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5年大数据产业起步

贵州5年大数据产业起步

——2013年-2018年

目录:
一,八山一水
二,国家意志
三,数据之城
四,弯道加速

一,八山一水

贵州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的省份,仅有零零散散的山间平坝。平坝总面积不到全省一成。其余九成是山地和丘陵,其中又有三分之二以上是喀斯特地貌(溶洞)。总体上,贵州的地理状况被描述为“八山一水一分田”。这决定了贵州的优势资源:

喀斯特地带矿多。贵州的磷储量全国第二,铝土和锰储量全国第四,煤炭储量全国第五,重晶石储量全国第一。重晶石在油气井钻探时作为加重剂,不昂贵,但不可或缺。中国是最大的重晶石生产国和出口国,产量占全球近半。美国国内使用的重晶石中,七成来自中国。

喀斯特地带的第二个特点是水文丰富。千条10公里以上的河流在山脚蜿蜒,随落差宽窄而行,形成水能资源。目前,贵州水电装机容量2212万千瓦,是全省发电厂总装机容量的三分之一。但由于本地用电需求有限,而对外输送所需的特高压网络不完善,整个西南都存在弃水问题。其中以川滇最为严重,贵州水电供广东,消化情况稍好。

山区配合丰富的水资源,海拔适中,没有寒冬,造就了贵州的珍稀植被。民间有说“夜郎无闲草”,意思是遍地药材。夜郎就是国王自我感觉良好的那个夜郎国,夜郎的大部分国土位于现在的贵州西部。

群山,丹霞,溶洞,梯田,景色别致;超过三分之一比例的少数民族能歌善舞。黔菜酸辣惊艳。王阳明和张三丰都曾在当地道场思考哲学。这一切构成贵州的旅游资源。

和其他西部省份一样,借着山区地形,贵州有三个军工基地和诸多军工企业。这两年军民融合热潮下,西南地区借助军工力量,吸引科技资本落户,合作于军用技术的民用化。

此外,贵州还有一个巨大的闪光点。这里诞生了两家企业,作为消费品牌独二无三。茅台是贵州企业之最。一家茅台厂撑起了一个茅台镇,茅台镇贡献了仁怀市80%的GDP,而仁怀市占其上级市遵义市GDP的四分之一。另一家是老干妈。身为乙方,把款到发货做成规矩,使经销渠道毫无话语权的,全国大概也就这两家了。

以上这些先天特征形成的产业,如果贵州只有数百万人口,足以创造一个接近于发达的经济体。然而,这个地理意义上平原(包括高海拔平原)面积为零的地区,有3600万人口。

图:贵州没有平原

中国的平原总面积只有11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美国平原的25%,俄罗斯平原的10%。而撑起世界之巅的中国西部又最为困难。例如,贵州加上它的四个西部邻省(广西,云南,四川,重庆),总计平原面积仅10万平方公里,是全国平原的8.7%;这五省居住着2亿人口,是全国的14.3%。

眼下还在着火的亚马孙雨林所在的亚马孙平原总面积560万平方公里。南美人躺着都饿不死的日子里,包括贵州在内的中国山区人民,在山坡上开土挖地,叠出一条条几十厘米宽的梯田,养活了一代又一代。

从1993年政府正式统计GDP开始,直到2013年的20年里,无论排名靠后的其他几个省份怎样交接名次,贵州的人均GDP始终是31个省市的倒数第一,稳稳当当,从无例外。2000年到2004年,贵州的常住人口几乎没有增长,2005年人口开始净流出,持续到2012年。

图:1993年-2013年,每年人均GDP最低的6个省,末位始终是贵州
​​图:贵州省常住人口从2005年开始持续下降

2012年,浙江省副省长陈敏尔被派往始终落在末位的贵州,任省委副书记,后任省长、省委书记。2013年,北京朝阳区委书记陈刚被派往贵州,任贵阳市委书记。这两个人后来主导了贵州的大数据产业起步。

二,国家意志

信息科技是起源于美国的第三次工业革命里的一项。和美国所有的重要创新一样,最早来自于军方需求。信息科技发展大半个世纪之后,数据越来越多,数据应用也越来越广泛。全世界数据总量每两年翻一番。

2012年3月,奥巴马政府宣布《大数据研究和发展计划》,政策涉及美国国防部,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能源部,国家卫生研究院,国家科学基金会,地质勘探局。

同年6月,中国计算机学会成立“大数据专家委员会”。2013年,委员会开始编写材料,在12月推出《中国大数据技术与产业发展白皮书》。对于大数据的重要性,有这样的描述:

华为开拓美国市场屡屡受阻,已经传达了明确清晰的信号,即美国政府对自家数据的重视程度,已经到了不能让任何外国信息基础设施产品供应商染指的地步。……在大数据时代,国家竞争力将部分体现为一国拥有数据的规模、活性以及解释、运用数据的能力;国家网络空间主权体现对数据的占有和控制。数字主权将是继边防、海防、空防之后,另一个大国博弈的空间。没有数据安全,也就没有国家安全。

大数据不仅仅是一种工具,而是一种战略、世界观和文化,要大力推广和树立“数据文化”。

白皮书提到,对大数据的处理主要是三个方面:采集数据,存储数据,分析利用数据。在当时,也包括现在,产业仍在起步,分析利用能力还在探索阶段。而采集上,目前缺乏判断和筛选数据的标准,只能尽可能采集巨量数据并存储起来。所以,对采集功能和存储功能的要求最直接,最明确。而存储功能所指向的,是大数据基础设施的建设。

2015年,国务院发布《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将大数据的意义总结为三条:

1, 成为推动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动力

2, 成为重塑国家竞争优势的新机遇

3, 成为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新途径

在主要任务的第一条、第三点里提到:

统筹规划大数据基础设施建设:……建设绿色环保、低成本、高效率、基于云计算的大数据基础设施和区域性、行业性数据汇聚平台,避免盲目建设和重复投资。

……开展区域试点,推进贵州等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建设,促进区域性大数据基础设施的整合和数据资源的汇聚应用。

这份行动纲要里,唯一被提及的地方名称,就是贵州。

在此之前,贵州照例制订着每五年一次的新兴产业计划。那些产业方向往往和其他地区大同小异,就贵州而言缺乏突出的优势。

贵州的所有特点,在很小的程度上带动了经济发展,但总体上,相对人口体量来说,无疑是经济增长的阻挠。但是这一刻,这些弱点成了大数据基建的优势。

数据中心最大的特点是高耗能,电费占数据中心运营费用的5-7成,电费中的一半用于设备散热。苹果为它在俄勒冈的数据中心买了一家水电站。谷歌则在其各国的数据中心附近寻找电厂签长期供电协议。

而贵州的各项条件,仿佛为数据中心而生:

全年气候稳定,夏季平均温度低于25度,微风为主,没有沙尘天气,空气质量好;

多山洞,建在山洞内的数据中心更能保证安全和天然恒温;

水煤资源丰富,水电价格低廉,作为补充有充足煤电,而且煤炭质量优良;

贵阳是西部交通枢纽之一,高速公路网络完善,在2015年实现县县通高速;

地质结构稳定,远离地震带,少灾害——这两年川西也在试图参与大数据基建,但考虑到地震因素,川西地区或许还需要寻找更合适的新产业。

实际上,在《行动纲要》发布之前,贵州已经发出相关政策文件。其中最主要的文件是《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纲要(2014-2020)》,经过2014年2月的专家会论证后,这份纲要确认贵州省大数据产业的第一期总体目标是:

到2020年,大数据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达到4500亿元。大数据产业体系基本健全……产业载体建设顺利推进,聚集一批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骨干企业。数据中心布局合理,政府数据资源实现有效整合……以大数据引领和支撑贵州省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能力显著增强。

3个月后,《贵州省信息基础设施条例》正式颁布。贵州省大数据产业领导小组成立,组长是时任省长陈敏尔。就此,大数据正式成为贵州的战略重点产业。贵州则成为国家推动大数据产业的唯一战略性地区。

这时,在此前公布的2013年全年经济数据里,贵州省人均GDP为人民币23151元,是北上津的四分之一,比倒数第二位的甘肃省低1388元,蝉联第21年倒数第一。

三,数据之城

但这一战略并不被民间舆论看好。对贵州发展大数据产业的诟病,集中于贵州的教育资源落后,科技人才缺失。但这是一个虚无的责难,有如鸡生蛋蛋生鸡,因为科技落后,所以发展不了科技;因为发展不了科技,所以科技落后。

在大数据白皮书发布的2013年,也就是现在所认为的中国大数据元年,贵州并不是唯一的参与者。当时北京、重庆、南京都提出了大数据产业发展计划。但贵州的禀赋注定了无人可及的条件。当然,贵州的落后也决定了政策更大、更专注的倾斜。2013年下半年,三大电信运营商已经全部和贵州省签约,分别投资20-70亿元不等,建设各自的国家级云计算项目。这是贵州的第一批大型大数据项目。

2014年,云上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这家地方国资委企业将成为贵州大数据产业顶层服务平台。

“云上贵州”最核心的产品,简单粗暴地说,就是将贵州省政府能够获取的所有信息上云,集中到这一平台。在对数据进行脱敏脱密之后,最大程度开放给使用者。这里的使用者主要是指对数据进行处理的企业。而数据处理的终极呈现,就是人工智能。

正如当年免费为12306开发铁路订票系统,阿里敏锐地出现,与贵州省政府签订《云计算和大数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后参与建设云上贵州数据共享平台。

马云在这方面的敏感度冠绝群雄——或许也有陈敏尔曾任浙江副省长的因素。早在2013年初,也就是大数据专家委员会还在编写《白皮书》的时候,贵州省委省政府在北京召开招商推介会,告求企业到贵州经营。这个会议上,只出现了一位信息科技行业的企业家,就是马云。

一年后,贵州省政府再次到北京召开推介会时,主题已经集中到大数据产业。这一次,马云是演讲嘉宾。2014年末,阿里云开发者大会在贵阳召开,成为第一次在杭州之外举办阿里开发者大会。

2015年2月,工信部批准贵阳贵安作为大数据产业发展国家级集聚区。两个月后,大数据交易所成立。5月,第一届大数据博览会召开,信息科技界大佬云集。7月,科技部批复贵阳作为大数据产业技术创新试验区。

这一切都发生在国务院《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发布之前。反应最快的除了阿里,还有2015年12月到贵阳签署全面合作备忘录的IBM。

2016年3月,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正式揭牌。在2016年初的省政府工作报告里,其他新兴产业后退一步,大数据的地位和扶贫并列:

突出抓好大扶贫、大数据两大战略……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确保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

次年,政策又进一步调整为以“大数据、大生态、大旅游、大健康”四个产业为首。贵州当前最大的几个优势蕴含其中。

2016年11月,国务院发布了继2015年新《国家安全法》之后的另一部至关重要的法律:《网络安全法》。这部法律里关于数据存储的内容有:

第十八条:……促进公共数据资源开放……

第二十一条(四):采取数据分类、重要数据备份和加密等措施;

第三十四条(三):对重要系统和数据库进行容灾备份;

第三十七条:……运营者在境内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

《网络安全法》于2017年6月正式实施。7月,苹果宣布和云上贵州合作,在贵州建设iCloud数据中心,总投资10亿美元,总面积430亩。这是苹果在亚洲最大的数据库。每一个代表着苹果中国用户信息的字符,都将存储在其中。

一个月后,华为数据中心开工,总规划面积1500亩,是贵安新区最大的数据中心项目。其中第一期规划面积600亩,安装服务器60万台,存储170个国家的管理数据。根据华为核算,贵州的气候条件能够为其节省每年超过1亿元电费。

图:华为数据中心

2018年3月,在与政府合作方面总是比阿里慢一拍的腾讯终于出现。马化腾宣布鹅厂已经在挖山洞。这一数据中心总占地770亩,隧洞内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用以存储腾讯的核心数据。

图:腾讯数据中心

2018年末,北斗位置云,北斗公共位置服务中心,北斗卫星导航定位基准站网全部建成。国家北斗导航位置服务数据中心的贵州站开工。至此,贵州建成或在建的规模以上数据中心共有17个。登记在册的大数据相关企业接近1万家。

四,弯道加速

四年间,几乎所有拥有大数据/云业务的知名企业都在贵州建了数据中心或租用服务器。另一种声音甚嚣尘上,认为数据中心只是机房,带不动就业,贵州依然走不了科技之路。但统计数字并不支持这种消极:

以2015年为基数,2018年,贵州的电子信息制造业增加值是2015年的3倍;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增加值为2.2倍;电子商务交易额为2.3倍。2016年,贵州全省的技术市场输出成交额还只有20亿规模,此前两年也都在20亿多。到2017年,技术输出成交额达到80亿。2018年,技术输出成交额继续大增,为171亿,排位从2016年的全国第27位提高到第18位。2018年全年,贵州省内院校和企业的授权专利数同比增加55%。

在2018年的贵州省固定资产投资里,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50%;其次是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增长了40%;教育类固定资产投资紧随其后,增长36%。其他固资投入增长超过15%的行业还有: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业增长21%,科研技术服务业增长18%,煤炭采选业增长17%,医药制造业增长15%。这几项都远高于房地产业固定资产投资额6.7%的增长率。

财政支出方面,增长率最高的是民生类41%和扶贫类40%。增长率第三位就是科学技术支出,同比增长22%。

目前,贵州全省已实现行政村及以上地区4G和光纤全覆盖,自然村在30户以上的86%覆盖。贫困户的网络费用实行3折优惠。贵阳已经实现了5G基站在主城区核心区域基本覆盖,非独立组网5G进入使用。贵州的计划是2019年5G试商用,2022年全面商用。2015年,贵州省的信息基础设施水平在全国排名第26位,2018年上升到第15位,超过中位。

贵州得到的绝不仅仅是机房和网管。

2016年,中电科在贵州成立新的二级单位:大数据研究院有限公司,并设立国家工程实验室。在美国对华制裁的名单里,中电科集团下属单位或子公司是常客。

同年,在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牵头下,阿里成立贵州云平台实验室。

2018年,贵州科学院大数据研究院启动。2019年,贵科大数据研究院和华大基因合作成立生命大数据研究院。

华为的数据中心建成后,将会安排600-800名IT维护工程师。这个数字可能又会遭到轻视。但实际上,美国一个仅带动几十人就业的数据中心,同样会受到地区政府的竞争,争相给优惠政策。

而且华为创造的就业将远不止是IT工程师。和数据中心一起在建的,是华为大学战略预备队训战实习基地。这是一个培训部门,华为计划未来每年从全球选拔1万人,在这里进行平均2个月的培训。

在华为数据中心直线3公里处,富士康贵安产业园已经开工。华为与富士康合作,计划2022年达到一亿台华为智能终端的产能规模。

阿里的参与深度更甚。在2014年确认和云上贵州合作后,2015年7月,蚂蚁金服支付宝客服中心开线。这个客服中心所在地是“贵阳呼叫中心与服务外包产业示范基地”,目标是形成20万坐席规模的呼叫中心产业集群。

2017年,阿里云联合云上贵州,与国家密码管理局合作,成立国内首个国家商用密码算法应用试点项目。

除了经营,阿里参与贵州的扶贫和科技人才培养。扶贫方面,最直接的是为特色农产品推广电商销售。教育方面,贵州理工大学成立了阿里巴巴大数据学院,2017年开学。此外,阿里在贵州开展基础工程师的培训和认证。

2014年,云上贵州举办大数据商业模式大赛,“货车帮”获得金奖。“货车帮”是货运服务平台,通过数据计算提供车货匹配。3年后,这家企业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贵州引以为豪的独角兽。

一家无人驾驶领域的研发企业解释他们落地贵州的原因:租金和税金减免还是其次。关键是,除了贵州,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提供政府大数据的共享和联通。对于小企业,数据量的获取正是开发应用的阻碍。即便是对于阿里和腾讯,目前也急缺医疗、交通、教育、旅游这几个大领域的数据。只有政府是真正的数据巨头。这正是成立云上贵州的意义。注册于贵州当地的企业,可以向政府申请免费获得数据。

贵州抓住大数据的机会,提供硬件和软件结合的商业环境,从机房优势展开,抄弯道步入科技时代。在贵州,和大数据产业类似的,还有一个小样本。

1993年,中国专家构想了一个大望远镜,并于1994年提出概念,1995年组成推进委员会,2001年立项,2008年经发改委批复,2011年开工。2016年9月25日,在贵州黔南州平塘县克度镇的喀斯特洼坑里,世界最大口径射电望远镜正式启用。这个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天眼/FAST)项目的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也是1995年推进委员会的主任,是天文学家南仁东教授。天眼启用第二年,这位“天眼之父”过世。

图:天眼

大窝函洼地是一个天然凹陷,可以直接架设大锅。而地下有暗河,帮助排水。这个位置附近又恰好山包环绕,少有人烟(易于搬迁),几乎没有射电辐射。天眼正是利用了贵州原本貌似无用的地理条件。到2019年8月,天眼共发现93颗新脉冲星,其中最远的一颗距离地球1.6万光年。

依靠天眼,平塘县成为热门景区,去年全年旅游收入超百亿,是2015年的2倍。而阿里云成为天眼的数据服务商。天眼所产生的数据超过38GB/秒。

一个落后地区,抓住机遇,成了领跑者。

2013年被认为是中国大数据产业元年。2014年,连续21年人均GDP排行垫底的贵州,当年的人均GDP比甘肃高4块钱,第一次摆脱末位身份。2015年,贵州超过云南,从倒数第二,来到倒数第三,并在此后4年里将差距拉大。与此同时,贵州的常住人口也终于止跌,从2013年开始进入上升趋势。尽管上升的速度极其缓慢,​但意义非凡。

按照今年上半年的统计数据,贵州今年的人均GDP超过广西应该没有悬念了。这意味着贵州将从倒数第三再升一位,来到全国第28位。

表:经济落后省份人均GDP变化,贵州在2014年首超倒数第二位,2015年超倒数第三位,今年将超过倒数第四位

贵州的超车,给了其他西部省份压力,也给出了希望:寻找或是创造符合各地资源禀赋的产业。这个产业就是弯道,配合政策导向,落后地区就有机会超车。

2017年,陈敏尔和陈刚调离贵州,分别前往重庆和雄安。

图:成渝城市群目前不包含贵阳

在贵州相邻,成都有互联网服务业,重庆有电子制造业。现在,由于大数据产业,贵阳已经有条件和它们连成一条线,在产业上合作互补。或许,未来贵阳有机会介入成渝,通过以信息科技为首的新兴产业,造就中国第四大的成渝贵城市群。


(全文完)

编辑于 2019-10-28