页490,以及林国良《成唯识论直解》页624。
  7. 《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153 (CBETA, T27, no. 1545, p. 778, c1-9)
  8. 《成唯识论》卷7:「于藏识教未信受者,若生无色,不起此定,恐无色心成断灭故。已信生彼,亦得现前,知有藏识不断灭故。」(CBETA, T31, no. 1585, p. 37, c26-28) 白话解释参考于凌波《简明成唯识论白话讲记》页490,以及林国良《成唯识论直解》页624。
  9. 《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153 (CBETA, T27, no. 1545, p. 779, b13-19)
  10. 《瑜伽师地论》卷56 (CBETA, T30, no. 1579, p. 607, b4-10)
编辑于 02-2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